殴死兵痞险丢命 许世友将军的四宗命案

cas19771212 收藏 6 1940

殴死兵痞险丢命 许世友将军的四宗命案



文章来源: 中华网

1906年2月28日,许世友出生在河南新县泗水店区田铺乡许家合村一户农家,乳名叫三伢子。1914年春暖花开之时,8岁的三伢子跟着少林寺和尚林子金学武功。8年后许世友学得一身好功夫,随师父往麻城传授拳术。到达麻城,他告别师父回到家探望爹娘。


三拳打死地主崽


一天早饭后,许世友的叔兄赶着两头老黄牛到山坡上吃草。一不小心,一头牛踩了地主家棉田里的十多株棉花苗。地主儿子看见了,急忙冲上前去,揪住叔兄的头发,挥拳就打。


许世友正好路过,忙跑上前去,对地主儿子好言相劝:“牛踩了你家的棉花苗,俺们赔。你打人就不对!”


“你爹给俺家种过田,你娘给俺家洗过衣,都没有还清债,你个秃叫驴能赔得起吗?!”地主儿子破口大骂:“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你这个秃驴,俺让你家断子绝孙!”地主儿子边骂边向许世友扑过来。一拳打在许世友的鼻子上,霎时,许世友的鼻子口里全是血。他又恼又怒,挥拳就打,三拳打翻地主儿子。


一看地主儿子当场断气,许世友连夜找到师父说了详情。林子金说:“你惹下命案,寺内岂能容你!从此,俺没有你这个人!”师傅掏出八块大洋,掷给许世友要他连夜逃命。


一拳让贼首毙命


许世友一路狂奔,最后决定投奔王师兄家里借宿。王师兄热情地接待了许世友。转眼到了大年初一,王师兄家是个大户,逢年必开赌场。


可到初四那天,开赌场的风声传到了外村,两个盗贼眼红了,他俩带领一帮人冲进赌场,欲抢钱财。王师兄带领赌徒与盗贼对打起来,可他们不是盗贼的对手。


许世友挺身而出,扑向领头的盗贼,挥动钢叉似的手,一下子打在盗贼头子的胸部,这家伙大喊一声,当场毙命。


许世友一看又伤一命,心里有些怕,对师兄说:“闹出了人命,给你招来麻烦,请师兄多包涵!俺不能久留,告辞了。”


殴死兵痞险丢命


走投无路的他心想不如去当兵,或许能有个活路,听说吴佩孚的部队在洛阳招收童子军,他高兴极了,从信阳走到洛阳,参加了童子军,分配到一连二排当兵。


二排有个老兵,性格暴躁,爱打架骂人,许世友从心眼里讨厌这个兵痞。


一天, 轮到许世友和这个老兵一起值日。早晨刚起床,老兵就命令:“新兵蛋子,限你半个小时打扫完屋内屋外,叠好全排的毯子,倒掉痰盂。”


许世友忙前忙后,半个小时还没有完工。这时,老兵闲溜回来了。他张口就骂:“你这个狗日的干啥去了?为什么还没有干完?我日你的老祖宗!”


许世友极为气愤,回骂道:“俺在干活,你去溜达。你要日人,就先日你祖宗吧!”


老兵暴跳如雷,吼道:“你还敢骂俺!”他猛扑上去,扇了许世友六个耳光。许世友气上加恨,使劲踢了个“五花飞脚”,一下子踢到这个老兵的要命穴位处,这家伙便倒在地上,呜呼哀哉了!


连长一看见许世友打死老兵,就带领官兵把他团团围住,下令说:“快把这个杀人犯捆绑起来送往团部,以军法严厉惩处。”


好在许世友有个在步兵团二营当营长的舅父,他向团长说情才免了许世友一死。


这件事深刻地教育了许世友,他苦干了三年,终于担任了北洋军阀部队的排长。后来许世友所在的第十五军一师编入湖北省防军独立第一师,他担任四连连长。


刀劈“惹不起”投奔红军


1927年春节过后,许世友奉命带领四连进驻蕲水剿匪。一个夜晚,他们正在安睡,突然被团长严风宜带领的部队缴了枪。严团长下令给许世友戴上手铐和脚镣。许世友问道:“团长,这是怎么回事呀?俺到底犯了什么罪?”


严风宜团长看着许世友,两眼直冒火,大声吼道:“什么罪?你干的坏事你还能不知道吗?”一看许世友不招供,严风宜厉声喝道:“给我打!”许世友被打昏了过去,被关起来了。深夜,许世友惊醒过来,对看守士兵说:“求求老弟,给俺喝点水。”


看守士兵说:“严团长交代过了,不让给你吃饭和喝水!”


