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归来 第二章 第四节

shxfq9011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5/[/size][/URL] 在海军岸基指挥控制室的主控室里,众位指挥参谋人员,又一次全体绒默无语地观看着屏幕里出现的内容。耸耳聆听着水面驱逐舰,以及那艘已经上浮到水面来的核潜艇,他们的战术准备和一系列的通话内容。 “报告舰长!深水制导鱼雷,战术指令输送完毕。”战术控制室汇报着战备情况。 “目前不明物距离最佳攻击水深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15.html


“我是宇航局控制中心,现在正进行升空前的2分钟倒计时!”

“120---110---90---。”

“啊!是的!是的!”

CWTV电视台著名的解说员,在这个时候里,喃喃地大声说道。

他站在禁区边缘,一处较高的土坡上。拿着话筒的手臂,往后做出一个丢甩的,沉稳姿势。摄影师立即动移一个角度,将他身后那个相距较远的航天器发射平台的全景拍摄到,使它成为了解说员的背景图案。

“现在,在我的身后、在航天器的发射平台上,即将发射升空的航天器,这一点是能够得到确定的。现在我们还能够确切地知道;我们所看到的空间,这是我们的宇宙空间。然而随着航天器的发射升空,也就是说;探索外层生命的行程计划已经开始。各种各样的假设;让我们的想法层出不穷。而在更多的想象里,最为激动人心的,莫过于进入想去的宇宙空间;或者想成为想去宇宙空间的文明入侵者。然而,目前更需要迫切地进行,确定这种想法,将会为我们带来的现实事情是:我们面临着一项很严肃的事项;因为该件事情是十分重要的,我们需要去认真的鉴定,判定着这种行为,是不是带有所说的入侵性质呢!”

解说员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住了。继续朝摄影师做出一个,相互早就拟定好的手势。事实上这个手势是不会被拍摄到实况转播的内容之中。摄影师拉长镜头的焦距,将航天器发射台的景象尽量地拉近来。随后,宇航器启动升空的画面,传回到了演播厅。

宇航器的发射,已经过渡到了属于启动的范畴之中。因为它的发射已经采用了最新的激光技术,再也看不到了传统火箭升空时喷发出来的滚滚火焰。而现在的发射,仅仅只是从宇航器的发射基座处——发射出了一桩耀眼的蓝色激光束。这束激光束把同样颠覆了传统火箭式样的宇航器,在瞬间的时间里,推射到了太空中。

这个时候,解说员的话语就成了旁白:

“一直以来,我们一直认为有其他的宇宙世界的存在。并且同时,很难相信与能够让我们去接受,一个没有其他生命形式存在的宇宙。也许就在我们的银河系里;我们有理由去相信在某个星球上,是完全可能存在生命的高级形式。我们曾经对此进行过大量的设想,因此,这也将考验着该星球上所维持的生命,考验着人类的智慧与技术的极限,也考验着当代我们的智慧,存在多么巨大的极限。”

在这一天里,几乎有多达几亿的人数,观看了宇航探测器的升空,以及相关联的专题系列节目。事实上宇航探测器的升空,它早已经在人类使用科学技术向外太空的发展进程中,已经变得并不是一件很特别、很惊奇的事项。但是在一周前,发现了一艘硕大无比的不明宇航飞行器,自从发现它定位于地球同步轨道上之后,才引起了人们。在接下来一个星期以来的时间里,同与日俱增的惊悸是分不开的。

如今众多的天文爱好者,以及对地外文明和对外星生命的执迷者们,全都聚集到了一处,有利于去观察宇宙的宽敞地带。当然,无处不在,无事不仲的CWTV电视台的报导,起到了更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也就像它在广告说词里的那样说法:事实总是存在黑与白,真理有时会蒙上许多的色彩,但是,每当世界各地出现了新闻的时候,人们就会去收看CWTV,因为大家都想获得事实真相。

拍摄传回到总部来的内容,经过了精心的裁剪与编辑,并且还特意地选中了主持人与一位漂亮美女的对话场景。这样大家就能够从屏幕里看到,女郎在面对屏幕的时候,她显得有一点点的拘谨。但是,她俨然显得无比的兴奋。在镜头前,尽情地摆出了一个对于任何阶层人士来说,都能够感觉到,这是她在特意地拘泥作态的姿势。当然,这种表现出来的姿态,完全符合主持人称之为宝贝的绰约多姿。

“是的,是的!啊!是的!”漂亮美女连连地回答。

在女郎内心里是兴奋的无以加复,其原因她是十分清楚,这一次上了电视节目之后,将会永远地改变原有的生活。并且,从此以后还将注定她会与众不同。

“从理论上来说;人类往外太空发射出去的探测器,这事实上也是一种入侵的行为!宝贝!你的看法是这样的吗?”

