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一章.港市霓虹

杀手温柔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看了不收藏,有点小流氓;有票不推荐,何必耍自恋?)))))   不看《杀手温柔》,不知中国多牛,   不推《杀手温柔》,白活一百零九。   不收《杀手温柔》,没有佳人美酒,   不顶《杀手温柔》,简直就是禽兽   “一定`不能使这个背叛祖国和人民的家伙继续生存下去!他既然已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看了不收藏,有点小流氓;有票不推荐,何必耍自恋?)))))

不看《杀手温柔》,不知中国多牛,

不推《杀手温柔》,白活一百零九。

不收《杀手温柔》,没有佳人美酒,

不顶《杀手温柔》,简直就是禽兽

“一定`不能使这个背叛祖国和人民的家伙继续生存下去!他既然已经自绝于人民,就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海军最高司令部的新任参谋长张上将目光严峻,语气铿锵,斩钉截铁地说着,狠狠地把面前的桌子拍了一下。

以谋略和智慧见长的儒将张参谋长的这番讲话,极大地震撼了在座的军官们。

军事情报组的周少将补充道:“他身上掌握了我军太多的机密。如果不能迅速地消灭他,我军的损失无法估量!”

接着,张参谋长介绍了叛逃的刘将军漫长而复杂的任职经历。

他应该是一员宿将,立有战功,智勇兼备。也参与过许多海军重大的会议,和关键基地的建设项目。

他的叛逃完全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猝不及防的高层集团当然恼羞成怒,气愤异常。

周少将讲述了刘将军叛逃的原因,------和海上的走私集团有关联,接受上千万的贿赂。

“这是我军高级军官被糖衣炮弹打倒的又一个生动的案例!功臣成为罪人,是血的教训啊。”

各方面的情报在会议上公布出来。在张参谋长的的要求下,梅寒和鹿鸣远把发生在游轮上的追踪事件详细地讲了一遍儿。

当然,有些事情他们没有讲,即使他们真的讲了,恐怕除了军事情报系统的周少将以外,没有人会相信的。

张参谋长最后啪地挺直了身子,向着会议的所有成员展示了一张16A的硬质纸片,上面写着什么,中间用一个猩红色的交叉号触目惊心地标示着。

“一号红色通缉令!”

全体军官都起身挺立。

“。。。。。。无论彼在何时何地,无论我何部何人,务必寻根到底,一有机会,就地缉拿,为了祖国的尊严,杀!”

“杀!”

会议以后,军事情报部门启动了三个小组执行任务。梅寒和鹿鸣远是一个小组,除了他们两人以外,还有若干辅助人员,但是,他们都是秘密的,只有到了必要的时候,才可以用一些秘密的暗语方式进行联系。

周少将把梅寒叫到了一个房间里,认真地听取了他关于鹿鸣远的资料汇报,最后决定临时使用,也就是说,鹿鸣远还不是正式的情报员。

“他的背景太复杂,虽然天赋极高,很有培养前途。”周少将深思熟虑以后,有些忧虑地说。

“首长,英雄不问出身!哪怕他真的是一个纨绔,我们也要把他淘炼成一块真金!”

少将充满信心地看着梅寒,在他的肩膀上有力地拍了一掌:“很好,谢谢!预祝你们师兄弟能凯旋归来!”

梅寒咧了咧嘴。

首长的手太重了。几乎修炼到钢浇铁铸层次的老牌情报员,特级射手,异能拥有者仍然有些吃不消。

秘密部队真是藏龙卧虎啊。

鹿鸣远被梅带到了一个高级的宾馆里。

华灯初上,霓虹闪闪,号称东方第一国际大都市的港市喧闹繁华。从宾馆所在的三十七层楼房的楼顶向外望去,无数的灯火点缀着起伏连绵的都市,巨大的城市楼群那黑漆漆的象一头巨兽般的身体被一群群繁乱的荧火虫般的灯光包围着,彩色的灯光折射出千万种迷离的风情,让人想入非非,思绪无限。

“景色真的不错啊!”鹿鸣远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站在楼顶一人高的钢护栏边,兴奋地眺望着,“就象一棵大圣诞树!”

“你难道没有来过?”梅寒有些惊讶地拿着小银勺子搅拌着还冒着些许热气的咖啡。

“没有。”鹿鸣远继续向着远处,欣赏着壮丽的夜幕。

天幕尽墨,星光灿烂,恍若梦幻。

“你家不是很有钱儿?”

“可是,我父亲对我要求很严。”

“哦?”

“他是军人出身。和我爷爷一样。”

“所以。。。。。。”

“所以,我几乎没有做过一件有违于一个普通老百姓经济承受能力的事情。”鹿鸣远不知道自己该炫耀还是该惭愧。

“很好,但是,从现在起,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你就完全可以享有中国这些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种种成就!”

鹿鸣远回到了座位上。

侍者是一名年轻的女性,打扮得很清纯,身材也不错。很有礼貌地打开了菜单递过来,用磁性十足的甜美声音问:“两位先生请点菜!”

这座三十七层楼房的顶部,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在柔和的灯光映照下,被分成了若干个小区域,加了些不相连接的乳白色,蘑菇状的圆形塑料顶棚后,就成为一个一个的小轩。小巧玲珑,别有风味。

霓虹灯的暗淡光芒不断地闪烁着一行字,提醒着人们注意:东方第三高餐馆。

“法国蜗牛,意大利蔬菜沙拉,广州龙龟鲜,阳澄湖大闸蟹,还有,哦,这个,一份,这个,对,来四份!”

