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二十七章 临海村外

天地1沙鸥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哦,是魏师傅啊。这么晚进村定是有生意要做了?”青衫人对刚从黑暗中钻出来的黑影说道。


“托福托福!”来人向青衫人拱了拱收,行到近前,暗淡的月影下依稀可以看清,这是一个身材矮胖,年纪约五十多岁的男人,穿一件土黄色老式偏襟衣服,头戴一顶僧帽,手腕上茏一串念珠,足登一双剪刀口布鞋,看样子像个和尚。


果然,只听年轻人对矮胖男人说道:“魏和尚,平时难得请动你老人家大架,怎么今晚这么勤快,你收了吴老倌家多少钱啊?”


“吴老叔和我再怎么说是十多年的老相识了,说什么钱不钱的。”魏和尚说。


“都说你魏和尚认钱不认人,怎么今天讲起交情来了?那真是大姑娘嫁人,头一遭啊!”叫麟娃的年轻人道。


“岂有此理!”魏和尚作色道,“麟娃你小小年纪胡说八道也不怕菩萨怪罪。”


“麟娃,对魏师傅不可无礼!”青衫人呵斥道。


“师傅,你评评理,是我胡说八道还是他胡说八道?要怪罪恐怕菩萨也先要怪罪你。”麟娃不懑,拔高了声音,“你们庙里做法事就像是中国移动的套餐,”


“哦,这怎么说?”魏和尚说。


“一套一套的。”麟娃说。虽然麟娃年龄比魏和尚小了很多,但神情上对魏和尚却没有一点尊重的样子。


“呸,小兔崽子,跟你师傅这些年,打铁的手艺没学精,就学会油嘴滑舌了。”魏和尚笑骂道。突然从魏和尚的衣袋里响起一阵音乐,魏和尚从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放在耳边,听了几句,没好气地嚷道,“来了来了,阎王催命也没这样催法吧?”



“魏师傅,赶着去给吴老倌为儿子做法事吧?您老真是生意兴隆,财源广进!”青衫人说。


“帮忙,帮忙而已!”魏和尚说,“他儿子明天五点出殡,这还不是你帮他选的吉时吗?吴师傅也是生意兴隆啊。”


“哼!我们可不像你一样!”年轻人插话说。


“说实话,这些年你倒是搞肥了,这也瞒不了人去。只是你那个破庙还是老样子,文革前打烂的石狮子现在都还在庙门口堂而皇之的立着,挣了那么多钱也不给佛祖修葺下金身,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哪有钱啊!”魏和尚说。


“十里八乡的人都认着到你那庙里烧香拜佛,都传你那庙里的菩萨灵验,听说还来过市里的大官,那各位施主捐赠的,香火公德钱一年下来,少说也有个百八十万吧。”青衫人说。


“哪里,哪里。吴师傅说笑了。”魏和尚尴尬地辩解,“你说现在的人那个不求升官发财的?所以,这个吗,当然是......其实话说回来了,你师傅的那个道观也不错啊,守着金山不会挖!我魏和尚可不怕你来竞争!”


青衫人冷笑了两声。我可不想骗人骗己骗三清。


“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魏和尚一听这“骗”字,脸上勃然变色,拱了拱手说,“我徒弟叫我呢,告辞告辞!”


“告辞!”青衫人也拱了拱手说。


“魏和尚,今天怎么不见你坐专车?真是破天荒头一回啊,一个人走夜路也不嫌辛苦!”麟娃说。


“哪算什么专车,一辆破微型车而已,不过是为了给庙里拉粮食菜蔬方便。”本是要走的,一提到车,魏和尚便滔滔不绝,“方圆百八十里只有我们庙里配了车。”


麟娃正想驳他的话,却见他朝两人走进几步,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不瞒你们说,我确实是坐车来的,这么黑的路不坐车能行吗?”魏和尚见麟娃点了点了头,继续说,“公路被水冲塌,一直不通,我的车就停在路断那地方,那时候大概是晚上七点左右,当时在山坡上还能看到西阴峡的地方我向峡口看了看,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青衫人和麟娃都看着魏和尚。


“我隐约看到峡里起—黑—雾—了。”最后几个字魏和尚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


这句话让在场的三个人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雾,在气象学上被认为是由水气凝结而成,通常是白色的,西阴峡的雾也是白色的,但西阴峡有时还会起另一种雾,一种黑色的雾,方圆百十里,据说会起黑色雾的地方只有西阴峡,但起黑雾的时候非常罕见,上一次起西阴峡起黑色的雾已经是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