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 京京---金陵双雄 第52-53章

独在异乡 收藏 0 4

第五十二章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十二)




燕京指挥着车队穿街过巷向和平门的探春池开去,路上又把早晨扔下的卡车开走,现在司机不缺了,胡大奎手下的人个个会开车,张铁成带来的人也都是国军精英。

到了探春池全体人员下车后,洪彬把三辆卡车和两台轿车的车牌都换了,燕京把车辆都安排在附近的几个院子里,院子里也设了岗。

这回是金陵十二钗乌龙潭的可卿坊、八字山的巧姐房、和平门的探春池三个军用战备洞,再加上洪彬代表的江宁路惜春阁,罗维汉代表的九华山李执舍,闵雅如代表的朝天宫妙玉斋共六个战备防空洞人马的小会师。原有90多人的探春池加上刚进来的80来人,如果都是坐着并不显得拥挤。闵雅如接待着27名宪兵团家属,把她们安排在一个玫瑰花瓣的环形洞中。


指挥大厅里几盏煤油灯燃亮着,楚绍南在这里和两个少将汇报着草鞋峡的情况,周围满满地围坐着众军官。五个环形洞口都挤满了人。几路人马相见不时有遇到熟人的亲热,但都笼罩在草鞋峡大屠杀的悲愤气氛中。本来也是草鞋峡里被屠杀的探春洞的军官们,想到此时此刻草鞋峡正在被日军焚烧灭迹的情景,在为自己逃生庆幸的同时更是悲从心来,有几个男子汉无声地大把抹着泪。

杜立强托着受伤的胳膊也给大家补充着听到了谭明艳还在现场鼓动大家拼命的喊声,又讲到重伤的胡琼海抱着机枪掩护大家撤退,终于有人挺不住哭出声来。陆续更多的人哭出声来,包括两名少将,大胡子吴放边哭边用拳打着自己的腿……男人的泪,在这地下的洞里流淌;男人的哭声,在这没有阳光的洞里回荡。


闵雅如点着一根蜡烛递给燕京,燕京把蜡烛凝在中间的桌上,掏出那摞名单向大家说:“有一个厂舍的有心人把那里的人名留给我们,让我们记住他们,为他们送行。”说罢,他接着刚才在城外念的地方继续向下念着:“盐仓桥电影院经会元、中山路光明眼镜店吴佩慈、国军七十二军少尉田春德、孙家洼村民刘德祥、教导总队三团下士邹有谦、鼓楼书店张茂盛、秦淮区警察局刘永安、南京二中学生潘石颜、太平路华光照相馆孙书旺,你们——走好。”

随着燕京念起名单,全场人员都静了下来,人们屏住呼吸在注意听着,在记着这些人的名字,在心里为他们祈福。等到燕京说到“走好”时,有几人跟着重复着:“走好。”

燕京又读了十多个人的名字,说句“走好”,这回应和的人很多,同时重复着说句:“走好!”

再接着燕京读完一批人的名字说“走好”时,全场一起异口同声地“走好!”,把洞里震得嗡嗡做响。

闵雅如这时看燕京声音嘶哑,把名单接过来往下念。可是她念了几个便哭着念不下去了,她念到的是:“爸爸马正奎,妈妈刘淑媛,被车拉走,我,夫子庙学堂四年级马文帅……”

旁边的大胡子吴放营长一把从闵雅如手里拿过名单,喊了一嗓子:“马正奎,走好!”人们重复:“走好!”胡大奎在旁听着,心里想得告诉胡晓棠,孩子里有没有叫马文帅的。

吴放接着往下念:“新街口欢欢蛋糕房史凤祥、大华运输公司战富强、八十七师306团下士林海涛、白下秦和茶楼赵继忠、七十四军51师二营少校赵大亮……”刚念到这儿,人群中一位军官嚎啕长哭一声:“本人,赵大亮,尚在人世……”言罢向楚绍南就要跪下来,原来赵大亮是那天从厂舍救出来的军官。楚绍南示意他身旁的胡大奎托住他。燕京递过一只钢笔,吴放在赵大亮的名字上划了一个圈。

吴放继续念着:“玄武中医院邹士奇、三十六师六团上士王凤杰、南京宪兵团六营少尉刘国强……”这时被一声撕裂心肺的哭喊声打断:“强子啊,你到底扔下我走了……”是刚从师团司令部救下来的那个外地口音的女人,倚在一个洞口瘫坐下来。闵雅如忙跑了过去搂住那个女人,洪彬也挤了过去。

这时有位军官挤过来,递上一份名单:“麻烦把我的几位守城时阵亡的部下念念,让他们地下有知,我们不会忘了他们。”

