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闪电 正文 第十章 真枪实弹

血色闪电 收藏 1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size][/URL]   “你们的任务是协助当地武警对贩毒份子进行清剿!”大队长站在队列前大声宣布着我们的任务“将潜在的境外敌对份子抓回来!明白了吗!”   “明白!坚决完成任务!”我们嘶吼着,两眼冒火   “好!”大队长大手一挥“登机!”   我们转身,向不远处的“黑鹰”跑去   “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88/




“你们的任务是协助当地武警对贩毒份子进行清剿!”大队长站在队列前大声宣布着我们的任务“将潜在的境外敌对份子抓回来!明白了吗!”

“明白!坚决完成任务!”我们嘶吼着,两眼冒火


“好!”大队长大手一挥“登机!”


我们转身,向不远处的“黑鹰”跑去


“轰轰”的螺旋桨声音震得我耳膜直响,戴上耳罩似乎好点,我看着外面慢慢缩小的大地和首长们,他们向飞机敬礼,向我们敬礼,我默默地抬起右手,兄弟们也默默地抬起右手……


直到所有地面事物都变成小黑店,我才转过头,抱着枪沉思,“干什么呢?”大江用劲一拍我的钢盔,“怕啦?”


“我怕个刁啊!”我不服气,踹了他一脚“我他妈什么时候怕过?!”


“你脸上的伪装花了!”程强凑过来,在我耳边大吼。直升机螺旋桨巨大的噪音弄的我们说话都得在对方耳边大喊大叫


“你帮我补补!”我指着脸冲程强大叫着,他听懂后拿着伪装油就在我脸上化着,看他认真的样子,伪装是真花了……


两个多小时的空中颠簸,飞机终于降落到一个茂密丛林中的空地上,我们刚一拉开门,一个武警中校就迎了上来,一把拉住我的手:“是军区特种部队吗?我们首长等你们好久了!”


我们跟着中校钻进一顶指挥帐篷,我立马立正,向在正在忙碌的武警首长们敬礼:“首长同志!C军区特战大队突击队奉命前来报到!”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一个上校握住我的手,“哎呀我们遇到了硬茬子了!伤了我们好几个战士了!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下情况!”


在一张巨大的作战地图前,那个上校给我们详细介绍了情况:这个地方是Y省的一个边境小村,是一条贩毒通道的必经之路,而且还可以说是中转站,而这个村子的人有大部分都参与了贩毒活动,而且基本上每人都非法持有自动武器,前不久Y省公安厅缉毒队的几个同志在该村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暴力抗法,全部遇难,而武警在处突的时候也遇到火力拦截,伤了几个战士。还有一个情况:据情报显示,该村有境外敌对分子活动,据查,有4人,都是Y国人!受过相当的军事训练!而且配有数量、型号不明的重武器!


妈的!这么牛?!我们心里一惊!“这他妈整个一反政府武装嘛!”大江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严格意义上可以这么说!”那个上校担心地看着我们


我给大家一个眼神:“出去集合”大家心领神会地到外边,列队


我走出帐篷,大家也已经列队完毕,经过那么久的磨合,大家已经承认了我的队长地位,我环视着我的小队,大家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实战任务,所以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兄弟们”我知道打气是必要的“这就是演习!我们照老样子!我、程强、高磊各带一组呼号为01、02、03,01由右面迂回、02从左面包抄、03到村子背面适机突击!大江、刘伟你们分带自己的观察手,呼号为J01、J02,你两组迅速寻找有利位置对目标进行狙杀!各自明确任务!明白没?!”


“明白!”弟兄们低声呼喝!


“你们要注意安全!”武警上校走出来,看着大家:“我们会给你们提供支援的!如遇反抗,就地格杀!”


“好!现在对表”我亮出手表,“1分钟准备!”


“出发!三分钟后报告!”我下达了命令


各小组迅速隐进了茂密的丛林中,大江更离谱,一分钟不到,我已经找不到他影了!


三分钟后,我的耳麦陆续响起:“02就位、03就位、J01就位、J02就位!”各组都按照预案进入指定位置了,到目前为止,情况还不错,就等着两个狙击小组的深入报告了……


“01、01我是J01,房顶四个……”“01我是J02,村子左侧2楼一个……”


两个狙击小组的观察报告陆续发回来,我的心里也越来越有底了,看看时间,差不多过了15分钟了,我按下喉麦:“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1分钟准备,换微声,准备……行动!”


我一甩手把微声冲锋枪抄在手里,和我组队员向最近一栋石楼摸去,一路上我们都小心翼翼地前进,生怕被发现了,妈的这可不是玩啊,子弹是实弹,弄到身上是要死人的啊!好不容易摸到了楼边,我靠着石墙,前面是个拐角,不好办啊,我回头示意身后的一个战友过去观察,他点头正准备过去,忽然从我们身后的拐角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一惊,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示意坠后的一名队员去看看,他蹑手蹑脚地摸到后拐角,探头观察了一下,回身冲我比了一个手指头(目标一人),询问我是否需要清除,我溜过去看了一眼:那个哥们正向我们藏身的拐角走过来,只要他一转弯我们就暴露了!不干掉不行,我示意大家别出声,自己慢慢的拔出匕首,准备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都紧张的快跳出来了,当那人一露头,我一把把他抓过来恩在地上,左手捂着他的嘴,右手的匕首直接顶在了他的喉咙上,他挣扎着要拿枪,我一紧张,右手向外一划,就割断了他的脖子,鲜血“呼”的一下喷射出来,溅在我的脸上,衣服上,热烘烘地,还有一股子浓郁的腥臭,我几乎要呕出来了,再回头看看那个慢慢在变冷的尸体,我更惊得一身冷汗,刚才一紧张,用力过大,把那人的脖子个割了一大口子,气管、食管、血管都翻在外面,呼呼地冒着血,恶心的我不行,我呆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抬起头的时候,眼睛血红,充满了杀气,所有战友都愣了!