“日他娘的!打了俺,冤枉了俺,还不让给俺喝水!俺要跟你们拼命!”许世友大怒,运了运气,手铐砰的一声就断了。


看守士兵吓得胆战心惊,立即报告了团长,严风宜跑到跟前一看,许世友的手铐果真断了。他暗想:这小子的武功超群,打仗确能独当一面。于是他令看守士兵:“你们不但要赶快给许连长喝水,而且要让他吃饱吃好。他的问题,等查清了再处理。”


过了三天,严风宜团长面带笑容地前来看望许世友,并亲自为他打开脚镣,抱歉地说:“许连长,案子已查清了,是你们连的两个班长调戏民女,并且抢走了东西。我打错了你,今天特来给你道歉!”


严风宜虽然给许世友道了歉,但许世友的心情仍然不佳。不久,他被调往湖北省防军一师一团六连担任连长。上任后,他的团队驻地武昌,在那他结识了一个同乡傅孟贤。傅孟贤是个秘密党员,他动员许世友说:“干脆俺俩前往黄安或麻城,参加红军队伍去吧!”


“好,俺们立即行动吧!”许世友高兴地拍着大腿说。当时,两人研究了秘密行动方案,决定当夜午时在敏果集碰头。


许世友一边向连队走去,心里一边想着:连队司务长外号叫“惹不起”,他克扣军粮,强奸民女,罪恶极大,但谁也不敢惹他。所以,许世友决定临走前杀了他,为官兵除害!


许世友找来一把锐利的菜刀,藏到腰间衣服里。他推门走进“惹不起”的房内,看见这家伙坐在椅子上抽烟。在“惹不起”未防备之时,许世友急速从腰间抽出菜刀,使劲一刀劈向“惹不起”,这家伙就像死猪一样倒在地上了。


许世友赶快锁好门,赶到敏果集找到傅孟贤。两人雇了两顶轿子上路,日夜行程一百多公里,到达麻城附近杨泗寨,找到红三十一师司令部,参加了红军。


在红军大部队里,许世友先后担任排长、连长、团长、师长、军长等职。由于他英勇善战,指挥有方,荣立大功,后来又担任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许世友被授予上将军衔。




文章来源: 中华网

1906年2月28日,许世友出生在河南新县泗水店区田铺乡许家合村一户农家,乳名叫三伢子。1914年春暖花开之时,8岁的三伢子跟着少林寺和尚林子金学武功。8年后许世友学得一身好功夫,随师父往麻城传授拳术。到达麻城,他告别师父回到家探望爹娘。


三拳打死地主崽


一天早饭后,许世友的叔兄赶着两头老黄牛到山坡上吃草。一不小心,一头牛踩了地主家棉田里的十多株棉花苗。地主儿子看见了,急忙冲上前去,揪住叔兄的头发,挥拳就打。


许世友正好路过,忙跑上前去,对地主儿子好言相劝:“牛踩了你家的棉花苗,俺们赔。你打人就不对!”


“你爹给俺家种过田,你娘给俺家洗过衣,都没有还清债,你个秃叫驴能赔得起吗?!”地主儿子破口大骂:“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你这个秃驴,俺让你家断子绝孙!”地主儿子边骂边向许世友扑过来。一拳打在许世友的鼻子上,霎时,许世友的鼻子口里全是血。他又恼又怒,挥拳就打,三拳打翻地主儿子。


一看地主儿子当场断气,许世友连夜找到师父说了详情。林子金说:“你惹下命案,寺内岂能容你!从此,俺没有你这个人!”师傅掏出八块大洋,掷给许世友要他连夜逃命。


一拳让贼首毙命


许世友一路狂奔,最后决定投奔王师兄家里借宿。王师兄热情地接待了许世友。转眼到了大年初一,王师兄家是个大户,逢年必开赌场。


可到初四那天,开赌场的风声传到了外村,两个盗贼眼红了,他俩带领一帮人冲进赌场,欲抢钱财。王师兄带领赌徒与盗贼对打起来,可他们不是盗贼的对手。


许世友挺身而出,扑向领头的盗贼,挥动钢叉似的手,一下子打在盗贼头子的胸部,这家伙大喊一声,当场毙命。


许世友一看又伤一命,心里有些怕,对师兄说:“闹出了人命,给你招来麻烦,请师兄多包涵!俺不能久留,告辞了。”


