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子再大一点:读《人民日报》洛阳烈士墓事件报道有感

maaa1979 收藏 5 566

对于洛阳烈士陵园被长期蚕食,8个陵园区6个被改为商业墓地高价出售,1800多座商业墓挤走258位烈士的陵寝,258位烈士的遗骨被集体“坑葬”,叠层掩埋。今年又进行所谓“修缮”,将仅余的2个陵园区中的一个平毁,仅余的250座烈士墓墓体用挖掘机挖掉150座,墓碑砸碎的恶劣事件。1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记者曲昌荣的一篇调查报道“洛阳市回应烈士陵园‘被毁事件’:是修缮改造,不是商业开发”,这是中央级权威媒体首次就此事件发表的报道。曲记者谨慎地在“被毁”二字上加上了引号,这似乎是一种态度。


草民注意到,曲记者尽可能多地采纳了洛阳相关当局和当事人的描述,并且对事件总结了一个“反思”,叫做“据调查组初步调查结果,洛阳烈士陵园的此次施工是保护性改造,而非商业开发行为。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网友都认为,烈士墓一区的工程是在搞商业墓地开发呢?‘修缮改造’被指‘商业开发’的背后,有哪些教训和反思?”,就是说,曲记者“反思”的前提,是建立在认可“是修缮改造,不是商业开发”的基础上的。比如,曲记者“反思”道“一是确实存在野蛮施工,烈士墓碑被砸碎的图片强烈冲击着人们的心。…二是改造工程没有向社会公告,妨碍了群众的知情权。”。


但是,草民以为,曲记者的“反思”仅仅能够限于此次“修缮改造”的野蛮行为,而无法回避洛阳烈士陵园被长期蚕食,追求商业利益的历史和现实。不知道曲记者有没有看到到洛阳烈士陵园的简介:“洛阳市烈士陵园,始建于1955年,坐落在邙山南侧半山腰上,这里安葬着537名烈士的遗骨,他们是两次解放洛阳战役中英勇牺牲的部分解放军指战员。”,而曲记者的报道中记述的洛阳方面、当事人翻来覆去地讲的就是目前的一区、二区的250余个解放军烈士陵寝,但是,网民们真正质疑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还有287位解放军烈士的遗骨是如何安葬的,他们的陵寝在何处。


河南《大河报》的报道表明,那287位解放军烈士原先是分区安葬的,但是“据陵园工作人员介绍,多年前(按照《人民日报》的报道,准确地说是上世纪90年代),287名烈士陵墓被毁,烈士的遗骨被集中掩埋在这座‘副碑’下,因为地方狭小,采用了层层叠压的方法。”,《人民日报》的曲记者对这一点也侧面地证实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洛阳烈士陵园的商业开发已近15年,除烈士墓一区、二区及纪念碑附碑安置烈士外,其余6个区皆被开发成商业墓地”,所谓“纪念碑附碑安置烈士”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不是将原先分别安葬在6个区的的烈士再次“集中掩埋”,其中采用了“层层叠压的方法”。


从曲记者的报道中,草民基本看到了一个其所说的“脉络”:烈士陵园才商业化开发是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的,是有关方面“批准”的,缘由是“国家有关部门提出‘提倡通过开展经营创收来弥补国家财政投入的不足’。”,难怪洛阳有关方面及当事人觉得“憋屈”,因为有“国家有关方面提出”的思路。但是,这句“通过开展经营创收来弥补国家财政投入的不足”听起来好生耳熟,如果人们不算健忘,就应该记得各种公共事业“市场化取向”发端的年代,也是那个时期,在“弥补不足”的口号下,卫生、教育莫不是走上此路,今日的结果如何,已经昭然。


洛阳、陵园方面口口声声说“利用烈士陵园墓地闲置区和广场东西两侧恢复原先有过的‘邙山革命公墓’,”,草民想,既然有“墓地闲置区和广场东西两侧”可资“开展经营性创收”,那好好安睡在原处的287位烈士的陵寝为什么要迁移,“集中掩埋”、“层层叠压”,这个问题,洛阳方面始终在回避。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经营创收”需要资源“最大化”,就在烈士的头上打起了主意,但是,洛阳方面、当事人又口口声声说当时批准了28亩“闲置墓地”,如今尚有11亩“尚未开发”,还放言“上级部门批准我们开发的商业墓地还有近11亩没有动,按一年售出100个墓穴的规模,20年也用不完。”,既然有这么宽裕的墓地“储备”,那287位烈士为什么要腾地方?


还有一个令人感慨的现象,就是入葬者的规格的演进,曲记者报道说,所谓“革命公墓”起先还勉强体现出一点“革命”的味道,对安葬对象做了限定:一是老红军战士;二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老同志、老干部和建国后参加工作的县、团级以上干部;三是省级以上劳动模范和全国荣誉称号获得者;四是高级知识分子和著名爱国人士;五是市级以上劳动模范和市级以上荣誉称号获得者。河南省相关方面当时的批复也是基于这个前提的。“洛阳市民政局和河南省民政厅分别在1993年5月22日和6月1日批准了这个请示。”,同时规定了一个入葬的价格,“单价从2500元到8000元不等”。


然而,商业就是商业,市场就是市场,一切原则、底线都屈服在金钱这个标杆之下。在创收思想的指引下,洛阳烈士陵园的门槛也在不断降低,说穿了就是花大钱,有关系就可以进去。

至此,再辩解什么“不是商业开发”草民觉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把一个好端端的烈士陵园在“开展经营创收”的思路下,搞成按照金钱多寡分等级的商业墓地,商业墓地的豪华、喧闹、媚俗,代替了烈士陵园的庄严、肃穆、崇高,这样的场景,当然会在视觉上、心灵上造成潜移默化的效应。也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施工人员才对烈士失却了起码的敬重,才用挖掘机野蛮捣毁烈士墓,用装载机的巨轮在烈士的遗骨上碾压(烈士遗骨离地面仅一米),网民们的愤怒,就是基于对商业化冲击道德底线,金钱至上淡化历史传承的这个过程,绝非仅仅针对一时一事。


1993年洛阳市和河南省的两级管理当局批准了“开展经营创收”的报告,就拉开了洛阳烈士陵园管理改革的序幕,记得当时有一句很响亮的口号“胆子再大一点”,烈士陵园管理方的胆子也是这样“再大一点”先规定个身份和价格、“再大一点”降低门槛提高价格,钱越收越贵,入葬者越来越杂,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野蛮毁墓“修缮”。当年草民所在地区的领导有一句著名的口号“遇到红灯绕着走”,就是对“胆子再大一点”的自私解读。仅就“红灯”与行为之间的关系,这些人把“胆子”置于“红灯”之上。


既然此种行为源自于“国家有关部门提出‘提倡通过开展经营创收来弥补国家财政投入的不足’。”,那么可以预见的是,“经营创收”并非洛阳一地独有,只不过洛阳烈士陵园的做法“不巧”被报道了出来,激起了社会反响。


胆子再大,也应该有个底线,这一点民众的觉悟比某些领导要清晰,该“解放”什么,该坚持什么,“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