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金融战与阴谋论

易_阳 收藏 2 147

乔良:金融战与阴谋论

2008-01-01

2007年12月22日第四届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战略论坛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召开。新浪财经图文直播此次大会。以下为中国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乔良少将的演讲实录。

谢谢大家!刚才听了很多专家的发言,我觉得我很惭愧,因为我觉得我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我发言排在前面的话,没有很有道理的东西讲出来,就不适合作为带头发言的人,那么把我放在后面,前面的人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这样我就无话可说。所以我只能从一个外行的角度,我首先声明我不是经济学家,不是金融专家,我只能从外行的角度谈一谈我的观察。《金融战与阴谋论》这个题目一拿出来,是许多搞金融专业,搞经济学的人,特别是一些专家比较反感的题目,为什么这么说?我接触过很多专家,他们对于金融战和阴谋论这样的东西都是本能的一种反感。什么是金融战?把明明是正常的经济社会的行为和活动叫做战争,这完全是毫无意义的夸张和比喻。什么是阴谋论?正常的金融的运作,为什么叫做阴谋呢?这中间存在阴谋吗?

我问过一个我很尊敬的朋友,他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他比我年轻,但是他非常出色。我就阴谋论的问题问过他,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说我认为国际金融领域不存在阴谋问题,要说存在的话,那只存在阳谋,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和他有分歧,因为我不是一个专家,我可以把我的经历,谭教授讲的这些东西,我听了非常惭愧,这么多的数据和信息,而且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么流畅的讲出来,我觉得这绝对不是我的所长,这辈子也不是我的方向。我是一个读闲书的人,我可以不被信息和技术淹没。我大量的去读一些可能是专家们不关注的书,而这些书给我提供了其他的东西。

我想专家们不喜欢我这个题目,一个是因为这两个词,无论是金融战还是阴谋论都不是专业术语,第二是因为许多学经济、学金融的人,他们从课本上,而且很多人在国外课堂上收教益的,与这两者没有关系,所以他们本能的排斥这些。但是我觉得如果事实上它存在着这样一种迹象,你仍然也要排斥它吗?它和你们学到的理论、原理相悖的时候,你认同哪一个呢?这个世界上从人类产生思维,并且进而产生了语言和文字之后,世界就变成了一个二元世界,一个就是客观世界,一个就是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以及由此对世界的描述或者是理论描述,变成了一个二元的世界。但是二元的世界哪个对我们更重要呢?如果我们看到的某些客观的事实与我们所学到的理论不一样的时候,我们修正谁?我们要像我们过去那样战天斗地,其乐无穷,把这世界改变,完全按我们的意愿去改变,还是我们应该认识到实事求是更重要?所以这是我们的出发点。现在我回到我的令人讨厌的题目上。

一、金融战是客观现实还是夸张比喻。

产生货币和由此产生资本的融通以来,金融领域的争夺或者厮杀,无论是它的规模还是它最后产生的财富效益,绝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即使如此也仍然可以不把它叫做战争。但是我发现经济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它和战争的区别是因为它不死人,除了破产自杀的人以外。所以人们往往不把它和战争联系起来,但是它的这种扫荡的能力,它的破坏性,确实和战争有一拼。专家们更多的是关注正常的经济活动,可是实际上伴随着正常的经济活动一直跟着它如影随形的是非正常的经济活动,因为每个金融家、每个商人,包括经济学家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他扮演的社会角色,当他是人的时候,特别是一个商人的时候,最主要体现它的逐用倾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么多体制、制度、规则,是不是就那么有效的能够约制人呢?能够约制人的本能呢?我对此是持有怀疑态度。

再说回来,即使不把金融厮杀和争夺称作战争,但是它仍然是事实,仍然存在。其实比起阴谋论相对来讲,人们更容易接受金融战这个概念,起码在这一点上大家大致达成共识。因为它在今天的经济生活中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否则我们无法解释这样一些现象,从200年前,近现代银行业和证券业产生以来,包括拿坡仑大陆政策封锁度对英国的政策战争,这场战争已经几百年了,我们甚至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但是没有必要。我们就以近现代战争为例。

