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小姑娘,这个世界很黄很暴力

黄泉の镇魂歌 收藏 2 172
导读:本来是非分明,错在作为新闻媒体的中央电视台,利用未成年人的无辜身份来完成其预设的道德谴责,先有断章取义之嫌、后有忽视未成年人权益之错。但是,由于网友的暴力讨伐搞错了对象,将怒气集中在出镜小姑娘身上,让是非变得复杂。 一个13岁的北京女孩,十几天前在中央电视台权威新闻节目《新闻联播》中现身,称上网查资料时弹出“很黄很暴力”的网页。这一则新闻被认为是为国家广电总局和信息产业部最近发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进行舆论造势,很自然,小姑娘的无辜受害形象被用来证明整肃网络视频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预感丰富多

本来是非分明,错在作为新闻媒体的中央电视台,利用未成年人的无辜身份来完成其预设的道德谴责,先有断章取义之嫌、后有忽视未成年人权益之错。但是,由于网友的暴力讨伐搞错了对象,将怒气集中在出镜小姑娘身上,让是非变得复杂。


一个13岁的北京女孩,十几天前在中央电视台权威新闻节目《新闻联播》中现身,称上网查资料时弹出“很黄很暴力”的网页。这一则新闻被认为是为国家广电总局和信息产业部最近发布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进行舆论造势,很自然,小姑娘的无辜受害形象被用来证明整肃网络视频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预感丰富多彩的免费视听大餐即将结束的一些网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随着一个叫作《召唤人肉搜索———×××———很黄很暴力》的网络热帖,小姑娘的个人详细情况被公布出来,网友的恶意很快汇聚成狂欢式的语言暴力:准色情漫画、打油诗、恶搞帖,甚至有人直接写出了令人发指的诅咒文字。




本来是非分明,错在作为新闻媒体的中央电视台,利用未成年人的无辜身份来完成其预设的道德谴责,先有断章取义之嫌、后有忽视未成年人权益之错。但是,由于网友的暴力讨伐搞错了对象,将怒气集中在出镜小姑娘身上,让是非变得复杂。一方面,小姑娘成为明显的受害者,即使她确实是配合“大人们”的要求说了谎,也不该遭受如此暴力的虐待。另一方面,网友放肆地将暴力施加在未成年人身上,成为明显邪恶一方,失去了原本可能的正义立场。这样一来,事情的焦点就转移到了“网络暴力”上,央视《新闻联播》对未成年人采访对象所实施的事实暴力,反倒被弱化了。而且,网络暴力将民间言论分裂开,也丧失了集体讨伐的能力。

网友为何要对一个小姑娘口中的五个字不依不饶,除了本来就对新颁布的网络管制怀有强烈不满,还有就是,这一电视情景让人想起了自己非常熟悉的谎言链条,这个链条是人们心中长久的隐痛。根据中国人从小受教育的常识,我们很容易展开猜想,一个“连年市三好生、市优秀学生干部”是如何“听话”,听老师的话,听家长的话,听学校的话。根据中国人对教育机构的了解、对人情世故的了解、对中央电视台的了解,我们很容易展开猜想,整个程序里相关的成年人们都受宠若惊地配合中央电视台,要求自己心爱的学生以说谎“配合”。这些猜想毫无根据,是人们的现实经验让这些猜想具有说服力。




值得讨论的状况是,如果小姑娘确实说了谎,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件事。她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受害者,我们需要给她的是帮助,而不是谴责。如果我们相信小姑娘是受了“大人”们的唆使而说谎,那么她就不仅是《新闻联播》不专业的新闻报道的受害人,还从一开始、从根本上,就是“听大人话”式教育制度和“正面宣传”式社会价值的受害者。




如果网友憎恨的是那个灌输她、唆使她甚至压迫她的整个系统,那么就应该明白她是这个系统的俘虏和傀儡,而不是这个系统的主谋或者代言人。假想一个成年人在某种事实胁迫下说谎,那都是可以谅解的;以正义为名的人至多可以告诉他,你有选择,你可以选择去承担压力说真话。而现在,是一个生活在成年人苛刻评价体系之下的小学四年级的小姑娘,她没有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力,她没有能力抵御灌输、她没有能力抵抗压力。更何况,一个小姑娘坚持不说谎,不能保证所有小姑娘坚持不说谎,总能找到一个小姑娘顶不住压力在镜头面前说谎。




在被堕落的社会价值毒害、被暴力的教育制度残害、被“正面”的宣传体系利用之后,小姑娘的悲剧还没有结束,她又不幸地沦为这个压抑的社会中随时爆发的网络暴民的泄愤目标,一些网民显出下流、无耻和恶心的嘴脸,让任何良知尚存的人都感到无法容忍。在这一连串的受害过程中,一直到最残忍最可耻的最后一步,才有人站出来为小姑娘辩护,试图保护她。而在此之前,在一切残忍的罪行发生之前,这个年仅13岁的小姑娘和其他无数未成年人一样,暴露在、生长在一个潜伏着恶意的环境里,甚至没有人意识到那些恶意的存在。现在,在这个彻底的未成年人受害者面前,这个社会应该感到无地自容,不知道谁还能有颜面站出来对她说一句,小姑娘,对不起,这个世界很黄很暴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