主持人把话筒,缓缓地递伸到女郎的嘴边。

“是的!是的!”她尽力地克制住,冲心而起的激昂,将断续的话语间隙尽量缩短,从而变得连续与流畅起来。“我认为!”她兴高采烈地回答:“这里面存在一种,极其鲜明的层次。我能够想到,于是我才这么说。”

“喔!”主持人立即抓住这个,有可能存在深刻意义的话题不放,他试着去引导她的思维,于是很幸喜地对她说:“听你所说的这个话语里面,我有了一种感觉。它让我想起了什么来;哦!对了!是文明程度上的层次!是这样吗?我说宝贝!”

“是的!是的!”一种尖利的话语声,通过一番努力地压制后,由喉咙里发了出来,而在话语声的里面,明显地携带着某种迫切的渴望心愿。“我能够知道我的向往。”她说道:“它在哪里!因为我深深地知道我的向往!”

随后,她抬起了头,去仰望那深邃与蔚蓝的天空。

主持人跟随着她一起抬头去仰望天空。在这个时候,各种终端显示器前的观众们,立即可以看到了一种技术性的图文画片。那是电视台利用这个机会,插入了引起女郎无限遐想的,有关外层空间的环境景致。画面在慢慢地拉长、飞逝。仿佛如同是让目光进行了定位的延伸,很快就延伸到了外太空。

在地球迎着太阳光的明亮一面,与背着太阳光的黑暗一面,和与之相接壤的轨道空间上。有一个硕大的不文明物体,它定位在地球的同步轨道上。而如今呈现出来景象是让人惊奇的:因为该不明物体,在迎着太阳光照射的那一面上;在好多的地方上,出现了间歇性的蒸汽喷泉。这种现象就如同;慧星在接近太阳的时候,因为高温的原因,融化了彗星的冰冻内核。而从地面上的观望设备里去看它,犹如是一个外面包裹着肮脏沥青的巨大脏球。

离地球地面距离达一百公里的高度就是太空!这么一点的距离,仅仅只是一小时计程车的路程。在播放出来的视频画面,这时候转入到了地球的地面上来。在大街上车水马龙,商业繁华。很多街头上的大屏幕里,出现了各种经典杰出的科幻影视在播放。与此同时,旁白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当我们回到了家里的时候,如果能够回家的话,这一切还会是如初吗?还是不是原先的我们呢?我们是否必须甩掉一切,去步入前方广阔的黑暗海洋,前往月球。而在此之前已经有许多的宇航员登上了月球。月球距离地球只有四十万公里,坐宇宙飞船需要三天时间。在那里是;贫瘠、荒芜, 但是又是惊人的熟悉。它是那么的近。就像我们几乎没有离开过家的感觉。但是,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必须去为自己踏出,证明自己的一大步,远征前人未曾到达过的地方。现在有一个想像之中,也许可能是一个友善的面吼,从黑暗的里面,渐渐地浮现了出来。”

直播的画面,再一次地转回到先前外太空的环境景象之中。那个不明的,如同沥青包裹着的不明宇航飞行物,出现的现象的确如同;它是内藏着冰块的物体,在遭受到高温之时,于是散发出气体来。最终画面仍然转移到了实况转播的采访上。

“我说宝贝!我知道你的想法。”主持人使用了一种很欣悦的口气,朝面前漂亮的女郎说道:“你是一个特别能够认准自己,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只是我想知道你所认定的内容。”

“是的!是的!”

女郎兴奋地连连回答。然而,她又立即沉陷到了一种,自我陶醉的意识想象里。

“地外的不明文明,它绝对不是我们常识里的,例如影视内容中提出来的那种一贯的定调,因为那样太狭隘了。我们都知道文明,也正因为这种文明,由这种文明产生出来的审美观,总是让人按惊奇的方面去进行推理。我坚定地认为,这不是科学的逻辑!地外不明文明的审美观,同我们地球人的文明审美观是一样的。”

“那么宝贝!能否表达一下你对这种文明进行的推测,并由此产生出来的审美观,以及推导出来的逻辑观点!”

