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狼传奇 第一章长大成人 第一章第一节长大成人

蓝翼骑士 收藏 5 9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23.html


[一个农村孩子为了给父母报仇,从一个普通农民成长为恶狼特战大队的队长。他有着传奇的一生。

他有一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生死兄弟。两人都是捕猎高手,他们捕猎的技术曾经帮他们消灭了大量的日本人。在后来的日子为了战争需要,部队领导决定组建一只特战小队。他们的任务是打击敌人的重要军事设施,猎杀敌军重要人物想法设法拦截敌人军事补给,营救我军被捕人员。他们的任务是多样化的。

小队里的人都有自己的绝技,这给他们打击敌人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这只传奇的特战小队完成了无数次的任务。在抗日战争解放后被先后派往朝鲜战场参加作战,为我国部队有效打击敌人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孩子他娘,你看咱的孩子也大了,不能成天憋在这一亩三分地啊。咱老两口种田种了一辈子了,没啥出息。咱可不能耽误了孩子啊。家里种田得来的粮食除去交给地主外的,就够咱自己吃的了。根本没有什么积蓄啊。我看还是让孩子出去根别人学点本事吧。学到手都是自己的,以后还有条出路。”

“他爹啊,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还是不放心啊。毕竟孩子是从小跟咱长大的,离开咱光靠他自己行吗?再说了,上哪给他找师傅啊。他成天上蹿下跳的,能干什么啊?”

“老婆子,你这倒是提醒我了。你还记得我那好兄弟老赵头吗?”

“那个老赵头啊?”孩子他娘满脸迷茫的看着他爹。

“你想不起来了?就是那个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把兄弟,住在山上靠打猎为生。从小学了一身好武艺,跟他爹学会了打猎的好本领。”

“老头子,你怎么想起他来了?你不会是想让小东子跟着他学打猎吧?”说到这老太太眼眶里满含泪水,轻声的抽泣起来。“老头子你再仔细想想吧,儿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自己出过远门,再说了打猎这可是个危险的营生啊。咱就这么一个孩子,万一出点啥事……”老太太终于忍不住留下了泪水。

“你说你个老娘们,你哭啥,有啥好哭的啊。行了,荣我再想想。我也不想让他去啊,但是他成天这样在家呆着也不是办法啊。你看他,在家里不是上树掏鸟窝,就是下河摸鱼,成天跟村子里的那几个野小子打打闹闹的。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的。怎么说也要给他找点事做啊。”

老汉抽了几口手里的旱烟,摇摇头唉声叹气起来。“这孩子投错了胎了,让他跟着咱受苦了。哎,什么世道啊,我们这样的生活啥时候是个头啊!”话毕,老汉将烟斗往桌子上磕了两下,也低下头留起了眼泪。

“老头子,别胡思乱想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下地干活呢!小东子拜师学艺的事以后再说吧!”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李老头起床穿好衣服准备下田。突然发现小东子不知道跑哪去了,到院里一看家里的锄头也不见了。正在纳闷的时候,从远处看见一个人正在自己的田里锄地呢。老李头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就把老伴叫醒了。“老婆子,你看看,那是谁在咱地里呢?他不会是想祸害咱的庄稼吧。”听到这句话,老李头的老伴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就要大声嚷嚷。老李头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嘘。小声点,别把他吓跑了。要逮咱就逮现行。抓住他以后好好教训他一下!”说完,老李头催着老伴赶紧穿衣服,然后手里拿上了家伙慢慢向田里走去。