一个就是前苏联,是怎么垮掉的?我看到很多人归结一句话,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归结到苏联共产党戈尔巴乔夫的种种错误,但是我宁愿倾向于被美国的金融战打垮的。我们可以看这样一本书《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前苏联的》,去年我在讲台上提到过它,今天我只想做一点简单的回述。这是一个亲身经历和参与里根政府用经济手段打垮前苏联的一个美国的官员,这个官员讲到了几种手段,第一是庞大军费开支,包括著名的星球大战。第二是千方百计压低国际石油价格,让苏联承受不起。因为苏联产生一桶石油的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测算了一下,只要石油价格每桶下降一美元,前苏联就将损失10亿美元,而当时前苏联的外汇储备是非常之低的,这一点救命钱对他来讲至关重要,所以说这是美国人瞄准它的第二个办法。第三个办法就是不择手段的促使整个西方向前苏联进行资金、技术和投资的封锁,使它获得不了血液。第四就是支持波兰的团结工会,为它提供财政支持和技术手段,更重要的是让团结工会给波兰政府捣乱,让波兰的经济陷入困境之后,因为拿不到钱,必须从西方借钱,是这么混乱的国家,没有担保,谁肯借给你钱?只有苏联老大哥给他做担保。苏联为波兰做担保。最后就是支持阿富汗抗击苏联的入侵。美国支持它是非常低廉的成本获得一次胜利。美国当时中情局局长非常得意告诉大家,我们仅仅花费了40亿美元,就让这一个邪恶的帝国遭到了惨败。两年之后它就垮台了,真正惨的,一个直接的数字,苏联在阿富汗战争花费400亿美元。在整个这样一个过程之后,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是91年12月,苏联的国旗降下来,一个庞大的,貌似帝国的国家就这样衰亡了,不见了。能够把这样一个巨大的帝国都打败了,不叫战争叫什么呢?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例子还不够,我们看看日本。85年广场协议之后,日本开始的漫长的上升升腾又向下跌落的过程,结果大家都看到,日元升值升的如此猛烈,但是日本最后获得的是什么?日本获得是整整丢失的十年,或者称之为频频天皇战败,这是日本第二次败于美国,而美国整整十年的繁荣,和日本恰恰像一个翘翘板,把日本打残的时候,就是日本的衰落正是美国翘起来的时候。美国就是这样成为全世界金融经济的主导。所以说关于金融战的问题,我想用不着在这里多讲。

如果我愿意多讲的话,我顶多再提一句,就是东南亚金融危机,很多人把它称作金融战,或者称作金融危机。不管是什么,我们用一句话总结东南亚金融危机,东南亚的金融危机使马来西亚的经济整整向后倒退了二十年。当我看到马哈里尔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想起美国一个将军的一句话,在1999年,美国发动对南联盟科索沃战争的时候,我们将把南联盟打回到17世纪时代,我们起码把他们打倒退20年。如果一场金融风暴也能把一个国家打倒退20年的话,不把它叫做战争又叫做什么呢?当然可以叫做别的什么,但是从本质上讲是一场战争,而且在我看来,人类在21 世纪,特别是今后除了头十年,美国打伊朗是它的一种选择,我们会看到只要在美国的强权还继续保持的情况下,战争还可能时不时的发生,但是我们将更多的看到的是越来越不是军事的用武器去打的战争,而是用金融、货币打的战争,这样就引出了我的第二个问题。

二、阴谋论是否真实存在?