受采访的女郎,在这种问话的话音落下之后,她有意地扭摆了一下自己的腰际,改用了十分欢悦的语气,再次连连地说道:

“他们同样有一种对美的审美观!同时,在他们的进化进程里。以及他们现在已经拥有的科技力量,在这个基础上,自然能够使他们达到,最佳的审美极限。”

“哦!宝贝!”主持人接过话去说道,同时在话里,还添加了自己的笼统猜想。“这简直是极为精辟的观点。我的宝贝!你意思是想告诉我,并且已经说明了你的完美理念,同样对不明的文明来说,仍然是最佳的审美极限。”

“是的!是的!”女郎兴奋地叫了起来。“以往在许多影视里出现的,有关对于地外不明文明智慧体的各种描述,以及那种浅析的想象描述。我能够进行这样的归纳与总结:那不是科学性的逻辑,而只是艺术性的逻辑!”

生命的确可以这样来说;单从生命的表面上来看,它们似乎很怪诞。不过,当我们看到地球上的一切植物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地球上也有十分怪诞的植物。只是这样的植物并不常见。对于所推想的生命,也许我们自然会产生出这样的种种疑问;首先,在我们所有想象的生命体系里,我们不能不去想象其新陈代谢的进行方式。

如果看到了一个星球上的,各种形式与多样性物种的时候,必须正确地认识到,那是大自然创造了,比我们最好的科幻艺术家,能够想像出来更好的东西。他们努力地想象着外星物种是如何如何的,其中有一些是来自于深海的东西,绝对是不可思议的生物。只要想一想同样的DNA和基因,它们形成了如此多样化的物种,通过不同的组合方式,几乎任何的环境都有可能。

“这是非常精辟的论述!”主持人总结地说道。

实况转播,在这一时间里被真正地打断,内容切换到了演播厅里来。

电视台为了配合这个科学节目的正确性,特意地请来了几位专家。然而,现场转播过来对那位漂亮女郎,有关她对地外不明文明智慧的,逻辑观的概括话语;逻辑是智慧的起点,但不是终点!这话是在提醒大家,必须去考虑物种的进化。而不要去凭空地捏造。

很明显,地球上的物种,也经历了这样的一个必然的进化历程。

只是在很多的时候,这个必然的进化历程,受到了许多的怀疑与某种不可思议的模糊。人们很不能理解这个必然进化历程中的必然!当然!人们同样更不能理解必然只有在它完全没有被了解的时候,才有可能被称之为属于盲目的性质。

然而人们在认知该种事物的时候,总是以自我的自由意识理念来进行整体的概括。可是在事实上,我们已经不再在意;自由并不能依靠幻想,以及各种想象来摆脱自然的规律。我们必须要认识必然进化历程的规律,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这个自然的规律,去为某种绝对的目的服务。同样很明显,无论是对外部的自然规律,或者是对支配着人本身的肉体存在的,以及支配着人的精神存在的规律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出于这种规律,我们只能够在思维的观念里,而绝对不能在现实中把必然的进化历程给分开。由此,意志的自由能力,也只是借助了对事物的认识来作出决定。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对具有某种特定性的问题进行的判断越是自由。那么;这个判断的内容所具有的必然性就会越大。

而犹豫不决是以不知的特性为基础。在它的表面上看来,好像是在许多不同的,和相互矛盾的决定中去任意进行选择。其结果是;恰巧又证明了它的不自由性,证明了它被应该由它支配的对象所支配。因此,自由就在于;根据其对自然界的必然性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的自然;显明这又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而我们更清楚地知道,在最初的时候、从动物界分离出来的人,在一切本质方面是和动物本身一样不自由的;但是在文化上的每 一个进步,可以说都是迈向了自由的一步。

于是,我们可以去想象;在人类历史的初期,发现了从机械运动到热的转化,即摩擦能够生火;再到从热到机械运动的转化发现,即蒸汽机。尽管它在社会领域中实现了巨大的解放性变革。但是这种变革只是完成了一 半,而这一半可以毫无疑问说;对世界性的解放作用而言,摩擦生火还是超过了蒸汽机,因为摩擦生火第一次使人类支配了一种自然的力量,从而最终把人同动物界分开。

这样一来,有一种假设就很自然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万一我们碰到的智能性生物,他们的祖先也许是食肉动物。看看地球上的动物王国,它们的眼睛都有立体感,而且是朝着前方的。假如我们真的在太空里,遇到了这种智能的生命形态,能否就会去认定他们是;食肉动物的后代呢?