“先生,您喝酒吗?”侍者甜腻腻的声音让鹿鸣远的身体被一股暖暖的电流冲击了一下,有一阵酥麻的快感。不可遏制。

“当然,”梅寒打着响指,若有所思地眨着眼睛。

“洋酒吗?”

“哧!”梅寒鄙夷地一笑:“就来瓶茅台吧!我看还是国产货色有味道。”

女侍点一点头,把满满的秀发瀑布般地倾泻下来,向着梅寒报以职业性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去。

看着她那匀称的身材和露着肩背的光洁的乳白色倩影。鹿鸣远忽然有种难以置信的灼热从丹田里喷发出来。

“小子,你动心了?”

一个苍老的,狡诈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

鹿鸣远用恼怒地心语说道:“老家伙,在游轮上我最危险的时候你干吗去了?现在你醒了?”

那个幽灵急忙辩护道:“天呐,真是冤枉!那时候我也正危险?”

“哧!狡辩!”鹿鸣远对这个幽灵在关键`时刻的袖手旁观耿耿于怀。

“小子,当时我正在运用力量去化解一道封印,那封印非常强大,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成功了。这时候要是我分了哪怕一点点儿的心思,就会被自己的法力反噬,爆体而亡的,按时候,别说我,就是你也也有池鱼之殃!”幽灵认真地说。

“好了!我信你!”鹿鸣远想到这个幽灵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再说,就是生气了又能怎么样?

“不错,小兄弟!有涵养!这样吧,以后对你的任何要求我都无条件地答应,只要我有这么个能力。”

“你身上还有封印吗?”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一旦我能成功,产生的巨大力量可以和你共享啊。”

“谢谢!”这句话鹿鸣远说出了口。

“嗯?你?”梅寒不解地看着鹿鸣远。突然理解似的小声说:“人家已经走远了,你写人家能听得到吗?”

鹿鸣远的脸哗地红了。

小轩之间隔着不近的距离,而且,各个小轩里面的客人无不在自得其乐,没有人关心其他人的安逸享受。

“抓紧,我们还有五个小时的时间。”梅寒老练地操起咖啡,惬意地抿了一口。

两分钟后,那个侍者端着深红色的木托进来,把他们点的菜轻盈而准确地放到合适的位置。

鹿鸣远被心头颤抖着的那股热流激动着,认真地端详着侍者美丽的面孔。

侍者彬彬有礼地完成任务,去了。

尖底靴子在汉白玉的地面上敲起一串串清脆的音符。

浑圆的臀部和白璧无瑕的露背被紧紧包裹的乳白色丝绸旗帜袍勾勒得错落有致。

确实很象温馨。

梅寒摇晃着脑袋,无声地笑了,然后拍拍鹿鸣远的肩膀:“快些,吃完饭以后我们就去开房。”

“哦。”

“那时候你小子再这么痴迷不悟好不好?”

鹿鸣远不好意思地笑了,操起筷子,来对付面前的色香俱全的佳肴。

“师兄,您的薪金支持得起这样消费吗?”

梅寒耸耸肩膀:“自有国家来买单。”

“啊?这个?”

“这是我们的特权。用生命换来的。”梅寒凑到鹿鸣远的耳边,小声说道:“还有一生忠诚,还有,一生不结婚的代价。”

鹿鸣远腾地跳起来。惊讶地看着梅寒。“不许结婚?”

梅寒拉了拉他的衣服,迫使他坐下来。安慰道:“可是国家也有补偿啊!”

吃完饭以后,很快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不久,就听到外面有轻盈的敲门声。

钥匙在门锁里旋转着,喀嗒一声,开了,接着,就走进来一位貌若天仙般的白雪公主。

门又被重重地关闭了。

白雪公主大大方方地走上前来,坐到了黄色的软藤椅子上,翘起了雪白的一条小腿。

款款的白色裙幅遮掩了大部分的身体,但是,仍然能感受到她迷人的魔鬼身材。

被些许的黑色胸衣在紧裹的白衣里面一衬,挺拔的胸脯简直昭然若揭,蠢蠢欲动!

日耳曼人精致的脸孔上,碧绿的眼睛,挺翘的鼻子,秀美的樱桃小口,一种纯粹的贵族气息,骄傲神采,悠远的意境。

天生丽质啊。

“中国先生,谢谢您的欣赏,我们来谈谈吧!”

殷殷的桃色使她的脸蛋象熟透了的苹果。诱惑至极。

“对不起!我们叫的是。。。。。。”鹿鸣远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关键的话来。

“是鸡吗?可是,先生,现在飞来的是一只出生高贵的白天鹅,奇怪吗?”

说着,那漂亮的欧洲女郎幽雅地站起来,走到了鹿鸣远的身边,轻轻地抱住他,目光幽幽地审视着他,然后,把丰满地胸膛调皮地在他的身上摩擦了一下。“随便,害羞的帅哥,白天鹅现在是您的啦!”

。。。。。。

((((看了不收藏,有点小流氓;有票不推荐,何必耍自恋?)))))

不看《杀手温柔》,不知中国多牛,

不推《杀手温柔》,白活一百零九。

不收《杀手温柔》,没有佳人美酒,

不顶《杀手温柔》,简直就是禽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