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三国

zhhy327 收藏 2 1517

陈宫:理想主义者的悲剧


《三国演义》中有许多富于戏剧性的场面,比如当初吕布投奔徐州刘备时,刘备曾假意把徐州让给吕布;后来,吕布占了徐州,也曾在刘备面前唱了一出让贤的戏。陈宫与曹操之间,也有一段类似的经历,陈宫当初救了曹操,最终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死在了曹操手上。当陈宫唱着“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几多风雨”从容赴死的时候,一定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救曹操那个白眼狼!

在众多知识分子当中,陈宫算得上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放着好好的县令不做,偏偏轻信曹操是忠义之士,一时热血沸腾,不仅放了潜逃犯曹操,还弃官与曹操同生死共患难,开始逃犯生涯。

连曹操的为人都未及充分了解便做出了冲动的选择,陈宫算得上传统知识分子中的异己分子了。单纯而大胆的陈宫,为了一个遥远的理想的梦,竟然铤而走险,他一出场便带上了一种悲剧色彩。

陈宫很快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了,当看到曹操误杀吕伯奢一家,甚至一错再错把吕伯奢也一并杀了的时候,陈宫无法容忍曹操的奸诈和残暴,也许那时陈宫才发现自己当初就像一个被欺骗的无知少女。幡然省悟的陈宫毅然离开了曹操,但陈宫做得不毅然的是在是否应该杀了曹操以绝后患上。这一次犹豫,为他的后来埋下了深深的祸根。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陈宫不愿意让自己的双手沾上不义的血渍。于是,在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陈宫离开曹操飘然而去。他给曹操留下一封信: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不带走半点钱财……

后来,两袖清风的陈宫把自己的命运与吕布绑在了一起,只可惜吕布是一个驰骋沙场的将才,却不是一个运筹帷幄的政治家。陈宫以一个战争年代知识分子特有的敏锐嗅出了自己前途的渺茫。按说,陈宫应该果断地和吕布说“沙扬娜娜”,但知识分子的良知和道义再一次延误了陈宫,他不忍心看着吕布一步步走向毁灭。陈宫生平第二次犹豫了,这一次犹豫,让他身不由己地和吕布一起走向毁灭,走进命运的死巷,这里没有油纸伞,更没有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结着愁怨的,是心思细腻的知识分子陈宫。眼见他吕布用人不当,眼见他声色犬马,眼见他基业完了,陈宫能不愁吗?当吕布穷途末路的时候,陈宫的生命也匆忙间划上了一个苍凉的句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生真是变幻莫测。陈宫与曹操再一次相见了,不过,这一次见面时,曾经的同伴变成了敌我。曹操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他来自北方,在凄厉的北风中,欲望勃勃地走向无垠的中原大地,陈宫与吕布一起,成了恶狼口中的美食。

面对曹操的刀俎,与吕布的贪生怕死相比,陈宫表现出了一个知识分子难能可贵的闻天祥式的大义凛然。七步,从楼上到刑场只有七步,从刑场到楼上也只有七步,陈宫下楼的时候,便再也没有机会上楼,他义无反顾地走向了七步之外的刑场。在这七步之间,却是生与死的隔阂,在这七步之间,却是人生的风云突变,在这七步之间,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简约而悲壮的一生。

陈宫在走完第七步的时候,蓦然回首,他冲曹操做出了一个清淡而鲜活的笑容,然后,留给曹操一句经典的忠告:做人要厚道……旋即,陈宫伸颈就刑。

在那个逼良为娼,弱肉强食的时代,政治家们可以不择手段,陈宫却坚守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底线,宁事平庸无能之主,决不助诡诈奸险之徒;宁做杀身取义之鬼,决不做委曲求全之人。把道德看得高于一切,甚至高于生命,这是陈宫无奈的悲剧,也是陈宫高迈的风骨。




--------------------------------------------------------------------------------


刘谌:单薄之躯铸就的丰碑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成都浣花溪旁的武侯祠,本来是敬奉刘备的昭烈庙,结果诸葛亮后来喧宾夺主,汉昭烈庙也就旧貌换新颜,稀里糊涂地成武侯祠了。这是一件颇值得玩味的事情,另外还有一件意味深长的事情是,在汉昭烈庙中,没有刘禅的塑像,却有刘禅第五子刘谌的塑像。

在三国演义中,北地王刘谌出场的时间大概只相当于现在的一个性病广告那么长,但他宁愿杀掉妻子和儿女,然后自杀也不肯投降的高风亮节,虽然有些血腥却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也给后人留下了抹之不去的印象。在历来推崇忠义的国人心中,刘谌无疑算得上顶天立地的真汉子。因此,刘谌“呼天痛号进祖庙”,并血溅祖庙之后,他的尸骨得以安葬在昭烈庙中——当然,就地掩埋也符合方便易行的原则。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想来,当魏军长驱直入兵临城下之际,面对西蜀举国一片投降声,刘谌的心里一定很难受。祖父刘玄德和丞相诸葛亮冲锋陷阵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才虎口夺食般打下一分江山,如今他不争气的后人却将祖先的基业拱手送人,一身血性的铮铮汉子怎么能无动于衷?痛心疾首的刘谌力劝父亲刘禅坚守城池,以等待姜维援兵,或许还有一线柳暗花明的希望。这位当年在长坂桥附近被父亲刘备作秀般掷于马前而导致弱智的阿斗,也许是为了报复父亲当年不负责任的一摔,不负责任地坚持要把江山也摔了。可惜那时没有脑什么金的营养品,如果有,给刘禅补一下智力和精神钙质,或许便不会有这让人寒心的一幕了。

