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二章,伏击。

杀手温柔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看了不收藏,有点小流氓;有票不推荐,何必耍自恋?)   一夜风流,款款温柔,让不谙人事的青年俊才鹿鸣远由纯洁的处子变成了邪恶的男人。   可是,他还来不及仔细地品味那个千娇百媚的日耳曼女郎的白嫩身躯和迷人风情,人已经在飞往日本北九州的中国航空公司的巨型波音客机上了。   平稳的机场舱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看了不收藏,有点小流氓;有票不推荐,何必耍自恋?)

一夜风流,款款温柔,让不谙人事的青年俊才鹿鸣远由纯洁的处子变成了邪恶的男人。

可是,他还来不及仔细地品味那个千娇百媚的日耳曼女郎的白嫩身躯和迷人风情,人已经在飞往日本北九州的中国航空公司的巨型波音客机上了。

平稳的机场舱路整齐有序。很少有噪音。厚厚玻璃窗上不时闪过远处的星光灿烂的丽影。

凌晨两点出发,两个半小时以后。飞机降落在长崎的新修筑的樱花机场。

现代化的机场把狭窄的地理空间安排得错落有致,有条不紊。由此可见日本社会的精细化管理程度。

天色迷惘,长崎的街道上行人廖廖,几座大楼上的石英灯光利剑似的刺破了昏迷的夜空,而同样招摇的霓虹则把一幅幅巨型的色情广告渲染得神秘莫测,就连寒冷的空气里也似乎弥漫着躁动和暧昧的意味。

望着昏暗街灯下各种各样的人,梅寒上校饶有兴趣地比较着,分析着,小声地说:“嗯,小鹿,那个是普通职员,这个是经理级别,那个肯定是个不良的妇女。还有那个家伙,肯定是黑颜色的组织。”

鹿鸣远心急如焚地抓住他的衣服:“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哪里去?”

“先玩一会儿,二十分钟以后,我们搭出租车到海岸,然后有一趟客货两用的轮船到琉球。名字叫做春风丸号!”

“师兄,你来过这里?”

“没有!”

鹿鸣远不得不佩服梅寒上校的从容与自信。

长崎的大街上种植着不知名的灌木丛,即使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也照样郁郁葱葱,当然,在稀薄的夜色里,反而有一种奇怪的形状,惊险的刺激。

大约十五分钟以后,突然从后面冲出一辆红色的亮着车顶上招徕灯光的出租车,当它的车门和梅寒并肩以后,车噶然而止。

一个粗犷的男中音从驾驶室半降的窗口里传出:“岁寒三友?”

“梅花三弄!”

梅寒激动地笑了笑,推了推鹿鸣远:“上!接我们的车来了。”

看不清那个司机长什么模样,但是,他的脑袋圆滚滚的,肩膀很宽,显得很有力量,值得依靠。

“日本组三号情报员。请问梅上校到哪里去?”

“海港。”

“护照呢?不需要吗?”

“已经有了。”

“任务?”

“你只有运送任务。”

“太谢谢了。真是轻松!”

司机回转身,炯炯有神的目光瞅了瞅鹿鸣远:“欢迎新同志!”

鹿鸣远笑笑。

出租车在两边栅栏圈起的滑道般精致的高速公路上快活地行驶,盘旋了一个又一个的转弯抹角之后,前面豁然开朗,繁星点点的港口码头一目了然。

这时,天色已经有了晨曦的青黛。日本的经度位置毕竟使它比中国的港市更早地迎接了到了新的黎明。

车速慢了下来。

梅寒微笑着,从容的欣赏着窗外旖旎的异国景色。

朦胧的印象有一种神奇的美。

后传来紧张的汽车喇叭声。

两辆黑色的小轿车紧紧地追着尾向他们的出租车冲撞过来。

前面已经有了交通警察的岗哨,两名警察睡意朦胧地站在岗楼外的空地上扭曲着身体做着健康操,象两只大龙虾。

闪烁的红灯限制了出租车的行动,他们只好停了下来。可是,后面的两辆车子却在三十米的距离上突然间猛烈地加速,冲了过来。

司机从倒后镜子里已经发现了危险。他焦急地按响了喇叭,同时紧紧地把着方向盘。

两辆轿车冲到了跟前的时候,一辆更快地超速闪到一侧,另一辆稍微滞后一些,两辆形成可并排齐进的阵势,霸占了整个路面,然后,一辆笔直地撞向出租车,一辆斜着拉开了一些距离,同时,打开了车窗的玻璃。

“危险!”司机警觉地骤然加速,把车子开到颠峰状态,象一个喝醉了酒的莽汉,剧烈地跳跃一下,冲向交通岗。

梅寒和鹿鸣远都被司机的疯狂举动弄糊涂了。他们一时还不清楚面临的重大危险。

轰的一声,目标为原来出租车所在的位置上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一团猩红的火焰急剧地升起,毕毕剥剥地燃烧起来。

浓密的黑烟象一个妖魔鬼怪的狂欢的长发,向着天空猛烈地甩动。

“咣咣咣咣。。。。。。”

一阵雨点儿似的枪弹扫射到出租车的后尾上,发出可怕的敲打声。

“遭遇袭击,遭遇袭击,四号,立即增援!确保特别情报员的安全!”

