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515.当年忍辱负重的苦衷

王东镇 收藏 0 32

1515.当年忍辱负重的苦衷

2008.1.9

今天再次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新成立的立案二庭负责信访工作的领导查询我的两个申诉案件的立案情况时,获知我的两个申诉案件均已立案。虽然我还没有收到立案通知(据说现在不给立案通知),对该领导雷厉风行的工作态度还是很欣佩的。

通话中提到了当年为何放弃上诉的问题,在此我想一并解释如下:

一、从亲属口中和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坚持依检察机关没有事实依据的起诉判罪量刑来看,我做出了省委护短的判断。

当我要求亲属向省委反映省检察机关办案人徇私舞弊和市法院的不当判决问题时,被告知这样处理是省委主要领导的意见,此案在省内打不赢。而本案开庭时有相关部门领导和省市财政部门上百名干部旁听,我当庭揭露省检察机关办案人员违法办案、徇私舞弊的问题不可能不反映到省委。

二、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使我面对牺牲自己还是牵连他人的艰难选择。

当年我所以做出了代人受过的选择就是考虑到当时的历史条件希望我这个局外人的出现能够尽可能少的牵连一些人,没想到事情越搞越大,连检察官和法官都可能存在问题。法官向我宣读判决时一再暗示前妻是监外执行,罚没的十万元不要,只有我被判十年。我虽然当即表示上诉,可本案重审可能牵扯很多人的后果与我当年投案时的初衷明显矛盾,我只有选择以后申诉。

三、已经在看守所呆了六年,我非常想了解监狱是怎么回事。

四、考虑到法院原来的想法是关多少年判多少年,突然改为十年有通过重审继续无限期羁押我的意图(我的办案检察官曾经威胁我不配合他们的徇私舞弊就让我死在看守所里,而看守所中的情况我已在有关文章中介绍过了),只有放弃上诉改为申诉才能粉碎这种意图。

所以,在看守所管教和亲属的共同劝说下我写了《18、给贾永祥院长的信》,选择了放弃上诉。

附:18.给贾永祥院长的信

1999.8.29

贾永祥院长:您好!

天平失衡,国徽蒙辱。开庭二十个月之后,我终于在1999年8月26日收到了贵院的沈刑初字(96)355号刑事判决书——一份建立在伪证基础上的判决书,贵院背上的沉重包袱。对于贵院和省、市两级党委的这种选择,我深感遗憾。

我生长于革命干部家庭,十七岁参军,十八岁入团,十九岁开始通读《资本论》等马列原著,研究社会问题,二十岁入党。从参加革命工作那天起就已将个人的生死荣辱置之度外,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了党和人民,一生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此次投案,倾家荡产,身败名裂,不仅因为该案与我有关,避免株连和负面影响扩大亦是初衷之一。但我不能为了救一个人而去陷害其他人或借刀杀人,也不是《伊索寓言》中的农夫。所以我揭露了检察机关中某些人有组织的犯罪行为,在二千一百多天的地狱般生活中做到了精神不垮。

今天,贵院的判决使我再次面临抉择。经过慎重分析权衡,我决定放弃上诉,服从判决。因为个人事小,我不想做杨乃武与小白菜式的交换,也不愿党和国家的声誉受到更大的伤害。与无数革命先烈、前辈们的牺牲蒙冤相比,我算得了什么!

不过,我还是希望这样的事情越少越好。


曾经搭过您车的同志:王东镇

1999.8.29

我是原沈阳市物价局房地产城建处处长。1993年初通过前妻为省直某企业贷款1500万元,前妻收取了该公司送给我的14万元中介费。11月中央提出机关干部“五不准”后,主动退回,并向省检察机关投案。本人联系的贷款,案发后已全部收回。经检察机关审查,本人在所有工作和交往中“没有刁难过任何人,收过任何单位一分钱。没有这件事,是个好干部。”——办案检察官之一刘志刚同志语。一九九三年初,还允许干部从事第二职业和有偿中介。《沈阳日报》刊登市、区人民政府通告:凡为当地建设引进资金的,奖励个人1—2%。我所联系的贷款,执行的是国家统一利率,所收中介费,并未超出当地政府规定的奖励标准(当时中介费标准是放开的),中央提出机关干部“五不准”后就主动退回全部所收款项,并主动向省检察机关投案自首,构成犯罪吗?办案中检察官宣称:只要我承认得了三十万(替某人),就定我无罪,一周内放我,否则定有罪。我根据他们提供的材料,按其要求编了口供,他们并未履行诺言,反诱逼我编造事实咬其他人,我理所当然的拒绝并翻供。在法庭上我公开了事实真相,反诉了检察官的犯罪行为,公诉人哑口无言,一切指控都被驳倒。庭审后,我通过了测谎,拒绝了关多少年判多少年的建议,直到宣布绝食才等到迟迟的判决。这时,我已在人间地狱——看守所,与刑事犯罪分子一起关押了近六年!可法庭采纳的仍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起诉书》上的指控,有罪的不是他们而是我,这就是司法公正!下达判决书的日期是1999年8月26日,判决书的文号是96年,落款是98年,这是工作疏忽吗?庭审一周后,书记员和法警不让我阅读庭审笔录,匆匆添了几个空,就按他们说的签字划押,这是为什么?我知道判决是经过省、市委和两级法院研究的结果,既然我被选做了牺牲品,上诉已无意义,所以我选择了放弃,并给当时的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写了以上的信,以示抗议。如今十年刑期已经过去,这段经历已成往事。我为党为国为民工作一生,如今妻离子散,没有住房(我在市物价局工作了十几年,管了市房产局十几年的收费和全市商品房价格,没有为自己要过一套房子),没有工作,没有劳保和医保,靠原来的一点股票为生。服刑期间,我原来购买的辽宁金帝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8000股股票被人在没有任何合法依据的情况下冒领,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打了两年多官司却屡屡败诉。——这就是社会公正吗?

我虽然失去了很多,但凭我的为人,知识,经历的磨难和朋友,我相信我一定能够重新站起来,继续为国为民做出我的贡献。可是其他与我有同样经历的人也能经受住这种打击吗?党和政府不能从中领悟出什么,从而有所改进吗?

二〇〇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