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墓事件】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业余学者 收藏 1 97
导读:试问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声讨洛阳毁墓贼 二○○八年一月五日 昊天不佑,祸乱上邦。妖人作祟,毁墓洛阳。夫洛阳烈士陵园者,我人民国家之圣地也。昔洛阳民众哀我将士之壮举,乃将洛阳战役所阵亡五百余将士之遗骨葬于邙山之阳。英雄忠骨葬于斯地,烈士侠名播于四方。松柏高洁,先辈堪托壮志;陵园尊显,后辈以寄哀思。而今洛阳酷吏竟毁墓砸碑于先,欺上瞒下于后。破坏竟称“保护”,案犯险成功臣!至于以倭寇之万人坑方式而待我烈士之忠骨,尤为发指。不惟毁我英雄之陵墓,亦伤我民族之精神。洛阳群丑既居公仆之位

试问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声讨洛阳毁墓贼


二○○八年一月五日


昊天不佑,祸乱上邦。妖人作祟,毁墓洛阳。夫洛阳烈士陵园者,我人民国家之圣地也。昔洛阳民众哀我将士之壮举,乃将洛阳战役所阵亡五百余将士之遗骨葬于邙山之阳。英雄忠骨葬于斯地,烈士侠名播于四方。松柏高洁,先辈堪托壮志;陵园尊显,后辈以寄哀思。而今洛阳酷吏竟毁墓砸碑于先,欺上瞒下于后。破坏竟称“保护”,案犯险成功臣!至于以倭寇之万人坑方式而待我烈士之忠骨,尤为发指。不惟毁我英雄之陵墓,亦伤我民族之精神。洛阳群丑既居公仆之位,而行桀纣之态,人神之所共怒,天地之所不容。罄邙山之木,难书其罪;决黄河之水,难洗其孽。烈士之血犹红,赃官之心已黑。愤圣地之惨剧,民众流涕;思前人之侠烈,将士伤怀。国之赤子,身后竟遭横祸;党之要务,当前必惩竖儒!


倭奴尚安葬靖宇将军之遗体,国人犹抚养日本军队之遗孤。况我为国捐躯之先烈,凡我爱国之人,谁敢不敬?自洛阳惨祸以来?北起兴安岭,南及五指山,西穷伊犁河,东尽扬子江,无不声讨洛阳当局。豺狼谎言难当铁证,烈士英名永垂青史!


微子之过殷墟,悲托《麦秀》;祖望之过梅岭,徒祭史公。主席遗训,言犹在耳,圣地遭难,忠岂忘心?一抔黄土未干,五星红旗何在?洛阳百余网友,亲祭陵园;全国亿万人民,遥寄哀思。贼子不除,国家危矣;公舆不定,社稷哀哉!不修陵墓,不足以安军心;不杀公贼,不足以平民愤!高兴红旗,爱国之心云集;誓清妖孽,讨贼之声潮涌!泪祭雄杰,舆论之势可成,剑扬河洛,缉凶之事当定。还忠骨于圣地,安英灵于九泉,斩贼而昭天下,立碑而安人心。愿我举国上下,奋起讨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