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残剑断刀 第五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方长清指挥整个支队有条不紊的抗击孤军深入的日军;

一营数挺机枪是在鬼子大对人马靠近暴露在阵地前,向抗联前沿冲击的时候开始发出怒吼,很快就冲到我前沿阵地几十米处,一排排攻击的鬼子瞬间被子弹击倒在地;

张然指挥的我炮兵分队,在鬼子停止轰击的间隙开始猛烈向敌发起还击。整束整束的手榴弹也飞向鬼子人群;机枪声,炸弹声和榴弹声响成一片。

“野狼”联队的鬼子在经过激烈的战斗后,伤亡惨重,跟在最后人数不多的伪军开始惊慌溃退。这一逃马上打乱了日军攻击的作战方案,伪军这一逃也让在攻击中被狠狠打击的日军有的也开始后撤;

“通知一营长,二营长,特别行动队;鬼子马上要逃,我们要把他们歼灭在这里;”伪军和鬼子的小小变化已经被指挥作战的方长清看见,他果断的把最新的作战计划传达下去;

二营长张文义的阵地前的压力突然减轻了,除鬼子几挺机枪还在射击外,其他攻击的队伍开始往后缩。他看见撤退的鬼子屁股正对着自己,这是个机会;张文义没有等到方长清的作战命令抓起大刀又一次呼喊起冲锋的口号;二营的步枪机枪一齐向敌人射去,人潮涌动的挥动着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一阵狂追猛打,“野狼”联队的鬼子被压缩在一小片林子里了;大佐联队长在几个鬼子的保护下不停的在电台里叫喊日军支援,合击这里的抗联;可他等到的消息是坚持坚持再坚持,现在连日本大本营都无法调集足够的兵力应付中国各地的战场;骄横跋扈的“野狼”联队这次失手了,他们以为孤军深入可以获得意外惊人的战果,没有想到的是遇见了人强马壮的方长清支队。如果在一年前,抗联一个支队是没有能力和鬼子齐装满员的联队对抗做战;今天的抗联除了有充足的弹药外,还多了山炮分队,更重要的是抗联战士杀敌的高涨情绪。

这是方长清担任支队长以来的第一次大战役,他用自己的支队要吃掉日军的“野狼”联队。如果在作战计划上,能让鬼子再进森林里一点先用地形的优势狙杀鬼子,二营和其它第一线的作战部队不会伤亡太大,而且外围担任阻击增援的部队太少,如果一旦有鬼子大部队增援那就不会是抗联最后的胜利。这次战役结束后,他在总结会议上狠狠的批评了自己粗心的行为;

白天的战斗在抗联战士把一拨又有一拨准备突围的鬼子死死压制在原地上结束了,晚上来临的时候他们边吃饭边加强工事,准备应付鬼子在晚上突围的战斗。

骄横跋扈的“野狼”联队和方长清支队其实早在一年多前就碰过,而且给了方长清支队非常惨痛的武力打击;今天可谓是冤家路窄!

那时方长清担任参谋长的时候,支队长意外的得到情报,有一小股鬼子准备偷袭抗联营地;命令方长清率一部兵力沿森林边的高山迂回去包围鬼子。结果自己钻进了鬼子的包围圈,当年包围方长清的日军就是今天被压制不能动弹“野狼”联队;腹背受敌的抗联战士却誓死坚守在阵地,经过多次反复冲杀,方长清带领的队伍伤亡越来越大。坚持战斗至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营长牺牲,他自己身负重伤;那次战斗是惨烈的血战,全部能战斗的人员不足三百人;方长清自己也是带伤坚持指挥战斗,把身边的警卫员、通信员、作战参谋、凡一切有战斗力的人员,都组织起来投入到一线拼杀;在付出惨烈的伤亡代价后,还是没有能突破鬼子的包围圈子,最后是支队长带增援的部队才让方长清和数十抗联战士从战斗中脱离出来。身上的伤也是那次战斗中留下来的。

今天,命运好象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野狼”联队被方长清支队包围了;当方长清在一接触战斗里,知道了自己的对手就是曾经杀害很多抗联战士的那支鬼子队伍,新仇旧恨全部聚集在一起。

“干死这个什么“野狼”联队,绝不能让他们今天从自己的包围圈里脱逃;”

方长清在晚上时分召开了拔钉子的战前动员会:“兄弟们,我们支队最大的耻辱现在就在你们眼前;怎么办?”

“灭了他娘的;”“他们跑不了,现在都等我们上去剁了他们;”

方长清看了看前面几个指挥员说道:“现在我命令,二营长带二营先用手榴弹攻击他们,先打掉支撑的几个火力点,减少我们的不必要的伤亡;”他又转头问了问:“张然,现在还有多少炮弹?”

“全部还不到10发炮弹;”

“够了,等一下全部给我砸到鬼子头上;”

“今天是我们雪耻的时候,一年多前我们数百兄弟死在他们手里。今天就让他们有来无回,也让他们知道我们中国人不是孬种,今天就打的那些鬼子知道我们中国人的厉害;”方长清非常激情,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样短的时间里自己就可以把日本一个精锐联队全部包围在森林里;现在已经到消灭他们的最后时机,他没有想到。他的对手“野狼”联队长也没有想到;

最后的作战任务下达了,几乎所有的手榴弹都集中到二营战士手里;现在是晚上,可不敢小瞧了“野狼”联队,他们居然在退缩的时候在短时间里修筑好了不少的野战工事,利用自己武器上的优势拼死顽抗。

“子辉,你带你的特别行动队在手榴弹结束后全部冲上去用大刀砍掉鬼子的脑袋;”在下达命令后,方长清突然喊起了自己的陈子辉的姓名。一时的激动让他忘记了自己最爱的指挥员现在还没有归队,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他现在不知道“野狼”联队被包围在这里而没有日本援军,就是因为县城的小野被杀后整个司令部乱成了一锅粥,无法在短时间里组织起队伍给予孤军前进的日军给予增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