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进入1943年下半年,美军经过一年半的艰苦奋战,终于扭转了战争初期的被动不利局面,从战略防御转入了战略进攻。浩瀚的太平洋,纵横万里,对日本的进攻路线主要有三条,一是北太平洋,二是中太平洋,三是西南太平洋,哪里作为主攻方向是美军发动战略进攻最重要的问题,北太平洋天气严寒,海面上风大浪急,不利于实施大部队作战,而且对日本维持其战争的生命线——与东南亚的海上交通,起不了多大作用,无法迅速解决战争,因此美军自1943年5月收复阿留申群岛后,就未在这个方向采取进一步攻势。

中太平洋与西南太平洋作为主攻方向的争论,在美军上层产生了尖锐的分歧,以麦克阿瑟陆军上将为代表的一方,主张在占领或封锁拉包尔之后沿新几内亚——菲律宾轴线的西南太平洋发动进攻,他们认为这条进攻路线可以充分利用美军在西南太平洋和南太平洋业已建立的一系列海空基地,始终能够得到岸基航空兵有力支援,对于进攻目标有着较大的选择余地,能够绕过日军重兵守备的地区,攻击日军防御薄弱之处。而以尼米兹海军上将为代表的一方,认为这条进攻路线上的主要岛屿面积都比较大,日军部署的兵力也相应较多,所以遭到的抵抗一定较激烈,付出的伤亡也会大一些。而且这条进攻路线的侧翼和后方都暴露在中太平洋地区日军面前,进攻态势并不理想,只能采取步步为营的战略逐步推进,其攻击速度可想而知。相反,从中太平洋发动攻势,可将日军在太平洋上的部署拦腰截断,切断日本本土与东南亚之间的海上交通线,这对于日本而言是致命的,而且中太平洋上所要夺取的,大多是相距遥远的一些面积较小的珊瑚礁和岛屿,即便日军在这些岛屿上的防御比较坚固,也会由于面积小而力量单薄,彼此距离远而难以得到增援与补充,容易为美军各个击破,加之这条路线与美军后方基地路程较近,能节省部队与运输船只,从而迅速结束战争。

表面上看是进攻路线之争,实际上却反映出美国陆海军之间的深刻矛盾,因为如果从西南太平洋发起攻击,主要依靠陆军实施地面进攻,海军只不过担任保护海上运输、以海空火力支援地面作战,并掩护陆军近海侧翼的次要任务。而从中太平洋展开进攻,关键是掌握制空权与制海权,海军的航母编队将是绝对的主力,由于所需占领的岛屿面积较小,地面战斗只需要小规模陆军部队,海军才是主角。因此这场争论,双方都分别得到了陆海军头面人物——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上将和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的鼎力支持。

由于这个问题事关重大,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进行了极其慎重和细致的研究,最后决定采取以中太平洋为主,西南太平洋为辅的双管齐下战略,这样既可避免单线进攻易遭日军集中全力的抗击和暴露侧后的危险,又能迷惑日军,使其难以判断美军的主攻方向,分散日军兵力和注意力,为战略进攻的顺利实施创造有利条件。之所以选择中太平洋为主攻方向,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随着美国军事工业全面转入战时生产,大批航空母舰和登陆舰艇的建成服役,使中太平洋的海军部队拥有了一支以航母为核心具有极高机动力和极强突击力的舰队,能够确实保证掌握制空权和制海权。

根据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决定,美军先后组织了新乔治亚岛战役、吉尔伯特群岛战役、马绍尔群岛战役,随后的进攻矛头直指马里亚纳群岛。


(二)

马里亚纳群岛,是个南北走向,绵延长达425海里的火山群岛,由大小近百个岛屿组成,较大的火山岛有十六个,自北向南主要有第二大岛塞班岛、第三大岛提尼安岛、罗塔岛和最大岛屿关岛,著名的葡萄牙航海家麦哲伦于1521年发现该群岛,以当地土著人使用的船只命名为“三角帆之岛”,1565年起成为西班牙的属地,为纪念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的马里亚纳王后,才称为马里亚纳群岛。1898年美西战争中,美国占领了关岛,此时的西班牙国力已经衰弱,便决定以4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马里亚纳群岛的其余岛屿、加罗林群岛和马绍尔群岛,美国认为这些岛屿值不了400万美元,没有买,结果被德国买去。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以“委任统治地”的名义将这些岛屿尽数据为己有。并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即1941年12月10日占领关岛。

