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文明@我们需要设计改良汉服

苍之涛肆龙子 收藏 3 890
导读:我们需要设计改良汉服 我们需要设计改良汉服 我们需要一种深藏不露的改良汉服,以便我们消失在都市中,而他不可磨灭的特质,正如我们潜藏的一颗汉心。 我们需要一种平易近人的改良汉服,以便穿他渡过日日夜夜,虽不惊动身边的路人,却向朋友告知汉服的存在。 我们需要一种左右逢源的改良汉服,以便行礼之时权当中衣,活动完了又方便干活,至少临走不用再换上胡服。 对于老朋友: 我们倡导汉服的目的是什麽?是让汉服回到生活。 爲什麽?因爲只有汉服回到生活,纔是日日可见的,才能日日提醒这个民族——那被他遗

我们需要设计改良汉服


我们需要设计改良汉服

我们需要一种深藏不露的改良汉服,以便我们消失在都市中,而他不可磨灭的特质,正如我们潜藏的一颗汉心。

我们需要一种平易近人的改良汉服,以便穿他渡过日日夜夜,虽不惊动身边的路人,却向朋友告知汉服的存在。

我们需要一种左右逢源的改良汉服,以便行礼之时权当中衣,活动完了又方便干活,至少临走不用再换上胡服。



对于老朋友:


我们倡导汉服的目的是什麽?是让汉服回到生活。

爲什麽?因爲只有汉服回到生活,纔是日日可见的,才能日日提醒这个民族——那被他遗忘的汉心!

那麽,现在我们在节日中、礼仪中、活动中复兴了汉服。但我们应当面对现实理智反思一下了。我爲什麽没有在生活中穿着(正统)汉服?





对于我来说,是因爲深衣的袖子太长了。对于工薪阶层,是因爲社会难以接受。对于在家工作的朋友,是因爲杂事太多。对于活动结束后回家的朋友,可能是爲了避免警察盘查或者流氓袭击……(这些事件我都经历过,所以我理解其中的苦处)

但是,我们需要学会现实。现实是比较正规汉服,确实不容易进入日常生活。我并不是说不能够,但这牵扯到太多的前提:无论是公民宽容心的培养,还是古典文化的信心重建;一直到水管、手机、轿车的重新设计;还有服装文化自身的深入(比如兜住袖子的衣袋,或者套袖;纯丝纯麻纯棉衣物的保养……)可以说,这些前提实现了,我们的民族也就复兴了。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改良汉服的设计,让我们可以穿上他不经意走在街上,没有人会注意我们。现在只有这样的衣服,才能进入日常生活;而只有打入日常生活的汉服,才能更好地被人接受。这样一方面起到民族符号的提示作用,一方面渐渐让人们适应汉服的感觉。那麽以后当我们穿上正规汉服的时候,人们都会感到似曾相识——那麽,正规的汉服,也就容易回来了。

所以,我希望汉网的朋友,能够做几件改良汉服,以便天天穿着,民族的符号。

对倡导正统汉服的朋友:






首先要说明,探讨这个问题,必须建立在文献和文物都足够了解的基础上。否则,或者惑于文物的玩好猎奇(典型是民国以来的服饰专家);或者囿于个人的文字臆想(典型是满清时代的考据专家)。




中国的服饰史有两个向度:一者是市井的流行,我们今天看到得汉服商家争奇斗艷就是那种情景。一者是礼仪的正统。

但很遗憾,与今人不同。讲究礼制的古人是学问为己,而不强加于人的(没有这点操守,那就不叫懂礼制。不懂礼制,也就谈不上什麽正统服装)。他们自己去做深衣,记录野服、道衣,讨论前人得失;但对于时下的流行,却未尝不是宽容态度(不求变俗,这也是礼)。





1、正统礼制并不完全排斥时俗。家礼并没有照搬周礼,而是贴合了当时的建筑、常礼格局。制作深衣的朱子,对妇人的被子也采取了审慎的态度,并接纳了其礼服的资格。冠礼的服装也没有使用周制,而是接纳了当时的皂衫、公服。冠礼传到明朝,便去掉了皂衫(没人穿了);到朝鲜,又出现了笠子(地方特色),这些都是记录在官方颁定礼书中的。爲什麽官方礼制也可以容纳时俗?因爲他们认爲周礼的精神已经全部体现了。所以,当先贤感慨世风日下的时候,他们只是自己倡导正统;而并不希求建立普世的标准。






