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八章烽火中原 第三节筹集军饷

ddtt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有人往赌桌上一坐张学义就高兴,反正他们都是输,自己别的不会玩枪骑马吃喝赌几样是绝对精通的,别的不行老本行还能忘了,有几个土匪不会赌,张学义说:“上桌子的必须拿黄的白的,我是庄家,我打三个六你就别打,有多少钱一起放上来,我跟每个人都赌一局,一起有多少放多少,你赢了都拿走,明白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有人往赌桌上一坐张学义就高兴,反正他们都是输,自己别的不会玩枪骑马吃喝赌几样是绝对精通的,别的不行老本行还能忘了,有几个土匪不会赌,张学义说:“上桌子的必须拿黄的白的,我是庄家,我打三个六你就别打,有多少钱一起放上来,我跟每个人都赌一局,一起有多少放多少,你赢了都拿走,明白不?”

“色子是最简单的,我连这个都不懂还出来混什么?满脸大胡子的装汉把一大把金条放在桌上,张学义听他的口音是当地的,也懒的研究他直接抓起筛子扔到碗里,他从小就玩这个一扔一个准,色子掉进碗里就是三个六,色子连碗边都没碰,扔的很稳就停在碗中间。

壮汉一看三个六,加上人家坐庄人家就赢了,他连色子都不摸就输了,张学义跟副官使了个颜色,严光立即把金条装进自己的文件包里。壮汉往一起站,一抱拳说了句:“领教了。”然后转身就走,赌场里有三分之一的客人都是他的跟班,呼啦一下子人少了许多。

此时楼上打麻将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擦着眼镜从楼上下来,一身长衫戴个眼镜,张学义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有钱,肯定是当地的财主,还读过几天书说不定坐过官而且在官场上肯定有关系,没关系怎么当财主欺压百姓发财呢?刚才走的是个黑道的,一般人不带那么多跟班,这个应该是白道的。

中年男人往下一坐从怀里也摸出一把金条,话都没说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张学义抓起色子心里叨咕,干爹保佑,冤死鬼子刀下的同胞保佑,我来这赌博不是我为自己,我是为了赚几个钱应急,当兵的吃不饱穿不暖没法打鬼子救老百姓,保佑我吧我好好为你们报仇,他心里念完了色子也出手,一打又是三个六,中年人连话都没有甩袖子走人,金子又归了张学义。

中年财主带了三五个跟班走了以后赌场里的人纷纷聚过来看热闹,很少又坐下继续赌的,张学义问副官,“这点金子全买粮食够全师吃几天?”

“报告长官,全买粗粮吃一个月,买大米白面可以吃一周,要吃更好的也就两三天而已。”严光报告完张学义继续合计,“不行,我他妈还指望弟兄为国家出力呢,不给吃饱吃好怎么可以呢?我看站岗的兄弟才有棉衣,其他人都没有,着吃穿都需要钱,马也没夜草那能打仗么。”

几分钟以后还没有人继续赌,张学义把他身上的东西重新装好了他起身离开赌场,赌场里的人看着这位生面孔的官老爷说什么的都有。

轿车在南阳的街上走着,副官继续介绍:“这家就是本地的首富之家,长官缺钱买粮食可以跟这些人家借一点,他们可要啥有啥,比咱们的后勤处还肥呢。”

“停车,去拜访一下。”


张学义坐在车里,副官严光下车跟贾府的门房打了声招呼,家人跑进去禀告,时间不大管家带着几个跟班迎接出来,张学义下了车也没穿军大衣,就站在大门口看着贾家的大门,比自己家的还气派。

“张将军登门真是不胜荣幸,我们老爷很喜欢您这样的年轻将军,里边请里边请。”管家客气的把张学义就让进了正厅。

本家的主人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这家伙手眼通天早就知道有委员长的亲戚要巴结,老家伙在前厅里没少挂值钱的字画,他还在大桌子上铺着纸摆着笔,他倒想看看新来的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出身,凭自己读了这么多书倒是可以显摆一下。

张学义走进前厅一看,发现值钱的东西不少,有明朝老奸臣严嵩的字画,这老家伙虽然不是个东西可是个好书法家,跟宋朝的蔡京有一比,墙上也有蔡京的字画,八成可以卖个好价钱。

宾主见面之后先是一通废话,然后贾老财主就问:“将军年少有为声名远扬,能屈尊老朽家中拜访老朽身感荣幸,希望将军能留字一幅好传于子孙。”