“开始突击!各小组各自行动,时间10分钟!”我用喉麦通知所有小组“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明白”各小组相继回话


战斗打响,我不断的射击、隐蔽、射击,那些武装村民不是正规武装分子,看见我们这一帮不要命的人冲进来,胡乱开了几枪就投降了,很多武装分子听到下面传来枪声都纷纷从楼上跑下来增援,但也都在我们强大的攻势下纷纷缴械,他们的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要弱得多,对这些业余武装人员的作战不到5分钟就结束了,但情报中说的境外武装人员一直没出现,那帮该死的到底在什么地方?!


“J01、J02继续搜索!其他各组迅速组织力量进行搜索!”我一边命令一边带队警渗前进,“砰!”我左边一栋楼房里传来一声枪响,我们完全出于本能地散开找掩护,我往前一个快速滚进,大喊:“狙击手!”正想钻到一截破墙后面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射手又射出一发子弹,我忽然感觉大腿上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火辣辣地地疼,我就操!我中弹了!!


忍痛撕开迷彩裤,我看见了我的伤口:妈的还好!只是擦掉我的一块皮,问题不大!我从战术背包里拿出止血绷,胡乱在腿上缠着。


“01你还好吧?”耳机里传来大家的关切


“还行!什么零件都还在!”我开了玩笑逗逗大家,随即队我的队员下令:“三点!火力压制!我过去!3、2、1,开始!”我猛扑出当作掩体的破墙,向射手所在的楼房快速蛇行前进,而我组其他队员的三把突击步枪也“当当当”的把那个射手所在的窗户罩了个严严实实,不给他任何射击的机会,很快,我靠在了楼下,从身后拽出一枚手榴弹,拉着导火索冲着头上的窗户扔了出去!“我就操你妈!让他妈你打我!”我骂着一个前扑就趴在地上,头上传来的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差不多快把我的耳朵真震聋了!一切平静下来了,战友们也冲到了我身边,我爬起来,指挥着大家往里搜。来到我刚才炸的二楼,弥漫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消散,开始我没在意,可当我拿起射手掉在地上已经被炸得变形的AK47突击步枪时我才发现,地上一片一片的全是烂肉!!!那个该死的被炸碎了!?我愣了,冷汗忽忽地往外毛!真是毛骨悚然啊!


“01!村子正中!迫击炮!!!瞄准方向好象是你们那里!”耳麦里传来狙击2组的惊呼


“干掉他!!!”我们几个夺路而逃,这迫击炮弹要是直接砸在我们头顶上我们不被炸死也会被震死在不就是被落下的屋顶砸死!还不赶紧跑?!


“不行!我只能看见一个炮筒!看不见装弹手!”J02焦急地喊着,从耳麦传出的声音来判断,他正在努力的移动,找更好的位置,但也许我们等不到那么久了,要知道,炮弹的有效杀伤范围有50米啊!如果…这个该死的大江跑哪去了?那么久没听到他报告!我操!


“J01、J01!报告你的位置!报告你的位置!”我喘着粗起边跑边喊


“你觉得我会在哪里?!”过了几秒钟,大江阴洋怪气的声音终于传出来了


“我操你妈!”我真怒了“你他妈的在哪啊?!我们快他妈被炸成肉馅了!”


“嘿嘿!肉馅?正好包饺子!”大江还在开玩笑“我正好没吃过人肉馅的!”


妈的!这个混蛋!


“距离350米,风向东南,风速7米/秒……”耳机里传来大江平静报数据的声音“目标锁定!队长,要击毙吗?”


“操!你他妈开什么玩笑!干掉他!”我按着喉部通话器狂吼


“砰!”一声沉闷的枪想,大江的声音又幽幽的传过来:“队长,目标清除,只剩下半拉脑袋了,不用补枪。”


“操!你他妈吓死我们了!”“奶奶的你他妈迟早要玩死我们!”大家纷纷开骂,但我们都知道,大江是我们中间最优秀的狙击手,只要有他在,我们才能放心!


“J02通知武警接手!迅速组织清剿残余武装势力!把剩下那两个杂碎给我找出来!”


“明白!”


大批武警开进村庄,我的分队也正在全力搜索漏网的两个境外武装分子。


“小林!小林!”最开始接待我们的那个中校跑过来“刚才我们发现有两个人突围向边境去了!伤了我们几个战士!我已经派人去追了!应该是你们要找的那两个!”


是了,就是他们了!我看看我的队员:“检查弹药!必须在他们越境前抓住他们!”


“是!”


队伍简单补充了一下弹药,准备出发。


“小林,你挂彩了,你就别去了!”中校拉着我的手,扭头:“医务兵!”


“首长!”我不客气地摔开他的手“你认为我会离开我生死与共的战友吗?!”


“不行!”那个中校还是不同意“这是命令!”


“中校同志!”我真急了“请你搞清楚!只有我的大队长、中队长以及军区司令可以命令我!我不受你管!”我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他们看样子很擅长丛林作战!我们再去晚点我估计你派去的那几个小兵就他妈的会喂狗了!”


说完,我忍着痛,带着队伍隐进渐渐变黑的丛林里,剩下那个气的满脸发紫的武警中校在那里到处找人撒气,我估计他从没被一个比他级别第N级的人骂过,肯定憋得够戗……


不是我不理会别人对我的关心,我有任务在身上,再说我也听不得谁动不动就用“这是命令”这句话来压我!而且,我不会扔下我的战友独自去安全的地方,我们要一起进退!这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现在我唯一的目标就是在剩下两个武装分子越境前抓住他们,哪怕抓住一个都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