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到极点”的日本总决战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投降的准确日期,有人说是8月15日,有人说是9月2日。其实,这两个日子都不错,只是依据不同。实际上,日本决定并宣布无条件投降,直到正式签署投降书,有一个过程,不是哪一天就完成的。


1945年5月8日德国战败投降后,东方的战争策源地——日本,依然在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上负隅顽抗。虽然日本的海、空军损失很大,但它仍然拥有强大的武装力量,总兵力为700万人。迫使日本投降,结束这场空前浩劫,成为世界反法西斯阵线的共同目标。


拒绝了盟国的波茨坦公告,日本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命运已不可避免


1945年6月18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主持讨论对日最后作战方针的会议。会上,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五星上将认为,光靠空中力量不能征服日本。代表航空兵部队发言的埃克中将证实了这种判断,他说空军的轰炸并没有使德国人屈服。海军五星上将金也支持马歇尔。马歇尔说,除了入侵日本主岛外,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他主张1945年11月1日开始在日本九州岛登陆,出动部队76万余人,但伤亡将会是惨重的。


杜鲁门批准了参谋长联席会议准备在1945年11月进攻日本九州的“奥林匹克行动”。


7月16日,美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墨西哥州试验成功。原子弹爆炸成功后,以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为首的临时委员会和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虽然日本败局已定,但其陆军在本土尚有200万~300万人,在中国还有同样数量的兵力,而且日本大本营正在积极准备代号为“一亿总玉碎”的本土决战。日军在本土成立了两个总军,分别由杉山元陆军元帅和畑俊六陆军元帅指挥。总军是日军战时最大编制单位,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共有5个总军级编制单位,即关东军、中国派遣军、南方军和本土的第一总军、第二总军。日本集中了1万多架飞机,53个步兵师团又25个旅团,共计235万人,还有近400万陆、海军的文职人员,25万特种卫戍部队,2800万民兵。这2800万民兵中包括15岁至60岁的男人和17岁至45岁的女人。据1945年9月出版的《日本投降记》一书记载,日本的总决战计划是“狠毒残忍到极点的”。这个计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撤退中国华中、华南日军,毁灭江南精华区。包括毁灭广州和武汉,毁灭京沪杭三角洲内一切建筑物。


第二阶段:从事本土及中国黄河以南之防御战。


第三阶段:最后决战阶段,即日本、伪满、朝鲜的整个毁灭阶段。包括全力保卫东京,以自杀战术阻抗盟军,如果东京陷落,即向盟国无条件投降。东京投降后,中国华北、东北及朝鲜的日军必须继续决战,直至全军覆灭,不许一兵一卒投降或活命。


在太平洋岛屿争夺战中,日本军人顽抗到底的精神给美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硫磺岛和冲绳岛战役已经表明,日军一定会为了捍卫日本群岛而誓死顽抗,美军登陆日本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如果美国使用原子弹迫使日本丧失抵抗意志,不待美军登陆就投降,则可避免50万美国人丧生。


于是,陆军部长史汀生与临时委员会一起向杜鲁门总统提出建议:尽快用原子弹轰炸日本具有军事和非军事双重性的目标,事前无须发出明确警告。


杜鲁门考虑再三,终于采纳了史汀生的建议,决定对日本进行核突袭。于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的核突击部队——第五○九混合大队被派往太平洋的提尼安岛执行这次非同寻常的任务。第一次原子弹突袭以广岛为主要目标,小仓和长崎为预备目标;第二次以小仓为主要目标,长崎为预备目标。


1945年7月25日,美国当局下达了作战指令:8月3日以后,只要气象条件允许目视轰炸,第五○九混合大队即可开始对日本投掷第一颗原子弹。


7月26日,盟国发表了《中、英、美三国敦促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公告警告日本,除非无条件投降,否则将“完全毁灭”。公告没有提原子弹,也删去了关于保留天皇的一段。公告把日本的主权限制在4个本土岛屿上,答应不把日本“作为一个民族加以奴役,或作为一个国家加以毁灭”。由于当时苏联还没有对日宣战,因此未签署公告。


