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重歼:美国渲染太空珍珠港图惑中欧

吖涛吖 收藏 1 141
导读:四代重歼:美国渲染太空珍珠港图惑中欧 早在2001年,美国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领导的一个委员会就曾发出过太空珍珠港的警告。而在这个所谓的太空珍珠港的危机中,中国无辜地扮演了假想敌的角色。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太空珍珠港这一概念被大肆渲染,并风行于全球舆论。 太空珍珠港这一概念的出现,其大背景是中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飞速提高。因此,中国日益成为美国国家战略中的潜在对手。同时,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作为军工综合体的国家,需要制造敌人。中国成为美国的对手,其实质是“匹夫无

四代重歼:美国渲染太空珍珠港图惑中欧


早在2001年,美国前防长拉姆斯菲尔德领导的一个委员会就曾发出过太空珍珠港的警告。而在这个所谓的太空珍珠港的危机中,中国无辜地扮演了假想敌的角色。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太空珍珠港这一概念被大肆渲染,并风行于全球舆论。


太空珍珠港这一概念的出现,其大背景是中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飞速提高。因此,中国日益成为美国国家战略中的潜在对手。同时,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作为军工综合体的国家,需要制造敌人。中国成为美国的对手,其实质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近些年来,太空珍珠港这一概念甚嚣尘上,其间,不少中国人也深受影响。甚至,天权制胜论也在中国出现了。


作为全球霸主,作为一个力求独霸世界的国家,拉开并热炒太空珍珠港概念,当然不会是平白浪费力气。


不可否认,天权的崛起是历史的必然。然而,我们真的已经进入了天权主宰命运的时代吗?


美国人的行为,脱离不了一个本质的目的,即加强其自身霸权基础。加强霸权则不外乎两种办法。一为损人,二为利己。


海陆空电天,五维一体的战场空间论调谈了也不是一两天,并且得到了战场的验证。制天权作为未来战场的重要元素的加入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美国,当然不会放弃对于制天权的主导。早在上个世纪中叶,美国就已经为了太空的主导权耗费巨资支持阿波罗计划登月。时至今日,美国已然通过其庞大的太空力量取得了高边疆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没有取得世界的绝对主导权,同时也并不愿意树敌过多。无论从战略层面的利益最大化考量还是力量的对比,都对美国毫无顾忌地进行太空军事化形成了事实上的遏制。因此,美国渲染一个太空的对手,渲染一个来自太空的危机,并且提出了珍珠港这样一个敏感的词汇。


虽然,美国在此过程中利用了中国作为潜在的对手,中国多少有些无辜。可是,出于略的需要,美国的做法无可厚非。我国不能用自身的手段和运作化解的话,那不是美国人太狡猾,而只能认为是自身的战略运作过于无能。我们更需要注意的是太空珍珠港舆论背后对于我国未来军事战略从舆论层面到决策层面的影响。




从逻辑上来说,对手害怕什么,我们就追逐什么。作为美国,太空是当今世界大国角逐的最高舞台,美国害怕发生太空珍珠港也无可厚非。问题就在于,太空珍珠港这一存在的真实性。更何况,当年的珍珠港偷袭又打垮了美国吗?


看了《士兵突击》,应该能够明白,战争打到最后,还是得步兵决定命运。诚然,当前世界战争形态似乎是在转变,非对称非接触的打击模式也已经应用,类似科索沃战争的外科手术式打击模式深入人心。可是,我们不能忘记,即便作为某些人眼中低技术含量的陆军,在空军沦丧之后也成为南斯拉夫尊严的最后保障,同时作为战争之后双方达成谅解的决定性因素。


系统对抗下的战争模式,并非仅仅靠制天权就能够获得胜利。换一个角度来说,在没有一个完整的优势系统的前提下,即便获得了制天权,也是不稳固的,无法单方面支撑起国家利益。


对于天权的发展,不应该否认幅员辽阔作为充分条件存在的意义。其实道理很简单,拥有了辽阔的幅员才拥有更多的选择,才拥有了更为广阔的以陆地为基础所能够控制的天空,才有了根。至今,无论是海军还是空军的发展,都脱离不了对于陆权的追求。推而广之,没有海权、陆权和空权的支撑,天权自然也就成为无本之木。