2、正统的流变。只就深衣来说,宋明时代样式迭出。爲什麽?因爲经文不变,但解释系统在变。爲什麽解释系统会变?因爲时俗在变,则审美因变……唐朝多圆领,故孔疏偏重方领;宋朝多直领对襟,故温公、朱子、吴文正皆直领;明朝则多斜领,则深衣不容不变!你说古人错了吗?魏晋画中的曲裾,到宋人那里就无法描摹了;同样续衽勾边,在宋人那里也不能不曲解。问题是,如果古人看到了孔子穿过的深衣(而不是出土的那些不标准的个案),那麽他们会立为标准吗?事实上,明人已经认识到汉人发髻在后,但他们并不会抛弃乌纱帽。宋儒见到了古墓衣冠,但还是觉得与今不异。嘉靖皇帝要求衣不掩裳,但明末依然长衣;作图说明革带蔽膝大带绶的关系,但并不妨碍朝鲜祭服的变化。宋朝人知道大带要打结,要加绦;明朝人不知道吗?知道,但明朝的大带从不那麽做!爲什麽?礼意已经圆满了,其他的不管那麽多;大凡可疑处,都只是习惯使然。






如果我们看看文物,从精致的龙袍,到拙劣的小官官服。本应同样的制度,裁剪却那麽不同。还要考虑到,古人所用的尺度不同(如《家礼》用指尺,《会典》用周尺,《深衣考》用钱尺,而明尺各地与官方也不同),布匹的宽度不同(二尺二最常见,二尺四制帛,还有一尺五幅的和服似乎就是),各家贫富不同,手艺不同,理念不同(比如如何打褶子,如何加摆)……






如果说古人尚无绝对标准,亦不求建立标准。那我们今天这麽做是否符合传统呢?是否对得起古人呢?

所以,我个人的意见是:





1、所谓标准,必须宽泛。因爲凡是古人做过的我们都不能否认他们的努力。

2、礼服可以制定宽泛标准,但行礼本在礼意尽。我们希望大家诚心求之。但诚心在乎行礼本有规矩,并不仅仅是礼服得当。如果诚心足够,则礼服缺少又何妨,无汉服又何妨?我看那,能在礼仪活动中,让每个人完事叠好礼服,恭恭敬敬收起来更重要!

3、礼服之外,本当听任时俗。谁愤世疾俗,就先从自己做起。只要不涉嫌胡服,不混淆标准(如以改良充汉服,以常服充礼服),则大家各正性命,保合太和纔是正道。

所以,我倡导礼服,捍卫汉服,呼唤改良汉服。

对于汉服商家:







如果我们得汉服只是供应网友活动,或者新人结婚,或者团体演出所用,那麽你的出货再多,大街上也还是看不到穿汉服的人。那麽你的市场很快会饱和,然后你就只有和同道竞争网友的分了。这将是很凄凉的结局。

所以,有商业才能的人,必须思考如何让街上更多看到汉服,从而形成一个可生长的市场。考虑你需要什麽商品,开发什麽渠道,拿出什麽理念!








伪唐装爲什麽能够成功?一个是人家地地道道做的是商业。不要以爲纯搞商业是背叛理想。商品卖出去了,伪唐装不就真被很多人当成唐装了吗?复兴华夏是需要分工的,擅长理论的搞理论,擅长商业的搞实业,大家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就是坚守理想!一个,是因爲那东西一般人容易接受,因爲和平常西装差不多。试想,如果那批家伙当初搞的是长衫,会有那种推广结果吗?如果民国时期那些家伙推的是正统旗袍,会有摩登女郎捧场吗?


我不希望汉服失去标准。但是,相对于汉服对国民影响力的低迷。我更希望商家能够推出一种过渡产品,让人们慢慢熟悉汉服,从而接受汉服。

我们的理想,并不需要束缚设计的自由。你们只需要将新款的设计发布到网上。如果出现了大家不认同的设计,不再生産就是了。当然,在改良汉服的口袋里放上正统汉服的款式介绍,也是不错宣传手段。







如果我们生産类似西服的改良汉服,那麽大多数现代的造型设计、色彩搭配、流行趋势,乃至市场营销策略,就都可以拿来就用了。

关于改良汉服的几个建议:

1、应维护平面裁剪。

2、腋下(袖隆)要宽大。

3、袖子不要太窄。但如果宽大,最好收祛。

4、可以使用暗扣和挂钩(古人也用,比如在直领对襟上),可以发明一些结扣的方法(如玉带扣),虽不推荐,但也可以使用盘扣(如圆领上头,大衫前面)。虽然现在的纽扣、粘扣古代没有,但也可以采用(这样更显得平常)。

5、交领应保证服贴,尤其夏装。

6、应说明穿着方法(如直领穿为交领,原领穿为翻领)。

7、只要我们能够让人们在审美上淘汰掉西装翻领和满装对襟立领,就是很大胜利了。

8、纹样、文字设计,作爲标示是有意义的。比如背后写一“明”字。或者更夸张,在胸口写个“Taminjin”。如果使用传统纹样,请不要使用皇室装用文章;使用官服的还算可以吧。

9、可以加入口袋。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