日本的监听人员于东京时间7月27日早晨收听到这个公告。公告中没有提及天皇将来的地位,引起日本的忧虑。日本内阁经冗长争论后,决定对波茨坦公告不予答复,置之不理。这样,日本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命运已不可避免。


8月2日,关岛的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向提尼安岛的第五○九混合大队发出一道作战密令,定于8月6日投掷原子弹。首选目标:广岛市区及其工业区。


广岛位于日本本州东南沿海,是日本的第八大城市。该市已有12万平民疏散到农村,但市内还有28万居民,加上4.3万名军人和2万名被强征来的朝鲜劳工,共有34万人。广岛还是日本陆军第二总军司令部所在地,又是一个重要的军港。


8月6日,代号“小男孩”的原子弹在广岛上空爆炸,当量两万吨梯恩梯,这是有史以来在战争中使用的威力最大的一枚炸弹。此时,决定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杜鲁门本人,正乘坐“奥古斯塔”号巡洋舰从波茨坦开会回国。他在舰上收到了原子弹在广岛爆炸的电报。杜鲁门用叉子敲击酒杯,发出响亮的声音。然后,他向大家宣布:“我们刚在日本投下一颗威力超过两万吨梯恩梯的炸弹。这是一次压倒一切的胜利。我们赌赢了!”


与此同时,白宫发表声明敦促日本迅速投降,否则他们将面临美军急风暴雨般的炸弹袭击。对此,日本一直保持沉默。


8月7日和8日,美国第二十一轰炸航空兵联队司令李梅将军先后追加了152架和375架B-29轰炸机,对日本城市发起更猛烈袭击,但日本政府仍无意投降。为此,美国当局决定8月9日对日本实施第二次原子弹袭击,目标选定为长崎。


美国原子弹突袭广岛和长崎造成了巨大的毁伤。广岛市区80%的建筑化为灰烬,6.4万人丧生,7.2万人受伤。长崎市区60%的建筑被摧毁,2.5万人死亡,6.1万人受伤。


据广岛、长崎两市1977年《致联合国的报告》称,迄今为止,因原子弹轰炸而死去的人,广岛已达22万人之多,长崎超过12万人。


从军事的角度看,是否有必要对日本使用原子弹呢?原子弹是否决定了战争的命运?美、英的军事家和政治家分析各种事件后得出的结论是:原子弹没有决定战争的结局。


丘吉尔在其回忆录里写道:“认为原子弹决定了日本的命运是错误的,日本的失败在投第一颗原子弹之前就已注定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莱希上将也赞同这种观点,他认为:“在广岛和长崎使用这种野蛮的武器对我们的对日战争没有任何重要帮助。”


那个号称最民主、最尊重人权的国家,却第一次使用了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屠杀无辜平民方面创下多项吉尼斯纪录。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一有史以来威力最大的杀人武器,使用它的理由竟是为了少死人——一个地道的美国式“黑色幽默”。


100多万苏联红军从三个方向赶来参加这场最后的盛宴


在美国核袭日本的同时,苏联红军加入到对日军的最后一击。早在1943年11月的德黑兰会议上,斯大林就对罗斯福和丘吉尔说,一旦德国战败,苏联就把增援部队调到西伯利亚,与盟国共同打击日本。


1944年10月,斯大林在同美、英首脑会谈时,明确指出,当苏联在远东拥有60个师的时候,才能对日开战,并要求美国供应苏联增援部队所需物资。美国根据苏联的要求,在规定的期限内提供了80%的物资。


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再次对美、英首脑作出了击败德国后尽快出兵中国东北的允诺。雅尔塔协定规定,欧战结束后2~3个月内,苏联将参加对日作战。