客观地来说,我国在航天领域与美国是有着相当差距的。在认识到差距的同时,我国也在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步调前进。前苏联在综合国力与美国有极大差距的情形下强行进行登月竞赛所导致的失败就是深刻的历史教训。航天事业作为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存在,当然有风险,却不能以赌博的精神来推进。


考虑到美国在当前海权和空权上的优势,不难看出,我国要想在天权基础不足的情况下去强行竞争高边疆的优势,其间付出的代价怕是非得数倍于美国。在经济水平差距不小的情况下,我国如何付得起那个代价。即便能够盛于一时,又能支持多久。更何况,扭曲的系统在实际对抗中所能够发挥的作用也非常值得怀疑。


中国军队正在经历大发展的阶段。国防与经济并重是大前提。国防不再以经济建设附庸的身份出现。正是在陆权相对稳固的基础上,我国加快了海空军的发展。这种趋势持续下去,若干年后,则我国将真正具备大举进军高边疆的系统基础。


通过报道,我们似乎看到了美国的敌意。可是,美国真把我们当成了敌人吗?或者说,美国把我们当成敌人,我们就应该把美国当成敌人?这种思维的怪圈,却是惯性错误。


我国的国防建设,是以自身需要为基础的,而不应该以对抗美国为基础。换言之,美国把我们当成敌人,我们未必要把美国当成敌人。美国若是以我国为幌子,则我国更没有必要去把这假戏做成真。当然,这种认识的前提就是一个正确的自我定位。美国渲染我国的太空威胁,融入到整个中国威胁论的大框架下来看,何尝不是在迷惑欧洲人。而美国人自己,则通过隐晦的步骤,在一步步压缩欧洲未来可能的生存空间,力图让欧洲永远只是自己的一个小伙伴。少了外部压力,惯性自得而没有看到真正对手的欧洲,又如何能够更快实现一体化。这一影响,在普通民众身上尤其明显。谁也无法要求普通人能够像政治家一样看到那么多。


短期内,我国根本无力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国进行对抗。因此,我国应该以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发挥影响力的地区强国的标准来建设自身的军事力量。在这一标准下,很容易发现,所谓的与美国进行天权的争夺是何等可笑。我国的首要任务是在亚洲体系内战胜日本和印度的影响力,获得地区主导权,其后才是世界体系内的美国。无论是日本还是印度,都不是天权强国,把主要注意力放在外太空,不利于我国将投资转为实际的收益。说得不客气点,我国并不具备在世界范围内与美国形成大平衡的实力基础。


值得肯定的是,我国的情况比较特殊。庞大的人口规模使得我国在人均实力不足的情况下仍然拥有比较惊人的规模效应,具备一定的总体实力,也就是平常说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可能性。若我国集中力量于天权争夺之上,或有与美国争锋之可能性。只不过,这种结果,只会让我国的军事力量的系统效能降低,斗争形势更为恶劣,同时给美国一个太空扩军的借口,成就美国的军火商。试想,既无稳固的海外基地也没有强大的全球海洋力量,又如何建立起以地球表面力量存在为基础的一流太空系统。当地面的设施都无法安然存在,难道太空系统就能够独立地挽狂澜于既倒。




我国正是在陆权稳固的前提下获得了远较之前良好的生存空间。从国家发展阶段来看,陆权是生存权的基础。强大的陆权,始终保障着一个国家不会走到被占领的地步。然后才是海权和空权,它们对应的是差不多是发展权。陆地的辐射始终有限,不及海洋和天空可联系全球。那么,天权的强大与否,可以认为已经上升到了繁荣权的层面。笔者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前述天权,应该以成熟的天权为基础。在天权本身的存在尚不成熟之前,海权和空权还占据着繁荣权的绝大部分成分。


当今世界的太空格局也类似于国际力量对比,又有所不同。美国一家最大,其次俄罗斯。欧洲潜力巨大,却物力分散。欧空局终究是多国制约下的妥协。中国也是潜力巨大,只是当前实力仍嫌不足。印度日本之流,中期内都将缺乏可威胁到美国天权的充分条件。


