[原创]我的从警故事(3)----天理昭昭

鱼缸养龙 收藏 24 29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来想接着写和派出所一起值班出警的事,但加了两天班,打掉两个犯罪团伙,心里的激情还没有消退,决定乘热打铁,把这两天的经历写一些,毕竟刑侦破案才是我的职责所在,刑警的故事应该更吸引人吧。

先说盗销电缆的团伙吧,这不快过年了,辖区的电缆却连着被盗割,老百姓骂,市局领导也在大会上点了名。破这类案子,光着急有啥用?得下辛苦,得去蹲守,还好到了前天,有两个毛贼被夜巡队的在工地边拦住,从其中一个身上搜出一根钢锯条,马上带回来,局长让交给刑警队审查。我们被叫回来,开始加班,经过一番“以德服人”,他俩交待了几起割电缆的事,还有几个时分时合的同伙的情况,反正就是几个外出打工嫌累,喜欢上网又没钱的年轻人。我们赶快行动,一晚上又抓回来三个,昨天把收赃的废品收购站老板也带回来了,现在全刑拘了,一共破了五起偷电缆的案子,案值有好几万。有一个家伙还是内蒙的网上逃犯,收获不小了。还有好几起类似的案件挂着,不过压力小多了。这个故事不太精彩,大部分刑事案件就是这样破获的,毕竟大要案件还是少,刑警的日常工作,还是以处理现行案件居多。

这两天,单位的人分成两拨,我主搞上面这个盗窃团伙,先后问了七、八份笔录,加上去现场对案、开手续、送看守所,累得惨兮兮的。不过,另一拨人更累,他们两天基本上没睡,跑了不少地方,但他们破了个抢劫杀人的大案!

这起案件的破获,我们分局起了大作用,过程精彩曲折,值得显摆一下,但俺的表述能力有限,为了把复杂的事情不至于讲的乱成一锅粥,我分开几个场景:

场景1:2007年12月26日,我辖区某网吧工作人员小杨报案,其前几日出去时被一伙人劫持,带她到了近郊某县,打了一顿,放了回来。小杨讲,非法拘禁她的是朋友小静的男朋友强强,这个人白天睡觉,晚上出来和同伙出去拦路抢劫过路大车。因为小杨和小静有矛盾,所以被劫持。

场景2:小杨被拘禁的案件始发地是在某城区,我局无管辖权,案件只能移交。我队把小杨送到某城区派出所报案,事后知道小杨嫌折腾,自己没报案就走了。俺队长觉着这个案子中的强强有来头,背后可能有大案,开始查小静的下落,但小静不知去向,只打听到了她舅舅的下落,一时没动他,看看过几天,小静会不会出现。

场景3:2008年1月5日凌晨,省会近郊的某县,有一个高速公路出口,连接一条国道。有辆南方来的运货卡车从高速下来,拉着手机、轮胎等物,沿国道去物流配送站。行至某处,遇上一伙人拦路抢劫,先抢了司机现金、手机,又要洗劫车上货物。司机不干,腿上被捅了一刀,伤及动脉,失血身亡,另有一人也被砍成重伤。案件上报到市局。

场景4:市局刑侦支队分管这起抢劫杀人案的重案大队,在案发后,去该县侦查,因为是一起马路案件,没有线索,忙了两天也无头绪。1月7日晚,刑侦支队的一把手带弟兄们回市里,天黑了,路过我辖区,想到我们这儿的名吃--羊汤,临时决定过来吃饭,打电话给我们领导,要顺便坐坐。他是全市刑警的老大,人有豪爽,我局得尽地主之谊,俺队长正好值班,被叫去作陪。

场景5:吃饭时,支队长愁眉不展,聊起这起抢劫杀人案。这是今年全市第一起命案,马上要过年了,破不了没法交待。谈及案情,俺队长想到小杨说过的线索,把强强的情况当场讲给领导,细细一对,虽然不是一个地段,但有一点符合:案犯当时开一辆没车牌的旧红色普桑,而小杨被绑走时,案犯也是开一辆类似的车,这辆车是强强的朋友兼同伙的。

场景6:支队长闻听大喜,判断有可能是同一伙人跨区作案,做出串案的决定。重案大队连夜留下来,和我分局一起上这个专案。因为涉及命案,力度自然要大,我局抽出民警(俺有盗窃团伙要搞,没抽上,可惜!),连夜把小静的舅舅找见,一番教育,他虽然不知道小静的下落,但提供一条线索:小静和小敏关系好,小敏应该能找见小静,并说出小静的手机号。

场景7: 1月8日,我局民警在外地把小敏找到,她和小静不再一起,但知道小静的手机号。下午,小静在外市某县被警察找到,她不和强强在一起,但提到强强打电话告诉她,说出了点事,暂时不要联系。案件趋向明晰,当晚,警察很费劲,不过还是有手段把强强抓住,经过审讯,他交待了抢劫杀人的事实,以及同伙的下落,连夜这几个人也落网,赃物追回,铁证如山,此案告破!

这就是一起重大杀人案件的侦破的真实过程,虽然有一系列的机缘巧合,但我相信天理昭昭,惨死的冤魂不灭!作恶者,天地难容!



本文内容于 2009-2-13 14:54:09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