1945年4月5日,苏联宣布废除4年前与日本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6月,在哈巴罗夫斯克(伯力)设立远东苏军总司令部,任命苏联元帅华西列夫斯基为总司令,并迅速从西线抽调大量兵力和物资器材到远东地区。远东苏军总司令部辖外贝加尔方面军和远东第一、第二方面军,以及太平洋舰队、阿穆尔河区舰队和北太平洋区舰队,计11个合成集团军、1个坦克集团军、3个航空兵集团军和部分蒙古军队,总兵力达174万人,火炮和迫击炮3万门,坦克5250辆,飞机5170架。


德国战败投降后,日本人意识到,自己将单独对抗中、美、英三国,败局已定。如果强大的苏联再加入对日联盟,后果不堪设想。为了争取体面媾和,日军大本营决定贯彻全面收缩、本土决战的总战略:对苏联采取“避战求和”方针,准备放弃中国东北、库页岛和千岛群岛;对美国采取“以战求和”政策,作出本土决战姿态,争取在有利条件下与美媾和并结束战争。如果苏联宣战,则决心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北部顽强抵抗。


8月8日,日本驻莫斯科大使佐藤收到日本外相的一封电报:“局势急转直下,必须尽快澄清苏联的态度。请再作努力,并即复告。”


这封电报反映了东京的一个最基本的态度:把苏联当作了最后一线希望。因为当时苏联还不是波茨坦公告的参加者,也不是交战者。所以,即便苏联不能从中调解,只要它不对日宣战,日本就还有翻盘的希望。


当天下午,佐藤要求会见苏联外长莫洛托夫。


下午5时,莫洛托夫召见佐藤,神情严肃地向他宣读了一份苏联政府给日本政府的通知:


在希特勒德国战败投降后,日本是继续进行战争的唯一大国。


美国、大不列颠和中国三大国7月26日关于日本武装力量无条件投降的要求遭到日本拒绝,因此,日本政府向苏联提出的在远东调停的建议失去了全部基础。


考虑到日本拒绝投降,盟国已与苏联政府接洽,提出参与同日本作战的建议,以缩短战争时间,减少伤亡,为尽速恢复和平作出贡献。


作为一个盟国,苏联政府恪守其义务,接受盟国建议,加入盟国7月26日宣言。


苏联政府认为,这个政策是唯一能更快实现和平,使人民免作进一步牺牲和进一步受苦,使日本人有机会避免像德国在拒绝无条件投降后所遭受的毁灭性的危险。


鉴于以上所述,苏联政府宣布,自明日,即8月9日起,苏联认为自己已处于对日战争状态。


这就是苏联的对日宣战书。佐藤久驻莫斯科,他十分了解苏联的实力和决心。尽管他早就对他的政府对苏联抱有幻想持否定态度,但是,苏联这份看似和气、却态度坚决的宣战书,还是让他惊慌失措。


8月9日凌晨,苏军航空兵对日军控制的吉林、哈尔滨、长春、沈阳等中国东北主要城市进行空袭,太平洋舰队航空兵对日本军舰实施袭击,完全掌握制空权。同时,地面部队各先遣支队越过国境。当日拂晓,主力发起进攻。外贝加尔方面军未遇任何抵抗,迅速越过大兴安岭和戈壁沙漠;远东第一方面军迂回并封锁当面日军筑垒地域,坦克在原始森林中开辟通路,向牡丹江方向实施突击;远东第二方面军在阿穆尔河区舰队协同下,强渡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主力沿松花江实施突击。苏军乘胜进军,摧枯拉朽,至14日,推进500公里,完成了对沈阳、长春、吉林、哈尔滨和齐齐哈尔等地日军的分割包围。


与此同时,已经和日本侵略军苦战八年的中国军队开始全线反攻。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指出:“对日战争已处在最后阶段,最后地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来到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密切而有效力地配合苏联及其他同盟国作战。”8月10日24时,八路军延安总部以总司令朱德的名义发布大反攻第一号命令,令各解放区抗日武装部队依据波茨坦公告规定,向附近日、伪军送出通牒,限其于一定时间交出全部武器,如遇日、伪军拒绝投降缴械,即应予以坚决消灭。11日8时至18时的十小时之内,延安总部又连续发出第二至第七号命令,令各路反攻大军向预定作战地区进发。


