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原来传销也可以很有趣

无意识击发 收藏 8 1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直想写点关于传销的东西,源于10年前跟传销的那一段时间的接触,呵呵,回想起来,好玩.说出来,大家都乐乐。


还是97年的时候,传销真是风靡神州大地啊.当时我在广东某市工作,对这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也没人找我干这个,所以一直以来对这东西都不太了解.


后来,有一天,一个朋友,他认识做传销的一帮人(他有正当业务的,但是不是也做这个,是不是想发展我做下线,我不确定),说"哎,听说有个传销的什么课(是推广还是什么玩意,记不起来了),咱们去见识一下吧.""好啊,去看看."


就这么,到了一个楼的二层,好嘛,整一层楼的人,下线,上线,上上线,上上上线.......一直到讲师(也不知道到底是讲师还是一条线的最上端,反正对这些人没多少好感).看到一个个人的脸上,那个热情,那个激昂啊,堪比红卫兵.这边是一组一组的讨论,交流,那边还有几个教室,能听到里面时不时的传出响彻云霄的口号声.讨论的人群中,表决心的,发感慨的,互相激励的,比比皆是.那时候,想笑,真的太想笑了.可又不太敢,怕犯了众怒啊,呵呵.


就这么东看西看的功夫,两位领导阶层过来了。一个男的,另一个不是男的。男的得有1.78米吧,虽不是很帅,但打扮得体,衣服一看就是牌子货,皮鞋光闪闪的,能滑倒苍蝇--头发也是。另一个嘛,依稀记得不是很丑,哎,那时候心理发育慢,对女人还不是很敢仔细打量.可是,朋友介绍了之后,寒暄了几句,那男的就忙大事去了,留下不是男的那位来接待--或者说是教育/开发/启蒙(怎么说都行)--我了.


好,沙发坐定(那里有沙发,有产品陈列柜台,挺整洁的,还不错.),开讲.首先我就声明我不是来加入什么"会道门"的,因为害怕人家对我太热情.但是,一点都没用(估计人家对我这种意志不坚定,左右摇摆的人也看的多了),坐下你就别想起来了.开始5分钟,我集中注意力;10分钟,我努力集中注意力.30分钟,我在想我的注意力跑到哪里去了.1小时,哎,那边教室下课了那几个讲师出来了还打领带旁边还有人追着问问题窗户外面街上有人打架了玻璃上趴了几个苍蝇今天的空调可真不怎么样这女人怎么这么烦啊!!! 1个半小时,我盯着她的眼睛,向孙悟空学习怎么"身还在魂已飞",当时我肯定显的特别的专心,因为眼睛居然能盯着她,转都不转了,也不眨眼;2个小时,突然想到:"这女人太厉害了,居然一口水都没喝!!"当然厕所也没去;2小时30分钟后,我受不了了,重复了一遍已经说了30多次的话:"我想回头考虑一下."终于,她不再坚持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可惜,这气只出了半口就噎住了--她一转身,拿出一沓资料给我(10张纸左右)"拿去看看吧,我相信你会加入我们的!"

"好的,谢谢你了.我可以走了吗?"

"我们的资料是收费的,100块!"

.............

"一百块?!?!?!?!?!?!"(仔细的把那几张纸来回看了好几遍,看封面和背面,里面不让我看,呵呵))

"很值得啊,看了它,你以后会赚到数不清的100块的."(甜蜜的笑容...)

"那我不要了!"(很后悔语气太生硬,做人还不圆滑啊)

"我跟你讲了2个多小时了,拿一份吧(她没说买,但不给钱我是别想拿),很有帮助的."(笑容开始凝固)

“可是我觉得它不值得啊。”(不肯定的口气)

“值得的,很值得,看看我们这里这么多的人,几乎都买了。”

我抽眼一看,还真有不少人手里有这个。

然后,辣椒萝卜西红柿,,,,,,又是十几分钟的忠告。

“对不起,我觉得它不值。我如果觉得它值得,200我也买,我觉得不值的东西,10块我也不买。”----说的时候很直接,因为我烦了。可说完有点后怕,万一她真愿意十块卖给我呢?!

