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兵连 打出来的兄弟(中) 打出来的兄弟(中)

掠影 收藏 1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URL] 打出来的兄弟(中) “啊!” 刚子被老唐一记兔子蹬鹰蹬飞了去,一跤扑了个满嘴沙土。 但随即刚子不服的爬起身来,“咳咳,呸!”他吐出嘴里的沙土,抹了把脸,摆出副他自以为能吓死鬼的恐吓表情,大步又向老唐迈去。边走边喊道:“班长和兄弟们瞧好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


打出来的兄弟(中)

“啊!”

刚子被老唐一记兔子蹬鹰蹬飞了去,一跤扑了个满嘴沙土。

但随即刚子不服的爬起身来,“咳咳,呸!”他吐出嘴里的沙土,抹了把脸,摆出副他自以为能吓死鬼的恐吓表情,大步又向老唐迈去。边走边喊道:“班长和兄弟们瞧好了,这回我不把老唐放倒,回去我那剩下的最后半盒极品金圣就扔屎坑里去!”

“别介!还不如送兄弟我做个人情呢!”我嘴里叼着棵枯草杆冲他喊道。

“就是,刚子,这里烟民多多,要不我们替你把老唐放倒了你再把烟给我们!”班里其他兄弟跟着起哄道。

“嚷嚷什么!我告你刚子,你都连输九场了!你那烟看来是非的去孝敬茅神了,不过到时你那烟要把茅坑堵住了,你还就自个儿给我掏了!”班长也冲刚子打趣道。

刚子闻声回头苦着脸向班长喊道:“那我孝敬班长你还不行吗?到时给我留几个烟屁股就成。”

“哈哈,你个没出息的软蛋!”

“赶紧上吧你!”

“还磨蹭什么!老唐拳头痒痒着呢!”

大伙又哄声道。

这是我们进行战术训练的间歇,为了提高提高大伙士气,增强增强体魄,我就向班长建议,利用训练间歇搞搞摔跤活动。当然,除此之外,我自然还另有目的。

战术训练的场地就是我们部队的靶场,四四方方,东西南方向是四米多高带电网的围墙,北向就是靶台了,也不知道上哪推的那么多土,居然垒成了一座十多米高的小山丘!在这望山跑死马却又难见半座山的荒漠平原,对于我们大小生活在丘陵地行的江南小伙来说,看着那靶台就跟见了亲人般亲切!整个靶场面积多大我看不出来,不过记得听班长说,大概有四百亩左右。我们一个友邻部队就经常借这靶场来操练操练坦克装甲车什么的。

这几天下来,摔跤也成为了全连兄弟们训练间隙放松放松加深感情的主要方式。不过谁能想到,出这点子的我,只不过是为了引鱼儿上钩?

打从我们班开始兴起摔跤以来,我就知道佛爷跟吴昊两人一直在关注着我。上次我轻易把佛爷放倒,虽说有一定侥幸成分,但我的灵敏还是不敢让他俩太过于掉以轻心。不过吴昊这小子的确聪明得紧,他这几天连找了好几个身手不错的山西老乡打着各班兄弟增进感情的幌子来试探我。我也不笨,示之以弱,跟来者摔了个各有胜负。

我估摸着佛爷他俩也差不多该自个儿出手了。果不其然。就在我们还为场中的老唐和刚子打气加油正起劲时,十班长带着他班里的兄弟们来了。

十班长乐呵呵的向班长道:“老九,今天咱们两班的兄弟也增进增进感情如何啊?”

“好啊,十班长你先跟我班长来一场吧!”看见十班的人过来就停手的刚子先接话道。这么久处下来,大家已然不像初来时新兵班长的分那么清,都是年轻小伙,虽不至于像兄弟般那般无拘无束,但还是已经很融洽了。

“刚子你能是吧?你咋不自己跟你班长来一场?不知道你班长是师侦营的标兵班长更是你们省的散打冠军啊!你小子待会我找个兄弟收拾你!”十班长没事般驳斥刚子道。

不过十班长这番话倒是让我们很是吃惊,的确,之前我们一点都不知道班长居然还有这样的光环。他对于他自己的介绍就是一期士官第五年,江西人。其他的一概不说,而且他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谁能想到他居然拿过我们省的散打冠军!这下可把我们班的兄弟激动坏了,放着一武林高手不请教,还成天自个儿揣摩那军体拳到底能不能适用于格斗干嘛!于是大家伙一拥而上,把班长围了个严严实实。

“哟,都长志气啦,不相信我是散打冠军想试试我的拳脚是吧?都给我散了。人家十班的兄弟过来跟我们联络感情来了,还不好好招待招待!”班长悠闲得吐个烟圈道。

“班长,要我们散开可以,不过你以后可得教教兄弟们!”我带头要挟班长道。

“量子你小子又骨架子发痒想让我替你活动活动是吧?”班长笑着恐吓我,随即又道:“想学可以,待会看你们的表现了!咱九班的口号是什么?”

“年轻没有失败!杀杀杀!”听到班长应允,我们兄弟兴奋地狂吼道。

“你们这帮迷糊蛋!居然还真不知道你们班长的厉害啊!”十班长在我们身后骂道,接着又冲班长喊:“我说老九,时间不多,赶紧的!”

“哈哈,老十,你就这么急着让你弟兄出来献丑啊?时间不多,我看就让大伙来三场吧。不过春节就快到了,我那存货不多了,我们压点彩头,比如说两条红塔怎样?”班长依旧笑嘻嘻的道。

“没问题,不过规矩我来定,我俩先抓阄,赢方出场的兄弟可以在对方班里任意挑选对手。以放倒对手为胜,而且赢者可以连续出场怎样?”十班长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道。

“没问题!”班长想也没想就回答。

“行,一短一长,就由你先抽吧。”十班长扬起不知何时捏好了两根枯草的右手。

班长走过去随意抽出一根,跟十班长手中的一比,竟然是短的。

抛开两班兄弟身手怎样不说,就这规则而言,抽签胜者明显要占大便宜,因为胜者一方尽可由己方最强者来挑对方的最弱者。

就在我班兄弟为此惋惜时,班长却依然没事般对我们说道:“刚刚还兴高采烈的怎么这会就蔫了?刚才喊口号的那股子高兴劲呢?”

我看看班长,班长也正好似有深意般的瞟了我一眼,我心里一惊,班长不会已看出点什么吧?管他呢,都走到这一步了。我面不改色的带头吼道:“年轻没有失败!杀杀杀!”

“年轻没有失败!杀杀杀!……”众兄弟跟着也连吼上好几嗓子。

“老九,愿赌得服输啊!哈哈”十班长抽签获胜开心之余不忘打击我班士气。

“老十,别废话了,赶紧叫你兄弟上来开练吧!”班长接话道。

“好,好,好。老九你倒迫不及待了!”十班长说完扭头朝他班里的弟兄们问道:“你们谁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