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到极至是另一种美 颓废书评集 书评《水抹残红》二

颓废至极 收藏 0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4/


《乱世佳人的生死场:水抹残红》 作者: 歪脖子大柳树 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本篇一开始,先恭喜下作者.通过傍晚的交流,欣喜的得知该书已经印刷成品,即将隆重上市了.对于每一个辛勤耕耘的写手来说,没有人不在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从作者的语气中,可以很明显得感觉出那份因此而满足的心态,我没有因此而对其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相反能理解他的心情,也由衷的为他而感到高兴.上一篇书评能引起作者的关注,确实令我大吃一惊.一经在版面发表,作者知道消息后,很快从朋友那里找到我的QQ,互加为好友.聊天内容且不论,只说这种对于读者尊重的态度,就让我为选择阅读这本书,并且为其写下书评的行为,感到“明智”.有鉴于此,同样也是因为得到了作者对于书评内容的认同.我决定在今后的这段时间里,不惜花费时间,为本书详细的写一组长篇书评,以此来回报作者带给我们的好作品.喜欢本书的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密切关注本版面该系列的更新.同时再次郑重的将本书推荐给铁血的众多好友.闲话不多表,赶快进入正题.



本篇从全书第12节开评,同时在看完了这节内容后,有种被人给了一记耳光的感觉.前一篇中我在对于小芳这个人物的性格判断上,出现了很大的失误,并且由那个判断,对于故事往后的发展也产生了些错误的预知.由于作者在之前的章节中,没有任何的文字提到小芳成为王善人的姨太太是强迫来的,所以单凭王善人对其表现出的那种态度来判断,误让我对于之后小芳的红杏出墙、准备私奔等举动产生了蔑视的想法.由此还继而认为王善人所以会不惜雇佣湖匪来血洗全家,并且下一步再对郑守义进行报复的举动,完全是“被逼无奈”的举动.正因为这样,连带还印象在心里对于这几个人的第一印象.要知道书即便写的再过鲜活,毕竟不象影视作品那样,给人最直观的感觉.所以第一印象很重要,往往可以影响读者对于整部作品的认知和理解.小芳身世的介绍出来的虽然有些晚,但总算赶在了更多“大事件”发生之前,避免了我心中不少的误会,擦把汗感叹声,还好还好.由此也完全有理由相信,王善人绝对不像前文作者简单描写下的那么个简单人物.在其中的故事中,由他“导演”、参与的好片断和情节必定不在少数,咱在这“翘首以盼”了.



这一节的内容,几乎全部都是作者用心去构思和揣摩出小芳内心的活动跟想法.之所以花这么多篇幅说这节,是因为我对其中的几处描写不很认同,试了几次也接受不了.作者写到,身陷匪窝的小芳,在熟悉了目前所处的环境之后,心里面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甚至连爱人郑守义能否来救她都不敢去奢望.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女人内心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我认为不会.女人天生爱做梦,同时小芳更是个爱“做梦”的女人.为什么说她爱做梦,因为她不清醒,认不清“形势”.不管王善人是怎么将她娶进门的,至少对于来说,不至于拳脚相加,总体上看,态度还属于相当不错的.给一般出身的穷人家女人,能摊上这样的际遇,虽不可成为幸运,但似乎较之那个年代,那种环境下来说,还是该认命的.除了勉强与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同床,被其“糟蹋”以外,别的也没什么不好.而且通过作者之前所写来看,其实小芳心里对于王善人最大的不满,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功能”不行.所以这个女人才会做梦般的希望从郑守义这么个普通的长工那里,获得自己想要的幸福和“爱情”.这种想法都是建立在她并不是很了解郑守义的前提之下.回到话题上了,这么个爱幻想做梦的女人,怎么可能在还有一丝曙光的情况下,就直接放弃了所有的希望.她不是很爱郑守义吗?也敢于相信郑守义能带给她幸福,那为什么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居然连郑守义来救她这么个想法都不敢有呢?人往往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是靠着信念和希望才挺过去、活下来的.因此我个人感觉作者对于这段小芳的描写有些揣摩不到位.



