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二 三十六

唐戈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松本大尉率领着大队日、伪军,跟在骑兵营之后,紧追不舍。 松本知道,如果抗联部队渡过牤牛河,进了山区,就难以将抗联部队聚歼,眼前最紧迫的是分兵快速奔进,赶在抗联队伍之前,到牤牛河沿河布防,让抗联队伍不能渡河进山。 可是看着被骑兵营打得失魂落魄的伪军,松本心里就有气,知道不可能依靠伪军攻打抗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松本大尉率领着大队日、伪军,跟在骑兵营之后,紧追不舍。

松本知道,如果抗联部队渡过牤牛河,进了山区,就难以将抗联部队聚歼,眼前最紧迫的是分兵快速奔进,赶在抗联队伍之前,到牤牛河沿河布防,让抗联队伍不能渡河进山。

可是看着被骑兵营打得失魂落魄的伪军,松本心里就有气,知道不可能依靠伪军攻打抗联部队,更不可能指望伪军到牤牛河沿河布防。攻而不破,守而不固,松本觉得这些伪军除了徒壮声势外,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不过松本以为,自己率领的两个中队的日本兵,在自己严格的训练下,无不是勇猛顽强、战术精湛的士兵,以之讨伐乌合之众的小股抗联部队,完全是绰绰有余胜券稳操的。

为了在“哈东六县联合治安肃正办事处”野崎茂作大佐面前崭露头角,松本觉得自己决不能贻误战机,即命吉也、武雄二少尉各带一个小队的日本兵,抄近路奔赴牤牛河布防,如发现抗联队伍欲图渡河,只需骚扰牵制即可,自己便率日、伪军掩杀过去,将抗联队伍就地围歼。

日军吉也少尉率领着一小队日本兵一路狂奔,来到牤牛河,还没有喘口气,汪兆龙率领着骑兵营也赶到了牤牛河畔。

两军相遇,吉也看到骑兵营只不过四五十人,立功心切,便没有遵照松本大尉的命令牵制阻止骑兵营过河,而是组织日本兵向骑兵营发起了攻击。

汪兆龙看到二十几名日本兵就敢向骑兵营发起攻击,火冒三丈:“妈拉个巴子的,东洋鬼子忒他娘的狂妄了,简直不将老子的骑兵营放在眼里。好哇,狗娘养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老子就让他知道咱爷们儿的厉害!”

汪兆龙挥舞着手里的盒子枪,厉声大喝:“弟兄们,不过河了。今个儿不把这伙东洋鬼子干掉,咱们骑兵营的脸就丢大了!”

陈大晃大喊:“咱爷们儿啥都丢得起,可就丢不起脸!”爬起身,挥臂大呼:“弟兄们,跟着俺冲啊!”

吉也伏在地上,指挥着日本兵开枪射击。

日本兵“劈哩啪啦”的打枪,陈大晃率领着骑兵营的战士迎着子弹勇猛前冲,两名骑兵营的战士被子弹打中,挥舞着双臂,身体猛然后仰,如折断的树桩,“咚”的摔倒在地上。

陈大晃急红了眼睛,大骂:“狗娘养的,枪法不赖!”举枪就打,一名日本兵应声而倒。

汪兆龙眼见这伙日本兵枪法精准,强攻之下,骑兵营伤损必大。汪兆龙弯着腰跑到陈大晃身旁,攀着陈大晃的肩膀趴到地上,指着牤牛河西岸的一片树林,低声说:“大晃,鬼子的枪法不赖,硬打硬冲要折损手下的弟兄。你带着一伙弟兄在这里逗弄鬼子开枪,俺带着一伙弟兄从树林里掩过去,抄他娘鬼子的后路,兜屁股狠狠揍他个王八蛋!”陈大晃冷着脸说:“团长,今个儿要让一个东洋鬼子跑了,你就把俺崩了!”

抗联队伍被日本兵压制在河岸上进亦不能,退亦不甘,吉也心里暗暗得意,觉得松本大尉未免有些小题大做,消灭区区四五十人的乌合之众的抗联队伍,根本用不上劳师动众。如果自己手里再有些兵,吉也就满有把握地自信,只需一个冲锋,自己完全可以将这股抗联队伍消灭在牤牛河岸边。

就在吉也得意洋洋之际,忽然身后响起的喊杀声让吉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吉也转头看去,只见二十几个衣衫褴缕的汉子,举着明晃晃的大砍刀疾冲过来。吉也此时终于明白松本大尉不是小题大做了,抗联部队不是打仗只凭血勇之气,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乌合之众,而也是讲求攻守章法的武装组织,与其作战,确实不可大意。