马里亚纳群岛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位于琉球、台湾和菲律宾以东,硫黄列岛以南,加罗林群岛以北,正扼中太平洋航道的咽喉,亚洲与美洲的海上交通要冲,是美军进攻日本本土和远东的必经之路。如果马里亚纳群岛被美军占领,日本本土与东南亚的海上生命线就将被切断,台湾和菲律宾也将处在美军直接打击范围下,更严重的是从马里亚纳起飞的美军B—29轰炸机可以将日本本土纳入其轰炸半径,正因为马里亚纳群岛如此至关重要,就被日军誉为“太平洋的防波堤”,而美军所实施的马里亚纳登陆战役也就被称作“破堤之战”!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1944年1月开始的马绍尔群岛战役中,不但没能出海迎战,反而退至帛琉群岛,直接导致了马绍尔群岛于4月失守,这引起了日本内阁和陆军对海军的强烈不信任,甚至有些人提出放弃马里亚纳群岛。但日本大本营非常清楚马里亚纳的重要性,决定沿千岛群岛、小笠原群岛、马里亚纳群岛、加罗林群岛和新几内亚群岛西部建立必须绝对予以确保的防线——“绝对国防圈”,马里亚纳则是该防线的核心。因此,日军自1944年2月起,开始着手加强该地区的防御,由于以前马里亚纳群岛是海军负责防御,岛上的陆军部队很有限,大本营计划将中国战场上的第三和第十三师团调往中太平洋,以加强该地区的地面部队,但这两个师团在中国战场上一时无法脱身,大本营只好于2月10日将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第二十九师团调到马里亚纳,陆军部还将新组建的八个支队也调到该地区。2月25日,日军大本营将中太平洋地区所有陆军部队整编为第三十一军,由小畑英良中将任军长,规定该军服从于联合舰队司令的调遣。从3月起,日军进一步动员大批船只向该地区调集部队,至5月下旬,三十一军已拥有五个师团又八个旅团,分别防守马里亚纳、特鲁克、小笠原和帛琉等岛屿。其中部署在马里亚纳群岛的是两个师团又两个旅团,约六万余人。防御工事计划要到11月方能完成,此时才完成工程量的一半,火炮掩体几乎没有,地雷和铁丝网也没铺设,总体防御根本谈不上坚固。

日本海军则于3月4日将原在马里亚纳群岛的第四舰队和新组建的第十四航空舰队合并为中太平洋舰队,由中途岛海战的败将南云忠一海军中将任司令,第四舰队主要是由鱼雷艇、猎潜艇、扫雷艇和巡逻艇等轻型舰艇组成,第十四航空舰队编制上虽有八个岸基航空队,478架飞机,但陆续被调往其他地区,剩下的飞机寥寥无几,因此这支舰队实力非常薄弱,只能充当牵制美军登陆部队的偏师,为主力舰队集结赢得时间。日本海军计划用于马里亚纳群岛决战的主力舰队是1944年2月由第二、第三舰队合并组成的第一机动舰队,几乎包括了联合舰队所有主要水面舰艇,共有航母9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14艘,驱逐舰31艘,舰载机439架,由小泽治三郎海军中将任司令。日军大本营深知这支舰队与美军太平洋舰队的航母编队实力上存在较大差距,决定以第一航空舰队改编的第五岸基航空队,与之配合作战,以求充分发挥舰载航空兵与岸基航空兵的协同威力。需要说明的是这支第一航空舰队并不是那支战争初期偷袭珍珠港,纵横太平洋的航母舰队第一航空舰队,而是1943年7月刚刚成立的岸基航空兵部队,由角田觉治海军中将指挥,成立伊始就受到日军大本营的特别重视,从其他部队抽调一些有战斗经验的老飞行员作为骨干,并尽可能为其配备最新式的装备,一直作为大本营的直属部队在国内训练,原计划训练一年,1944年2月马绍尔群岛失守后,不得不调到中太平洋地区,其中技术熟练的调到马里亚纳,技术尚不熟练的则调到菲律宾一边训练一边备战,原第五岸基航空队共有飞机1092架,后又将其他一些具有战斗经验的航空兵部队调入,使其飞机增至1600架,但因战斗不断,至1944年5月,仅余530架。

日军的决战计划原是联合舰队司令古贺峰一海军大将主持制定的,企图在第一航空舰队和第一机动舰队实力有所恢复后,寻找战机与美军决战,争取扭转战局,代号为“阿号作战”。古贺于3月31日在前往菲律宾途中座机遭遇暴风,机毁人亡。丰田副武海军大将接任联合舰队司令的次日,即5月3日,就接到了大本营发起“阿号作战”的指令,随即向所属各部下达了作战指令。但日军大本营错误地判断加罗林群岛是美军即将开始的进攻地点,因此马里亚纳群岛的防御准备被严重忽视了。

根据“阿号作战”计划,第五岸基航空队和第一机动舰队的舰载航空兵将对来犯之敌实施两面夹击,以抵消美军航母编队舰载机在数量上的优势。第五岸基航空队分为三部分,分别部署在帛琉、马里亚纳和雅浦三地,每一处的航空队都拥有战斗机、轰炸机、攻击机和侦察机,一旦判明美军的攻击方向,该地的航空队立即转移,以避其锋芒,然后再集中全力组织攻击。

起初计划中规定如美军进攻马里亚纳,将不动用小泽的第一机动舰队,而只出动岸基航空兵迎敌,后来由于分配给小泽的油船数量有所增加,才改为小泽的舰队也加入马里亚纳的作战。小泽的机动舰队最初大部停泊在林加锚地,小部停泊在濑户内海,都在抓紧进行战前训练,根据联合舰队下达的“阿号作战”指令,于5月11日和12日分别起航,5月14日和15日先后到达菲律宾南部的塔威塔威,之所以选择塔威塔威作为集结地,是因为该地距离计划中的决战海域较近,便于及时出击;而且靠近婆罗洲的油田,婆罗洲出产的石油质量很高,不经过冶炼就可直接供军舰使用,这样就不必依靠屡遭美军潜艇破袭的交通线来补充燃料。不料到达塔威塔威后,原准备刚完成基本飞行科目的舰载航空兵再进行海上合练,却因为美军潜艇在该海域活动非常频繁,几乎无法出海训练,而塔威塔威岛上又没有合适的飞行训练基地,第一机动舰队那些飞行技术本来就不高的飞行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中断训练,战斗力就可想而知,而他们的对手美军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在500小时以上,大都具有战斗经验,还配有换班机组人员,以供轮番出战,双方相差可谓悬殊。