地里的那个人似乎没有发现有人正悄悄地向他靠近,他只是一味的埋头锄地。脸上的汗水一滴滴的留了下来。他的手磨起了水泡,他顾不得疼,还是在那里认认真真的除草。

不知不觉中,老两口已经悄悄地来到了田边,当他们看到田里干活的人时,他们的眼泪不禁的掉落了下来。在地里干活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儿子李卫东。老李头和老伴过去一把把小东子抱在了怀里,还不停的亲吻着小东子的脸。李卫东看见爹娘这样的亲他,眼里满含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儿子,你怎么这么早就跑到田里干活了。大白天的冷啊,别冻着。”话音落下,老李头就要把衣服脱下来给小东子穿。 “爹,别脱了,我不冷,你赶紧穿上,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可别伤了身体。”老李头的眼含着泪点点头重新把衣服穿好,而他的老伴则把头转到了一边在那偷偷的抹眼泪。看到母亲在那里哭泣,小东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爹娘,你们昨天说的话儿子都听到了,是儿子不孝,成天无所事事的跟那些野小子们混,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爹娘养我这么大不容易,我该替家里分担一下了,以后家里的重活,累活,脏活,我跟着爹学着怎么做,等学会了,你们都歇着我来帮你们干。我也觉得自己该学点东西了。爹,我先在家里帮你干点活,学点东西,然后我在上山去拜师学艺,你看行不行啊?再不行,我有力气,我先到镇上找点活干。等家里生活好点了我再去也不迟。”

“我的儿啊,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上山学艺的事,我看还是等等吧。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自己做主。你真的长大了啊。走回家吃饭去。”

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的朝家里走去。路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小东子还是忘不了爬到树上掏两个鸟蛋回家煮着吃。他上树的样子逗得老两口哈哈大笑。

自从那天早晨,小东子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每天早晨天不亮就从床上爬起来到田里干活,家务活自己也包了。洗衣、做饭、挑水等等根本用不着老两口动手。老李头和老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总是让小东子歇歇,可是小东子却总是一句话“还有好多活没干呢,干完以后再说吧!”

“小东子,走出去玩去,你说今天是掏鸟窝,还是下河摸鱼啊?”隔壁的大宽又来找小东子玩了。说到大宽,他和小东子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这小子从小力气就很大,而且跟他爹学会了一身打铁的技术。两个人在一块也算是患难兄弟了。两个人自小就闯了不少祸,一起挨揍那是经常的事。在村里经常听见这两家同时传出孩子的哭声和求饶声。

俩小子经过这么多事,非但没有分离,关系也越来越好,应该算得上是铁哥们了。

“大宽,你看我这还有这么多活没干完呢,你先玩去吧。”小东子超大宽喊了一句。“不是吧,你小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我没看错吧,这还是以前经常跟我一起闯祸的小东子吗?不敢相信。你说我这一人也玩不起来啊。要不我帮你干吧!”说完大宽就跑到小东子家院里开始帮小东子干活了。

就在这时,东子他爹从外田里回来了。见到大宽在帮东子干活,上前说道“是大款啊,什么是后来的啊。怎么干起活来了?快,快放下,我来干行了。你来找东子有事吧?”“大叔,嘿嘿,没事我干行了,您到一旁休息休息。其实我是来找东子出去玩的。你看他这么多活没干完,我帮帮他,早干完,早出去。!”

“爹,饭做好了,在锅里热着呢,您进屋吃饭吧!”

“东子,别干了,干了一上午了,休息休息,和大宽出去玩玩,这些活呆会我干就行了。赶紧出去玩吧。说不定摸几条鱼回来,晚上咱改善改善生活。快去吧!”

“哎,爹,那我去了啊!”说完东子放下手里的活和大宽跑了出去。

“东子,注意安全啊,早点回来!”

“知道了,爹,快回去吃饭吧!”说着,东子和大宽就消失在老李头的视线里!

