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将军铁血保卫沈阳173天

1945年5月8日,苏德战争刚刚结束,斯坦科维奇突然被莫斯科调离原部队,出任驻蒙古的第36集团军司令,接受外贝加尔方面军司令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的直接领导。原来,斯大林决定向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开战。8月9日,苏联对日宣战,日本关东军及其傀儡伪满洲国军顷刻间土崩瓦解。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立即任命斯坦科维奇为驻沈阳警备司令,马上直飞沈阳,敦促日军投降。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说:“我把近卫坦克第6军的一个摩步营交给你,你必须用这支部队确保这座超过200万人口的城市的秩序。”

8月20日早晨,斯坦科维奇和助手克拉夫琴科中校在沈阳机场着陆,突然看见两架日本战机滑跑起飞,这显然违反投降协定。斯坦科维奇质问一名日本军官,日本军官用日语进行辩解。当双方正在理论时,这两架飞机猛地撞向地面,坠毁地点离苏军飞机仅200米远。从在场的日本军官的表情看得出,他们很欣赏自己飞行员的自杀行为。后来斯坦科维奇得知,这些日本飞行员不同意天皇的投降命令,决定以这种方式自尽。还好,他们没有俯冲到苏联飞机上,斯坦科维奇就这样有惊无险地进了沈阳城。

苏军从机场一出来,前伪满市长和警察局长就满脸堆笑地迎上来。在这些伪满官员陪同下,斯坦科维奇驱车前往沈阳市政府,一路上市民夹道欢迎,许多人跳上汽车与苏军握手,四周都能听到“苏联红军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喊声。斯坦科维奇深受感染,可是他身边的前伪满市长和警察局长却十分紧张,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被愤怒的市民们当作汉奸审判。

夜幕下的沈阳并不平静,就在斯坦科维奇吃晚饭之际,沈阳到处传来密集的枪声。当斯坦科维奇问怎么回事时,留用的伪满地方官员惊恐地说:“胡子,胡子。”当时,星罗旗布的胡子(土匪)活跃在东北全境,前伪满警察还暗中参与抢劫。沈阳警察局长答应维持秩序,但斯坦科维奇从谈话中发现——抢劫是警察暗中操纵的“有组织挑衅”,目的是败坏苏军当局的威信。

极度疲惫的斯坦科维奇只好把摩步营分成几组,并在旅居沈阳的白俄侨民帮助下,采取分区戒严的方式来对付土匪。快到凌晨时分,苏军摩步营勉强恢复了城内秩序。然后,斯坦科维奇对警察局长进行严厉训斥,提醒他:“干不好,就以失职论处!”但斯坦科维奇又能对这些当过日本人走狗的家伙有什么指望呢?要把他们撤掉,但又该换谁呢?

就地处决抢劫匪徒

8月21日,斯坦科维奇召集沈阳各界代表开会,他宣布,“从今天起,你们应服从沈阳警备司令部的命令,城里生活应该立即恢复正常”。与此同时,克拉夫琴科中校在会议上报告说,城里突然冒出来一批国民党人,他们宣称自己是蒋介石的拥护者,“代表重庆政府前来接收沈阳政务”,他们显然是想霸占沈阳政府要职。

就在会议争吵不休之际,沈阳警备司令部外挤满了各色人等,既有中国人、旅华白俄,还有法国传教士以及瑞士公司代表,大家都坚持要向苏联长官陈情。到了傍晚,会议告一段落,斯坦科维奇赶紧抽时间来接见这些急迫的人们。

在沈阳的俄国侨民和精通俄语的中国人希望苏军帮助安排工作,斯坦科维奇求之不得,于是司令部很快招募了一些翻译、机械人员和食堂厨师等,其中一位40来岁的铁路工程师奚欧(音)毕业于哈尔滨工学院,他精通俄语,工作兢兢业业,令斯坦科维奇很满意。

到晚上,抢劫又在全城蔓延。斯坦科维奇发布对抢劫分子就地枪决的命令。命令经城内大喇叭重复播送,大多数地方的抢劫都停止了,但在沈阳火车站及纺织厂一带,匪徒们仍然继续作恶。于是,斯坦科维奇带着冲锋枪手包围了火车站和货场,逮捕了一些匪徒。惊慌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他们希望看到这一切会如何收场。