有一本书叫《货币战争》,这本书不可否认写的不够严谨,尤其是让经济学家、专家们来读的时候,觉得格外不够严谨,我见了几个专家,由于跟宋红宾有接触,他们觉得这个人对经济学不是很专业的时候,但是宋红宾开始在中国走红的时候,让宋红宾非常惊讶,从他惊讶的表情中可以看到,他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写这本书的,他不是为了抢专家的饭碗写这本书的,他写这本书是出于某种责任感,当然有他的问题,这本书里有很多问题,是连我这样的金融外行都能看出来,但是仍然有价值,价值就是提醒你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在全世界最热门的领域里,在全世界最赚钱的行当里,人们怎么不可能把自己的算计投入进来。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你们有很多人是做期货的,是不是同时也在做股票。92年时候我就关注中国的股票,当时关注股票,我认识了一些地地道道的操盘手,还有一些庄家。有一个庄家跟我讲,有7000万,92年的时候,在中国已经很了不起的数字,他说我想打深圳股市任何一支股,我用7000万轻轻一掂就让这些股飘起来。我认识一些操盘手告诉我更技巧的东西,说一支股每天我和我的老板都要去仔仔细细的商量明天的战术,股价涨到多高,最低到多低,明天有没有我们一个朋友要进来,比如这支股是10.2元,他希望在8.2元吃,这时候怎么办?告诉他明天要早早把单子挂好,给他2万多股,明天早上他在8.2元挂了一个单子,一开盘迅速这个股就砸到8.2元,所有人都觉得很惊奇,当时国家还没有10%的限制,砸下来之后迅速的就成交了。去查他,他可以告诉你,完全是操作失误。为什么会有人在这里等着?那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段、小小的阴谋,连策略都不是,就是一个小小的阴谋。

由此我在想,玩股票,玩金融,西方已经玩了二三百年,包括近现代已经成熟的金融和证券业,难道是他们这些人越玩到后来,越光明正大吗?所有玩阴谋的人就是中国那些小痞子式的操盘手吗?那些非常会操盘的人,他们在操盘中学习的那些手段、那些本事,当他成为一家银行或者证券公司老总的时候,他全都金盆洗手了吗,他们再不准备做任何阴谋的东西,去打击他的对手,或者有一天一个人升成美联储主席,或者美国财长的时候,他们没有技痒的这种感觉,不想拿这种手段打击打击其他国家吗?我对此表示怀疑。因为我过去搞文学,研究的是人,我更关注人性的东西。如果我的这个假设是成立的,如果大家认为我仍然还不够,我准备拉几个权威来做后盾,当然因为今天时间不能展的很开,我想引用几个人的话,如果你们认为我说的只是猜测的话,我们看看某些权威人士怎么看这个问题,从他们的话里面我们会看到某些迹象。

江音先生写的文章,几个大师的话就从他的文章当中摘出来的。凯恩斯、格林斯潘这些资深大师们的话,来说明我的观点。

凯恩斯早在1919年的一本著作《和平的经济厚度》这本书中,写了这样一句话,通过连续的通货膨胀的过程,政府可以秘密的,不为人知的没收公民的财富,用这种办法可以任意剥夺人民的财富,没有任何人像通货膨胀这样如此隐秘和可靠的颠覆政权。一百个人当中也不见得有一个人看得见根源。这句话是翻译过来的,显然是照顾英语原来的句式,听起来有点复杂,但是仍然向我们透露了一个信息,就是有些人可能会通过通货膨胀这种方式去没收别人的财富,当年的银行家们用这种方式没收公民的方式,某些政府也用这种方式没收他子民的方式。存不存在某一个国家,强势货币的国家,用同样的方式乱收其他国家的财富呢?由此想到刚刚谈到广场协议后的日本,再由此想到即将面临越来越沉重压力的人民币升值的中国。是不是有人也用同样的方式把它的通货膨胀转嫁给我们,然后席卷我们的财富?这只是个问题。

