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两国翻译外国国名的比较

黄泉の镇魂歌 收藏 38 16795
导读:今天咱们讲一档比较文化专题。开门见山的不要,咱们先插播一段闲谈。据《知音报》转载纽约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如厕后不洗手。美国微生物学会2007年分别在芝加哥、亚特兰大、纽约和旧金山进行了实地调查统计,发表的调查报告说,有1/3的男性和12%的女性如厕后没有洗手。这一调查结果恰好可以为拙文《清洁高雅轮流转》做一佐证,欧美人的卫生习惯并非出于本性,而是制度使然。同时也令人想到,中国的卫生专家们是否也应该多干点这样的实事儿。 好,闲言终场,书归正传。话说中日两国,在翻译外国国名的时候,都喜欢用汉字标识,在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咱们讲一档比较文化专题。开门见山的不要,咱们先插播一段闲谈。据《知音报》转载纽约媒体报道,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如厕后不洗手。美国微生物学会2007年分别在芝加哥、亚特兰大、纽约和旧金山进行了实地调查统计,发表的调查报告说,有1/3的男性和12%的女性如厕后没有洗手。这一调查结果恰好可以为拙文《清洁高雅轮流转》做一佐证,欧美人的卫生习惯并非出于本性,而是制度使然。同时也令人想到,中国的卫生专家们是否也应该多干点这样的实事儿。

好,闲言终场,书归正传。话说中日两国,在翻译外国国名的时候,都喜欢用汉字标识,在表音的同时,也表一点意。这就造成了每个国名都会给读者一种“望文生义”的先入之感。不过,由于中日两国并未事先商量,所以翻译成的汉字各不相同。此虽小事,但琢磨体会一番,也是饶有风趣的。

先说最引人注目的例子。日本把“美国”叫做“米国”,东京大学的学生整天反对“日米军事同盟”,要求“米军”滚出亚洲。这个译名得到一位姓孔的中国学者的高度赞扬。他说:那个国家的主要特点不在于美,而在于拥有吃不完的米山面海,人家是真正的农业大国,政府、银行、外贸、交通、企业,都为农业服务、为农场服务、为农民服务,人家是真正解决了三农问题的模范。在那个国家里,你根本看不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民了,人家的粮食哗哗地涌向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国家。所以,建议中国以后也应改称其为“亚米利加”和“米国”。至于“美国”这个好听的名字,应该由联合国进行慈善竞拍,谁出钱多就给谁用五年,五年后再拍,岂不爽哉!

至于日本把俄罗斯叫做“露西亚”,孔老师却表示不大认同,觉得这个名字水灵灵、俏生生的,不符合该国从彼得大帝以来建立的粗豪蛮横的民族形象。还是俄了吧叽、凶神恶煞罗刹鬼、撕来咬去的形象,比较靠谱。

日本把法国叫“佛兰西”,也凑合,但不如“法兰西”好。一个“佛”字,显得老气横秋了点,略减了些浪漫气息。而“法”字是带“水”的,有水则活,则浪漫,没看见中国的法律都是活的,领导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吗?

日本把“意大利”叫做“伊太利亚”,则纯粹是败笔,把人家精精神神的一个花花公子,整得像个老太太,同是法西斯阵营一起患难的哥们,这么不照顾兄弟情谊,有违日本人做事认真的原则也。中国翻译成“意大利”,何其痛快。有个谜语:资本家的心愿,打一国名。谜底就是“意大利”也。孔老师小时候还唱过一首流行歌曲:“老大塞利姆,拣钱喝啤酒,意大利的大皮鞋,踩了他的手。”受这首歌的影响,长大后给女朋友买皮鞋,非意大利的不买也。

而另一个法西斯国家德国,日本叫做“独逸”,孔老师认为,这是最棒的一个翻译!代表了日本使用汉字的最高水准。中国叫“德意志”也不错,体现了这个民族的理性和尊贵,但是比起“独逸”来则稍逊一筹。“独逸”二字不仅包括了“德意志”的内涵,而且透出一股诗意,那种佼佼不群之气概令人油然想到了哥德、海涅、贝多芬、莫扎特、马克思、尼采等一个加强班的超级伟人。

中国的“土耳其”,日本叫“土耳古”,二者半斤对八两,游牧民族的感觉都翻译出来了,虽然一个“其”,一个“古”,也差不多,可以说是“旗鼓相当”吧。而管“加拿大”叫“加加奈”,属于日本人发音的误导,字面上小里小气的,显不出这是一个面积居全世界第二位的大国。还是“加拿大”听着大气。试想,如果当年毛主席说:“白求恩同志是加加奈共产党员……”那还有啥意思?恐怕不但向白爷爷学习的人要减少一半,就是今天,谁乐意移居到一个整天“过家家”还过得特别“无奈”的地方去呢?

日本把“瑞士”叫“瑞西”,也不大好。因为这个国家的形象应该是男性化的。中国有个谜语:好汉,打一国名,谜底就是“瑞士”。瑞士表和瑞士军刀都是举世闻名的,你想,一位“瑞士”,才配腕子上戴着豪华手表,裤腰上别着豪华军刀啊。要是换成个娇滴滴的“瑞西”,那表和刀恐怕就卖不出去了。

澳大利亚,日本叫“濠太剌利”,这不仅是败笔,简直就是胡闹。给人的感觉是一条濠沟里边堆满了吃剩的鱼刺啊、蛤蜊啊,又扎人又刺眼。建议澳大利亚政府向日本郑重索赔,太伤自尊了!看看人家中国翻译的,第一是个大国,第二挨着大洋,第三跟很多“利亚”都是亲戚,这才叫学问。

最后说说荷兰跟比利时。日本把前者叫“和兰”,把后者叫“白耳义”。第一个也说得过去,就是有点土,好像一个村姑的名字,春兰的妹妹。不如“荷兰”,字面是两种花卉,看着就清新悦目,而且该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鲜花出口国,叫“荷兰”也名副其实呀。后者“白耳义”则在字面上缺乏美感,令人想到“耳朵里爬满了白蚁”,即便单论“白耳”二字,也不过除了跟动物有关,就是跟“一穷二白”有关了,还不如韩国强迫中国把“汉城”叫做“汉城”有意思呢。

那么中国叫做“比利时”,好在哪里?这里面难道包括了什么高雅的意思吗?当然了,孔老师告诉你一个掌故。晚清时候,有个比利时的鬼子军官,是个中国通,混在八国联军的队伍里,到北京占了不少便宜。和谈时,他质问中国人为什么把他们国家的名字翻译得那么不好,不如“法兰西”、“葡萄牙”那么美丽,是不是看不起敝国呀?清朝一位大臣,就指着门口的桃花,给他出了一个上联:“公门桃李争荣日。”满座想了半天,无人能对。那位大臣缓缓说出了下联:“法国荷兰比利时。”鬼子一听,不由得感叹,自己的汉语水平还是很洼呀,遂不再那般嚣张了。

其实,国家如果不强盛,名字再好听好看也没用。国家强盛了,猫名狗字都成了香饽饽。不信,假如当初把美国翻译成“灭国”或者“每日咳”,或者“煤里煎”,今天都一样有成千上万的人抱着人家大腿求灭求咳复求煎呢。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