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家另一猛将,黑母衣众笔头河尻秀隆 ZT

织田家另一猛将,黑母衣众笔头河尻秀隆


河尻秀隆

生没年:1527~1582(6月18日)

称呼:与四郎、与兵卫、肥前守、镇吉、秀隆

一、出自与年轻时的战历

西宫左大臣源高明之孙实明在建久之初,成为肥后国饱田郡河尻庄的地头,河尻氏就此诞生,也就是所谓的醍醐源氏。另一方面,在清和源赖亲流奥州石川氏一族也称河尻氏。信长家臣河尻秀隆到底与哪边有关系呢。众说纷纭,难以下定论呢。

另外《宽政重修诸家谱》称河尻秀隆出自醍醐源氏。即,秀隆为美浓国土豪河尻重远之子。母亲据说是织田信俊的女儿。开始出仕织田大和守信武,接着成为信长的麾下,奉命继承尾张岩崎村的河尻氏。名镇吉,通称与兵卫。

《张州府志》称他出身于爱知郡岩崎村,早年出仕信秀。天文11年(1542)8月的小豆坂之战的时候,讨取敌将立下战功。当时16岁(甫庵记、武家事纪)。

据说秀隆与清洲的守护代家的老臣河尻与一是同一人,这是错误的说法,不过《美浓国诸家系谱》中的《河尻氏宗谱》记载,重远(秀隆)奉信长之命继承“河尻与一郎重俊”。此书甚多错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至少秀隆与清洲的老臣河尻与一是同族的可能性相当高。

据说永禄元年(1558)11月2日,信长在清洲城诱杀弟弟信胜(信行)的时候,秀隆受命挥刀砍下信行的头颅(信长公记)。

之后一直作为信长的马回活跃。同3年5月的桶狭间之战随军出征(甫庵记)。同8年的美浓堂洞城攻城战也有他的名字(信长公记)。永禄年间左右,被选拔为母衣众,《高木文书》记载秀隆是黑母衣众的笔头。

二、信长马回、小部队指挥官

永禄11年9月,信长上洛之时,当然也随同信长出发。同12年8月,进攻伊势大河内随军出征。担任“尺限回番众”(信长公记)。

事实上这个任务以前是由母衣众负责的。

元龟元年(1570)6月28日,姉川之战的时候,为了与佐和山的部队呼应在彦根山着阵。接着与丹羽长秀等人一起攻佐和山城(武家事纪、信长公记)。9月参加围攻睿山的战斗(信长公记)。进攻佐和山由长秀全权负责,佐和山开城投降是在次年2月。长秀进城,将犬上郡周围的在地领主们置于麾下(信长公记)。同年9月21日秀隆和长秀,将其中一人高宫左京亮引诱到佐和山并将他杀害(信长公记)。据说罪名是以前背叛信长为本愿寺院方求情。紧接着,秀隆、长秀联名对多贺社发出条文规定(多资神社文书)。

虽说秀隆作为马回指挥小部队,支援各地,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同3年10月,与织田信广一起被安置在东美浓岩村城,将武田的将领秋山信友击退,不过11月岩村城被秋山占领。

天正元年(1573),信长放逐将军义昭,之后陆续进攻越前、江北,将朝仓、浅井消灭。这一连串的战斗中,并没有秀隆的名字。恐怕是因为只是马回,身份低微的部队指挥官,而被省略吧。同年11月,进攻将军党三好义继时出现他的名字(三重闻书)。

三、信忠军团之将

天正元年后半期,作为对武田作战的一环,即信忠军团开始形成,秀隆从属于该军团。同2年2月,东浓出征的信长,归阵之时,让秀隆作为神蓖城的城番(信长公记)。

之后一直到同10年2月的武田进攻,秀隆大致上在东浓驻守。同年7月23日8月7日,收到传达长岛进攻状况的信长的书状,也是证明之一(玉证鉴)。因此他的名字出现于于《信长公记》天正2年7月13目条的长岛进攻的交名中是错误的。

