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圆圆与吴三桂

陈圆圆原名陈沅,江苏苏州人,她本人是一个歌妓,能诗善画,又善弹琴,声色甲于天下。明崇祯年间,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在京师曾与她有一面之缘,彼此倾慕。不久吴三桂以千金聘往,不料陈圆圆已先为田畹所得,充入下陈,于是改名圆圆。陈圆圆因此极为失意,吴三桂更是郁郁不乐。田畹是崇祯帝宠妃田氏的父亲,已经年老。自从得了陈圆圆,百般爱宠,怎奈“石崇有意,绿珠无情”,陈圆圆常独自在花径徘徊,低呤流水高山之曲,田畹则在一边凑趣击节迎合,却不知圆圆在暗中伤怀没有知音。

甲申春天,李自成直逼北京,明朝政权岌岌可危,明崇祯帝急得食不甘味,几欲崩溃,大臣们也各做后事的打算。田畹也暗暗忧虑,终日为此愁眉不展。陈圆圆看破田畹所思,便乘机说:“当世乱而公无所依,祸必至,何不缔交于吴三桂将军,已备不测?”田畹说:“这是什么时候,恐怕我像与他结交而他也没有时间与我周旋。”陈圆圆说:“吴将军慕田家歌妓久矣,公不想晋朝绿珠石崇之事么?设玉石焚时,岂能坚闭金谷?”田畹十分赞同,这是吴三桂入京觐见,于是设宴相请。

吴三桂正因得不到陈圆圆而耿耿于怀,一听田畹相邀,忙即赴席。席间说起流寇猖獗的事情,田畹便把全家托他保护。吴三桂谦让一番,田畹叫出众歌妓,丝竹奏曲讨好吴三桂。吴三桂独不见圆圆出来,便询问田畹。田畹听三桂提起圆圆,呆了半晌,不得不召陈圆圆出来。一会儿,圆圆应召而出,比当年初见时虽稍清减,却越显出娉婷玉质。陈圆圆见吴三桂看着她,嫣然一笑,低垂粉颈,情艳意娇。吴三桂不觉心荡神移,回头对田畹说:“陈圆圆堪称倾国倾城,公有此难道不害怕吗?”田畹不知所答,命陈圆圆行酒,陈圆圆走上前来,悄悄对吴三桂说:“公不知红拂之事耶?”(红拂女是隋末杨素的待妾,后与李靖私奔。)吴三桂点头领会。吴三桂豪气凌云,比着举步伛偻的田畹,真是天壤之别,因此陈圆圆早暗中相许。酣饮间忽告警报,吴三桂不愿走,又不得不走。田畹问:“假如寇至将奈何?”吴三桂说:“能以陈圆圆见赠,吾当保公家先于保也!”田畹勉强答应,吴三桂即命陈圆圆拜辞田畹,然后簇拥着一阵风似走了,田畹怅然却无可奈何。

吴三桂与陈圆圆两情相投,说不尽的情话。不料崇祯帝再三催促吴三桂出关,军中不能随带姬妾,而且吴三桂父吴襄为京营提督留在京城,恐崇祯帝听到其子与陈圆圆之事,劝吴三桂将陈圆圆留在府第。吴三桂只好别了爱姬,率兵赶到山海关。还未到山海关,便传来京师沦陷,明帝殉国的消息。

李自成占据京师,宫人或死活逃,李自成问内监:“上苑三千,为何无一国色?”内监说:“先帝不好声色,因此后宫没有佳丽,只有一个陈圆圆绝世所希,听说田畹赠与吴三桂,现在其父吴襄府中。”吴襄已降李自成,李自成即向吴襄索取陈圆圆,又命吴襄写信招降吴三桂。吴襄进献陈圆圆,李自成一见之下,且惊且喜,将陈圆圆收为己用,让她唱歌奏乐。圆圆唱起了江南小调,李自成皱了皱眉头说:“何貌甚佳而声俗不可耐!”马上命群姬唱西调,自己拍掌应和,繁音激楚,惊心动魄。他回过头对圆圆说:“这段音乐怎么样?”陈圆圆乖巧地回答说:“此曲只应天上有,非南鄙之人所能及也。”自此李自成对她极为宠爱(后来将陈圆圆给了大将刘宗敏)。