早在1943年11月,英美参谋长联合委员会就向美军太平洋舰队和中太平洋战区下达进攻马里亚纳的指令,为B—29轰炸机取得出发基地,并为进攻日本本土扫清障碍。

根据这一指令,中太平洋战区司令尼米兹于1944年1月13日制定出最初的进攻方案,计划分三阶段,先攻占塞班和提尼安,再夺取关岛,最后肃清其余岛屿上的日军。

3月12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下达马里亚纳作战命令。

3月21日,尼米兹将参战的将领召到珍珠港,讨论有关作战方案。

3月28日,尼米兹下达兵力编成和任务区分的命令,登陆部队及其护航输送船队称为联合远征军,由雷蒙德·特纳海军中将任司令,下辖三部分:第五十二特混编队,也称为北部登陆编队,由特纳兼任司令,运送由霍兰·史密斯中将任军长的海军陆战队第五军,以海军陆战队第二师和第四师为基本登陆兵力,从夏威夷和美国西海岸出发,负责夺取塞班和提尼安。

第五十三特混编队,也称为南部登陆编队,里查德·康诺利海军少将为司令,运送罗伊·盖格少将任军长的海军陆战队第三军,以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和陆战暂编第一旅为基本登陆兵力,从瓜达尔卡纳尔岛出发,负责攻占关岛。

第五十一特混编队第一大队,也称留船预备队,布兰迪海军少将为司令,运送R·史密斯陆军少将为师长的陆军第二十七加强师,在登陆场附近海域待命,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上述地面部队共计12.7万人,担负运送和护航任务的舰船535艘。此外,陆军第七十七师为战役总预备队,在夏威夷待命,准备于7月投入战斗。

为这支登陆编队提供海空掩护的有两支部队,一支是米切尔中将指挥的第五十八特混编队,下辖四个特混大队,共有航母15艘、战列舰7艘、重巡洋舰8艘、轻巡洋舰13艘、驱逐舰67艘、舰载机约900架。另一支是胡佛海军中将指挥的岸基航空兵620架各型飞机。

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担任海上总指挥,尼米兹则坐镇珍珠港实施全局指挥,并组织潜艇和后勤部队协同行动。

此役美军共投入包括航母15艘、护航航母14艘、战列舰7艘、巡洋舰25艘、驱逐舰180艘、潜艇35艘在内的600余舰艇,飞机2000架,地面部队四个师又一个旅,15万人。战役密语代号“征粮者”,登陆日定于6月15日。

由于马里亚纳群岛的几大岛面积都比较大,日军防御兵力都有数万之众,美军必须投入优势兵力,实施宽正面登陆,以求迅速推进,这就对后勤运输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马里亚纳距离美军在中太平洋上最西面的基地埃尼威托克有1000海里,距离珍珠港3500海里,距离美国本土5000海里,后勤补给线非常漫长,运输船一年中只能往返两次,也就无法进行往返运输;而与此同时,欧洲的盟军也在组织诺曼底登陆,短期内不可能向太平洋战区调集更多船只,因此,参战部队必须全部集结在马里亚纳海域,但缺乏足够的登陆艇和两栖履带车,无法同时组织部队在几个岛上实施登陆,只得先夺取塞班,再攻提尼安和关岛,这样在美军攻打塞班时,提尼安和关岛的日军极可能乘机加强防御,所以,迅速攻占塞班是此战的关键。

如此规模的登陆战役,美军从制定作战计划到完成战役准备只有短短三个月,不能不说是战争史上的奇迹。

美军对于马里亚纳群岛的情况除关岛外,知之甚少,而对日军的设防情况,更是一无所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军飞机从未到过该群岛,直到1944年2月攻占埃尼威托克时,才出动航母编队袭击马里亚纳诸岛,攻击机群中美军特意派出了数架装备最先进照相侦察器材的飞机,对马里亚纳群岛进行了系统的照相侦察,这才掌握了日军在这些岛屿的防御部署和机场情况,还将适合登陆的海滩完整地拍摄下来,为登陆作战提供了翔实而可靠的依据。

美军在制定作战计划的同时,各参战部队抓紧时间进行针对性的战术训练和备战备航,岸基航空兵则不断袭击马里亚纳群岛和加罗林群岛。

3月底,美军航母编队从马朱罗环礁出发,攻击了从特鲁克后撤至帛琉群岛的日军联合舰队,迫使联合舰队再次后撤到新加坡的林加锚地。同时,美军潜艇部队积极出击,严重破坏了日军的海上运输线,使得日军在马里亚纳的守备部队逐渐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为即将发起的登陆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

