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真正的汉和评论:從台灣的彈藥儲備看防禦作戰能力

平原惊雷 收藏 3 114
导读:发一篇真正的汉和评论,希望网友们喜欢。全文为繁体字,未作任何处理。 漢和防務評論“臺海事態08年對策本部” 原載2007年11月號 漢和防務評論月刊,全文發表 歷次戰爭經驗 還是從老話題入手﹐一旦開仗﹐台灣能夠獨立頂得住多久﹖這一命題除了軍隊自身的人為因素之外﹐至關重要的條件就是彈藥儲備能否跟上﹐能否獲得美日全力的彈藥補充。縱觀1973年的第4次中東戰爭中以色列的表現﹐在遭到突然

发一篇真正的汉和评论,希望网友们喜欢。全文为繁体字,未作任何处理。

漢和防務評論“臺海事態08年對策本部”

原載2007年11月號 漢和防務評論月刊,全文發表

歷次戰爭經驗



還是從老話題入手﹐一旦開仗﹐台灣能夠獨立頂得住多久﹖這一命題除了軍隊自身的人為因素之外﹐至關重要的條件就是彈藥儲備能否跟上﹐能否獲得美日全力的彈藥補充。縱觀1973年的第4次中東戰爭中以色列的表現﹐在遭到突然襲擊的情況下﹐依然能夠反敗為勝﹐最終轉而深入埃及領土﹐一大原因就是美國全力以赴地對以色列軍隊的作戰損失予以了補充。


即時的作戰物質補充﹐還成為心理戰﹑宣傳戰的重要環節。漢和防務評論在戰爭中于中東﹑阿富汗前線的調查發現﹐薩達姆﹑Omar的軍隊之所以沒有頂住二周以上﹐力量懸殊固然是主要原因﹐但是孤立無援﹑缺乏彈藥﹐進而喪失必勝信心是慘敗的關鍵。人在打群架時候的表現通常比一對一更為勇敢﹐就是這種本能的體現。


美方也有戰略專家存在"一旦開仗﹐台灣獨立作戰的能力只有二周"之說﹐立足的依據就是臺軍彈藥儲備不足。詹氏防衛週刊早期曾經報導說台灣只購買了不超過120枚AIM120空對空導彈﹐是槍多彈少(Wendel Minick當年報導)就是這一思路。當然美方的意思也有希望台灣購買更多彈藥的意圖﹐但是比較中國軍隊的備戰狀況﹐的確顯示台灣的彈藥儲備沒有中國方面計算認真。漢和防務評論不斷報導在中俄軍售的過程中﹐中國購買了比通常武器彈藥比例高出2-3倍的武器﹐由此可見中國軍隊所謂"真打真準備"的"準備"意圖。例如為Su30MKK多用途戰鬥機購買的R77/RVV-AE空對空導彈超過1000枚﹐每年以100-200枚的速度購買。此外H59ME﹑H31A等遠程空射導彈的購買數量都超過1000枚。為4艘956E/EM導彈驅逐艦購買的3M80E艦對艦導彈數量居然超過500枚。


未來的臺海戰爭中﹐中方非常顧及的問題是美方可能發動經濟﹑軍事制裁﹐進而影響到戰時彈藥的補充﹐因此在和平時期就儲備了相當的武器子系統。這還是在中國自己擁有非常強的相同標準彈藥生產能力的情況下﹐都尚且如此。


毀傷比較


漢和防務評論認為未來臺海作戰無論本島登陸﹐還是外島登陸﹐甚至是臺軍實施大縱深的反制攻擊﹑彈藥消耗﹑損失的情況將是相當驚人的。首先看第4次中東戰爭﹐整個戰爭僅僅進行18日﹐以軍共消耗彈藥14.4萬噸﹐殺傷阿拉伯軍人8.8萬人﹐平均1.6噸彈藥殺傷一人﹗到了1991年海灣戰爭期間﹐美軍的彈藥消耗就更大。總共向伊拉克投彈88500噸﹐其中精確制導武器佔7%﹐但是卻只擊中了30%的軍事目標。科索沃戰爭中﹐整個北約對南斯拉夫開仗﹐共78日的大規模空襲﹐投放各式彈藥23000多發﹐只擊中了3%的坦克目標﹑1.5%的裝甲車目標﹑殺傷人員只有524人﹗