“我说你小子没犯病吧。什么时候变得知道帮助家里干活了啊。前两天不还是好好的吗?”大宽从河里蹭的一下冒了出来对小东子说。

小东子躺在河岸上,嘴里叼着一根不知名的小草,仰望着蓝天好像再想什么。大宽走上岸来到他跟前用脚踢了他一下“我说兄弟,你在听我说话吗?嗨,别上神了,问你话呢。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小东子被大宽踢了一脚以后才反应过来,“哦,你刚才问我呢?”“我说你小子魔怔了啊?这里就咱两个人,我不问你问谁啊?”小东子用手挠挠头嘿嘿的笑了起来。“你傻笑什么啊?问你话呢。到底怎么回事啊?”小东子低下头叹了一口气说“大宽,其实咱俩都这么大了,也应该帮家里分担一点了。这样成天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之所以今天这样,就是因为那天晚上偷听了我爹和我娘的对话才这样的。他们说的对,咱不能再这么混下去了,要是这样下去,咱这辈子就毁了啊。你想想,咱俩从小一起长大闯了多少祸,给他们添了多少麻烦啊。咱不能做那不孝顺的儿子。就算不是为了老两口,也是为了咱以后的生活啊,你说对不对?”

听着听着,大宽慢慢低下了头,慢慢的留下了眼泪“东子,咱俩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都非常了解。咱从出生到现在确实给爹妈添了不少麻烦。老人家好不容易把咱拉扯大,咱不但不知道回报,还继续给他们添麻烦。听你这么一说啊,确实觉得挺后悔的。行,兄弟我听你的,往后咱好好孝顺咱爹妈。就从今天开始。走,下河摸鱼今晚回家改善生活,你说咋样?”“不过你看我也没什么技术,光靠体力是不行的。我想求你点事,你看中不?”“啥事啊,说,咱兄弟俩还用这样啊。只要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帮。”小东子蹭的一下跑到从地上跳了起来对大宽说“我想学点技术,你看能不能跟你爹说说让我跟他学学打铁啊?我爹想让我上山学打猎,但是我想过一阵再说。你看行不?”“兄弟,就这事啊。你看咱们都是老邻居了,这事不成问题。今晚我就跟我爹说,让你过来学打铁!”听了这话,东子像吃了蜂蜜一样,心里那滋味是一个贼甜啊。话音刚落就见两人像两条白龙一样猛地一下子就跳进了河里。

傍晚两人勾搭着肩膀,手里一人提溜着几条鱼往家走,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东子看见爹正在往家担水急忙跟大宽说,“兄弟,我学艺的事你可别忘了啊,我得帮我爹担水了。都靠你了啊。”“放心吧,明天早晨给你消息啊。”听完这句话,东子像一阵风一样跑向他爹。从他爹的肩膀上把扁担往自己肩上扛。老李头看见看见东子跑过来接扁担就忙说“行了,快到家门了,你去歇歇吧,我担进去就行了。”东子笑着对他说“爹,不是说好了吗,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我干嘛,行了,您歇歇吧。我担进去就行了。”说完就把鱼塞进了他跌的手里。听了这话,老李头再看看手里的鱼高兴的点点了头,“走,回家让你妈给你做鱼吃。今天改善改善生活!”

东子把桶里水倒进缸里后,跟着爹回到了屋里。孩子他娘正在灶台前做饭。看见爷俩一起进门手里还提留着鱼高兴的说“你爷俩怎么一起回来了啊?东子赶紧的去能点水洗洗,你看你脸上脏的。哎呦,这还摸着鱼了,快,放下我去给你们做。老头子你赶紧的把鱼处理一下啊。”

吃饭的时候东子把自己想要跟隔壁大宽他爹学打铁的事跟老李头说了。老李头沉默了一下,“孩子,先吃饭,吃完饭咱好好商量商量啊。”

吃完饭,小东子正要收拾碗筷,老李头说话了,“东子,让你娘收拾,你过来跟我说说你要学打铁的事。”东子的娘从东子手里接过碗筷,径直走到了灶台前,腾出地方来让他们爷俩好好谈谈。

“爹,你看我也年纪不小了,咱也没有个一技之长,以后生活可能是个麻烦啊。大宽他爹是打铁的,我想跟他学学,这样怎么说以后也能有口饭吃,你说是吧。再说了,我从小就调皮捣蛋,学打铁正好练练我的性子。改改我的脾气啊。”说完,东子两眼盯着他爹,耐心的等着要听他爹的想法。老李头抽了几口手里的旱烟,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被呛着了轻声咳嗽了两声。“孩子,打铁可是个苦差事啊。没有点力气是干不了那活的。再说了,天天守着个炉子你能受的了啊。就你那贪玩的劲,别看你现在成天在家里干活,但是我不敢保证你以后也会这样继续下去。我看这是还是算了!”