上面的念头刚刚在小芳脑子里消失,跟着她又产生了莫名的对于湖匪头头李二爬子的“期盼”.这一段要细说,“问题”很多.首先说一个似乎注定即将要遭人凌辱的女人,迫切的盼望着那人快出现,这想法说不好正常不正常.从表面上来分析,似乎不大可能,天下哪有那么贱的女人,盼着人家来凌辱自己呢?但细一琢磨,处在那种情况下,这种“期盼”倒也能理解.这就好比一个胆小的人在深夜里独处,越是害怕诸如鬼怪一类的东西,脑子里却越是不断的出现它们的形象.但是想归想,作者似乎不能直白的就写出来,容易让读者误会成这是个淫荡的女子,渴望被凌辱呢.虽然作者在这段文字之后,紧跟着就加以解释,企图以小芳自己的心里想法,来消除读者们产生的误会.但以我来看,已经晚了,大家无形中已经有了这样的念头,想在转瞬间改变,似乎不容易.而且与其自己解释小芳真实的想法给读者,倒不如省略了这一段,换个办法,让读者们自己去领悟和判断出小芳内心真实的想法,您说呢?作者也许会讲,读者应该具备一定的判断能力,相信不会产生误会的.但我要说,因为这段文字里一些细节上没处理好,误会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哪些细节呢?



小芳心里对于李二爬子的称谓,和对王善人夫妻俩的心态!就是在这段小芳身世的回忆里,让读者了解了她“嫁”给王善人的原因,同时也体谅了小芳对于他夫妻二人的痛恨,甚至包括他们惨死,小芳都认为那是活该的.好,那么她所痛恨的王善人夫妻俩被湖匪所杀(看描写小芳应该不知道王善人没死,以为是灭门),换句话说,湖匪也就算帮她出了口气?大家可能猜到我想说什么了,有这种描写很容易叫人误会小芳对于虽然强掠了自己,但同时也帮自己出了气的湖匪,从心底应该不会是特别的憎恨了.那么“期盼”被凌辱似乎又多了些可信性.还有,如果真的恨这些湖匪,对于自己即将到来的“不幸”心生怨恨的话,就不该在心里想起李二爬子时,象他手下的喽罗一般,称其为二爷了吧?虽然作者描写了小芳在心里咒骂过他,但咒骂时也用的是二爷称呼.这咒骂似乎有些假了吧?这个地方我倒更希望作者换个称呼,如挨千刀的土匪、天杀的土匪、甚至更恶毒些的都无所谓了.不然,真的影响到了小芳这个人物的形象.希望作者看到后,能慎重的考虑下.



接着往下看了几回,小芳最终没能逃脱“厄运”,被李二爬子给“凌辱”了.很多朋友说我为什么总爱在有些词句上用引号,没别的意思,有特殊含义,或者讲这字眼并非真实的原意罢了.与其说小芳是被人糟蹋的,不如讲她是“自愿”来的更贴切些.当然这个自愿也不是出自她的本意,听完了李二爬子的讲述,貌似这种做法是最适合不过的,也是她唯一能选择了一条路了.一如我上篇所猜测的那样,李二爬子还真不算个天生的匪类.他的强盗生涯也事出有因,虽然事后他也干出了许多令人发指的罪恶行径,但想起他悲惨的际遇,似乎在气愤过后,也多了几分理解.这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较之王善人和郑守义来说,至少看到目前,我是这样认为的. 这从他对于小芳的态度上能看得出来,试想真若拿出强盗的手段来,一个纤弱似小芳这般的女子,又怎么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呢?他对喽罗们和小芳讲,强扭的瓜不甜,希望小芳真心跟他在一起.这固然是个理由,但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他没有完全的丧失人性,至少他还有颗懂得“爱”人的心.



一般的匪类,就算是连哄带骗的想让女人自愿的从她,也不会费这么大口舌,下这么多说辞的.前后罗嗦了半天,如果不是小芳几次讲话题引导进正题,估计光回忆那段,就还能写出个几节来.从他这么的不厌其烦的说,或许可以看做是,他真把眼前的小芳姑娘重视了起来,或者说是当成能交心的自己人了.就算是后面所谓的要挟,就那段我能忍,但不敢保证弟兄们能忍的描写,虽然看似是他给小芳的最后通牒,但人家讲的也是实话.对于小芳最后在摇摆不定时,喊住李二爬子,并且从了他的举动来看,很自然的,一点没出人意料之外.我个人是很赞同小芳的这一决定,至少这比跟了郑守义强,从人家给她用心买了那么多东西来看,这湖匪还是蛮懂得心疼她的.虽然可以肯定他俩在一起只是暂时的,后面必定还有事情发生.而且紧接着所要发生的事情,似乎突然间都与李二爬子有了联系:王善人雇他灭门,他顺手强了人家姨太太;郑守义的心上人被他上了,现在还掌握在他手上;小芳更是从了他,暂时的生活在了他的身边....所有的所有,围绕着这个我所“喜欢”的人物展开,足以令我期待后面的内容了.



看我所喜、写我所看、爱我所写,这一篇又结束了,希望能得到作者的认同.话不多说,下篇再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