因此﹐依照目前台灣軍隊的規模和臺海戰爭的基本格局﹐漢和防務評論認為一旦開仗﹐類似的彈藥消耗比較應該是第四次中東戰爭情況最為接近。也就是說開仗18日前後﹐臺軍消耗彈藥至少高于14.4萬噸﹐考慮到中國軍隊的打擊規模﹑火力強度遠遠超過埃及﹑敘利亞軍隊﹐因此漢和防務評論總編輯平可夫認為臺軍實際彈藥消耗﹑損失可能更多。戰爭的第一日(73年10月6日)以軍損失戰鬥機30架﹑第二日損失戰鬥機20架﹑第3日損失戰鬥機15架。18日的戰爭﹐以10%-5%的中間值提取方式計算﹐以軍空軍每日損失戰鬥機接近7%﹐這是在以軍空軍實力搖搖領先阿拉伯空軍的情況下尚且如此﹐而中國空軍與臺軍相比﹐質量基本接近﹐因此開仗3日﹐中國﹑台灣空軍各自的毀傷狀況都會高出這一比例﹐尤其是台灣空軍﹐本身規模比中國空軍小很多。即使就以10%的每日消耗率計算﹐臺軍330架(不計算事故損失戰鬥機)第三代戰鬥機在三日的戰爭中﹐損失就會接近三分之一。漢和防務評論認為第四次中東戰爭中﹐美國的軍援是扭轉戰局的最根本性因素﹗如果沒有這樣的軍援﹐以色列能夠頂住二周﹖戰爭的第4日﹐美以就架起了著名的"Asur群島空中橋樑"﹐緊急補充以軍消耗﹐基本的援助精神是當日的消耗﹐次日補充﹗美軍彈藥甚至直接從歐洲倉庫調撥。僅僅5日﹐美軍援達到1.3億美元。此外﹐三艘航母奔赴中東。


因此﹐十分坦率地說﹐未來的臺海戰爭中﹐起到決定性因素的首先是臺軍自身﹐其次是美日軍援的力度和有效性。如何大規模地在封鎖環境下﹐補充臺軍的消耗﹖成為美日的課題。從第四次中東戰爭的經驗看來﹐臺軍在開始的前4-7日必須自己頂住。


第四次中東戰爭中美國的援助高峰是在第7日之後來臨的。僅僅這一日﹐整整67架C5A運輸機飛抵以色列﹐只是F4戰鬥機的援助數量就達到40架﹐它們由美國飛行員直接飛往以色列。一旦臺海開仗﹐美日的大集群運輸機如何突破封鎖降落台灣那個機場﹖戰鬥機的補充來源﹖型號﹖是否由美軍直接駕駛飛抵東海岸各機場﹖這是問題的關鍵。


在阿拉伯方面﹐戰爭初期之所以十分順利﹐也與蘇聯的軍援﹑彈藥補充密不可分﹗開仗初期﹐埃及﹑敘利亞軍隊依靠SAM2﹑3﹑6﹑7防空導彈﹑MiG21/23戰鬥機﹑AT3反坦克導彈創造了相當的主動地位﹐在敘利亞戰線﹐10月10日開始蘇軍提供緊急軍援﹐僅僅一日就出動An12運輸機80架。後期的轉折固然與指揮有關﹐但是更為直接原因的是阿拉伯世界並未得到蘇聯的持續鼎力相助﹐尤其對於埃及戰線﹐幾乎沒有實施大規模的彈藥補充﹐這是因為蘇聯希望戰爭處於超級大國之間的可控狀態。這是後來埃及﹑蘇聯分裂的導火線。


這次戰爭中同樣看到了"情報聯盟"的重要性﹐"軟件﹑與情報的支持甚至比彈藥的補充更具備決定性意義"﹗如果沒有美軍即時提供偵察衛星圖片﹐以色列軍隊根本不可能知道埃及軍隊第二﹑三軍團防區接合部出現的缺口﹐這才有後來的轉折。臺海戰爭的第二個命題是美臺日的情報合作能夠走到那一步﹖


