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在“龙支队”孤军坚持齐宗抗战的几个月里,帝都陆续发生了一系列故事,这些看似互不关联的事件对历史的走向有着深远的影响。

1008年7月下旬发生在帝都的“炸药案”余波荡漾。有些出乎蒙吉的预料和控制了。先说逮捕的“汉道”浴室的工作人员。这些贱民们经过残酷的审讯说不出任何哪怕是一点点价值的情报。他们都是被雇来搓澡服务的贱民,老板还算公道的工资曾让他们窃喜,但谁曾知竟惹来滔天大祸呢?被捕的12名“贱民”经过保安总局审讯员们3轮审讯,几乎认不出原来的形状了。确认他们不知道“炸药案”任何情况后,保安总局将仍活着的8人投进了自己的监狱,由其自生自灭了。对逃逸的“汉道”浴室老板的追捕很不顺利,一时间,不仅找不到老板本人,连他在帝都的所有关系都蒸发的无影无踪。这个情况反而坚定了保安总局办案的信心。案子嘛,不怕线索多,就怕没线索。保安总局如同蜘蛛网般遍布全国的分支机构全部运作起来,终于,在靠近帝国西部的甘安郡逮住了“汉道”老板的一个弟弟,此人因外表酷似“汉道”老板被捕,就地审讯后,此人供出家在西部的玛北郡。单身在帝都从事药品批发,身份平民。在出事的当天晚上,他接到哥哥派人送来的一封亲笔信,令他立即跟来人离开帝都,一分钟都不要耽搁。慌乱的他立即收拾简单的行装上了来人的私家汽车,一路向西,穿越了中部几个州,在玛北郡分手,那人给他留了一笔钱,给了他一幢独立住宅的钥匙,叮嘱千万他不要抛头露面,更不能回家,等风声过去再说。他小心翼翼地在那幢独立房子里住了一个半月,认为没什么事了,就开始从事老本行。不想第一次做生意就被保安总局抓到了。保安总局的第一个收获是得到“汉道”浴室老板的真实姓名,此人根本不是营业执照上填的桑肃民,而是叫韩伟业。有了真实姓名的保安总局立即有了新的行动目标,但时间过了这许久,韩伟业怎么能不安排后路。所以,保安总局的新一轮行动又失败了。怒火当然发到与“汉道”浴室有关的部门身上,比如发放执照的工商所,负责那片治安警卫的警察所,甚至连经常光顾“汉道”浴室的顾客都有17人被捕。在这个案子中,总共有38人被保安总局逮捕。他们是“炸药案”的第一批无辜受害者。

对近卫3师崔浩中校的追捕也进展缓慢。因为崔浩是现役军官,对崔浩的逮捕理当由军情局负责,但动作缓慢的军情局直到7月底才找到这个崔浩,他确实是押送武器到红旗军了。军情局按照正常的渠道通报了红旗军司令部,但不知为什么竟然走漏了风声,派去逮捕崔浩的红旗军保卫部的人员和崔浩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战斗中将崔浩击毙了。崔浩的身份当然查明了,此人竟然是博陵郡崔氏家族的子弟,算起来还是军政部长崔群上将的远房堂弟。这个发现让久经风浪的蒙吉中将目瞪口呆。他很快受到了来自前线的信函,信函是红旗军向总参报送例行报告的专机捎来的,来人将写着“蒙吉亲启”的信封交给他就走了。蒙吉打开信封后看了王庸写的亲笔信,王庸在信中的隐语仍然延续了当年他们在玄武军校读书时约定的密记。这份在他人读来只是一般问候的“家信”里隐藏着其他内容,蒙吉不用找那本《古今植物名实图考》对照解密就看懂了。王庸让他放松对崔浩一案的追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是什么意思?蒙吉将来信烧成灰烬冲进了下水道,皱着眉头想了又想,难道会牵连崔群?崔群会牵涉到反对轩辕寂的阴谋中?简直是开天大的玩笑!蒙吉知道,皇帝对崔群的信任尤在自己与王庸之上,即使对皇帝实话实说,皇帝也绝不会动摇对崔群的信任!

