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八章烽火中原 第二节主力旅

ddtt 收藏 4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现在你是长官,好好保重,有麻烦大队会全力救援,我们从没把你当外人,你是个应感的航空兵,如果你一直开野马你早就是王牌。” “谢谢夸奖。”张学义最后一个钻进飞机,他向地面送行的美军告别,他们大队的大多数人都在这送行,飞机起飞以后小兰问:“你啥时候认识的他们?” “没什么,跟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现在你是长官,好好保重,有麻烦大队会全力救援,我们从没把你当外人,你是个应感的航空兵,如果你一直开野马你早就是王牌。”

“谢谢夸奖。”张学义最后一个钻进飞机,他向地面送行的美军告别,他们大队的大多数人都在这送行,飞机起飞以后小兰问:“你啥时候认识的他们?”

“没什么,跟着B-17飞了几天,圣诞节那天我还开野马战斗机去过杭州,在天上看杭州可好看呢,比我们坐着车游览杭州还有意思。”


新编成的杂牌步兵师已经在第五战区待命,刘峙是个十足的饭桶,他笨到什么程度,解放战争时候的老蒋在作战会议上大骂刘峙是个笨猪,不过这都是后话,是淮海战役的时候,现在四五年的元旦后,笨猪刘峙还每天花天酒地的过着好日子,日军打通交通线正在休整,他也抓紧时间混日子。

张学义坐飞机抵达湖北的空军基地老河口,换乘汽车直奔南阳,路上他看见到处是战地医院,看来一号作战对于中国军队的影响实在太大,可惜自己不在国内,鬼子在大陆发动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战役的时候自己缺席了,不过自己能回到河南地面小鬼子也就长久不了。

战地医院里缺医少药伤兵只能依靠一点点消炎药和止疼药维持着,美国援助的九成药品和民国政府为军方采购的八成医疗物资全部被卖到民间,抗战让没钱没权的中国人没少死,可让坐官的没少繁殖,目前刘峙手下的大多数军官的老婆都拿十位数计算,孩子至少每个军官有十几个吧,他们克扣军饷变卖物资盗卖武器的钱足以养几十个小老婆,养十个以内的还有不少积蓄。

一路上张学义不停的视察医院,肚子里都灌满了火,到了南阳以后他就急着去看自己的部队,城外的防线里驻扎着他手下一个旅,到了前线张学义才知道这个旅的正确番号是保一旅,居然是抗战期间各地保安团保安大队,部分从监狱里出来的坐满牢逃兵,军官全是负伤后归队的老兵,还有个别是有良心的投诚伪军,还有交通线作战期间丢了地盘的警察和打散的部队,总之什么人都有。

战壕里一脸疲惫的步兵连守着,每连只有一挺捷克轻机枪,全旅三个团的防区看上去还没中央军一个团的防区大,全旅没有什么重机枪迫击炮,旅部离前线远远的,张学义带着几个副官在全旅转了一圈发现,编制都是需的,三个步兵团其实每团只有俩步兵营可硬是三个营的编制,团部旅部下边什么警卫营警卫连骑兵连侦察连,这些部队是一应俱全。

张学义视察了一圈进了旅部,里边有各地口音的划拳声,“哥拉好呀五魁手呀,你错了,喝,喝。”里边嘈杂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副官严光看不惯,他依仗自己是中央军出身十分骄横,看不起杂牌出身的军官,尤其是保一旅的,他在师部还代理了几天师长,他大喊一声:“师长到。”

旅部里的噪音一下没了,吓的里边的旅长副旅长差点没摔地上,他们之所以喝酒是脑袋疼,第一缺人第二缺枪第三上边拖欠军饷,第四是他们师刚组建十分混乱,乱的一团糟糕,旅长马三抗战前只是个保安中队长,地方武装杂牌里的杂牌,因为伤亡他一路被提到旅长,保安团熬过了七年抗战,眼看着鬼子不行可交通线作战一开始他的团就在第一线,半个小时被鬼子一个满编中队给打散了,因为保存了实力升了一级,又因为缺人去送死他的团给扩大成旅,其实干巴巴几个人编制表上是三个团而已,人就一个半团。

马三早听说委员长的一个亲戚要来一线,他站好了以后敬礼才发现来的是个后生,也就三十岁左右这么年轻呀,马三用手做了个请坐的动作,张学义坐进旅部。旅长马三知道爷爷来了惹不起,也不知道这个师长允许不允许自己这样的混混存在,马三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抗战前他只会敲诈勒索,抗战后他给人垫背兄弟死的太多,现在勉强混个吃饱,当兵的吃啥他不管,他每顿饭有酒有菜他就满足了,他也知道自己的待遇不如一个中央军的营长,上边不把杂牌当人。

