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启 傅家德

乘车沿京沪高速公路东南行至蒙阴县垛庄驻地,举目远眺,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耸立在群峰之巅的“孟良崮英雄纪念碑”。对于这一众所瞩目的圣地,早就萌生了一睹为快的念头。沐浴明媚的阳光,我们终于如愿成行。


“孟良崮上鬼神嚎,74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喜看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陈毅元帅这首气势磅礴的七言律诗,真实地描述了当年孟良崮战役的悲壮场面和我军英勇抗敌的英雄气概。1947年5月上旬,国民党军3个兵团共17个整编师,由临沂、泰安一线分三路向东北方向抵进,企图压迫我华东野战军退至胶东狭窄地区。我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和谭震林的指挥下,在沂蒙人民群众的支援下,于13日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敌分割包围于孟良崮山区。激战至16日16时,全歼装备精良的国民党“五大主力之首”整编第74师等部共计3.2万余人,击毙第74师中将师长张灵甫,粉碎了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的阴谋,为扭转华东战局起了重要作用,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孟良崮烈士陵园始建于1953年,陵园内安葬着在孟良崮战役中牺牲的我军将士的忠骨,其中有名烈士2859人,无名英雄2680人。烈士陵园中部,“孟良崮战役纪念馆”坐落在此。这里陈列着孟良崮战役中我军使用和缴获的轻重武器,墙壁上悬挂着敌我态势图、战役显示图,还有大量的珍贵史料和图片,再现了孟良崮战役炮火连天的场面,展示了我军前赴后继、奋勇当先的壮烈情景。


出孟良崮烈士陵园北行,一条大道似银带隐现于林海山涧中。沿途松翠枫红,山岩迭起,溪流潺湲。到山顶向西,地势渐高,道路峰转迂回,山林密布葱郁。偶尔传来一声布谷鸟的叫声,顿时划破整个山谷的静谧。胡耀邦题写的“孟良崮英雄纪念碑”八个镏金大字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巍峨的大理石碑体呈三把刺刀状矗立崮顶中央,这三把直刺苍穹的刺刀形状投影为“山”字形,寓意孟良崮战役发生在山东境内的沂蒙山区;中间最高的一把,象征华东野战军;侧面略低的两把象征着地方武装和民兵。纪念碑的整体设计,体现了毛主席人民战争的伟大思想……


孟良崮战役不仅永远留在了沂蒙人的心中,也成了那些戎马一生的将军们心头难以抹去的记忆。粟裕大将去世后,将骨灰撒放在了山下的纪念馆。迟浩田将军早在50周年大庆之时,应邀来到孟良崮。当年战火纷飞的战场,在将军眼里已变得“如梦如烟”。他在诗中写道:“山崖旁,温暖的大手,把我扶上担架;农舍里,慈爱的目光,伴我迎来一个个黎明;好乡亲哪,一遍一遍把我伤口洗净;独轮车载我走山水几道,沂蒙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沿途登高,定睛凝望,让人耳濡目染的是和谐发展的主题和老区人民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红热场面。60年前孟良崮山区的人民为战役的胜利一袋粮食作军粮、一块布料做军装、一个儿子送战场,戮力同心支援前线;60年后的今天,孟良崮山区的人民,把革命先烈献身革命的精神化为了干事业的动力。瞧!孟良崮下,各种绿化树和果树漫山遍野,山上林海花潮,飞瀑流水,层峦叠翠,谷壑凝碧。令人目不暇接的更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四通八达的道路,鳞次栉比的楼房,秩序井然的市场,川流不息的游人,繁忙无比的工业园区……英雄孟良崮,今朝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