急需彈藥的種類


第四次中東戰爭關於彈藥補充的經驗可以看出﹐開仗4日之內﹐第一大類最為急需的彈藥補充項目包括空對空導彈﹑空對地導彈﹑戰鬥機﹑地對空導彈﹐由此可見彈藥補充始終圍繞爭奪制空權的命題。臺海戰爭在這一階段還必須加上艦對艦導彈﹑空對艦導彈﹑反潛導彈﹑反潛飛機﹑各式雷達系統﹑C3ISR指揮系統﹑電腦﹑甚至作戰軟件的緊急補充。基本的彈藥消耗可能每日以飛機的損失為衡量標準比較妥當﹐例如﹐如果出現平均每日戰鬥機戰損率為10%的話﹐那麼空對空導彈﹑空對地導彈的消耗率也會接近這一目標﹐當然如前所述﹐在實戰中﹐臺軍的損失會比以軍更高。依照這樣的消耗速度﹐130枚AIM120空對空導彈只夠用3-4日﹐這是最樂觀的估計﹐當然台灣已經追加進口AIM120 C-7。一旦美軍不能即時補充這種導彈﹐意味著臺軍F16戰鬥機在第4日之後自動降低性能﹐退回到不得不依賴半主動雷達誘導空對空導彈的時代。從而使臺空軍的技術優勢完全抵消。而中國空軍卻不存在這一問題﹐即使俄式R77消耗殆盡﹐還有類似的國產PL12可以使用。就這一意義而言﹐IDF戰鬥機和天劍I/II空對空導彈甚至雄風II空對艦﹑艦對艦導彈在維持戰爭持續進行的能力方面反而是臺空軍最好的。前提是台灣必須繼續保持獨立批量生產天劍I/II空對空導彈的能力。但是據說這一型導彈的硬體設備部份依然需要依賴美國。


再看MICA系列法制空對空導彈﹐問題就更嚴重﹐將近960枚同型導彈(一說1200枚)依照每日10%的戰損率﹐只夠用10-12日﹗其後如何得到法國的緊急補充﹖從何處補充﹖無論從政治上﹐還是從客觀環境而言﹐都比美國彈藥的補充保險度低﹐因此第10日之後﹐Mirage2000-5的作戰資源將開始出現問題。結論是當初購買的數量並未考慮到台灣所處的特殊嚴酷環境﹗


至關重要的當然是地對空導彈﹐一旦得不到即時補充﹐台灣的"以地制空權"就會出現危機。從第四次中東戰爭中埃及軍隊運用SAM6﹑SAM7﹑第一次海灣戰爭中伊拉克軍隊使用各式地對空導彈的消耗來看﹐地對空導彈的消耗量是各式武器中最大的﹗最值得台灣借鑒的是伊拉克地對空導彈的使用情況。海灣戰爭期間伊拉克防空軍裝備接近1500部各式防空導彈﹐戰爭結束後只剩下600部﹐因此戰爭中共消耗900枚地對空導彈﹐擊落34架固定翼飛機﹑直升機22架﹐總共56架作戰飛機﹐平均16.7枚導彈擊落一架飛機﹗據稱臺軍總共生產了500枚"天弓I/II"型地對空導彈﹐依照伊拉克防空導彈的損耗率﹐天弓系列導彈的有效使用可以最大程度擊落29.9架中國空軍戰鬥機﹐即使以5枚地對空導彈擊落一架飛機的計算方法﹐"天弓"系列導彈只會讓中國空軍損失100架飛機﹐還有持續發動空中打擊的能力。這裡還必須考慮相當數量的"天弓"導彈陣地在使用之前可能被巡航導彈和諸如YJ63遠程空對地導彈擊中﹐從而失去戰鬥力﹐據說"天弓II"的零部件也需要美國提供。至於大量的"鷹"式地對空導彈﹐則需要美軍直接補充。


戰爭進入抗登陸第二階段後﹐以飛機﹑艦船﹑反艦武器為主的彈藥消耗還會更高﹗這是海灣戰爭﹑中東戰爭中沒有的狀況。此外﹐陸軍裝備的補充將成為第二批緊急需要的物資。這些裝備包括武裝直升機﹑反坦克導彈﹑主戰坦克﹑主戰坦克彈藥﹑各式火炮等。陸軍裝備的補充﹐尤其是裝甲武器的補充﹐比第一批急需彈藥還更為艱難﹐因為數量更大﹐單位重量更重﹗但是對於扭轉戰局似乎沒有決定性的意義。好在主要的火炮﹑裝甲車﹑主戰坦克和相關輕型彈藥台灣基本能夠自己生產﹐這是維持戰爭繼續進行的關鍵。因此﹐戰爭中彈藥生產部門﹑工廠﹑研究所勢必成為中國軍隊反復攻擊的主要目標﹐以便阻斷台灣持續進行戰爭的能力﹐這是為何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從60年代開始推行全土要塞化﹑地下化的四大軍事路線的主要意義。相比之下﹐台灣沒有經歷中國60年代"大三線"建設的經驗﹐缺乏必要的作戰縱深。現在還未意識到把軍事工業基地遷移至地下和東部地區的重要性。維持主要彈藥的自立生產能力是頂住更長時間的重中之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