1944年6月初,美军参战各部在马朱罗环礁集结完毕,并做好了一切作战准备。

6月3日起,美军的飞机和舰艇对马里亚纳群岛和邻近岛屿开始进行预先炮火准备。

6月6日,米切尔率领第五十八特混编队从马朱罗环礁出发,向马里亚纳驶去,斯普鲁恩斯乘座“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随编队出海。由特纳指挥的登陆编队则在航母编队的后面跟进。在舰艇编队进行海上航渡时,由胡佛中将指挥的岸基航空兵和西南太平洋战区所属的航空兵,对加罗林群岛日军机场进行频繁空袭,给那里的日军航空力量以沉重打击,使其无力支援马里亚纳群岛日军,保障了登陆部队航渡的安全。

6月11日,美军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到达关岛以东200海里处,出动舰载机开始空袭马里亚纳群岛,击落、击毁日机147架,几乎将这些岛屿上的日军航空兵力全部消灭。同时,米切尔派威利斯·李海军中将率领7艘战列舰和11艘驱逐舰,对塞班岛和提尼安岛进行了直接舰炮火力准备,共发射1.1万发炮弹,但这些军舰没有接受过对岸精确射击训练,而且炮击距离达4000米,发射速度又太快,致使炮弹爆炸的硝烟遮掩住了目标,炮击效果很不理想。

6月13日拂晓,美军7艘战列舰、6艘重巡洋舰、5艘轻巡洋舰和26艘驱逐舰组成火力支援群,由奥登多夫海军少将指挥对塞班岛和提尼安岛进行了慢速精确射击,这才摧毁了日军许多防御工事。

美军潜艇部队对日军联合舰队主力所在地塔威塔威进行了严密的封锁和监视,3艘在塔威塔威锚地的入口,3艘在吕宋岛以北,3艘在棉兰老岛以南,1艘在圣贝纳迪诺海峡东口,1艘在苏里高海峡东口,此外还有一些潜艇在菲律宾海和菲律宾与马里亚纳群岛之间海域巡逻。10日、13日上述潜艇先后发现从塔威塔威出发的日军舰队,并及时向斯普鲁恩斯报告,斯普鲁恩斯根据潜艇的报告,计算出日军舰队在17日前不会进入马里亚纳海域,便命令第五十八特混编队按预定计划于14日分头行动。

6月14日,美军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兵分两路,克拉克海军少将指挥第一、四特混大队,共7艘航母、8艘巡洋舰和28艘驱逐舰,北上空袭硫黄岛日军,以阻止日军从北面支援马里亚纳。米切尔亲自指挥第二、三特混大队,共8艘航母、8艘巡洋舰和25艘驱逐舰,进至马里亚纳群岛以西,以便随时截击来犯的日军舰队,保护登陆编队的安全。

同一天,在火力支援群的掩护下,美军水下爆破队对登陆地点进行水下侦察和探测,并将影响登陆的暗礁炸毁,标示出通行航道。

6月15日凌晨,美军北部登陆编队的30余艘运输舰、40余艘坦克登陆舰和27艘警戒舰只到达塞班岛西侧加腊潘附近海域,陆战二师和陆战四师开始换乘。五时许,舰炮火力支援群和护航航母支援群对登陆地点的日军防御工事进行最后的火力准备。八时三十分,第一批登陆部队共八个营分乘600余辆两栖履带车和两栖坦克向正面宽度约六公里的登陆滩头冲击,八时四十四分,第一波美军上岸,九时许,第一批部队陆续上岸。

与此同时,日军联合舰队的主力第一机动舰队正在步步逼近,早在6月9日,日军侦察机就发现停泊在马朱罗锚地的大批美舰忽然失踪,由此推测美军即将发动一场大规模的进攻,丰田副武便于次日命令各部作好战斗准备,但直到此时,日军还认为美军的主攻方向是在新几内亚群岛西北部和加罗林群岛西部,将帛琉群岛海域作为决战地域。6月11日,美军航母编队开始袭击马里亚纳群岛,日军仍认为这是美军牵制性的行动。直到6月13日,美军登陆编队出现在塞班岛海域,并开始炮击塞班岛,这才清楚美军的意图,丰田于当天下午十七时三十分下令暂停在新几内亚群岛比阿岛的“浑号作战”,准备实施“阿号作战”,并命令第一机动舰队和第五岸基航空部队调去参加“浑号作战”的部队火速归还建制。

此时,第五岸基航空部队已在“浑号作战”中遭到不小的消耗,而且飞行员中很多人得了“登革热”病,无法执行作战任务,日军只得从横须贺海军航空兵中抽调120架飞机组成八幡航空队,由松永贞市中将任司令,火速南下参战。