一腔悲愤的刘谌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仅凭他一己之力也回天乏力,在满朝文武俱主投降的背景下,刘谌的声音是另类而微弱的,他的背影是孤独而悲伤的,他的脚步是踉跄而凝重的。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刘谌唯一能做的就是死,用死来羞辱我们的敌人,用死来唤醒那些懦弱的灵魂。于是,宁死不辱的刘谌演绎了一出手刃妻子、自刎昭烈庙的悲剧。

“昭烈经营良不易,一朝功业顿成灰”。就在刘谌的哭声犹在耳畔、鲜血余温尚存的第二天,刘禅自缚其身,抬着棺材向魏国屈膝称臣了。刘谌的热泪白流了,刘谌的鲜血枉溅了,他的死没有改变刘禅投降的决心,更没能改变蜀汉灭亡的结局。然而,刘谌孑然一身的守节,却给了他那昏聩的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也给后世那些迷信“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儿打地洞”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们看到过公孙瓒走投无路时自杀身亡的穷寇,我们看到过诸葛瞻、姜维在国破家亡时以死报国的义士,但是我们何曾看到过刘谌这样忧伤而痛苦、悲壮而果决的王孙?古往今来,贵为王侯却能做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能有几人?!刘谌以其单薄的血肉之躯,却为后人铸就了一座忠义的丰碑。

“君臣甘屈膝,一子独悲伤。去矣西川事,雄哉北地王。损身酬烈祖,搔首泣穹苍。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便是后人为了纪念这位忠义之士而作的诗。不仅如此,刘谌的事迹还被编成戏剧在民间广为流传。

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回想刘谌大哭祖庙,自刎身死一幕时,也不禁心为之动。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驻足于武侯祠内,仰望北地王那孤独而沧桑的塑像时,也不禁肃然起敬




--------------------------------------------------------------------------------


弥衡,自取灭亡的处女秀


可能是杨修有一个当大官的父亲,加上他本人也是曹操曾经非常宠幸的近臣,所以他那点诸如拆字解字之类的陈谷子烂芝麻便广为人知,其实在《三国演义》中,比杨修更为典型的例子是祢衡。二十四岁的祢衡可谓血气方刚,他以一种自取灭亡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处女秀,并十分悲壮地走向了他人生的终点。

祢衡的恃才傲物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朗朗乾坤,人才济济,但能入祢衡之眼的不过一两人而已,曹操引以为自豪的一班文臣武将被祢衡贬得一钱不值,当时在场的张辽当即要杀祢衡以出恶气,曹操还算有点爱才之心,不忍杀他,让他作了鼓手——当然,此举意在羞辱祢衡一番,也刹刹他嚣张的气焰。祢衡倒好,竟然在曹操大宴宾客这种庄重的场合表演了一场脱衣秀,光着身子大骂曹操——注意,祢衡是须眉男儿,可不是所谓的粉红女郎。

以我的理解来看,祢衡此举不过是他推销自己的一种方式,一种危险的却有可能是最成功的方式。要想在卧虎藏龙的曹操身边脱颖而出,没有非常之功显然是痴人说梦。因此,祢衡就像关羽温酒斩华雄一样,一定要把自己的处女秀搞得隆重而热烈,祢衡不会打仗,他只能凭借其三寸不烂之舌以求达到“不鸣则以,一鸣惊人”的理想效果。

究其心理,祢衡是非常渴望得到曹操赏识的,在他的怒骂背后,掩藏着一颗脆弱的归属的心。祢衡和许多知识分子一样,是一个矛盾的混合体,一方面希望得到赏识,一方面却极力掩盖这种企盼。因此,往往剑走偏锋,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

曹操毕竟是人,是一个有弱点的人,他的身上残留着国人喜欢听好话而不喜欢听恶语的劣根性,因此,祢衡的表演便注定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惨败,一踏胡涂的惨败。每一个时代都有像祢衡这种特立独行的人,但很少有结局完美的。

如果说祢衡这种极端矛盾的心理,使他的处女秀落入了一种非正常的俗套,那么,他性格中的固执因素,却将他一步步推向死亡,说他是自取灭亡一点也不为过。

在《三国演义》关于祢衡的不多的文字中,透出一个信息,祢衡好像是一个恪尽职守的职业骂家,从出场到死去都在骂人,走向刑场时还兀自大骂不止。他那种固执已经有失正常,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变态。有一位朋友说,现在不能写新闻时评,既不可能写出真正好的作品,同时还会把自己的口味写坏,看什么都不顺眼。祢衡就是一个被坏了口味的人,他对谁都不满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谁也不满意他,这不是自绝于人民吗?

当在曹操那里碰壁之后,祢衡没有丝毫悔改,之后又在刘表那里受挫,祢衡还是不从自身寻找原因,如果他不是想找死,那么就说明他认为自己是一颗金子,总有一天会在自己的骂声中闪闪发光。祢衡没有遵守入世的潜规则,他不是主动去适应那个社会,而是书生意气地寄希望于社会来适应他,他那种执著与坚守也许难能可贵,却是致命的悲剧的。

祢衡不违良心的怒骂,换来了黄祖暴跳如雷的一刀,祢衡结束了他惊鸿般短暂的一生。

一个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的饱学之士,天地之阔却找不到用武甚至容身之地,以至于被迫沦为一个骂街泼妇,最后在骂声中走向死亡,这不能不说是那个时代的悲哀。祢衡的存在是那个社会的一道伤疤,也是对当时甚至今世的一种讽剌。

然而,对于祢衡来说,死亡或许是最好的解脱方式。与其在那个污浊的世上愤世嫉俗而百般痛苦地活着,不如干干净净地死去。黄祖在客观上拯救了祢衡,让他获得了一种灵魂上的自由,当然,这种自由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