斯坦科维奇很清楚,如果自己的命令变成废纸,明天整个城市就将落入土匪手中。在火车站,斯坦科维奇遇到了奚欧,斯坦科维奇让他向数千围观的群众宣读禁令,人群不时发出叫好声。斯坦科维奇当场对被捕匪徒宣判死刑,16名匪徒被就地正法。此事震慑了匪徒,沈阳城内公开的抢劫事件消失了。

解散伪“共产主义武装”

尽管越来越多的苏联红军进驻沈阳。但伪满残余势力仍继续进行破坏活动,他们对警备司令部的命令阳奉阴违。后来斯坦科维奇才知道,重庆国民政府的特使起了非常态劣的作用。他们不光明正大地与苏军当局联系,而是秘密潜入沈阳,与原伪满汉奸勾结,怂恿他们“坚守本职,直到把沈阳交给国军”。事实上,沈阳市政当局已成为反对警备司令部的大本营。斯坦科维奇希望用进步人士来撤换他们,10月,沈阳出现中共党组织,在他们举荐下,中国军阀张作霖之子张学思被任命为辽宁省长(省会沈阳),而长则由共产党员白希清担任,随着城市管理层的更替,警备司令部的工作轻松了许多。

但蒋介石的追随者并不罢休。他们探听到中共要组建东北民主联军,也打着“共产主义志愿军”等旗号拉起队伍。在沈阳东大营,这些由国民党分子操纵的武装发生火并,警备司令部决定解散这些队伍,但国民党人却说这些队伍是“共产主义队伍”,和他们无关。斯坦科维奇知道,这些武装企图挑起武装暴乱。迫使苏军站在中共军队一边卷入冲突。以便蒋介石借机哀求美国干预局势。警备司令部立即将那些所谓的“共产主义队伍”缴械,那些武装首领指责苏军“向阶级兄弟开刀”,但警备司令部严正声明,只要苏联红军在沈阳一天,任何非法武装都不许出现在沈阳城区。

与孔祥熙的斗争

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苏联是友善的。有一天,一个国民党官员给斯坦科维奇打电话,警告说蒋介石指派的东北宣慰使莫德惠要来沈阳,他是苏联最凶险的敌人之一,打电话的人让斯坦科维奇心理有所准备。当斯坦科维奇见到莫德惠时,莫德惠就邀请他参加宴会。但斯坦科维奇拒绝出席,他不喜欢与这个过去曾竭力攻击苏联的人坐在一张桌子上。莫德惠此行主要是打探东北实业界和金融界对蒋介石的态度,企图组建敌视苏联的团体。斯坦科维奇了解到,这个人早在东北沦陷期间就与日本人勾结,他在拜访斯坦科维奇前,就曾躲到沈阳一金融家住宅里举行秘密会议,他的一系列挑衅行为表明蒋介石集团企图对苏联耍阴谋。

不久,四大家族的代表、蒋介石的财政部长孔祥熙也光临沈阳,东北大资产阶级特意举行隆重的欢迎宴会,也邀请斯坦科维奇出席。孔祥熙对沈阳商界颐指气使,言谈举止就像是真正的主人,即便是不懂汉语的斯坦科维奇也能从孔祥熙嘴里听到那种不容辩驳的口气。宴会进行到一半时,孔祥熙突然借故离开。过了几个小时,斯坦科维奇得到情报,孔祥熙去主持一个会议了,宴会不过是一种伪装,目的是转移警备司令部的视线。孔祥熙企图鼓动东北商人联合起来,破坏苏军警备司令部好不容易恢复的商业及金融活动,尤其是摧毁东北资金流动的链条,其用心十分险恶。

随着苏联红军解放中国东北和日本势力从当地经济生活中退出,东北的大实业家、批发商和银行家停止了活动,他们的代理人到处散布谣言,声称苏联共产党将没收银行厂矿,企图让经济生活停顿。警备司令部采取了诸多措施,为满足沈阳企业以及居民的冬季用煤,斯坦科维奇几经疏通,终于为抚顺煤矿找来贷款,使煤矿恢复生产,当运煤车辆短缺时,斯坦科维奇又动用苏军车辆来从事运输。

但警备司令部的努力毕竟有限,只要银行不营业,工厂老板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向苏军提出贷款问题。于是,警备司令部不得不与金融家进行一个多月的谈判,说服他们设立信贷银行。面对孔祥熙的暗中破坏,斯坦科维奇采取更坚决的措施,以稳定东北的经济。当地银行家和企业家们的动摇情绪终于被克服了,蒋介石集团造成的危机也被化解。