“爹,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去学吧,我保证一定会好好的学,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贪玩了。我都长这么大了,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说话算话。我要是说假话就让天打五雷轰。”说着说着,东子掉下了眼泪。

“东子,不是爹不让你去,但是这活确实不适合你啊。你说你瘦的跟猴子似的根本不适合干这样的营生啊。这样吧,前两天不是跟你说了让你跟你赵大叔学打猎吗。这样,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他跟他说说。打猎这营生能挣着钱。你看怎么样?”东子他爹摸着东子的头低着头说。

“爹,不是跟你说了,学打猎的事等等再说嘛。我跟大宽他爹学打铁,离家也近,这样还能照应点家里,你让我到山上去学打猎,一个月能下来一次就不错了,你和娘都这么大年纪了,家里没有人照应是不行的。再说了,我现在去学打猎是不是年纪小点了啊。让我成天在那树林子里跑来跑去的。没有人跟我说话,难道让我跟动物说话啊。”东子看到爹不同意自己去学打猎,没办法只能找出这些不是理由的理由。

“老头子,我看东子说的也对啊。他都这么大了,再说咱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把东子留家里怎么说也是个照应。你要是让他上山上去我还怪想他的。我看上山的事再拖几天把。东子还小,先让他锻炼锻炼再说把。”东子的娘从灶台边走到里屋,爷俩的谈话她都听见了。她是真的舍不得东子离开家。东子从小跟她长大,虽然有点顽皮,但是总归是自己的骨肉,她不能看着孩子这么小就出去吃苦。

老李头又抽了几口含烟,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见爹犹豫不决,东子真的急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抓着他爹的裤脚一边哭一边求他爹“爹,你就答应我把。我绝对不给你丢脸。我一定好好学。”说着说着东子的哭声越来越大。

“快起来,傻孩子,爹这都是为了你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好。我同意了,不过你可以先试试,不行的话,就算了。还是到山上学打猎把。”说着老李头把东子扶了起来。

“爹,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放心我既然选择了要学打铁,我肯定会好好的学的。你放心吧,儿子不会给你丢脸。”听到儿子说出这样的话,老李头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好儿子,有志气。你真的长大了。能让爹娘放心了,行。自己决定的事,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踏踏实实的去干吧,爹支持你!”东子听老爹说完后,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但是爹告诉过他,“男儿有泪不轻弹!”

“好了,早点睡吧,明早我跟你一起去找大宽他爹!”

“嗯,知道了,爹,你也早睡吧!明天早晨再说吧!”

在同一时刻,大宽也正在家里跟他爹说东子想学打铁的事。

“爹,东子想跟你学打铁的事,你同意了没有啊,我跟他说了明天给他信的。”刚吃完饭大宽他爹坐在炕头上正在抽着含烟。听到大宽说到这事,他把烟斗轻轻的往桌子上磕了两下。

“大宽,你是知道的,打铁这活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东子虽然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但是看他的块头我还是担心啊。我怕他吃不了这苦啊。”大宽爹唉声叹气的说到。

“爹,人不可貌相,你不让他试试你怎么知道他适不适合干这行呢?怎么说也要给他个机会尝试一下吧?”大宽苦苦哀求到。

“好了,大宽。这样吧,明早我跟你去趟他家跟他爹商量一下。这下总行了吧。”听到爹这么说。大宽高兴的上蹿下跳的。差一点还把他爹挤到床底下。“臭小子,行了。别闹腾了,看把你高兴了。我只是说商量商量,可没说就让他跟我学了啊!”

“唉,知道了爹,谢谢爹啊。”

“行了,早点去睡吧啊。疯了一天了,该休息休息了!”大宽像兔子一样蹦跶着回到了屋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