“哦。。。。。”(笑容完全消失)

“你随意看看吧,我先告辞了。”(转脸就走。“屁股不够丰硕啊”。“掌嘴掌嘴。”)

“好的,真是麻烦你了,谢谢哦。”(我的神啊,上帝啊,耶苏基督以及上八洞神仙下八洞神仙土地公公啊,她总算放过我了)。


(太紧张了,第一次被人家这么死缠烂打,从那以后,再看到电影电视里任何拷打场面,我都想:我,也曾经历过。)


别着急回复,这才是第一幕,广告过后,精彩继续。


因为这事,让我对传销多了点感知,但一段时间没再接触。几个月以后,第二次的接触了他们。说实话,这次接触他们的目的比较下作,是因为听说了好多人因为做这个贫困交加,想回家都没钱买票,所以想去低价收他们的产销产品,谋点利。所以,有了第二次接触。


这次不是在市区了,跑到了郊区一个村里,此类人员的居住地。还是上次那个伙计带我去的。这次的经历,酸乎乎的。好了,说出来大家自己看吧。


一个半大不大的村子里,出来了一个人迎接我们,第一面的感觉,很强烈的就知道他是个正宗的传销下线。因为—头发特亮(劣质发蜡),皮鞋特亮(牌子就别计较了),西服上衣(牌子也不要计较),衬衣(领口发污,也是标志特征),很次的裤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的特征都是两头亮,中间就很够呛,几乎无一例外的,裤子都是很次很脏)。


但是,我并不讨厌他----因为他的脸。那是一张很朴实的脸,虽然有些传销人特有的神情,但总让人感觉到他是那种上了贼船但还没变坏的人,一个努力想做坏人的好人,呵呵。就是那感觉。


他带着我们去了他们的小屋,是租村民的平房。两间屋子,一大一小,外面搭了个小厨房。大屋是男的,因为男的多,女的住小屋。很安静的一群人,并不吵闹。也没有上课啊喊口号啊什么的活动。让人感觉很可怜。因为她们其实都是所谓的下线,被骗的一群,金字塔对底端的那一层。到了这里以后,没什么人再去管他们了,他们的上线交给他们的唯一任务—也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是打电话,再把更多的人骗来。


那么没有抵抗力的一群人,弱势的一群,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可怜?可恨?为虎作伥?任人宰割?都算是吧。可是看着那一双双无助和无知的眼睛,心里真不是滋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有人认识我们了,他们才不再找我们“发展下线”,又或者是什么其他原因。但是从我对他们的感觉来说,他们并不是那种城市里的传销人,他们很笨,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沟通,还没学会如何去骗人骗钱。他们,至少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待宰的羔羊而已。


中午留在了他们的小屋里吃饭。很简单的饭菜,都是素油炒青菜,但是有一小饭盆的红烧肉,看的出,是特意准备的。我很喜欢吃肉的,但是那一次,我只吃了一小块。吃不下去。我也知道他们的伙食费都是每个人按天儿掏的。那顿饭,味道太多,呵呵,不好下咽。


一直到下午离开时,我一句没提“买他们手里的设备”的事,离开时好象还买了点东西留下了,是一条烟还是什么,记不得了。就觉得那样心里多少还好受点。


在那村子里时,我最恨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把房子租给那些传销者的房东----一个农民。刚见到他时他做了一个让我万分惊讶的动作----掏名片给我。


名片上是个什么头衔我也不记得了,传销者的统一格式而已,名字加电话,然后是一个虚构的头衔。但是他说他自己已经是一个上线了,就是因为这么多的无知小孩都跑来,让他有了机会做了上线。他为此感到特别高兴。他还想发展我做他的下线,哈,说我一看就是生意精。我操!我做生意都好几年了,当然比你TM的在这里骗人家小孩当然要强点。被这种人夸,难受。想着他在吸那些无知青年的血,就想扁他。当然没真的扁,不管真的假的还聊了一会。


离开时,看到满村里到处都是传销人员在晃悠,他们没地方去啊,每天的任务就是到处打电话把人骗来,或者互相之间交流一下骗人的经验,其他没有任何事可做。看着那景象,头脑里一片空白,好象一下子进入了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完全与之隔绝的环境。恩,对,就象是突然到了人间和地狱之间的交界处的感觉,很奇怪。


