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儿时过年之——“走人户”!

风雨夜归人123 收藏 18 401
导读:[face=黑体][/face][size=16][/size] 红萝卜, 抿抿甜, 看到看到要过年, 娃儿要吃肉, 爸爸没得钱。 这是儿时最喜欢唱的儿歌,因为每当唱起这首儿歌的时候,就说明离我们魂牵梦萦的过大年已经不远了。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质匮乏,家庭贫穷,谁家有点好吃的好喝的都舍不得,要积攒起来到过年来吃。所以对过年,我们是打心眼里期盼。哪象现在的孩子,人不大点,时


红萝卜,

抿抿甜,

看到看到要过年,

娃儿要吃肉,

爸爸没得钱。

这是儿时最喜欢唱的儿歌,因为每当唱起这首儿歌的时候,就说明离我们魂牵梦萦的过大年已经不远了。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质匮乏,家庭贫穷,谁家有点好吃的好喝的都舍不得,要积攒起来到过年来吃。所以对过年,我们是打心眼里期盼。哪象现在的孩子,人不大点,时不时还要冒出点“不好耍得”的感叹。也倒是,现在的孩子吃得饱,穿得暖,好吃好喝惯了,吃对他们早已失去了吸引力,“不好吃”是常挂在他们嘴边的口头禅,那有我们那个时候的感受。与过去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那时候过年对我们的吸引力的确太大了,过年不仅有好吃的,好喝的,有新衣服穿,还有压岁钱可以拿,还可以“走人户”。“走人户”是地方语,也就是俗话说的走亲戚、串门。在重庆渝西地区,从腊月二十三日晚上送灶王菩萨上天那天开始,其实就已经提前进入过年了(有网上朋友说腊月二十三是迎接灶王菩萨从天上回来的日子,一是他搞错了,二是地方习俗不同,权切存疑)。按照我们这儿的风俗,腊月二十三日晚上十二点钟是灶王菩萨起程到玉皇大帝那里汇报一年工作。到了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行动起来把家里旮旮旯旯的灰尘、蜘蛛网打扫干净,更要把灶具、锅碗瓢盆洗涮干净,摆放有序。到了晚上,夜深人静,家庭主妇便会收拾得利利索索,在灶台上摆出早就准备好的香蜡纸柱,瓜果糖豆祭拜灶王菩萨。在顶礼膜拜的过程中,口中还要念念有词地恳求灶王菩萨:上天言好事,下地降福音。因为按习惯说法,灶王菩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之主。你这个家庭一年到尾做过什么好事,做过什么不好的事,灶王菩萨完全心知肚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祭灶的目的,就是恳请他老人家此次到天上去把那好事多说点,不好的事就多遮掩,多担待,最好是少说或者根本不说。所以祭灶,别的东西可以少,但糖果一定不能少。因为只有用糖果把灶王菩萨的嘴巴糊到,他吃了我们的糖嘴一软,心里一高兴,也就不好再去说这家人的坏话了。而到了这天晚上,我们是轻易不会提早睡觉的,因为那祭灶用的瓜果糖豆早就令我们垂涎欲滴,牵肠挂肚了。


祭完灶,大家庭第二天就可以开始团年吃转转会了。因为有的家庭亲戚姊妹多,不提前行动,怕到了大年三十还轮不完,而大年三十是轻易不乱串门的,这是真正的一家人吃团年饭的时间。吃完了饭就是守岁,给长辈拜年,给压岁钱,这是一家最温馨最热闹的时刻。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视机,也不兴打牌,一家人坐在一起就随意摆谈点家长里短,等待新年的到来。而刚才还活泼顽皮的我们也渐次打起了瞌睡,但攥在手里的压岁钱却是轻易取不走的。这天晚上谁都可以提前去睡觉,唯有家庭主妇不到新年的钟声敲响不能休息,因为她们还有个重要的使命没有完成——代表一家人迎接开完年会的灶王菩萨胜利归来。这次地祭拜较前次的供品要丰盛得多了,加了鸡鸭鱼肉等荤菜,在祭拜的过程中,主妇要再次感激灶王菩萨的宽宏大量和对全家人的照顾,并恳请他在新的一年里继续保佑。


初一不出门,当然这个不出门不是指真正的不出门,是说不“走人户”。从初二开始就可以“走人户”了,这一走,就一直要走到大年十五。俗话说娘亲舅大,爷亲叔大。小时候我最爱走的还是舅舅家。偏偏舅舅家离我们家很远,从镇上去要走四十多里路,不通汽车,全是山路和田坎。晴天还好,遇到下雨,路上泥泞,稍不注意就要摔跟头,把身上整得泥泞不堪。所以小时候最恨的就是过年下雨,因为它不仅让我的过年新衣服新鞋子无处显摆,更让我走不成人户。如果遇到下雨天,又恰好是走舅舅家,妈妈便会瞒着我悄悄叫哥哥姐姐他们去。有时被我发现了,那是任谁劝也要拼死拼活哭着去的。但路途实在太远,人又小,路又不好走,尽管我哭得死去活来、声嘶力竭,那怕追到了镇外,照样会被妈妈无情地拉回来。我那个委屈,那个伤心,那个绝望,现在还记忆犹新,忘怀不了。后来哥哥姐姐陆续离开了家,“走人户”的重担就毫不犹豫地落在了我的肩上,那悲剧命运就在妹妹的身上重演。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是两句说世态炎凉,人情冷落的古语。但我觉得,尽管那个时候每家每户都穷,都不宽裕,但亲戚朋友间的人情味比现在还是要浓一些。除了走至亲的舅舅、叔叔、三姑四婆外,有时连拐弯亲戚也是走得很恋乐的。不象现在,商品经济,动不动就讲效益,亲情反而淡薄得多了。就拿过年“走人户”来说,现在除了姊妹弟兄间互相走一走,聚个餐,团个年什么的,一般亲戚都是客套的多,往来的少。这里有大家都忙的缘故,更多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功利实际的缘故。


说到“走人户”,就不得不说用来遮手的礼物。那时“走人户”一般就是几斤干面,或一斤糖。有时是一两斤面加一二元钱,或一斤糖加一二元钱。那面是普通的面,那糖无非是白糖、冰糖、水果糖,稍好点的也就“橘红”。大家送过去送过来,无非是了个人情。有个笑话,说某家人年初送了一斤糖出去,几经周折,大年十五那斤糖又回到了他家。这虽说是个笑话,但多少反映出了那个年代小市民的辛酸和无奈。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走人户”早就淡出了我的生活。前天跟老家通了个电话,恰遇年迈的舅舅也在我家。寒喧问候后,舅舅的一句“你好久都没有到我们那里来了”的话让我内疚不已。是呀,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至今,好象还真没有过年再到舅舅家“走人户”。今年恰好要回老家过年,我赶紧给舅舅表示,让他把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准备好,我要带着老婆、女儿到他那儿“走人户”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