小泽率机动舰队除参加“浑号作战”以外的军舰13日从塔威塔威出发,前往吉马拉斯岛完成战前训练,就在航行途中接到丰田实施“阿号作战”的指令,一面率领舰队兼程北上,一面命令宇桓缠中将指挥参加“浑号作战”的舰只火速返回。14日黄昏小泽所部到达吉马拉斯岛,立即连夜进行补给,15日一早,就离开吉马拉斯岛穿过圣贝纳迪诺海峡,进入太平洋。16日十五时与宇桓率领的舰只在萨马岛以东海域会合,一齐东进。17日十五时三十分,机动舰队所有军舰进行了海上加油,并完成了最后的战斗准备。小泽命令补给船只西撤,自己率领9艘航母(共搭载舰载机439架)、5艘战列舰、14艘巡洋舰和31艘驱逐舰继续向东。不久就接到丰田发来的电报:“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全体将士务须全力奋战!”小泽随即将这一电报通报全体官兵,并在旗舰“大凤”号航母主桅上升起了“Z”字旗,“Z”字旗是三十多年前对马海战中,日本海军的军神东乡平八郎在其旗舰“三笠”号战列舰上升起的战旗,从此后就成为日本海军胜利的象征,小泽如此做无非是想借这面旗帜重振士气。

小泽将机动舰队分为三部队:第三航空战队(本文以下简称丙队)为前卫,由粟田健男中将指挥,共有3艘轻型航母、4艘战列舰、9艘巡洋舰和12艘驱逐舰,舰载机90架;第一航空战队(本文以下简称甲队)由小泽亲自指挥,共有3艘大型航母、4艘巡洋舰和12艘驱逐舰,舰载机214架;第二航空战队(本文以下简称乙队)由城岛高次少将率领,共1艘大型航母、2艘轻型航母、1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舰载机135架。甲乙两队在丙队后方约100海里处跟进。各部均以航母为核心排成环形队形。小泽计划利用日机作战半径大于美机的优势,与美军舰队保持一定距离,先以马里亚纳群岛的岸基航空兵攻击美军,再以航母舰载机从超远距离起飞,攻击完美军后在马里亚纳群岛机场降落,这样就能使日军舰队始终处在美军攻击范围之外。表面上这是个不错的计划,但马里亚纳群岛上的绝大部分岸基航空兵已经被美军消灭,而岛上的日军为了保全面子,没有如实将情况通报给小泽,致使这一计划从一开始就建立在自欺欺人的基础上。

再说美军“小银鱼”号潜艇13日发现从塔威塔威出发的小泽舰队。15日傍晚,“飞鱼”号潜艇发现刚驶出圣贝纳迪诺海峡的小泽舰队。15日深夜,“海马”号潜艇则发现了在苏里高海峡东南航行的宇桓舰队。斯普鲁恩斯接到上述潜艇的报告,知道日军至少有两支舰队正向塞班岛驶来,考虑到日军常采取分兵合击迂回包抄的战术,为确保登陆编队的安全,斯普鲁恩斯决定推迟对关岛的进攻,计划在关岛登陆的部队暂向东规避。16日斯普鲁恩斯与特纳商量了战局,确定以应付日军舰队的进攻为当务之急,并临时从登陆编队中抽调重巡洋舰5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21艘,加强航母编队的警戒力量。同时命令北上攻击硫黄岛的两个特混大队迅速返回,集中全力对付日军舰队。

14日北上的第一、第四特混大队15日、16日连续两天对硫黄岛及父岛、母岛进行了空袭,共击毁日机约130架,并严重破坏了这些岛屿的机场,美军只损失飞机4架,彻底消除了日军硫黄列岛地区的岸基航空兵协同小泽舰队夹击美军的企图。16日下午十七时,第一、第四大队收回了出击的飞机开始南返,并于18日中午在提尼安岛以西150海里与第二、第三大队会合,当五十八特混编队的四个大队会合后,斯普鲁恩斯判断日军可能以航母舰载机先在美军飞机攻击距离之外发动空袭,然后到塞班岛和关岛机场降落加油挂弹,再飞回航母,中途还能再次对美军舰队进行打击,这就是所谓的“穿梭轰炸”,最后再以战列舰和巡洋舰实施炮火攻击。因此他决定组建一支由战列舰和巡洋舰组成的编队,部署在航母编队以西海域,构成第一道屏障。如果日机前来攻击,首先就会遭到该编队的防空炮火拦截,这样就可以转移对航母编队的攻击,减轻航母编队的压力;如果日军战列舰杀来,也必须先和该编队交锋,可以有效掩护航母编队,保存空中打击力量。并于17日十四时下达了作战计划,根据这一计划米切尔抽调快速战列舰7艘、重巡洋舰4艘和驱逐舰14艘,组成新的特混大队,由威利斯·李海军中将指挥,部署在最西侧海域。此时,五十八特混编队就变成了五个大队,共有15艘航母、7艘战列舰、24艘巡洋舰和74艘驱逐舰,航母舰载机共891架,加上战列舰、巡洋舰所搭载的水上飞机共计965架。