格林斯潘另外一句话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格林斯潘在他还没有当美联储主席之前,1966年发表过一篇文章,《黄金与自由经济》,这篇文章是这样写的,在尼克松准备放弃美元和黄金挂钩的政策,宣布这个放弃之前,格林斯潘写的这篇文章,这句话是这样:将没有任何办法保护人民的储蓄不被通货膨胀所吞噬,将没有安全的财富提升,赤字财政简单的说就是没收财富的阴谋,而黄金打住了这个阴险的过程。这个时候的格林斯潘显然是要说真话的,而我们知道美国就是最典型的赤字财政。格林斯潘一语中的,黄金挡住了阴险的过程。当然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不全是以后黄金挡了美元的路,但是毫无疑问,一定有这个因素,一定是黄金以它的沉重拖累了美国拼命、疯狂的挣钱的后腿,所以必须摆脱这个沉重的黄金的坠子。读了这段话,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格林斯潘上台之后就三缄其口,不再提他曾经说过的话。

我在上一次讲台上也引用格林斯潘这句话,这句话不见诸于报端。一个经济学家到美国去,听到说格林斯潘上任当美联储主席那一天,他面对他的全体高管人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先生们,现在我是美联储的主席,在我的任内,在这个大厅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你们可以谈任何问题,你们可以谈任何话题,但是只有一个问题请大家免开尊口,那么就是美元。想一想,在美联储的大楼里免谈美元,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是因为美元太玄奥了,美元的秘密太需要保持了,除了这个,别人谁还能作出其他的解释呢?让一个中央银行的人不再关心本国的货币,或者是可以关心它却不能谈论它,特别是在中央银行大厅里不能谈论它,这难道不是一个很荒唐或者是很蹊跷的事情吗?

如果有人觉得我说的这些话,都只是一种理论描述,那么我向大家推荐四本书,《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前苏联》、《日本金融战败》、《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帝国金钱游戏》,共同特点就是全是亲历者的见闻和反思。这本书和经济学家们、金融专家们从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完全不同,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金融阴谋学,我甚至建议北大的经济学院不妨开这样一个讲座,可以不把它当做一门学问来讲,就是金融阴谋学,他们在这里提供的那些例证都是触目惊心的,你可以怀疑他,要么赞叹他的想象力,要么承认它是事实,无论是哪一点,对这个作者来讲都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一个人能够凭空杜撰这些东西,说明他有非常出色的脑力,要么不是杜撰出来的,要么就是有深刻的经历。不管哪一点,这些书都值得一读。

大家仍然认为你说的不够权威的话,我想引用另外一个权威来支持我一下,那就是刚才提到的斯皮格力斯。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98年4月6日- 25日,中国政府派出一个代表团,一个金融调查团,是去了解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情况,去了泰国、印尼、新加坡、韩国。特别是由于中国政府给予这些国家无私的援助,到印尼、泰国、韩国这三个国家都毫无保留把他们国家整个金融危机发生情况向中国和盘托出。但是很有意思,他们独独有一样东西不给中国代表团看,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内容几乎是一样的,但是中国政府考察团独独没有看到这份文件。在这三个国家里都没有看到,一方面是他们完全向你敞开心扉,另外一方面就不让你看这份文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后来斯皮格力斯把它揭示的时候说:它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救援这些亚洲金融危机受灾国家的时候,这些受援国的时候提出的条件,这个条件今天看起来可以说是一种类似于当年鸦片战争中国失败以后,跟英国人签订的《南京条约》一样的丧权辱国条件,这意味着一个国家的耻辱。斯皮格力斯揭示了这个秘密,里面是什么东西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受援国要做到这样几点:1、你要接受我的援助,必须全面实行私有化,必须把金融业、电信业,其他各类公用事业(3650.790,53.22,1.48%,股票吧),所有国家战略产业彻底开放。2、资本市场的自由化,让国际资本可以完完全全,毫无阻拦自由进出你的国度。要求这些国家对食品,甚至饮用水、天然气,事关老百姓必需品的产品都要大量的提价,最终的结果肯定是大量民众的示威、抗议,甚至暴乱,最后就是资金的抽逃。国家到处都是极其低廉的资产,等着别人来收购,最后我们看到的就是美国以及西方一些大的企业财团持币待购。3、自由贸易让一个国家的市场向欧洲市场全面敞开,美国人在这些地方如入无人之境。这还不是让斯皮格力斯感到吃惊的东西。斯皮格力斯感到真正吃惊的是什么呢?在他当世界银行最高经济顾问的时候,发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美国财政部在国际上联合推行了一些政策,和美国在它的国内推行的政策全都是相反的。美国人是我要求你做到的,我未必要做到。那么是哪些问题上这样呢?斯皮格力斯是这样说的:我们在国内反对社会保障体系的私有化,然而我们却在国外提倡它,在国内我们反对平衡预算疗法,因为这会限制我们在经济下滑时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但在国外,当其他国家陷入衰退时,我们却强调他们使用紧缩性的财政政策,国内我们通过破产法保护债务人,并且给予他们一个全新的开始,但在国外,我们把破产视为对贷款合同的挑衅。