殴死兵痞险丢命


走投无路的他心想不如去当兵,或许能有个活路,听说吴佩孚的部队在洛阳招收童子军,他高兴极了,从信阳走到洛阳,参加了童子军,分配到一连二排当兵。


二排有个老兵,性格暴躁,爱打架骂人,许世友从心眼里讨厌这个兵痞。


一天, 轮到许世友和这个老兵一起值日。早晨刚起床,老兵就命令:“新兵蛋子,限你半个小时打扫完屋内屋外,叠好全排的毯子,倒掉痰盂。”


许世友忙前忙后,半个小时还没有完工。这时,老兵闲溜回来了。他张口就骂:“你这个狗日的干啥去了?为什么还没有干完?我日你的老祖宗!”


许世友极为气愤,回骂道:“俺在干活,你去溜达。你要日人,就先日你祖宗吧!”


老兵暴跳如雷,吼道:“你还敢骂俺!”他猛扑上去,扇了许世友六个耳光。许世友气上加恨,使劲踢了个“五花飞脚”,一下子踢到这个老兵的要命穴位处,这家伙便倒在地上,呜呼哀哉了!


连长一看见许世友打死老兵,就带领官兵把他团团围住,下令说:“快把这个杀人犯捆绑起来送往团部,以军法严厉惩处。”


好在许世友有个在步兵团二营当营长的舅父,他向团长说情才免了许世友一死。


这件事深刻地教育了许世友,他苦干了三年,终于担任了北洋军阀部队的排长。后来许世友所在的第十五军一师编入湖北省防军独立第一师,他担任四连连长。


刀劈“惹不起”投奔红军


1927年春节过后,许世友奉命带领四连进驻蕲水剿匪。一个夜晚,他们正在安睡,突然被团长严风宜带领的部队缴了枪。严团长下令给许世友戴上手铐和脚镣。许世友问道:“团长,这是怎么回事呀?俺到底犯了什么罪?”


严风宜团长看着许世友,两眼直冒火,大声吼道:“什么罪?你干的坏事你还能不知道吗?”一看许世友不招供,严风宜厉声喝道:“给我打!”许世友被打昏了过去,被关起来了。深夜,许世友惊醒过来,对看守士兵说:“求求老弟,给俺喝点水。”


看守士兵说:“严团长交代过了,不让给你吃饭和喝水!”


“日他娘的!打了俺,冤枉了俺,还不让给俺喝水!俺要跟你们拼命!”许世友大怒,运了运气,手铐砰的一声就断了。


看守士兵吓得胆战心惊,立即报告了团长,严风宜跑到跟前一看,许世友的手铐果真断了。他暗想:这小子的武功超群,打仗确能独当一面。于是他令看守士兵:“你们不但要赶快给许连长喝水,而且要让他吃饱吃好。他的问题,等查清了再处理。”


过了三天,严风宜团长面带笑容地前来看望许世友,并亲自为他打开脚镣,抱歉地说:“许连长,案子已查清了,是你们连的两个班长调戏民女,并且抢走了东西。我打错了你,今天特来给你道歉!”


严风宜虽然给许世友道了歉,但许世友的心情仍然不佳。不久,他被调往湖北省防军一师一团六连担任连长。上任后,他的团队驻地武昌,在那他结识了一个同乡傅孟贤。傅孟贤是个秘密党员,他动员许世友说:“干脆俺俩前往黄安或麻城,参加红军队伍去吧!”


“好,俺们立即行动吧!”许世友高兴地拍着大腿说。当时,两人研究了秘密行动方案,决定当夜午时在敏果集碰头。


许世友一边向连队走去,心里一边想着:连队司务长外号叫“惹不起”,他克扣军粮,强奸民女,罪恶极大,但谁也不敢惹他。所以,许世友决定临走前杀了他,为官兵除害!


许世友找来一把锐利的菜刀,藏到腰间衣服里。他推门走进“惹不起”的房内,看见这家伙坐在椅子上抽烟。在“惹不起”未防备之时,许世友急速从腰间抽出菜刀,使劲一刀劈向“惹不起”,这家伙就像死猪一样倒在地上了。


许世友赶快锁好门,赶到敏果集找到傅孟贤。两人雇了两顶轿子上路,日夜行程一百多公里,到达麻城附近杨泗寨,找到红三十一师司令部,参加了红军。


在红军大部队里,许世友先后担任排长、连长、团长、师长、军长等职。由于他英勇善战,指挥有方,荣立大功,后来又担任华野山东兵团司令员、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许世友被授予上将军衔。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