18日下午,美军五个大队均呈环形防空队形,每个大队之间相距十二至十五海里,所有航母都与风向成90度,以便随时转向逆风起飞飞机或顺风接受飞机降落,至此美军已完成了临战准备。但直到黄昏,派出的多架侦察机也没发现日军舰队,斯普鲁恩斯为防备日军从侧翼迂回攻击登陆滩头,特地指示米切尔不要远离马里亚纳群岛,白天西进,入夜后则东返。天黑后第五十八特混编队最远到达距塞班岛西南270海里处,仍未发现日军舰队,便掉头东返。深夜,珍珠港的美军无线电测向站根据侦听到的日军无线电信号,报告日军舰队在特混编队西南355海里。米切尔觉得应改变预定计划,乘着天亮前的几小时西进,以便将日军舰队纳入舰载机的攻击范围,次日拂晓发起攻击,马上将这一意图向斯普鲁恩斯请示。斯普鲁恩斯接到米切尔的请示,立即在旗舰的作战室召集参谋军官研究,尽管他也很想抓住这一战机,消灭日军的航母部队,但谨小慎微的他认为还是应该以保护登陆编队和登陆滩头为首要任务,而且日军舰队的具体确切位置,无线电测向与潜艇报告的还有出入,鉴于现在还无法确定,因此答复米切尔,在切实掌握日军舰队位置之前,暂不西进。这使得米切尔和特混大队的司令极为不满,他们认为将第五十八特混编队这样一支具有极强突击力的舰队仅作为登陆编队的守护者,实在是大材小用了。战后,斯普鲁恩斯也因为这样一个保守谨慎的决策而遭致很多人的指责。但米切尔还是遵照他的命令,19日拂晓将编队部署在塞班岛西南90海里。

米切尔担心日军舰队和马里亚纳群岛的岸基航空兵实施两面夹击,虽然塞班岛机场已被美军登陆部队攻占,但关岛和罗塔岛的机场还有日军飞机,因此,米切尔先发制人于19日清晨出动飞机攻击这两岛屿上的日军机场,将正准备起飞的35架日机大部消灭,并破坏了机场设施,消除了腹背受敌的隐患。同时率领舰队向西南航行,随时准备攻击来犯的日军舰队,然而直到此时还未查清日军舰队的具体位置。

小泽的舰队到底在哪?小泽吸取中途岛海战的经验教训,从18日起就派出多架侦察机严密搜索,并于下午发现了美军舰队,只是因天色将黑,己方的飞行员多未接受过夜航训练,才没出动飞机,而是命令丙队向东,自己则率甲乙两支编队向南,在美军飞机作战半径之外过夜,等待次日天亮后再出击。19日日出前,小泽就先后派出了战列舰和巡洋舰所携带的44架水上飞机进行侦察,六时四十五分后,就数次接到发现美军舰队的报告,美军舰队在己方前卫300海里外,本队400海里外,他知道日机没有美机的装甲防护和自封油箱,作战半径比美军大100海里,达300海里,现在正是进行超远距离穿梭攻击的大好机会,便下令攻击。

七时二十五分,日军第一攻击波丙队64架飞机在中本道次郎大尉指挥下出击,其中战斗机14架、鱼雷机7架、战斗轰炸机43架。战斗轰炸机是日军因在1943年10月圣克鲁斯海战中,轰炸机几乎损失殆尽,而战斗机则大部平安返回情况下发展起来的,即将战斗机挂载60公斤炸弹,后经过改装,使战斗机可以挂载250公斤炸弹,实施对舰攻击,1943年底开始进行此项训练,至现在已经成为机动舰队的主要攻击手段。

九时,美军通过雷达在150海里外发现日机,米切尔命令甲板上待命的所有飞机起飞,战斗机前去拦截日机,轰炸机和鱼雷机则因为日军舰队在攻击距离之外只得向东规避到安全空域,美军共有250架F6F“恶妇”战斗机起飞迎战,上升到7600米高度由航母上的空中控制官引导接敌,在距航母70海里上空对日机进行居高临下的攻击,一举击落25架,美机仅损失1架。其余日机突破美机拦截攻击了美军的战列舰编队,只有“南达科他”号战列舰被命中一枚炸弹,死27人,伤23人。在美舰密集的高射炮火射击下,又有16架日机被击落,日机共损失41架,仅23架得以返回母舰。

八时零五分,日军第二攻击波甲队128架飞机由深川静夫大尉为空中指挥,其中战斗机48架、鱼雷机27架、轰炸机53架。刚起飞,一架轰炸机就发现海面上有六条射向“大凤”号航母的鱼雷航迹,便按下机头将其中一条鱼雷撞毁。

就在日军第二攻击波机群起飞时,美军“大青花鱼”号潜艇突破了日舰的警戒圈,向“大凤”号航母齐射六条鱼雷,有一条被刚起飞的轰炸机撞毁,由于“大凤”号正在组织舰载机起飞,无法进行规避,一条鱼雷命中右舷前部升降机附近舰体,“大凤”号是日军吸取了中途岛海战经验建造的新型航母,飞行甲板有100毫米装甲防护,机库采用封闭式,以加强生存能力,还有先进的区域火灾控制和自动喷水灭火系统,完全可以承受500公斤级炸弹轰击,因此完工时被誉为“不沉的航母”,凭着厚实的装甲防护,一条鱼雷造成的损失对航母并不会有致命的危险,很快经过有效的损管措施,“大凤”号仍能保持战斗航行,似乎并不在意这条鱼雷。但航母所使用的婆罗洲原油挥发性很高,而鱼雷爆炸撕裂了输油管道,原油蒸汽慢慢从管道的裂口里挥发出来,在通风性极差的封闭机库里逐渐积聚,在中雷的六小时后,机库内积聚的原油蒸汽发生了大爆炸,火势迅速蔓延,甚至将装甲飞行甲板都烧得严重变形扭曲,继而全舰停电,大火又引爆了弹药舱,使得航母内部的大爆炸接二连三,小泽见情况不妙,先令“若月”号驱逐舰靠帮接下舰员,再改以“羽黑”号重巡洋舰为旗舰,“大凤”号于十六时二十八分沉没,有1650名舰员随舰葬身大海。日军的灾难并未结束,从菲律宾海域跟踪小泽舰队的“刺鳍”号潜艇紧接着也突破了日舰的警戒,向“翔鹤”号航母发动了攻击,由于负责保护“翔鹤”号的驱逐舰声纳装备比较落后,在众多军舰活动的海域根本无法发现美军潜艇的逼近,使“刺鳍”号从容在“翔鹤”号右舷前方1100米处占据了有利发射阵位,齐射了六条鱼雷,三条鱼雷直接命中,海水从炸开的破口汹涌而入,航母内部也燃起大火,并不时发生爆炸,舰体很快产生倾斜,十四时十分沉没,有1271名舰员丧生。而“刺鳍”号随即遭到日军驱逐舰长达三小时的追踪,总共承受了105枚深水炸弹的攻击,“刺鳍”号凭借着灵活的机动,只受了轻伤,摆脱日舰攻击后返回塞班岛。