吉也明白是明白了,可就是有些迟了。

眼见汪兆龙率领着骑兵营的战士冲到了近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吉也大声喝命日本兵退出枪膛内的子弹,准备和骑兵营的战士拼刺刀。

二十几名日本兵从地上爬起来,拉开枪栓,黄灿灿的子弹从枪膛里跳出来,闪烁着微光,迸落在地上。日本兵挺着三八大盖,右手握着枪身前端护木,左手握着枪托前段,枪托稍向下垂,刺刀尖略与眉平。三八大盖前端的刺刀在日光下闪耀着阴冷的寒光,二十几名日本兵脸色萧然,杀气毕现。

汪兆龙大喝一声,抡起大砍刀,直奔吉也而来。

吉也在喉咙里沉声大喝:“冲锋!”

汪兆龙冲到吉也身前,吉也大喝一声,抡起战刀斜劈而下,汪兆龙挺起大砍刀架格。

吉也却是精于剑术的日本北海道九鬼流剑道高手,战刀抖了一下,划了半个圆弧,横斩汪兆龙腰肋。汪兆龙急忙闪避,战刀割裂衣衫,刀锋在汪兆龙的胸膛上划出一道尺来长的口子。汪兆龙忍不住喝了声彩:“好鬼子,倒有些手段!”

吉也抢步上前,战刀旋转,刀锋映着阳光寒光闪烁。汪兆龙闷声不响,不看刀锋上水样流转的光华,眼睛只盯着吉也的手腕。吉也手腕忽抬,汪兆龙大砍刀猛然上撩。吉也大声惨叫,左手已被齐腕砍断,一只血淋淋的手掌落到地上。

吉也痛得脸色惨白,右手扔了战刀,捂着血流不止的左腕。汪兆龙厉声怒吼,跃身而起,大砍刀闪着寒光搂头劈下,吉也慌乱中侧头闪避。大砍刀砍在吉也的左肩,余势不衰,将吉也的上半身劈成了两半。汪兆龙厉声大吼,吉也长声惨嗥,肠胃心肺,冒着热气从骨肉的裂缝间涌出。

汪兆龙抬起一脚,将劈成了两爿的吉也踹倒,拎着大砍刀,扑向一名日本兵。

这名日本兵正挺枪捅在一名骑兵营战士的肚子上,双臂用力,运力回夺。肚子被刺穿的骑兵营战士疼得目眦欲裂,萎缩成一团,撒手扔了枪,伸手抓住日本兵的三八大盖,死命不放。这名日本兵大声呼喝,抬脚踹在肚子中枪的骑兵营战士的脸上,夺回了自己的三八大盖。

汪兆龙飞身掩至,大砍刀寒光闪烁,刀锋掠过这名日本兵的脖颈。这名日本兵只觉得脖颈微凉,脑袋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肩膀,旋转着落到地上,咕咕碌碌滚到了个水坑里。

汪兆龙连杀了两名日军,身上、脸上,崩溅得鲜血淋漓。

汪兆龙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上的血渍,厌恶地“呸”的吐了口唾沫,举起大砍刀,“呀”的大吼一声,又扑向另一名负隅顽抗的日本兵。

二十几名日本兵在关东军中都受过严格的单兵训练,精于射击、拼刺,若真与骑兵营的战士拼刺刀,以一抵二,也并不觉得吃力。

只是陈大晃、二愣子、赵大傻子这些原来汪兆龙占山为王时的弟兄,整日在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拼刺训练,但实战经验却较之日本兵丰富了许多。加之汪兆龙的大砍刀呼呼生风,陈大晃的剔骨尖刀寒光耀眼,脸上鲜血纵横,身上血迹斑驳,怒目圆睁,狂呼怒吼,如疯虎拼命,似怒龙扑噬,拼杀时根本不墨守拼刺的章法。少尉吉也身体被劈成了两爿,日本兵被砍掉的脑袋满地乱滚。此时此刻,余下的日本兵不约而同地都想着冲出包围,不管什么将命军令,保命要紧,立即溜之乎也。

二十几名日本兵心惊胆颤,不敢再战,挺着三八大盖就想突出骑兵营的包围。可是汪兆龙和骑兵营战士得理就不饶人,拼刺章法的没有,举枪投降的不要,刀劈枪刺,竟然将二十余名日本兵都放倒在牤牛河畔。

汪兆龙拎着大砍刀,浑身是血,杀气腾腾地站在牤牛河岸,晃着一颗青光溜溜的脑袋,仰面大吼了一声:“好,杀得痛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