但王庸是什么人?轩辕寂曾说,“王庸不言,言必有中!”这是多高的评价?

怎么办呢?蒙吉一直没想好如何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炸药案”的线索到此基本中断了,唯一剩下的是沿着崔浩这条线深追,那就是对着崔家开战了。且不说有崔群这层关系,但是千年崔府,就让蒙吉发憷。崔家的势力绝对可以用“深不可测”四个字形容。在中央各大部担任司局长以上的官员绝对超过了两位数,军方少将以上军官也不会少于50人。轻率启动对崔家的侦查不是明智的选择。

因为太阳堡大总管白天明曾来电话询问过“炸药案”的侦破进程,尽管语气谦逊,但蒙吉仍感到巨大的压力,白天明代表的就是皇帝的意思。这件案子绝对不能糊弄过去的。蒙吉思虑再三,决定和崔群深谈一次,他约了崔群,但崔群以军务繁忙将约会推迟了。太阳堡那边在等结果,眼看距8月18日国庆日阅兵的日子已越来越近,蒙吉不敢再拖着了,他亲自起草了一封报告,将案件的情况启奏皇帝陛下,他绞尽脑汁,用最简练的语言讲案件的侦破情况做了汇报。在结尾部分,蒙吉用肯定的语气告诉皇帝,案件绝对是针对帝国高层的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由于对手的狡猾与决绝,有关的线索基本被掐断了。目前,只有崔浩一条线可以用,他已下达了对崔浩家人的拘捕调查令,希望从中得到有用的线索。

报告呈上去的当天,蒙吉就接到白天明的电话,白天明在电话里转告了皇帝的话,立即释放羁押的崔家人并向崔群解释。蒙吉没有完全弄明白皇帝的真实想法,既然皇帝有旨意,蒙吉当即驱车来到相距不远的军政部,直接来找崔群。崔群正在开会,闻听他来了,把会议交给副部长主持就来见蒙吉。

蒙吉将事情的过程及皇帝的意思说了。崔群半天没吭气。他坐在沙发上把玩着精致的金质打火机,慢慢将一杯“福山”咖啡喝得见了底,“老二,你不该向陛下呈报那份报告,你应当一直毫不留情地查下去!什么崔家卢家,不都是陛下的看家狗?和陛下的安危相比,崔家的声望算得了什么!”崔群站起身,将咖啡杯重重墩在茶几上,“老二,你干这个,还是太嫩啊!你把皮球踢给了陛下,陛下如何会批准你查崔府?你这是害崔家啊!”

蒙吉后悔了,“现在怎么办?”

崔群说,“崔家虽然号称帝国四大高门,但传承几百年,枝叶繁茂,崔氏子孙,不忠不孝者多矣,这点。陛下看得很清楚。你不管不等于我不管,国法之外仍有家规嘛。既然我忝为崔家现任家主,崔浩的事,我会查下去的。你不妨将精力多用在国庆的安全保卫上,这才是眼下之急务啊。”

蒙吉点点头,“此事极为蹊跷!那个驾车人,为什么在大搜捕之夜急于脱身?而且是保安措施严格的机场?如果帝都真有一张地下网,他不会搞不到一张机票。而且,他也可以躲几天嘛。那个韩伟业,不是至今未归案吗?再密的网也是有漏洞的啊。”

崔群笑笑,“也许真是人家布的一个局呢。”

蒙吉问,“崔浩和你关系如何?”

“我都不认识他!他只不过是我出了五服的一个本家而已。否则怎么会只混到一个中校。”崔群苦笑,“豪门自有豪门的苦楚,别人无法体会,人家只说是崔家人------算了。我还得准备御前会议的资料呢,这次你的齐宗站可是立了大功啊。飓风计划把陛下吓了一跳,看来对罗卑人的战争今年不会进行了。”

崔群已经下了逐客令,蒙吉当然告辞了。他想,自己的主要精力确实应当放在国庆庆典的安全保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