祸起萧墙

孔祥熙刚走,蒋介石任命的新市长董文绮就来到沈阳。在一次宴会上,略带醉意的董文绮抱怨自己无法应付众多的“买官者”。斯坦科维奇问他:“在中国内地,这样的情况严重吗?”董回答:“比沈阳严重得多。”由此可以想象,蒋介石集团是何等腐败。

随着蒋介石代表的到来、沈阳的亲国民党势力又开始抬头。他们成立反苏反共的恐怖组织,恐怖分子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为警备司令部工作的奚欧工程师。国民党分子还与未被遣返的日本反动分子勾结,在沈阳发动叛乱。12月的一个夜晚,一伙武装分子围攻沈阳市郊的第一分区警备司令部,其他分区警备司令部也枪声大作。因为武装匪徒的火力太凶猛了,苏军立即出动了装甲车,强行突入被包围的警备司令部,叛乱到凌晨终于被剿灭。起初苏军以为叛乱是日本人组织的,后来通过审讯才知道,这一卑鄙阴谋的真正策划者是活跃在地下的沈阳国民党部。

国民党分子不甘心失败,他们又组织了针对斯坦科维奇本人的暗杀活动。他们挑选了一名日本浪人,让他趁夜钻进斯坦科维奇将要乘坐的汽车底部,企图制造“自杀性爆炸”。幸好,斯坦科维奇的司机在那天突然决定把车开去修理,结果恐怖分子被发现,并被移送审讯机关。

在12月叛乱发生前夕,斯坦科维奇刚得到通知,蒋介石夫人来美龄打算到沈阳访问。好在她不喜欢沈阳的寒冷天气,只在机场呆了很短时间,就赶往她最喜欢的“十里洋场”——上海。

国民党军进城

根据苏联与蒋介石当局达成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国民党军将接收东北主权,其中进入沈阳的是蒋介石的嫡系新一军第30师,该部队接受过美军训练,配备美式武器。蒋介石认为,派遣这些王牌部队到东北,共产党人休想在东北立足。

国民党军一进城,就与苏军发生摩擦。按照双方约定,国民党先头部队进城时,必须接受苏军哨所检查。但国民党军队故意挑衅,最后双方发生武力冲突。第30师师长彭毕生(音)向斯坦科维奇提出抗议,指责“苏军不仁不义”,斯坦科维奇反驳他们的抗议毫无道理。最后抗议被收回。此后,斯坦科维奇尽量避免苏联战士与国民党官兵之间发生冲突,苏联军人表现出高度的纪律性。蒋介石也不得不承认,苏联红军的行为是礼貌得体的。

随着国民党军越来越多地开进东北,在他们的刺刀保护下,伪满时期的地主和恶霸们开始纠集起来。大肆欺行霸市。有一个投靠国民党的马姓百万富翁,想成为苏联驻军后勤服务的独家供应商,但他的意图被委婉地拒绝了。这位马富翁立刻翻脸,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红毛子(对苏联红军的贬称),你再也休想找到一个中国商人和你们做生意。”

沈阳重回黑暗中

1946年3月9日,斯坦科维奇接到上级关于苏军撤出沈阳的命令,并要求他把所有权力在3月11日前移交给中国人。这个命令使斯坦科维奇感到意外,要知道,3月5日,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还在沈阳要求斯坦科维奇好好安排一下,因为他将在沈阳长期驻守。这一变故是因为蒋介石原本盘算把苏联红军当作一面盾牌,控制住东北各个战略据点,然后由国民党军进行“一对一”的换防,以防中共的的东北民主联军抢先,换句话说,他企图借助苏联军队来巩固自己对东北的统治。苏联必须采取紧急措施,阻止蒋介石集团的阴险图谋。市民们对苏军的离去感到伤心,因为他们知道国民党是如何统治这个国家的。但沈阳城内的国民党军却弹冠相庆,国民党军将领认为自己将永远在沈阳为非作歹,但历史表明,这不过是痴人说梦。

3月11日,当最后一辆苏军卡车开出警备司令部时,国民党当局针对共产党员的大搜捕就开始了,全城都沉寂下来,街上只剩下国民党士兵和美国“旅游者”。一位敢于同苏军道别的银行经理说:“要是中共部队在城里就好了。”要知道,他可是大资本家啊。

蒸汽机车的汽笛响起,斯坦科维奇把最后一瞥投向这座伟大的城市,昨日还灯火辉煌的沈阳,此时却又笼罩在黑暗之中。斯坦科维奇屈指算来,他保卫沈阳刚好是173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