前面笔者说过,中国首先要考虑的是亚洲范围内的问题。可是,如果不首先代入世界体系,又无法得到亚洲问题的正确结论。


太空领域,美国所面临的挑战还非常遥远。俄罗斯有几十年的沉淀,缺少的是资金支持。这一点,即便在高油价的今天仍然无法得到根本性的解决。欧洲一体化的道路则也绝非坦途。中国无论技术上还是资金上的准备也都不充分。无论是谁全力在太空挑战美国,美国无非也就是一对一的较量。以美国多年的积淀,一对一的情况下,笔者很难想象美国会输掉一场太空竞赛。美国所面临的问题的关键反而是,如何有效地将资源调动到太空这个当前面临挑战不多的领域。因此,甚至中国一次探月飞行,也在美国登月几乎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被大肆炒作。


在综合国力不到位的情况下,进行太空的大力扩张,还会带来相当的恶性影响。首先就是他国对我国坚持的温和外交政策的怀疑。我国暂无明显的太空威胁,即便美国,在当前格局下,也并没有主动与我国进行全面对抗的意愿。而我国军事力量所需要保卫的经济利益,更没有多到需要建立一个压倒优势的太空力量的时候。某种意义上,经济支撑军事,军事保卫经济,这个相辅相成的关系要有一个适合的度。超量的建设,换言之即是穷兵黩武,带来的是以亲和力为代表的软实力的大大下降。


可以预见,若干年后,欧空局的运作将更为有效,俄罗斯的经济实力也当有所恢复,我国的基础条件更将愈加充分。那个时候,美国所面临的不再是一个战略方向的挑战。此时再争取可与美国抗衡的太空体系,无论从系统效能的角度还是从全球战略格局来看,都会更为合适。出头鸟不是当不得,而是要在合适的时机来当,有技巧地当。否则也就平白成了别国上位的阶梯。何况,若错开了机遇期,让美国抓住机会各个击破,实为不智。强如美国,当年也是借助德国的掩护乘势而起,安然实现新老霸权并存的局面,并最终取英国而代之。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对于今天的我国,仍然适用。美欧之间的矛盾正随着双方必然的金融主导权的争夺而日益暴露,或然一夜之间,大西洋联盟的分崩离析便在眼前。美国现在对欧洲进行前期布局,还想顺带把中国这个第三方坑一把,以减少其对付欧洲的后顾之忧的目的已然昭然若揭。西风压倒东风,是当前无可辩驳的事实。等待以欧抑美时机的到来,才算真正领会合久必分的真谛。欧洲不可能比中国更能忍受。中国的发展层面与美国的差距可是远大于欧洲的。中国距离冲击美国核心利益还有相当距离。欧洲人的雄心无论怎样隐藏,法国和德国对欧洲主导权的争夺便能说明他们仍在执著地追寻失落的辉煌。


平常心是这个有沸腾趋势的国家所需要的。在国家崛起的过程中,失去了平常心的国家和民族往往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国的中短期目标自然应该合理,理字说的更为直白就是内外环境。未来一个阶段实力投射的重点还是周边热点问题。对于更为遥远的地区,我国应主要通过经济和策略等非军事手段实现存。与其分散力量,高不成低不就,不如首先解决周边潜在矛盾,为未来打好基础。


以稳固的陆权为基础,发展太空攻防能力。以领土延伸的天权为基准,建设区域内的天军体系。以争取区域制天权,至少在区域内破坏敌人利用外太空的能力为目的,发展有中国特色的天军,基本能够满足我国未来一个阶段的需要,即攻有不足,守则有余。着眼未来,加紧海空军建设,以此为基础,谋取更为广阔的利益空间及战略纵深,为未来真正的一流天军的建设做好准备。同时,以第二集团的领先为技术目的,增强民族凝聚力,在软硬实力的取舍上取得平衡,达到利益最大化。




辨证地来看,美国以太空珍珠港渲染中国威胁论,是对于我国航天事业几十年辛勤工作的肯定,同时又是一个良好的鞭策。它告诉中国航天人,至少在当前阶段,美国还不害怕来自中国航天的挑战,并乐于看到这样一种情况,甚至主动诱使这种状况出现。这些,意味着差距,意味着藐视,意味着挑衅。一次对于崛起中的中国人心态的考验。上升到更高层面,是对于民族文化的考验,是中华民族复兴过程中千百次考试中的一次。未来,这样的考验还有很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