八时四十分,日军第二攻击波机群经过前卫丙队时,被误为美机遭到射击,损失2架。

十时许,遭到了美机拦截,空战进入高潮,作战经验丰富的美军飞行员大开杀戒,“埃塞克斯”号航母的战斗机大队长麦坎贝尔中校身先士卒,率队向日机猛冲猛打,一举击落4架;“列克星顿”号航母的弗雷西尔中尉冲入日机机群,在60米的近距连连开火,仅耗弹360发就击落6架日机。美军战斗机如同牧童放羊一般,只要日机企图分散开,就以猛烈火力将其赶回队形,再集中火力射击队形密集的日机,在美机打击下,日机不断中弹坠海,甚至出现同时有十五架飞机起火坠毁的壮观场面,一位美军飞行员在无线电里兴奋地大叫:“这真像古代的猎火鸡啊!”于是,这场激烈的海空大战就以“马里亚纳猎火鸡”而名垂青史!

日机约有20余架拼死突破了美机的拦截,飞临美军舰队上空时,又遭到了美舰的高炮火力射击,由于美军高射炮使用了新式的近炸引信,命中率很高,日机又有十余架被击落,最后只有6架飞机向美舰发动了攻击,“邦克山”号航母被两枚近失弹击伤,死3人,伤73人,升降机和机库供油管道被炸坏,并引起了大火,但被迅速扑灭;“黄蜂”号航母被一枚炸弹击中,死1人,伤12人;还有一架日机被击中后擦着李海军中将的旗舰“印第安纳”号战列舰的右舷坠入海中,使战列舰负了轻伤。日军这一攻击波,共损失飞机97架,其中轰炸机40架,鱼雷机24架和战斗机33架,另有2架轰炸机在返航途中因伤势过重而坠海,返回母舰的仅29架。

九时,日军第三攻击波乙队49架飞机,其中战斗轰炸机25架、战斗机17架、鱼雷机7架,由石见丈三少佐担任空中指挥。起飞后,有16架战斗轰炸机和4架战斗机与大队失散,便自成一队向目标海域飞去,一直飞出350海里也未找到美舰,于十四时返回母舰。石见率领的其余飞机在途中接到母舰通报美军舰队新位置,但飞抵新位置后没有发现,就再转向旧目标位置,结果与美军约40架战斗机遭遇,双方随即展开空战,日军有5架战斗轰炸机、1架鱼雷机和1架战斗机被击落,并失去了攻击美军舰队的战机,只得返回母舰。

上述三个攻击波返回母舰的飞行员,向小泽报告击伤美军5艘航母和1艘巡洋舰,比真实情况夸大了许多,使小泽认为战果辉煌,决定出动所有飞机乘胜追击,给美军更大的打击。十时十五分,乙队出动了50架飞机,其中轰炸机27架、战斗机20架、鱼雷机3架,在目标海域没有发现美舰,便按计划飞往关岛降落,在关岛将要着陆时遭到了美机的攻击,日军14架战斗机、9架轰炸机和3架鱼雷机被击落,降落在关岛的日机,机场跑道因美军轰炸而被严重破坏,所以在着陆时受到很大损失,几乎没有一架不受伤,因而无法再次起飞参战。十时二十分,甲队出动18架飞机,其中轰炸机10架,鱼雷机和战斗机各4架,途中遭到美机有力拦截,被击落轰炸机8架、鱼雷机1架,另有1架鱼雷机因伤势过重于返航途中坠海。十时三十分,乙队再度派出9架轰炸机和6架战斗机,到达目标海域没有发现美军,便在附近进行搜索,结果终于找到了美军的第二航母大队,立即实施攻击,美军“邦克山”号航母被一枚炸弹击中,所幸损伤轻微,日机则在美舰猛烈高炮火力下,损失了5架轰炸机和4架战斗机。日军距离美军最近的丙队,忙于回收返航的飞机,没有出动飞机。