张学义看了看半天,“坐下吧。”他先坐在木头椅子上,马三不敢坐实,只坐了椅子的三分之一的椅子面,张学义拿烟点上,把一盒烟扔给旅部里的一个军官,“拿着抽吧,别拘束,我来之前就看过你的履历,马旅长也是老行伍,对于当前的局面有何想法。”

马三都快哭了,他一肚子委屈,张学义继续跟大家套近乎,马三这才放松一点,他看师长不是来这枪毙谁,胆子稍微大了一点,他知道这些上边派来的人,多数就坏到家了,至少比他这个捞黑钱的县保安队队长黑一百倍,什么丧心病狂的事都干,马三开始痛说本旅的历史,讲了一大堆他心气也平了不少,“师长,我说这么多您肯定不信,我叫来全旅最好的部队您看看就知道我没骗您,从战区到集团军到军都是一样黑。”马三说完让旅部警卫营集合。

保一旅的警卫营立即在旅部门外集合,马三说:“您去看看,这是我装备最好的一个营,是全旅战斗力最强的,您看看就知道上边对我们如何。”

警卫营听到旅长喊集合起来,这也就是一个连,每人都背着盒子炮,士兵和军官的区别几乎看不出来,士兵肩膀上多了一支中正步枪,枪还算半新估计可以用。

“全旅才一千多人,好枪好兵我都编制到警卫营里,才凑了一个连,鬼子大规模进攻完我们啥也没有,除了那点让人饿不死的军粮,弹药武器补充兵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怎么打仗呢?”马三对于部队的情况只能看着急没办法,鬼子要再来一次攻击自己的旅彻底完蛋。

“旅部不是还有特务营、骑兵营、侦察营,情况都如何?”张学义大概感觉应该还是能凑曾一个精锐营,不管人多人少必须打一仗,军官在有本事是靠战功树立威信,自己来这不好好打一仗,上到老蒋下到这些窝囊无能的士兵谁都看不起自己。

“都来集合,别他妈的磨蹭。”马三喊了一家具,又有不满编的四个连站在院子里,这是四个营站在那也就看上去是一个营,机枪也就不足十挺,看情况能不能使还难说,身上的弹药和装具也还凑合使,棉衣是破的不能在破的,有的人的裤子都能看出来他们是那来的,收来的很多杂牌军的兵有人穿则蓝灰色的裤子,警察的裤子伪军的裤子,也有穿中央军的裤子,后勤供应如此困难怎么打?

张学义亲自看了看许多士兵的枪,他除了憋气就是憋气,他出们没带钱,钱都在家里呢,没想到部队这么困难,感觉八路军都比他们强,必须改善生活,要谁送死前必须让谁好好吃几顿。

“马旅长,现在你把这些旅部直属部队编成你的警卫营,尽量找马,我想会骑马的老兵这个旅还是有的,把全旅的马都给他们,我要他们尽快的学会骑马,马刀就不必,每人短枪一支长枪一支,我们有马就好办,人你可以全旅抽调,要求是枪法好会骑马,好装备集中在警卫营,其他部队各守防区,我希望你的警卫营尽快充实起来,你现在就做一件事,找人找好枪然后操练他们,待遇装备我尽快给你改善,我现在就给你去解决吃穿问题。”张学义说完转身走了。


张学义没了帮手不能偷不能抢,直接带着副官严光进了赌场,副官严光问:“长官,您是好这一口么,您身上带钱了没?”

“你别操心这个,现在是被逼的,要有那个老娘们有钱想跟小爷睡,只要钱给的够小爷还真干这个,一晚上赚几个钱部队就有钱,你刚才看见保一旅没,就这样的部队委员长在重庆跟我说有好部队,你去反击吧,是美式装备的主力师,缺什么我给你补,他不给我补我还不打了呀,我越无能他越有理由不给我们装备和物资,就马三那点人能活到过年都难,我身上没钱,不来这弄点钱保一旅还他妈吃不饱,真他娘的闹心。”张学义进了赌场坐下,伙计急忙招呼。

“大爷,您玩那种?”

“爷来这干嘛,不就是图痛快,这着一支枪牌撸子,是张大帅送给我的,我是他老人家的干儿子,我这还有纪念品,老帅送的怀表、望远镜,还有元旦前委员长发的青天白日勋章,谁想要这好东西尽管过来,但他们可不能拿东西,必须拿黄的白,现在票子太毛,不许往这放纸钱。”张学义把身上的几件好东西全摆上,他伸手摸摸色子然后看看碗又看看竹筒,“我就玩色子,谁来?”

小地方的土财主和帮派头目那见过这么多有来头的玩意儿,纷纷聚拢过来,张学义连美国手表也摘下来,“谁来谁来,就扔一次,我做庄,三个六最大,多简单。”

还真有财大气粗的主,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坐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