1945年8月15日正午,传来日本天皇宣读《停战诏书》的“玉音”


面对多重打击,日本终于顶不住了。


1945年8月9日,日本召开最高军事会议和御前会议,讨论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铃木首相的第一句话就是:“今晨苏联参战,完全将我们推入绝境,使我们不可能继续进行战争。”经过激烈的争吵,裕仁天皇采纳了外相东乡茂德提出的方案,即在保存天皇制的前提下,接受波茨坦公告。


8月10日,日本政府通过中立国瑞士和瑞典,向苏、美、英、中四国政府发出乞降照会。


当日晚,日本乞降的电讯传到中国,国共两党的大本营重庆和延安等地立刻沸腾起来。延安八路军总部以朱德总司令名义发布的第一号命令开头即称“日本已宣布无条件投降……”可见,日本乞降照会被认为是日本投降的第一个正式信号。从10日深夜开始,得知消息的中国抗日军民奔走相告,欣喜若狂。第二天,中国许多报纸不约而同地在头版显著位置刊出杜甫的诗句“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表现了当时国人难以抑制的喜悦心情。


8月11日,盟国各政府答复日本:日本天皇应听从于盟军司令官,并应对波茨坦公告的实施负责。盟军部队将占领日本,直到实现投降条件。


8月14日,铃木内阁接受盟国8月11日的答复,并集体辞职。东久迩亲王任新内阁首相,重光葵任外相。当天,召开御前会议和内阁会议,于当日晚9时通过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时间和方式的决定。晚11时,内阁成员在正式投降文件上签字。停战诏书的签署日期为“昭和二十年(1945年)八月十四日”。


因为天皇不能直接向臣民广播,这样会有失“尊严”。当日晚11时20分,裕仁天皇进行宣读《停战诏书》的录音。裕仁身穿陆军大元帅服,手捧诏书,一字一字地全神贯注地念着。也许是紧张的缘故,录音有几处不够清晰,裕仁自己不太满意,他对情报局总裁下村宏说:“刚才读的声音好像太低了,再重新录一次吧。”于是,又进行了第二次录音。至11时50分,第二次录音完毕。但这一次他的声调又太高了,还漏了一个字。最后决定,以第二次录的作为正式录音,第一次录的留作备用。


8月15日晨,日本电台发出通告,正午将广播一条特别重要的消息。不知内情的日本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到中午。


中午12时整,日本著名广播员和田信贤在麦克风前广播:“这次广播极为重要,请所有听众起立。天皇陛下现在向日本人民宣读诏书,我们以尊敬的心情播送玉音。”然后,响起了日本国歌《君之代》。


《君之代》播送完毕,即播放天皇《停战诏书》录音:“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裕仁天皇宣称:我们考虑到国内外局势,认为继续进行战争意味着继续带来灾难……所以,尽管皇军有高昂的战斗精神,为了拯救我们的国家制度,我们准备进行和平谈判……他在广播中绝口不提“投降”二字,只是要求日本人准备迎接和平时刻的到来。


同日晚7时,中国政府收到日本政府宣布投降的电文。各地相继举行热烈的庆祝抗战胜利活动。当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致美、英、苏三国政府一份说帖,提出“中国解放区、中国沦陷区一切抗日的人民武装力量,在延安总部指挥之下,有权根据波茨坦宣言条款及同盟国规定之受降办法,接受被我军所包围之日伪军队的投降,收缴其武器资材,并负责实施同盟国在受降之后之一切规定……”


在东京湾内美国“密苏里”号战列舰的甲板上,举行了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日本政府决定并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一些顽固的日本军人拒不放下武器,继续顽抗。