……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大家轮流读着遇难者的名单。燕京、闵雅如、吴放、罗维汉、张铁成、洪彬、胡大奎、张福建都轮流念诵着,包括两名少将也恭敬地念了一段。12页厂舍里的3607人的名单终于祭读完毕。

燕京举着手里的另外19页名单说:“这里还有一份,是厂舍里的同胞,他们把遇害的亲友和同事的名单都记了下来,有7433人。我们以后再继续纪念他们,以后也请大家把自己周围的亲友好友遇难的名单记下给我们,我们会在适当的时侯悼念,向大家祭读,以示我们对他们的哀悼和怀念。”

楚绍南发现胡大奎一直坐立不安,知道他在惦记着胡晓棠,便和大家安排说:“今夜余下的时间我们要和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们在一起。”胡大奎感激地看着楚绍南,燕京、张铁成等纷纷点头称是。

楚绍南继续说:“我们要把现在缴获的车分散一下,而且要保护好宪兵团的家属,大家一会这样行动,听好了!”全场顿时静了下来。

楚绍南安排道:“南京战时特别队第九小队队长洪彬少校——”洪彬马上站起一个立正。“你从探春池挑两名宪兵团的军官做护卫,开一辆卡车送宪兵团家属到惜春阁然后待命。”洪彬欣然吼了声:“明白!”又一个立正。

楚绍南接着说:“第五小队副队长罗维汉少校,开那台吉普车,选两名会烧饭的大嫂和一名军官护卫返回李执舍待命。”罗维汉标准的一个立正。

“第一小队副队长张福建上校,你开一辆卡车带原来人马回可卿坊待命。还有,福建上校是搞军需的,把今天缴获的武器和装备为各小队分配一下,注意每个小队的日军军服的搭配。”张福建也是立正接受了任务。

“第二小队队长张铁成上校、副队长吴放少校带原队人马,还有第一小队队长胡大奎少校、第六小队队长闵雅如,随我和京京乘两台轿车一辆卡车去巧姐房安慰孩子们。”几个人纷纷立正,闵雅如也受大家感染,来了个不标准的立正,差点晃倒被燕京扶住。

“另外,第八小队副队长胡琼海壮烈殉国,队长杜立强上尉负伤,请少将再确定两名为大家服务的队长。还有,第八小队可留下两名会烧饭的大嫂。”最后楚绍南提高声音说:“估计这两天日军能加强警戒,各小队要注意保护自己,各位勇士原地待命,不要轻易出动。回去后要把车藏好。现在全体抓紧准备,十分钟后出发!”

众人马上分别开始准备,相识的人们互相拥抱告别。女人们本来不愿意分开,但想到是为了救自己的国军做饭烧水都表示愿意留下,那个刘国强的妻子领两名同伴留在探春池,罗维汉也选了两名泼辣能干的大嫂去李执舍。张福建最忙,他把缴获的武器和装备每个小队都分了一些。第八小队任命队长也费了些功夫,很多军官都自告奋勇,都说死里逃生后这条命就是大家的了。最后楚绍南挑了两名会开车又懂些日语的军官当队长,队长是51师团长程智上校,副队长是88师作战参谋赵寒星中校。


大家互道保重后分别开车而去,当然都是穿的都是日军军官的服装。楚绍南、燕京、胡大奎和闵雅如与张铁成、吴放的原班人马一路疾驰钻进了巧姐房。

刚一走进大厅,众人皆如雷击般震撼在当地。大厅东北草鞋峡的方向点着三根蜡烛,胡晓棠与全体孩子们面向草鞋峡跪在地上,满满跪了一地。看来孩子们都哭累了,很多孩子都半跪半坐着。13名女兵分散在孩子们中间互相依偎着。

谭师长和黄旅长迎上来,和楚绍南说:“他们从草鞋峡枪声一响就一直这样跪着,胡晓棠哭晕了好几次,孩子们也怪,晓棠她不起来孩子们谁也不起来。”

胡大奎马上跑到胡晓棠身前:“晓棠妹子,你放心吧,我们今天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了,打死了一百来个鬼子。你起来吧,你的身子要紧啊,你要让近平放心才成啊。还有这些孩子们会跪出病来的。”

胡晓棠喊了一声“大奎哥”一头扑进胡大奎怀里又痛哭起来。胡大奎把她拦腰抱了起来,然后摆手让孩子们也站起来。他对孩子们说:“你们棠姐是要你们不要忘记今天,不要忘记你们的爸爸妈妈,以后你们要好好听棠姐的话,都快快长大,学好本领,让爸爸妈妈放心。”

