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人性的证明

骁骑将军 收藏 1 130
导读:“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一句充满豪情的话,一张大义凛然的投名状把三个不同的男人与三个不同的目的紧紧联系到了一起。人性就在这英雄辈出的乱世,像许多张鲜明的脸谱展示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去评判。这一刻,功过得失,孰是孰非似乎不再重要,因为深深打动我们的是人性最初的本能。 大哥 这是一个多么响亮而又充满崇拜与尊敬的称呼。庞青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到见到姜午阳,建议赵二虎投军,煤窑里纳投名状,俨然一副落魄像。那双手拢进袖子,躬着背,头发散乱的形甚至还给人

“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一句充满豪情的话,一张大义凛然的投名状把三个不同的男人与三个不同的目的紧紧联系到了一起。人性就在这英雄辈出的乱世,像许多张鲜明的脸谱展示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去评判。这一刻,功过得失,孰是孰非似乎不再重要,因为深深打动我们的是人性最初的本能。


大哥

这是一个多么响亮而又充满崇拜与尊敬的称呼。庞青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到见到姜午阳,建议赵二虎投军,煤窑里纳投名状,俨然一副落魄像。那双手拢进袖子,躬着背,头发散乱的形甚至还给人一种发自内心的怜悯。但当他一回到朝廷,一见到那三位大人,他变了,他变回了他原本的自己,狠、强、冷,因为这里是他的舞台。这一刻,兄弟成了他成就野心的工具,“大哥“的名分给他一呼百应的权利。打舒城、攻苏州、破南京、他充分展示出了他的军事才能与冷酷的内心,为胜利他不折手段,他是为战争而生,却错误地为仕途而累。平定了叛乱、没仗可打的庞青云一步步走向他所渴望进入的朝廷早已给他设下的陷井。谈到“义”,庞青云玷污了“大哥”的名分,他的确只为他自己,只为他所认为有利可图的目的去拼杀,去出卖兄弟;为他所爱的人去做他能做的一切。谈到“情”,他却是让人觉得有点悲情的,对莲生的爱是庞青云唯一真实的,当他听到姜午阳光杀死莲生后,他是真的伤心了。爱情不都是在一段特殊的邂逅中产生的吗?至少在哪次邂逅中,一个女人、一碗粥,让庞青云感到自己还活着。


二哥

曾经,他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杀人,当匪;曾经,他也被很多人称为“大哥”。当他在一线天看到庞青云如此矫健的身手和充满智慧的韬略;当他的村民又被清军抢劫羞辱后,他彻底被庞青云的一番政治言论所折服。两鞭子那火辣辣的疼痛至今还留在心中,对于不识字的山野村夫来说,他的目的很简单,吃饱、穿暖、不受人欺负。于是他臣服与后来加入到他们队伍中的庞青云,尊他为“大哥”。刚毅、正直的赵二虎当然看不惯庞青云之后的所作所为。虽然不再是大哥,但在他骨子里所透出的大义之气,让他在做任何事时都还是以一个大哥的姿态出现。战场上擅自行动、打包票要放叛军一条生路、自做主张私发军饷。他真的忘了,军队中只能有一个头,他真的是太看重兄弟情而在后来还不曾背叛他的大哥。赵二虎的刚毅性格成了庞青云仕途的攀脚石,与莲生间的关系也让庞青云必然要去除掉他。可是在死亡的最后一刻,赵二虎都还不曾知道他死于庞青云的陷阱,他仍然在担心着大哥的安危。这也许对他来说是件幸事,让他永远活在“兄弟情深”的神话中。


三弟

和这个称呼一样,姜午阳是最小的,也是最简单的。他做事很简单,从不去想很多,想做就做没有理由。为了一双靴子,他可以问都不问就拔刀刺向庞青云;为了他大哥心中的大事,他第一个站出来手刃弟兄,反对二哥;为了曾经纳下的投名状,他杀了他的嫂子,“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也是为了投名状,他又将刀指向大哥。当最后的一切都呈现他眼前时,他好象明白了许多,但又陷入更大的迷茫。姜午阳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人,一生为那张投名状所累,他的心愿就是兄弟三人永远在一起,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陈可锌镜头下的《投名状》是一部东方的莎士比亚悲剧,人性在这里得到充分展示。作为观众我们无须再去讨论谁是英雄谁是小人,只用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大荧幕,欣赏故事,品位人生。

文章引用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