8月中下旬,日本国内一批有军国主义情绪的陆军军官多次试图叛乱,以阻止日本向盟国投降。特别是在横滨厚木机场的“神风”敢死队飞行员拒绝认罪,并威胁要用鱼雷攻击盟军停泊在东京湾的军舰。许多军官以自杀的方式拒绝执行投降命令。


在这种形势下,盟国迅速派兵进驻日本成为当务之急。


日本宣布投降后,美、苏、中、英等11国在华盛顿召开会议,决定由美国全权统一办理对日军事占领和日本的重建工作。同时,苏、英、中等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国家,也应派军队对日本进行占领。


8月11日,美国断然拒绝了苏联提出的由美、苏分任占领区总司令的要求。8月13日,美国太平洋盟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被任命为占领日本的盟军总司令。


随后,由中、美、英、苏4国成立管制委员会,对日本实行管制。虽然4国都被称为占领国家,实际上占领日本的是美国。英国所派军队不过3000人,而中国也只派了少量象征性军队,二者都受美军控制。美国对苏联很戒备,一开始就没有邀请其派兵参加。


8月14日,杜鲁门总统发布了《一般命令第一号》,划分盟国的各受降区域。其中日本本土以及邻近各岛屿、北纬38度以南的朝鲜、琉球群岛和菲律宾群岛的日本军队,向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官投降,这样美国在战争一结束就为自己完全控制日本创造了有利条件。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按照盟国商定的结果,盟军总司令部设在东京,中、美、英开始准备分别派出武装部队进驻日本。根据美国的要求,中国政府准备派一个精锐步兵师1.45万人,以中国占领军的身份进驻日本爱知县,后因内战未能成行。


8月28日,美国占领军先遣队分乘48架飞机在横滨厚木机场着陆,开始以盟国占领军的名义占领日本。8月30日,美、英军队在东京附近和日本其他地区开始大规模着陆。当天,带着胜利者喜悦的麦克阿瑟从马尼拉来到东京。在此后的一周内,46万美军陆续进驻日本,控制了各大都市和战略要地。


1945年9月2日,世界历史上一个极不寻常的日子。


东京湾,这个曾为日本海军炫耀一时的主要军港,如今停泊着强大的盟军舰队。在“密苏里”号军舰上,“大日本帝国”演完了它疯狂侵略的最后一幕。


“密苏里”号是美国强大海军力量的象征。它取名于杜鲁门总统的故乡,是一艘4.5万吨的战列舰。配备406毫米巨炮9门,其他小型炮几十门。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型的战舰,也称得上是最坚固的流动炮台。今天,这里将举行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五星上将主持仪式,并发表简短演说,他宣布:“现在,我必须为世界失而复得的和平而祈祷,上帝一定会保佑和平永在,可怕的战争已经彻底结束了。”


日本代表团在舰上全体盟国代表严厉的目光下站立了5分钟。这是特别规定的“羞辱5分钟”程序。对于每位日本代表来说,在这一生中最漫长的5分钟里,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日本外相重光葵和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分别代表日本政府和帝国大本营签署了《日本投降书》。之后,盟国代表麦克阿瑟五星上将、美国代表尼米兹海军五星上将、中国代表徐永昌陆军上将、英国代表弗雷泽海军上将、苏联代表杰列维亚科陆军中将等依次在投降书上签了字。


投降书签字仪式之后,日本政府接受了波茨坦公告的条件,并宣布,日本全部武装力量,包括日本本国和受其控制的,不论驻在任何地方的武装力量都无条件地向盟国投降。


日本投降签字的消息传来,中国各地再次举行了隆重热烈的庆祝活动。陕甘宁边区政府决定各界从9月3日起放假三天,以资庆祝。并于9月5日举行延安各界两万人的庆祝大会。


9月9日上午9时,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代表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在南京中央军校礼堂主持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日本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并交出他的随身佩刀,以表示侵华日军正式向中国缴械投降。自9月11日起至10月中旬,在华日军全部缴械集中完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