孩子们纷纷点着头爬起来,晶莹的泪珠滚落满襟。

那个阿敬看到楚绍南马上张着小手哭着走过来。

闵雅如喊了声“马文帅!”,马上有个男孩举起了手,闵雅如一把搂过在怀里。

围在一边的军官们个个不忍再睹,都转过了头。

燕京大喊一声:“草鞋峡的英魂们,你们安息吧。”然后向着三根蜡烛,深深鞠了一躬,在场的军官和女兵们都随着恭恭敬敬地深鞠了一躬,长躬不起……



第五十三章 12月19日 安全区风云(一)




周日的南京,冬日依然。还有两天才到冬至,风虽然不是太冷,但却寒入人心,几十万南京人感觉到的是刺骨的凛冽。以往偌大个南京城,繁华的都市,如今成了人间的炼狱,异族的侵略使活下来的人屈缩在安全区的不到四平方公里的地面上。安全区外的城区虽然也藏着一些人,但都是躲在一隅大气都不敢出,30多平方公里的都市(当时面积,现在已达70多平方公里了)成了十室九空的死城。

楚绍南、燕京和草鞋峡遗孤们渡过了一个痛苦的夜晚,想着成千上万同胞的生命在毫无价值的消失,如草芥如蚁虫般的微不足道,大家的心情无比郁闷如压重石,前方的希望和光明在哪里?

楚绍南咬咬牙唤醒了大家,要在天亮前离开了八字山的巧姐房。本来楚绍南和燕京想只带着张铁成和胡大奎走,但大胡子吴放再三要求出去和日本人斗一斗,要楚绍南给他机会,楚绍南只好答应他了。黄旅长上前主动和楚绍南说:“南南、京京你们放心去吧,这里的第二小队队长我来代理。”张铁成和吴放十分感动,向黄旅长立正敬礼。

要出发了,胡大奎要把一直在怀里昏睡的胡晓棠放到床上,看来她从13号到现在第一次睡了个踏实觉,也是悲极累极了。可胡大奎这时因为腿脚都被晓棠压麻了,急得站不起来。闵雅如过去想把晓棠接过来,但一碰晓棠她便醒了过来。其实大奎试过几次了,一把晓棠放在床上她就惊醒然后就哭,只好一直抱在怀里,她是真把大奎当成本家哥哥了。晓棠睁开眼坐了起来定定地看着大奎哥又哭了起来。

胡大奎轻声告诉晓棠:“哥还得出去打鬼子,你和孩子们,还有我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会天天来看你的。”说着胡大奎把自己腰间的一把小手枪递给晓棠:“这是我昨天留心给你弄到的,让黄大哥教你怎么用。”晓棠止住了眼泪,默默地接过了手枪。


两台轿车沿虎踞路由北向南朝安全区的方向开去。街道上清冷寂静,不时也有日军的汽车和巡逻队闪着土黄色的影子。

胡大奎开着第一台车,燕京依然指路,楚绍南在后座。第二台车张铁成开着,闵雅如和吴放坐在里面。

楚绍南问燕京:“前面就是迎宾饭店吧,从门口开过去观察一下战果。”

迎宾饭店前停着很多台小汽车,门前的尸横满地已经清理,但滩滩血迹在晨光中历历在目,门前人来人往很多日军军官。

燕京指挥胡大奎缓缓驶过门前,停在路边。张铁成的车开了过去停在前面。

楚绍南嘱咐胡大奎:“大奎你和铁成到鬼子堆里转一圈,他的日语听力比我们都好,注意看看有没有胡琼海遗体的下落。”

胡大奎和张铁成两人加入了日军围观的圈子里。多亏楚绍南没有出来,因为二楼有个窗口,特务长藤田大佐和第13师团长获洲中将及华中方面军副参谋长武藤章、第65联队长两角业作大佐正站在那里看着外面分析着情况。

张铁成和胡大奎听了一会儿便回来站在楚绍南的车后座窗口,楚绍南把车窗摇了下来。张铁成汇报说:“日军第13师团中泽少将参谋长和三个大佐、一个中佐和五个少佐毙命,山田支队长负重伤,琼海遗体未听有提。”


藤田在窗口无意中看到过来两台车刚开始并没注意,但后来看车上只有司机下来,便多看了几眼。

武藤章对藤田和两角说:“昨晚看来是三股支那残兵做乱,城外那两股两角大佐多加剿灭,城内这股令人奇怪,区区六名支那军官,如何有这么强的火力伤我如此多将士?!”因为获洲中将和宴会厅里受伤者一直咬定只看到六名支那军官把女人们救走,而外面的日军都死无开口,让藤田们百思不得其解。

