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即是色 第一卷 弥勒也疯狂 第十章 结拜兄弟

我本沟渠明月照 收藏 0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URL] 马小帅的盟兄盟弟一共四个,在小城市里,拉山头拜把子的事情蔚然成风。而这种现象在职能部门里更厉害,有一次一个小派出所长的父亲去世了,人们发现全局的男人都来吊孝了,一个都不少,为什么呢,因为都是盟兄弟。 马小帅一向不喜欢这种潮流,他觉得关系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口头的协定或者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



马小帅的盟兄盟弟一共四个,在小城市里,拉山头拜把子的事情蔚然成风。而这种现象在职能部门里更厉害,有一次一个小派出所长的父亲去世了,人们发现全局的男人都来吊孝了,一个都不少,为什么呢,因为都是盟兄弟。

马小帅一向不喜欢这种潮流,他觉得关系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口头的协定或者舆论的契约就把自己与一群人拴在一起。

但是这三个人他不拜却是不行。

老大叫谢宏,是马小帅的同学,两个人同学时间长达八年之久,而且在一起可以说是同吃同住,甚至同床,混得比亲大哥都近。老大脾气木讷,但是为人忠厚,有事情又是古道热肠,马小帅非常佩服他。参加工作后他分在了市审计局,因为也是农民的儿子,没啥靠山,只是靠了勤奋,提拔成了审计三科的小科长,也没什么油水可捞。

老二是马小帅就不说了。

至于老四袁丁却是四个人里最牛逼的一个。他老爸是法院的老干部,虽然不是大官,可是也给他留下了不少的基业,有三栋房子,还有一辆普桑轿车,使他省去了很多奋斗的过程。他现在在公安局工作,是一个小巡警,每天戴着大墨镜,骑着蓝白相间的摩托在大街上乱转,十分的拉风,再加上人家长得帅,还会打扮,更是迷死了无数少女的心。他和马小帅还有谢宏是同班同学,只是没有考上大学,从高中就毕业了。三个人上高中时一起租住了一间民房,大通铺,那时候天冷,也没有什么暖气,所以三个人经常通被窝儿,一来上面盖得厚些,二来可以互相靠身体取暖。

好在当时李安没有拍出《断背山》来,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发展出同性恋来。

三个人很要好,衣服、食品、交通工具无不共产,除了妻子没有共同享有以外,其他几乎都能互联互通。

三猛是怎么回事呢?那说起来话有点长。三猛是商贸城一带的混混儿头,他手下有四五十个兄弟,平时也就收点保护费,代客催催欠账之类的。

马小帅毕业的那年,有一天晚上他和几个朋友去商贸城吃羊肉串,正好遇上三猛他们械斗。场面之惨烈那是相当的惨不忍睹。

两辆110警车赶来之后,竟然没有一个警察敢下来制止这场黑吃黑的火拼。三猛此时被对方追打的已是满头鲜血,最后跌倒在地,又被追上来的匪徒用铁棍打折了两根肋骨,才算最后收手,骂骂咧咧的横着身子作鸟兽散了。

更多的警车赶来之前,刀三猛必须跑掉,不然的话,没有三五年是根本不可能出来的。但是他又走不动了,于是他爬到了躲在背角旮旯里观战的马小帅脚下。

他含混不清的说:“大哥,求你把我弄走,我给你钱,不然的话我进了局子就惨了。”

马小帅天生胆小,吓得早已是魂飞魄散,那里还敢接这活儿?

“大哥,大哥,我求你了,对方是海阳的地痞流氓,他们想来咱们古井,霸占市场,我,我这是为了保护咱们古井才,才……”说到这里他实在支持不下去了,头一歪,昏了过去。

马小帅惊异得看着地上这个浑身是血的家伙,心中油然升起一种敬佩的感觉来,真是盗亦有道啊,还真没想到,从一定意义上讲,他们也维护着古井的安宁!又加上刚才他喝了酒,微醉的头脑有点儿激动,也顾不得其他了,当下马小帅抱起刀三猛跑到了四五栋楼开外,等警车走后,他又把刀三猛送到了医院。

医院里全是这次械斗中受伤的伤员,医生护士们跑上跑下,还有站成一整列的警察守护着病房的安全。马小帅看这架势就把刀三猛拉到了家里,给远房表姐兼同事嫂子林倩打了电话,林倩赶来后,虽然大家都埋怨马小帅多管闲事儿,但还是在家里给刀三猛做了手术,因为手术条件简单,留下了点儿感染后遗症,至今刀三猛的肋条还在隐隐作痛。