司机通过胸前的一个微型对讲机器焦急地喊叫着。

梅寒的目光陡然一跳,手里已经握住了一柄做成钢笔形状的微型手枪。

出租车在夺路狂奔,飞快地蹿过交通岗,注入了前面不长的,但很宽阔的交叉路口。

司机敏锐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前面。双手熟练地操纵着这辆小巧玲珑的出租车,使它能躲避开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徐徐拉下着的铁栅栏,还穿越了一道一米高的阻止墙壁。然后,轰地一声,在地上撞了一下,稍一迟疑,又启动了快速的行驶历程。

这一阵颠簸太剧烈了,就象大海里的被台风级的波涛掀起的巨浪戏耍的小船。鹿鸣远的脑袋在出租车的车顶狠狠地撞了好几下。

人和车都差一点儿散了架。

“可恶!”司机愤怒地低吼了一声。

这时,在后面那辆紧紧追赶的小轿车上,两名身穿黑色皮衣,敞开的胸前刺着青色龙纹的壮汉从车的两边窗户探出半个身体,两支冲锋枪肆无忌惮地追踪着出租车泼撒着弹药。

出租车的后面被打得咣叮咣叮乱响。一簇簇星火爆裂出来。

枪弹很快就打空了,但是,前面的出租车继续风驰电掣。于是,左面的黑衣人的微型对讲机里传来了恼怒的训斥:“还没有干掉吗?蠢猪!”

“嗨!”

换上一个新弹夹,面目冷酷得象是铜像钢铸的家伙麻利地瞄准了前面的小车。

当他血红的眼睛缩小了瞳孔把准星套着出租车的一只轮胎时,一个黑色的幻影突然出现在准星里,并且骤然放射出五彩的光芒。

他本能地偏了一下脑袋,意识里已经开始清晰起来的港口的轮廓和青黑色的高速公路突然在无彩的金色光芒闪耀下浑沌起来,接着,天地一片漆黑,喧嚣着的一切,远处港口的集装箱装卸,轮船的汽笛,轮机的吼叫,沸腾的车辆,还有道路旁边高大的树木上已经苏醒的鸟群,慢慢地消逝了,天地一片安静。安静到永恒。

巨大的车速把这个失去了自身支撑的尸体狠狠地甩出了车窗,呈现抛物线形升上天空,然后颓然栽到护栏外的草丛里。

梅寒吹了吹钢笔形状手枪的枪管,直到那里的蓝色烟雾徐徐散尽。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可惜,只有一枚子弹!”

鹿鸣远突然灵机一动,抢过了他的钢笔手枪,抿着嘴唇咬着牙说:“师兄,让我来试试!”

“你?可是。。。。。。”梅寒惊异地挑起两道剑眉。

鹿鸣远捏住钢笔,稍微衡量了一下合适的尺度,然后把手伸出了车外。

出租车继续狂奔,后面的车子也继续狂追。两辆车子快得象呼啸而过的过山车,简直让那两个目瞪口呆操着望远镜子查看肇事行踪的交通警察晕眩。

鹿鸣远在坚实的防弹型的厚玻璃上清楚地看了一下,又打开自己的天眼。

梅寒一边关注着他的举动,一边用手拉着车门,已经准备着必要时候跳车。

出租车猛地嘶吼了一声,向着坡上跳跃。

后面的车紧紧追赶。

这时,鹿鸣远运起能力,把钢笔甩出手。

嗖,一阵寒风刀子一般尖锐地摩擦着空气,一直割到了那名手持冲锋枪正在撒野的家伙的眼前。

这家伙的身手绝对不赖,听声辨器,马上能做出了一定的反应-------把冲锋枪往前推挡。

在车辆的巨大速度面前,在鹿鸣远的孤注一掷的修为面前,他这个警惕的动作变得毫无价值。

钢笔手枪尖叫一声穿透了他的咽喉。创伤打开了他脖子前后的两个血洞。鲜血喷射出两个柱体状的泉。

追赶的司机忽然觉得车辆有些飘,倒后镜里面显示的第二个武装人员也栽出了窗户,吓得他愣了神。

于是,在失控的一秒钟时间里,雪铁龙轿车骤然向旁边偏离了轨道。

轰!它狠狠地撞上了铁护栏,并且使它们成为一段段破烂的铁棍。

巨大的惯性让雪铁龙腾空而起,在漂亮地翻了三个跟头已经,头朝下笔直地插进了松软的草地上,并成为一种固定,永恒的姿态。

“好样的!”梅寒喜出望外地拍了拍鹿鸣远的肩膀:“你是这样惊喜地打破了我对你的印象!”

不料,还没有等他的话说完,轰的一声,这次不是别人,而是他们的出租车,在剧烈的爆炸以后,笨拙地飞上了天空。。。。。。

(不看《杀手温柔》,不知中国多牛,

不推《杀手温柔》,白活一百零九。

不收《杀手温柔》,没有佳人美酒,

不顶《杀手温柔》,简直就是禽兽!)

诸位大大,求求您了!收藏小白的书吧!投出您宝贵的一票吧!

做人要厚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