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二章 兄弟,我替你回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刘伟就这么走了,突击队的兄弟们一天到晚发了疯似的训练,政委想劝我们,可被大队长栏住了:“让他们去吧,发泄发泄也好。”转头对身旁的作战参谋:“你去把林伟给我叫过来,注意语气!”

“是!”参谋向我们走过来。

“林伟”参谋小心的接近几近疯狂的我们“大队长叫你过去一下。”

我停下训练,看着那个参谋,兄弟们也都停下训练,看着我们。

“是大队长让你……”那个参谋被我的眼神逼得往后退

“我马上就去!”我淡淡地回答他,说着缓缓的向领导们所在的地方走去。

“大队长,你找我?”没有敬礼,没有报告,只有我平淡地问话

大队长没有生气,拍拍我的肩,示意我跟他走,我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向指挥大楼走去,推开队长办公室的门,大队长从桌上拿起一个信封,不用看都知道,那是刘伟的遗书,还有一张盖着红戳的通知单,那是阵亡通知!我的眼泪哗一下出来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要我去送阵亡通知!

刘伟的牺牲,我很内疚,如果我当时直接下令强攻那他就不会被那个该死的枪手打中了!可我却一直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他的家人,是我害死了他!可我不去谁又有资格去呢?我是这次行动的主要指挥人员……

“明天下午你就走,程强和你一起去”大队长看我一言不发,递给我一杯水:“刘伟家里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你把这个带去,是我的一份心”说着递给我1000块钱,然后推门走出办公室:“我们出去看看”

阅兵场,十数个迷彩方阵整齐地伫立在那里,和以往不同的是所有指战员身上都没有了沉重的武装。

当大队长将一个木头箱子轻轻放在他面前的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捐款,各个中队以班为单位陆续走向捐款箱,将花花绿绿的钞票塞进箱子,然后又默默地离开,回到自己的中队,刹时间,我的泪水再一次模糊了眼睛,因为我发现,大多数战士的眼眶都是湿润的,不管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都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战友……

回到班里,我和程强坐在一起,其他兄弟们都围在我们周围,大家只是默默的坐着、站着,一支一支的抽烟,静静的等着黎明的到来。

一夜无眠,我听到了集合的哨音,新的一天开始了,虽然大家都还相当难过,但还是戴上帽子出去集合,我们依然站在一中队队列的最前面。

“林伟、程强,出列!”中队长整队完毕后点了我们两个的名。

我们前跨一步,出列,不知道中队长要干什么

“你们赶紧去准备下,大队马上来车送你们去机场!”队长对我们讲

“是!”我们敬礼,转身跑向宿舍

半个小时后,送我们的车和大队首长已经等指挥大楼前了,我们站在车前,等待着首长的指示。

“这个你们带过去,交给烈士亲属!上海那边武装部的同志会去接你们!”政委把一个公文包慎重地交到我手里,然后后退一步,各位首长庄重地举起他们的右手,我们回礼,登车。

军车在路上飞驰,几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到了机场,相关同志已经接到通知,所以我们被直接接进VIP侯机室,一帮各部门的首长陪着我们,我们是中午午12:00的飞机,现在离登机还有1个小时,我憋得受不了了,VIP候机室不是太大,而那么多领导陪着我们,不是一个系统的我们和他们也没什么多话,我站起来,向外走:“我去抽烟!”

“同志,马上要登机了,你看你还是……”一个好象是机场领导的中年人站起来在我后面提醒道。

“我他妈的不是罪犯!我告诉你!我他妈想去哪就去哪!你少他妈废话!滚蛋!”我终于压不住火了,转身指着那个中年人的鼻子破口大骂。我们的战友牺牲了,而我们是去送阵亡通知的,可在这里,一帮人坐在我们身边,明着是陪同我们侯机,暗地里呢则是各自吹捧,我们特战队同来的干部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只有陪着我们默默地坐着,默默地忍受着那些人互相之间的吹捧之词。

“好了好了,算了。”程强和其他几个干部急忙拦在我身边,向那些被我一骂惊呆了的人们道歉……

我好不容易把火按下来,登机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被程强推上了飞机,我坐下,想着刘伟牺牲前的种种,想着大队战友们的种种,泪水又出来了,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我几乎是流着泪完成的……

出了机场,几个穿军装的人过来问我:“请问你是C军区特种大队的林伟少尉吗?我们是S市武装部的”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反倒是程强和他们打了下招呼,然后我们就上了来接我们的车,在武装部里,他们都要求我们休息一下,而我和程强则要求立刻去见烈士的父母,坳不过我们,武装部长只好安排我们上路,快见到烈士的父母了,我心里不知道什么味道……

当我看见烈士父母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一进屋,看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我一下子跪在地上

“孩子,你这是干嘛啊?”二老急忙过来扶我,旁边陪同的武装干事也愣了。

“叔叔、阿姨,是我没把您儿子照顾好……”

“怎么了,是不是小伟受伤了?”两位老人焦急的问我

“刘伟…刘伟…牺牲了!”

二老的手僵住了,泪水涌了出来,刘伟的妈妈一下子晕了过去,一帮人又是掐人中又是灌热水,忙呼了好半天才让老人醒过来……

接着,我流着泪把事情的经过讲完,然后拿出哪个公文包里用报纸包着的钱,双手递到烈士家属的手里:“叔叔阿姨,这5万块钱是我们所有指战员的一点心意”

“不,不,我们不能收,我们家小伟是个军人,有战斗就有牺牲,小伟是为了国家牺牲的,我们也能理解,请你把钱带回去。”老人坚定的把钱又推回我这边。

“您二位就收下吧,这是解放军同志的一片心啊”旁边的武装干事也泪流满面,可两位老人却说什么都不要,我无奈给程强递了一个眼色,他点点头,把钱收起来放进公文包,起身对大家说:“我去趟洗手间”临走,顺手把公文包带走了。几分钟后,程强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冲我点点头,表示事情已经办好(已经把钱放在洗手间里了)我起身,跪下,向二老告辞:“老人家,我们有事先走了,您儿子是我兄弟,以后您就把我们当您儿子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部队打电话!”

烈士的父亲颤抖着双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流着泪一个劲的拍我的肩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久,才哽咽出一句话:“孩子,以后保重啊!”

“我会的”我也泣不成声“我会回来看你们的,您保重!”

我们上车那一瞬间,我看到了阳台上苍老的两位老人的脸……

“老程,我们明天一早就回。”我回头对程强说

“明白”

车停在了武装部,我们下车和那里的人寒暄了几句,就径直去了住的地方。

这是我当兵以后第一次到S市,没有心情出去逛,只是静静地呆在宾馆里,流泪,其实我门想多陪陪二老的,可今天我们偷偷把钱放在了卫生间,没办法再回去,等以后吧,以后我一定会回来看望他们的!

第二天我们一早上了飞机,心情复杂的踏上了回程的路,到了C市机场,我才摸出手机给二老打电话,向他们报平安,说到钱的事情,二老一直叹气,我只是安静的听,没有说话,直到电话自动挂断。

我们临走前,给武装部交代了一个事情:如果二老有什么困难,立刻通知我们,没想到事隔半年之后,S市武装部的同志还真给我们来了个电话,我门吃惊不小……

回到大队,我们先到队长那里做了个汇报,然后回到了班里,准备自己剩下的事情,等待着下一次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