这种系列的问题,最直接的是向那些,设计与想象外层空间生命的艺术家们,考验着他们的学识,以及他们那不可思议的想象力,同时还将证明他们是否具有一定的责任心。因为从他们所设计出来的,一系列有关外层空间的生命体形象,是否真正地按照了科学严谨的思维逻辑。原因很简单,外星生命起源的星球,可以确定那里的动力学,和地球上是绝对不同的。

“我认为!”

演播室里的外层空间生物学家,这时候开口说道:

“经常有人问过我;如果新的事物对我们没有用,那么为什么要去关心呢?是否还要去发现他们呢?假设它们又不能上我们的餐桌,也不能提供给汽车使用的能源。那么我们为什么还在乎它呢?而我只能这么去说:你知道!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好奇心,去找到你能够找到任何问题的答案,去发现你能够发现的任何东西,那么你就不是,就不是人了。”

“我同意你的这个观点!”另一位受到邀请,坐在演播室里沙发上的专家,接过话语去说道:

“我认为从统计学的角度上来说:生命是宇宙里的必须。航天技术提供给人类的所有观察结果表明,宇宙中有其他生命存在的环境。为什么在我们的周围一直看不到呢?我想这又引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真的了解我们周围所看到的东西吗?而我们也只是,仅仅地向浩瀚的宇宙迈出了一小步。的确是这样的,那么现在的人们观点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以前人们认为火星是地球以外惟一一颗可能曾有生命的行星。现在由于科学家在外太空发现了,大量有可能存在生命的天体,人们对宇宙生命的观念开始发生转变,认为火星并非地球以外惟一一颗可能曾有生命存在的行星。因此,现在不只在一些地方寻找生命,而是在一个适居带里查找生命的痕迹,给除了地球以外的大量生命,可以在上面繁衍生息的天体绘图。这种生命居所可能在我们的星系里、整个宇宙以及宇宙以外的其他行星和卫星上。”

“是的,目前我们发射升空的宇航器,正是去探索我们周边存在的不明物。”主持人接过话语来说道:“还有大约四分多钟的时间,我们发射升空的宇航器,它将进入到预定的轨道。而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是得不到任何的图像信息。现在让我们暂时放松一下,来听一听,一首动听的歌吧!这就是风暴乐队的最新专辑中的一首:花蝴蝶!”

其歌的歌词大意是:

只要不因地理变化/山崩地裂成干涸/那么生命就会延续/在明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会扑哧、扑哧地破蛹而出/变成一只生命短暂的花蝴蝶/我宁愿变成/生命短暂的花蝴蝶/我是扑哧、扑哧、的花蝴蝶/留恋在你周围广阔的草丛中/在这片青色茵绿的大草地/还有那远方幽深的大森林/一条流水淙淙的小溪/依然不能动摇/对你深深的爱恋/我不怕变成/生命短暂的花蝴蝶/我依然扑哧、扑哧,地飞在你周围/只到生命再次轮回/如果还能再次选择/我会豪迈选择再爱你一回/我不怕变成/生命短暂的花蝴蝶/我宁愿变成/生命短暂的花蝴蝶。

也就在该首歌曲正处在播放之中的时候,在国家航天航空宇航局的另一个宇航控制中心里,从最新获得的观察资料上,已经让观测员与控制操作等,数据分析人员们,感到了极大的困窘与极度的迷惑不解。

事实上在这里,俨然已经是另一个宇航控制中心,其性质是属于国防部的宇航控制中心。该控制中心的前身,属于国家宇航控制中心的备用系统。当然,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更为完善的另外两套备用系统。自然,国防部宇航控制中心所控制的外空系列飞行器,它们的性质全都归属于为军事目的服务。

如今这套宇航控制系统,正向已经处在轨道上运行的卫星,发送新的指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