除了秀隆之外,信长还将尾张的一部和东浓的诸士作为信忠的麾下交给信忠,即把阻止武田进入东浓的任务托付于信忠。守护神蓖城的秀隆,与在小里城的池田恒兴一起形成信忠军团的最前线。驻守在东浓的秀隆,在同3年2月26日与前信浓守护家的小笠原贞庆通信,宣告关于今秋信浓出兵的预定。

四、信忠的补佐役

天正3年5月,在信忠旗下参加长筱之战。关于当时的事情可以参考《甫庵记》,《甫庵记》有此记载,信长一边将盔甲交给秀隆,一边面向信忠,让他待秀隆以父亲之礼。事情的真伪姑且不论,秀隆这个老练的武将担任信忠的助理的作用由此事可以看出。

秀隆此后也又继续东浓的任务。当时的目标是武田的将领秋山守护的岩村城。同年11月10日,秋山开始反击,夜袭秀隆在水精山的阵营,不过由于秀隆等人的活跃将之击退。信长也亲领大军前去讨伐,终于秋山在21日投降。于是秀隆进入秋山原来据守的岩村城(信长公记)。

以后一段时间内关于秀隆的行动,并不能在史料上查到。虽然武田氏的势力逐渐衰退,但是还有信浓的人在追随。大概秀隆为了继续给武田施加压力而驻守东美浓吧。

同10年2月,信长集结征讨武田的大军,命信忠先行出发。不用说秀隆也随军出征。当时信忠军团的先锋是森长可和团忠正,不过秀隆大概也是和他们一起行动吧。

信长频繁地给秀隆发送书信,持续多次命令秀隆向大将信忠,先锋长可、忠正进言,使他们不要做出轻举妄动的事情着(德川黎明会文书)。信忠军并没有象信长担心那样,反而一口气攻占信浓饭田、大岛城。秀隆一时进入大岛城,在3月2日协力攻陷高远城(信长公记)。

此次讨伐武田,是信忠军团与泷川一益军一起完成的战斗。结束武田氏命脉可以说是信忠军的功绩,而信忠军中担任大将信忠的助理的秀隆的功劳有不少。

五、甲斐国主

消灭武田氏之后,泷川一益和信忠军团的诸将开始分割占领地,甲斐一国被赐予秀隆。不过从甲斐国内削除穴山信君的领地之后,作为对穴山信君的补偿,秀隆的信浓诹访郡转让给信君(信长公记)。从当时发给秀隆和信君的文书来看,巨摩、八代两郡的一半左右是信君的支配地。信长在4月10日写信给信君,命令二人商量处理信君与秀隆之地交错的地方。

秀隆的居城是甲斐府中。不过由于武田氏世世代代居住的踯躅崎馆被烧毁,先是以锻冶曲轮为居馆。以天正10年4月16日的西郡半右卫门的文书为开端,同年5月9日安堵西念寺的领地等,可以看出秀隆作为新领主的活动(甲斐国古文书、西念寺文书)。

本能寺之变后,秀隆等东国新领主的地位遭到挑战。得到事变的武田氏残党煽动一揆,于是甲斐瞬间陷入混乱状态。对甲斐有野心的德川家康,派遣家臣本多信俊劝告秀隆返回京都,秀隆不从反而杀死信俊(当代记)。

6月18日,秀隆为一揆势袭击,被杀。暗中指挥武田氏旧臣的大概是家康吧。秀隆享年56岁(美浓国诸家系谱)。

附录:秀隆有子秀长(1553-1600),出仕秀吉。自小牧、长久手之战开始,陆续参与九州之阵、小田原之阵、朝鲜之役。

庆长四年(1599)领地增加一万石,成为美浓苗木城主。次年关原大战爆发,秀长从属西军,参加伏见城攻城战,接着参加在关原的决战,战死。作为战后处理苗木一万石当然被没收,于是秀长家灭绝。不过支流成为德川家旗本,河尻氏得以流传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