日军在这四次攻击中,总共损失192架,而在关岛降落的飞机也大多被击毁,航母上的舰载机只剩102架,其中战斗机44架、战斗轰炸机17架、轰炸机11架和鱼雷机30架。小泽原打算如果战果较大,则于次日前进至马里亚纳群岛附近,继续实施攻击;如战果较小,则暂时向西退避,调整兵力后再行决战,但直到傍晚,仍不清楚战果究竟如何,又不清楚出击的飞机中有多少在关岛着陆,只得率领舰队向北航行,后又转向西北航行。并进行海上加油,准备次日再战。

由于“羽黑”号巡洋舰的通信系统较弱,小泽于20日十二时再改以“瑞鹤”号航母为旗舰。

19日的战斗中,美军飞机没有对日军舰队实施攻击,倒是“大青花鱼”号和“刺鳍”号潜艇先立下头功,击沉了日军两艘三万吨级的大型航母。日军组织了四次对美军舰队的攻击,出动飞机286架次,损失192架,却只击伤美军2艘航母和2艘战列舰。美军仅损失战斗机23架。

美军挫败了日军的四次攻击,回收了出动的飞机之后,天色已晚。斯普鲁恩斯知道美军已经胜券在握,日军迂回攻击塞班岛登陆滩头的可能已不复存在,指示米切尔夜间可组织侦察机搜索,舰队则连夜进至能够攻击日军舰队的位置,一旦确实掌握日军舰队位置,明晨即可发起攻击。米切尔根据这一指示,除留下第四大队在塞班岛海域负责压制关岛和罗塔岛日军航空基地,亲率其余三个大队彻夜西进,准备明日攻击,他考虑到飞行员已经激战整整一天,相当疲劳,夜间没有派出飞机搜索。

20日天亮后,米切尔指挥舰队一面西进一面出动飞机进行搜索,但直到中午,仍未发现日军舰队。米切尔知道美军舰队航速为24节,日军舰队航速仅18节,直到现在没有发现日军,肯定是追击的航向不对,便改为向西北追击,下午十六时许,才有一架飞机报告在西北约220海里发现日军舰队,距离远不说,而且出击飞机返航时天色肯定全黑了,美军大部分飞行员还没有进行过夜间着舰训练,但如果现在不出击,等待次日天亮再出动,就将失去战机,米切尔思考一番后,决心立即出击!十六时二十分,美军航母转向逆风组织舰载机起飞,地勤人员行动极其迅速,在十分钟里就有216架飞机升空,其中战斗机85架、轰炸机77架、鱼雷机54架。由于航程较远,所有战斗机和轰炸机都携带了机腹副油箱。

航母在舰载机起飞后,恢复西北航向全速前进,以尽量缩短舰载机返航的距离。

美军第一攻击波起飞不久,侦察机又更正了日军舰队的新位置,比原来报告的又远了60海里,米切尔一度曾考虑将第一攻击波召回,与其参谋人员商量后,决定不召回第一攻击波,但取消了正准备出击的第二攻击波。

十七时三十分,美机先发现了日军的补给船队,部分美机立即进行了攻击,击沉了日军“玄洋丸”和“清洋丸”两艘油船,击伤了“速吸”号油船。其余美机继续向西,很快发现了日军舰队,便展开攻击。

小泽早在十六时就知道美军航母编队正在后面进行追击,而且自己位置也已暴露,肯定会遭到美军飞机的攻击,便停止海上加油,全速向西北撤退,并以部分水面舰只组织了一支断后编队,向东航行,担负掩护。随后将舰队残存的75架战斗机尽数派出,进行空中掩护,同时三个编队相互靠拢,缩小间距,以便发扬护航军舰的防空火力。

美机临空后,先与空中的日军战斗机发生空战,尽管日机数量上、性能上以及飞行员素质上都比美军差,被击落40余架,仍相当顽强拼死苦战,协同水面舰只的防空火力击落美机20架,美机突破日机空中拦截后,对日军舰队进行了猛烈攻击,击沉了“飞鹰”号航母,击伤了“瑞鹤”号、“隼鹰”和“千代田”号航母、“榛名”号战列舰和“摩耶”号巡洋舰。

美机完成攻击后,开始在越来越暗的夜色中返航。一些在战斗中受伤的飞机首先因燃油耗尽坠海,没有受伤的飞机也陆续有些因为燃油耗尽而在海上迫降。返航的飞机到达舰队上空时,航母已经转向顶风做好了接受飞机着舰的准备,但根据美国海军的战时规定,要实行严格的灯火管制。返航的飞机在舰队上空盘旋,除了少数技术高超的飞行员外,大多数飞行员根本无法分辨出哪些军舰是航母,也就无法降落。这些飞机有的燃油已经用完,有的即将用完,飞行员打开识别灯,在舰队上空盘旋,并不断用无线电急切呼叫航母指示位置,但航母没有任何反应,一些飞行员只好放弃了着舰的打算,在海面进行迫降。此时编队司令米切尔在旗舰作战舱里来回踱步,焦急地思考,如果打开航行灯,整个舰队就有可能遭到日军潜艇的攻击;如果不打开灯,这批飞机和飞行员将会白白损失,他独自沉思了片刻,最终果断地下令:“开灯!”,因为他深知,失去了这批飞机和飞行员,特混编队也就失去了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