离开以后,回过神来,觉得定下的任务没完成,多少心有不甘。干脆,去另一个地方再看看。


3,4点的工夫,赶到里另一个传销人员的大规模集中地,呵呵。


这是一片没有竣工的烂尾楼,据说大概有2,3千号“业务精英”都住在这里,哈。这些精英们的住所很一致,10个里面几乎没有一个是租房的,都是把没完工的或者没卖出去的房子的房门撬开,在里面打地铺。


哦,刚才忘了说他们的房间内部情况了。很简单,一溜儿的地铺,不过比大车店里设备还差。人家大车店多少还是在炕上睡,而且被子褥子啊什么的也够躺的。可这些精英们就艰苦的多,一水儿的那种黑心棉的垫子,大概长是1.8米,宽是0.5米,厚嘛,不好说,反正坐下去立马就觉得屁股跟地面做了亲密接触。屋内设施,可以忽略,因为几乎没有。好的呢,有一两个那种布做的,简易的衣柜。个人用品异常的简单嘛。厨房,有的有,有的没有,反正有没有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做饭的家伙就一个电饭煲(广东那玩意很便宜,很多小厂都生产小家电,2,30块就能买个小电饭煲了。),一个用灌装气的单头煤气灶(是用杀虫水那么大小的罐子的罐装气),剩下的就是各人的碗筷了。


(感觉人真的很伟大,为了理想可以什么苦都能吃。为了理想甚至可以欺骗肚子。但是当这理想被人无耻的利用时,也特别的可悲)


这次接待的档次多少高了点----楼房嘛!但是其他内容,一概如前,呵呵。


在这里,也遇见了几件好玩的事,首先是被精英们鄙视。见面了,不管熟悉不熟悉,多少得聊几句吧。一聊自己的情况,哦,打工的,“那还不如我们呢”,其中一位的原话,呵呵,我当时撞墙的心都有了。另外几位立即附和,发表了诸如“我们的前途才远大”“我们以后的收益是7位数(又或者说的是8位数?记不清了)”“跟我们干吧,你干那些真的没前途”等等等等。哈哈哈哈。没办法,我只能“恩,啊,哦。。。。。”的应着。


然后就发现---哎?这里真有富人啊,拿大哥大的!也不对啊,怎么大哥大是放在地铺上的,还有好几个人围着听?再仔细一听,电话里的确有声音传出来,是在通话啊。难道是他们的上线通过电话给他们下指示?上课呢?也不对啊,听声音不对头。


再仔细一听,NMD,是女人在呻吟!色情电话啊!!!


哈哈哈哈。声讯台的!


再一想,不对,声讯台的话费是非常贵的,这帮人吃的差穿的差,要说他们宁愿把钱都省下来打这种电话,他们还没超脱到这种地步吧?!


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帮人为了方便跟外界联系,同时又能节省花费,就租电话来用。出租的这种电话才吓人,一天是10块钱吧(听他们说的)----包括话费。听明白了吗?就是不管你打多少电话,每天给出租人10块就行。再一问才知道,那些电话卡不知道是什么渠道弄来的,好象一次性买断也不知道还是其他什么情况,反正是跟电信局的内鬼有关,打电话就不花钱了。然后就有人拿着电话出来出租。所以,听色情电话就成了他们晚上的主要消遣了。


我操,娱乐档次还真不低!(当时真是羡慕的眼都绿了)


因为上午的经历,对于收购他们的设备的事,兴趣也不太大了,但也随口问了问,果然,好多人熬不住了,卖了设备回家了。但我知道的太晚了,留下的要么是新来没多久了,要么就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的,收购看来是没戏了。


打道,回家。


这些就是我对传销的了解和接触,印象特别的深,因为他们真的是非常有特色的一群人:充满远大的理想,疯狂,幼稚,极端,可怜,不切实际,等等。同时,在脱离传销这个定义之外,他们还有各自的可爱。


没有鄙视,没有痛恨,但是,我可怜他们,为了他们那被扭曲的理想。



注:个人的经历,95%以上都是真实的,5%模糊了,凭大概记忆写下来的。



本文内容于 2008-1-22 12:28:08 被无意识击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