斯皮格力斯由于他说了太多的真话,在他还没有任职期满的时候,就被当时美国财政部长强烈要求他退休。斯皮格力斯所揭示的仅仅是美国人的双重标准问题吗?还是仅仅是对于不同的问题不同的处理方式?我认为不是这样的,我认为这是美国人精心算计,这种算计如果我们不把它称作阴谋?我们难道还会有更好的名字吗?所以说在这里我要向大家推荐第五本书《富国陷井—发达国家为何踢开梯子?》。这是一个叫张夏准写的一本书,研究近200年来整个西方发达国家获得财富的历史,而且他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西方的发达国家不管是哪个国家,在他们获得的财富充分发达起来之后,他们一直都像猫拉屎一样回过身都把自己的屎掩盖掉,不留下任何痕迹,绝不让别人学他发财的办法,他告诉你的一定不是他发财的那条办法,他的致富诀窍。所以说这本书叫做《发达国家为何踢开梯子》。所以说我认为这本书可以作为斯皮格力斯刚才一番话的助讲。由此斯皮格力斯揭开了更大的秘密,就是他在参与亚洲金融危机的救助工作的时候发现,他认为是若隐若现的,或者节奏匹配,非常协调一致的,华尔街和美国财政部形成的一个指挥轴心,由美国财政部指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组织国际金融体系,踢开某一个国家的市场大门,然后让华尔街的金融公司浩浩荡荡趁虚而入。以前华尔街和美国的财政部以及美国的金融决策机构,他们有没有联手这么干过呢?我们只需要调出一份美国历任财政部长和美联储主席、世行行长这些人的名单,看看他们之中有多少人出自华尔街,我们就可以明白了,谁会相信除了斯皮格力斯这一届所看到的这些事情充满阴谋色彩以外,其他的时候从来没有阴谋过。没有人会相信这一点。

我们无法相信这些出身华尔街的高官们,他们一旦当了官之后,就不再为华尔街牟利。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在国际金融,特别是国际金融领域的龙头,美国的金融领域,从来就没有缺少过阴谋。那么这些阴谋中会有针对中国的阴谋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接下来的问题是,同样的政策是否可以避开金融对决。答案是否定的。我不能理解这么多经济学家和金融学家对阴谋论这个词嗤之以鼻。你对民主政治体制下的金融运作抱有一种天然的好感和信任,这种好感和信任使我们看到的某些专家们可以甚至忽略,甚至忘却商人的天然的本性就是逐利。总之这些人顶多只承认国际金融体制是有缺陷的,是不完善的,而不相信这些缺陷和这些不完善本身就是和阴谋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更重要的是他们忘了西方,特别是华尔街这些金融家他们也是人,也是有着某种逐利的本能,这些人为了追逐利润,即使他们可能是不敢践踏法律的,但是他们不敢利用法律和钻法律的空子吗?我们不用去举更多的例子,我们看看世界上有些地方,一些很奇怪的小地方,比如塞班岛这些小地方,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他们可以成为避税者的天堂,可以成为离岸业务的集散地,他们有什么资格成为有重要金融业务的地方呢?就是因为它可以逃税、可以避税,可以使一些人在这些地方把国内非法获得的钱在这里洗干净。