因为这次械斗影响极为恶劣,省公安厅要求务必严打,警方自然追到了刀三猛。但是马小帅也已经知道,刀三猛说的是事实,来抢夺地盘的是海阳(地级市——下辖古井市)的“砍手帮”,而且,在械斗之后,因为古井混混儿们的顽强作战,海阳砍手帮决定不再进入古井市了,这也是整个海阳市范围内的县级市里唯一没有砍手帮的特例。

马小帅决定隐藏刀三猛躲过这段风波,但是袁丁知道马小帅窝藏了罪犯之后,觉得这事不值得冒风险,就要抓三猛,马小帅连忙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并吓唬袁丁如果举报了,俩人就此恩断义绝。

袁丁最后没有上报,而且出力把刀三猛的责任推卸了个一干二净。本来古井警方对这件事就没打算追究太深,于是刀三猛很快就可以自由露面了。

自此,刀三猛坚决要求和马小帅还有袁丁拜把兄弟。本来马小帅是极力反对的,但是无奈刀三猛磕头不起,并声称如果他们结拜了,刀三猛就此从良,永远不做坏事;如果不结拜,他刀三猛就会重入江湖,把坏事做绝。

无奈之下,本着治病救人的伟大理念,马小帅决定结拜。之后他们又说服了谢宏和袁丁。结拜的那天,谢宏把仪式准备的甚是隆重,什么香烛,什么拜帖,一应俱全。四个人祭天祭地之后,谢宏开始宣读结拜章程:第一要孝敬父母,第二要尊敬兄长,第三为了兄弟的权益要不惜一切。至于什么奉献社会,什么戒淫邪,什么戒偷盗之类的,根本就没写,马小帅说那都是法律调节的范畴,我们整那些有啥用?就写一些有实际意义的也就行了,最后归结为上述三条。

四个人排了年龄,谢宏老大,马小帅老二,三猛还是老三,而袁丁是老四。鉴于几个人的身份,事先已经说好,结拜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再跟外人说起。

马小帅想着拜天地的时候,谢宏因为太胖,裤裆一下子给绷扯了,露出了大花裤衩子,不由得咧嘴笑了。

门外刀三猛的大嗓门儿远远的就传了进来:“马小帅,老子们看你来了,还不快来迎接。”

袁丁的声音紧跟着传来:“三猛,你就是一个粗人,永远也改不了,你应该说:‘马小帅,老子们看你来了,还不快来接驾?’这样才显得你有文化,有身份是不是?”

大家哈哈大笑,说话间一群人走进了马家小院。

为首的自然是谢宏,他那身材没法说,帅极了,有一次裁缝师给他作风衣,量了腰围和身长之后,把身长给丢了,打电话一问,谢宏说你还有腰围吧?裁缝说有,谢宏说那你按腰围做就行了。结果将信将疑的裁缝把风衣拿来之后,发现十分合体。

原来,谢宏的腰围跟身高差不太多,他身高一米八,竟足有二百六十斤重。

三猛最大的特色是他的脸,他的脸是典型的马脸,很长,也很宽,宽宽的鼻子,两道剑眉拧着花往上长,一道刀疤从右眼眉开始直接砍到了左脸颊,就是鼻梁子上,也有一道浅沟。别人一看他就是一个凶神恶煞,不要说惹他了,就算看他一眼,都心有余悸。

不过从结拜以后,刀三猛还真的改邪归正了,从事起正当职业来,开了一个轧花厂,小日子也蒸蒸日上了。

袁丁进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两个小纸箱子,这家伙瘦高挑,活像一个衣服架子,白皙的脸庞,浓眉大眼,十分俊朗。最美的是他的眼睛,用他的话来说叫“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一身笔挺的警服,更使他英气十足。

马小帅看着袁丁都羡慕的要死,没事儿就骂袁丁是块做鸭子的好料。

马小帅今天心情特好,他此刻最关心的是袁丁手里的东西究竟是啥?等到了一看,盒子上写着:“北京全聚德烤鸭”。马小帅抬脚就要踢袁丁,他口中念念有词:“噢,老子受了这么大伤,你们就给我从北京捎俩鸭子啊?我看把你小子也烤了,凑三只,老子也许饶了你们。”

谢宏哈哈笑着拦下了他:“二弟,你知道,我们去北京事儿太多了,听说你受伤了,我们急忙把事处理完了,紧往回赶。哪有功夫转商场,就这还是我们在前门吃饭的时候顺便捎来的呢。”

马小帅这才消了怒气。他让大家做好后,问谢宏:“大哥,你们这是去北京干什么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