藤田看到张铁成在向车里说着话指了一下说:“那两台车挺奇怪的,车里的人怎么不下来?”然后向门外喊了一声。一名中尉走进来立正。

藤田吩咐道:“下去看看,那两台车是哪个师团的。”那中尉从窗口看了一眼转身就走。藤田又看到张铁成回到前面的车两车要走,忙跑出又追令中尉:“出两辆摩托跟着他们,看他们去哪里。”

张铁成、胡大奎车一动,燕京便发现后面有两辆摩托车在跟梢。燕京马上让胡大奎超过张铁成车,领路向左一拐入模范中路,驶上中山北路,向首都饭店开过去。摩托车紧随其后。

燕京在观察,如果驶向首都饭店的上海派遣军司令部了,是不是摩托车就不能继续跟踪了。

车离首都饭店越来越近了,摩托车好像慢了下来,好像看到车如果拐进首都饭店,他们也就打道回府了。

但车开入首都饭店如入虎穴,昨天在这里露过面的两名“记者”都在车里,而且因为昨晚第13师团司令部被袭,这里的气氛也很紧张,门前的卫兵两侧都是双岗,有一个日军大尉守在岗哨前。

楚绍南看到这场面发话了:“不能因为后面的摩托车冒这么大的风险,向前开,如果他们再跟就做掉它。”

燕京说:“先在这门口停一下,看看他们什么反应。”说着胡大奎把车停在司令部大门口的路边上。楚绍南想了下开门下了车,迎着慢慢驶过来的摩托车走过去喝道:“行了你们别送了,我们到家了,你们想跟我们进去吗?”

摩托车上的日军中尉一看车里下来个少佐,马上举手敬礼答应着把车调过头开走了。让他没想到的回去向藤田刚一汇报说有个少佐就被藤田劈头盖脸一顿耳光,然后藤田拿出一张照片问中尉:“就是他吧!”中尉知错地点点头又立正迎来第二顿耳光。


看摩托车走远了,楚绍南上了车,两台车向前驶去。但万万没想到,从首都饭店里又冲出来两辆摩托,在后面喊着:“前面的车停住,接受检查。”原来门口那个大尉看到门前自己司令部的车又开走了,想起昨天因为在混乱时没有封锁住外出的车而被训斥的事,心里疑窦顿生,马上亲自率车追了上来。他乘着一名曹长开的摩托,后车是两名伍长。

燕京马上指挥两车装做没有听见,不慌不忙地钻进小街小巷,从西妙峰庵上铁路北街,往回走穿到三牌楼大街,把摩托车甩开了一段距离。然后两台车按燕京的安排停在蒋军庙的侧面,先把楚绍南、燕京和吴放放了下来,然后前开一百米停了下来,这时两辆摩托车追了过来停在汽车50米开外。

那个日军大尉挥着手枪跳下摩托车奔着好像摸不着头脑的张铁成和胡大奎走去,嘴里喊着:“你们怎么听不到吗!我要对你们进行检查!”

张铁成笑着一摊手,意思是没有听到。胡大奎也笑了起来迎了过来。

这时楚绍南和燕京、吴放从后面走了过来,形成了对日军大尉一行四人的包围。那个日军大尉回头一看好像预感到了危险,把手枪对准了张铁成,又转过来对准楚绍南,但燕京的飞石速度早超过日军的反应,一枚雨花石打掉了大尉手里的枪,接着楚绍南和吴放冲了过来,张铁成和胡大奎也迎了过来,四对敌我悍将一对一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吴放对阵那个凶悍的大尉非常狂妄,嘴里大叫着。

这四个日军因是司令部的警卫自有一般功夫,为了速战速决燕京近旁掠阵飞石出手了。他先把凶叫的大尉打哑了,又把张铁成身上的伍长打瞎了,一会儿功夫四名日军都成了死尸,没有一声枪响就解决了战斗,把透过汽车后窗观战的闵雅如紧张得心头撞鹿。


胡大奎几下子就把四名日军扒光,把军服和装备塞到汽车后备厢里。楚绍南一旁开着玩笑:“大奎营长成了扒猪冠军了。”胡大奎嘿嘿笑道:“还不是在你的调教下学会的。”

然后,胡大奎和吴放准备把死尸拖到旁边胡同里。现在街上的死尸仍然如初,日军为了震慑中国军民,故意不让处理死尸,多亏这时是冬天。

两人一手夹一个日军向胡同里走了十多米,侧面是一个看上去挺富殷的大院,踢开大门后把四名日军都扔在了院子里。刚转身想走,突然听到房里传来声叫喊:“作孽呀,中国人抢中国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