既然有这些地方,大量聚集金融家,包括美国金融家,这些人在这里如鱼得水,我们怎么相信这些人会成为诚实无欺的守法的商人,他们不搞阴谋诡计,他们两手清白,如果这么认为,我认为如果不是天真的话,恐怕就是有意要为虎作伥。当然针对中国充满阴谋气息的金融战争,一点点临近中国金融边界的时候,我们除了正面相对,未雨绸缪,早做准备之外,难道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如果我们装作视而不见,并且不但自己视而不见,还要求我们的决策层也使用鸵鸟政策,我觉得这样的一些人,有些专家就是为我们的决策层出这些主意的,我认为简直就是为虎作伥,而且他们与西方种种,包括美国种种无理要求遥相呼应,上下配合,这毫无疑问就是为虎作伥。

三、是中国人的财富,还是华尔街的盛宴?

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超过1.3万亿美元,金融资产超过8万亿美元,在某些人眼里,这支曾几何时的丑小鸭,现在终于变成肥天鹅。按照有些专家打趣的话,连中国人自己都可以制造我们自己的危机了,比如我们房地产泡沫、我们股市泡沫,我们自己都能给自己制造危机了。当整个全球化经济链呼啸而过的时候,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和西方国家会发现过时不候。所以在这个时候打压中国是最后的机会,这是设立对中国经济的拦阻线的机会。所以说他们肯定会抓紧时机。那么什么是席卷中国的财富最便当的方法呢?打金融战,打贸易战,包括跟咱们中国在玩具上,玩玩贸易战,这些都是雕虫小技。能够席卷中国财富,没收中国人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一笔庞大财富的办法就是金融战。

现在有一个词叫“天下围攻人民币”,为什么要围攻人民币?因为金融的浩劫才是一切浩劫中最恐怖的浩劫。日本前车可鉴,于是压人民币升值,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借口永远都会有,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体制、金融体制都存在问题,问题是哪些问题是我们必须认识和解决的。而哪些问题是对方强加给我们的问题,最后让我们自己解决我们的问题。这是我们需要弄清楚的。美国人是非常善于打规则战,其实在金融战中,在阴谋论中,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规则战。最新一条绞索是6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一个决定,对成员国政策的双边监督决定,这个决定最主要的内容是它无须证明一个国家是否存在操纵汇率,只要它的政策造成汇率根本性的失衡,或者大规模、长时间的造成贸易逆差和顺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可以认定。毫无疑问这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面对全世界一视同仁制定的政策,其实是专门为中国量身定做的一条绞索,这个绞索正好适合中国人刚刚伸起来的脖子。中国政府理所当然对此提出抗议,但是抗议有什么用呢?如果当最后变成一个规则的时候,你抗议也得执行它,只不过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一边执行它,一边耍一耍滑头,能够尽量躲避它对你的打击,但是你要想完全让这个绳索不套在你的脖子上,看来很难,因为你没有制定规则之便,你没有发言权。美国这样做,未免霸道,但是你对它无可奈何。这就很让人想起当年日本被广场协议套住脖子之后,美国用巴塞尔协议加了一道绳索套在日本人的脖子上。这些不管是什么,我觉得都是要你命的夺命锁。同样这种手段,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我觉得还需要我们挑明它吗。在两个相似的东西之间一定有某种内在的国际关联,所以我们可能无法,特别是我可能无法举出确凿的证据,其实我也没有必要举出确凿的证据,因为我并不准备控告美联储。但是我想找不到证据,可以通过逻辑证实这个问题,幸运的是我们的前人发明了逻辑,逻辑使我们对那些一时无法用事实和证据加以证明的东西,我们起码可以用逻辑进行推测和判断,这就是我们不一定非要跟着别人一样摔了跟头,吃了苦头之后,才知道什么东西是错的,哪条路不能走,哪些人得绕着他走。不一定非常自己吃一堑才能长一智,那样对拥有庞大财富的中国来说,付出的代价、交出的学费太大。我们完全可以看别人吃一堑,我们长一智,这样中国的财富才可能不至于成为华尔街金融大颚餐桌上最豪华的一道盛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