李自成遣使以银四万两犒吴三桂军。吴三桂得到父亲的信,信里写:“君逝父存,宜早降,不失通侯之赏,犹全孝子之名。”吴三桂迟疑不决,使者说:“崇祯已忘、明已无君,君不能使再生,父宁可以再死?不如归降为是。”吴三桂于是决意降闯,在关上等李自成的军队来了就交卸关隘。不几日,李自成派来的守关将吏赶到,吴三桂把关上事务交与来将,自带了数千精兵向北京进发。

到了滦洲,有家人求见。吴三桂问家中近况。家人说李自成每日拷逼大臣,苛索财物,宫内未死的宫女,都被李自成收为妃妾,日夜奸淫。其父吴襄被李自成拘禁,陈圆圆也被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所得。吴三桂听到陈圆圆三字,晕倒在地,醒来后拨剑斫案,写信给其父吴襄:“儿以父荫,待罪戎行,以为李贼猖狂,不久即当扑灭,不意我国无人,望风而靡,侧闻圣主晏驾,不胜眦裂,但喜吾父奋拳一击,誓不俱生,不则刎颈以殉国,何乃隐忍偷生,训以非义,即无孝宽御寇之才,复愧平原骂贼之勇。父既不能为忠臣,儿安能为孝子乎?”

接着吴三桂率部驰回山海关,杀死关上的闯将,令军士为崇祯帝服丧,设座遥奠,歃血结盟,决心消灭李自成,为明复仇。消息传到北京,李自成正在宫中取乐,接到此报大怒,急发兵二十万亲征吴三桂。这时清国摄政王多尔衮领兵十万已到宁远。吴三桂面临前后受敌的境遇,思前想后,于是决定写信给多尔衮以借清兵。多尔衮答应。清兵没到,李自成的兵已到,一番恶战,吴三桂力不能支,眼看就要全军覆没,忽然起了狂风,顿时天昏地暗,不辨方向。

这时清兵从侧面杀出,李自成大惊失色道:“这是满洲清兵,怎么到此?”丢下他的军队,竟自己先跑了。片刻之间,战局急转直下,李闯王军大乱,如决堤洪水,一败而不可收拾。

吴三桂星夜兼程追击,李自成遣使求和,吴三桂不答应。直追到北京城下。李自成大怒杀吴襄,并杀其家人三十余口,想杀陈圆圆,陈圆圆说:“吴三桂卷甲来归矣,徒以妾故,又复兴兵,杀妾何足惜,恐其为王死敌,不利也。”陈圆圆又说:“妾既事大王矣,岂不欲从大王行,恐吴三桂以妾故而穷追不舍也。王图之,度能敌彼,妾即从。”李自成此时凝思不语。陈圆圆接着说:“妾为大王计,宜留妾缓敌,妾当说服吴三桂不再追,以报王之恩遇。”李自成考虑再三,决定将陈圆圆留在北京,流徒民家。李自成命部下将所获金银及宫中银器铸成银饼数万枚,载上骡车,让亲卒拖着,出后门先发,自率妻妾开西门狼狈西逃。临走时还放了一把火,将宫殿及九门城楼全部烧毁。

吴三桂进入北京,到处是颓垣败瓦,急找陈圆圆。两人相遇后抱在一起,不禁悲喜交集。吴三桂说:“不料今日犹得见卿。”陈圆圆说:“今日得见,已如隔世,唯妾身虽幸保全,左右不无疑虑,请今日死在将军面前,聊明妾志。”说完垂下珠泪数滴,意图拔剑自尽。吴三桂将她紧紧抱住:“我为卿故,间关万里,日不停驰,今日幸得重会,卿乃欲舍我而死。卿死,我亦不愿再生。”陈圆圆哭泣:“将军如此怜妾,妾不死,无以自白,妾死,又有负将军,正是生死两难了。”吴三桂急说:“往事不提,今日破镜重圆,当与卿开樽畅饮,细诉离情。”秋水波中已微含春色,于是携手入帐,含羞荐枕,一宵长夜鱼水之欢。到这时,不待陈圆圆说李自成和刘宗敏,吴三桂也不想再追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9 23:26:09 被王者之刃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