张学义心想你他妈真把我当土匪了,打小是学了点武的可我干爹是拿文的培养我,别说写个字,画个画我都能画的跟名家一样,只是年头久了没怎么写,以前自己高兴了写一天,写成对联挂家里,每天家里过年那间房都贴一幅,都是我写的,家人还偷摘下去卖钱呢,“既然老先生看的起我,我就献丑了。”张学义提笔写了一个篇古文。

写的是什么呢?他心里骂着妈了个巴子的手下没停,拿起一支毛笔在纸上慢慢写起来,题目是《燕山亭》

裁剪冰绡,打叠数重,冷淡燕脂匀注。

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

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

愁苦。闲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

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

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

无据。和梦也、有时不做。

一笔文章出手老头看呆了,先不说内容如何,光看字面这张纸就价值千金,这笔字怎么像自己卧室里珍藏的一个字画呢,到底是什么字体严光没看出来,贾老财主看出来了,字体是瘦金书,这种书法是宋朝的那个混蛋皇帝宋徽宗创下的,字非常好看但极难写,而且这纸上的文章正好是宋徽宗著名原创作品。

老财主像这字当赝品卖都能卖好价钱,写的多好啊,居然有人背这样的文章会如此玄妙的书法,他一下心里就明白了,自己以前真没把这个皇亲当什么好玩意,其实财主自己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小老婆比张学义还多点,老财主看了字扶了扶眼镜,“将军好书法,那里学来的呢,想不到将军征战四方还有如此好文才,若不是倭寇横行将军一定能以书法成名于天下。”

“老先生太夸奖了,我是老求老先生帮忙,先生有什么吩咐我只能照办。”张学义看桌子上还有做国画的东西,心里想想不如在画一个画给他吧,画什么呢?想想小时候最经常画的是那个,整个简单的吧,他拿起笔刷刷点点的就画了一个《瑞鹤图》,这也是赵佶的原创,后来不少书画家也仿过这个图,张学义也没见过真品,他小时候只见过仿的很真的,他就照着赝品画,只要是画出来可以挂家里。

一幅字拿到后边装裱,张学义还留在前边画,老头真不知道这个四处打鬼子的年轻人有如此本事,张学义一下午就耗在这,画完了他饭也没吃,客气了几句带着副官回了自己临时住的公馆去。


到了自己的家里张学义一头栽倒床上,副官问:“长官,今天就拿钱买粮食么”, 张学义翻了身,“陪老财主没少耽误时间,你叫人把本地的粮店的老板全拿车接来,当场问价,那家价格低你把金子全给他们,然后立即拉粮食并分发给守防线的部队,你去办吧。”

“是。”副官转身走了,严光还想呢这长官效率真高,当天捞钱当天花钱,平进平出一文不赚钱都不粘手,看来要文有文还是个清廉的长官,要论写字估计民国所有的将领都不如他,论清廉也是很少有的。

小兰从旁边的房间出来,一看老公趴下了就坐到床边问:“你这是怎么了,下部队视察就累成这样,这你怎么带兵打仗呢?”

“饭好了没,我快饿死了,穷忙一天总算把军队的饭钱弄下一点,今天家里吃啥?”张学义仰面躺着,小兰说:“我去电报局发了电报,让我爸妈尽快派几个人来,我走的太匆忙了,飞机上地方也小,我连个跟班都没带就一人来这,晚饭我能坐啥呀,这也没什么炊具,我叫勤务兵去酒楼定菜去了,一会就送来。”

“哎,你怎么不成立了勤务连一起带来呢。”

小兰假装生气,“去你的,又气我,我又不是什么也不会干,桌子上的茶具是我自己洗干净的,热水也是我亲自烧的,起来先喝口水吧。”

“没兄弟们帮我我真快累死了,弄这么个差事还不给我弄几个好帮手,真是麻烦。”张学义坐起来,小兰把茶水给端了过来。


贾家的老财主得了两个漂亮的字画,叫手下专门干这个的家人装裱起来挂在客厅,他摸着胡子看着画连饭都忘吃了,得意的了不得,还亲自去小老婆的房间里找几位读书人家出身的小老婆来一起欣赏字画。

他们家也大,从那到那都不近,本家的小姐听说来了客人还留了字画,她也挺感兴趣的,家里有这么样的当家人就有啥样的孩子,这么乱的年月女孩也没法上学,所以本家的小姐就在家学,老爹给请的专职先生,小姐本人也是没少读书,什么琴棋书画也比较精通。

趁老爹不在小姐站在墙边看了一阵,“好字呀,管家,把这两个字画拿下来,挂我的屋子里,快去,快去,晚了我爹肯定不让我拿走。”

管家知道老当家的总骄惯这位小姐,知道小姐不高兴肯定会给自己小鞋穿,他不敢不听马上摘下来交给小姐院里的女管家,让她们挂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