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改革][长城原创]老爸搞合资。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63 245
导读:改革开放走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几乎是一代人的时间,但这二十年,我们是三代人共同走过的。 我老爸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几年就是在改革的事业中度过的,老爸是个老八路,解放后上了大学,一直担任国家邮电科研部门的领导,改革开放后,因为岁数到了离休年龄,在八十年代初就办了离休手续,交出了行政职务,但是,他离开了行政职务却又投身到搞合资企业的前列。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直到离世。 前几年的一个春节,老爸原来局里的一个干部,现在已是处长了,来看我妈妈。说起现在搞合资搞引进:“前几天,我们局长和摩托罗拉谈引进,谈了几个

改革开放走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几乎是一代人的时间,但这二十年,我们是三代人共同走过的。


我老爸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几年就是在改革的事业中度过的,老爸是个老八路,解放后上了大学,一直担任国家邮电科研部门的领导,改革开放后,因为岁数到了离休年龄,在八十年代初就办了离休手续,交出了行政职务,但是,他离开了行政职务却又投身到搞合资企业的前列。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直到离世。


前几年的一个春节,老爸原来局里的一个干部,现在已是处长了,来看我妈妈。说起现在搞合资搞引进:“前几天,我们局长和摩托罗拉谈引进,谈了几个回合,什么实际的好处都没捞着,回来气得只发抖。靠!要是老局长去搞,整不死这帮老美!”

气愤话说是说,可真要从外国人手里争回国家利益不是简单的事。



80年代初,当时的中国总理与荷兰总理就两国开展光纤合作项目达成了协议。荷兰菲利普公司与中国有关方面合资成立光纤公司。搞合资公司这事上级派到了刚刚办了离休手续的老爸身上。


光纤通讯技术是七十年代初才在世界上出现的,我国在这方面并不落后,


记得72年的一个早晨,老爸刚刚起床,部长就打电话过来了:“你昨天提到的光纤通讯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通讯的重要手段?昨晚上我想了半夜,这事不能不抓,你上午就来我这一趟,我们召集大家议一下。”


通过几次会议讨论,在得到上级的批准后,老爸那个研究院下属的一个研究室升级为院,主攻光纤通讯技术,经过科研人员们十多年的努力,已经有了一些成果,而且有些还是世界水平级的成果。


亏得当时的领导有远见,现在和荷兰人合作搞这方面的开发,我们要技术人员有技术人员,要成果有成果,不然合作时手中一张可打的牌都没有。


与外方的谈判开始了,这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很多问题不好定,原因不是对方没有诚意,是我们封闭了几十年,对外部世界知之甚少,特别是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搞企业的一套了解太少,而我国又没有合资企业的先例。合资方有外方,中央部门,地方政府三方面,各方都要观点一致,利益平衡,风险要小,预期的效益要好。多复杂的一团关系呀。


一次,老爸率团出访荷兰归来,随行的办公室主任半开玩笑的对我妈说:“下次再别让我出去,你叫老头饶了我吧!这次出去一个月比在国内三个月都累,白天马不停题的一个个节目参观,考察,谈判,会见,晚上酒会等活动结束了,别人都可以休息,老头还得拉我和另一个翻译一起总结今天的工作,准备第二天的谈判资料,我们俩个年轻人顶不住就倒班睡,可还是一天就睡三四个小时,我可受不了啦。”


主任说完想了一会又说:“说起来和荷兰人谈还好一点,大家都知道游戏规则,只不过是在争利益。回来后的事还要命,很多东西得说服方方面面,既得要各方面支持,还得不违背现行的一些条条框框。难呀!”


我手里还保存着当时老爸给的一封信,信中有这样一段话:

儿子,这是我离休后接下来的第一个任务,尽管这个任务十分沉重,我也感到干起来很吃力。但我还是坚信,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只要你认真的去做。搞成这样一个合资企业对我们未来的高技术产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会成为一个成功的范例,会积累下经验。我很有信心。只是有些累,碰上一些进度太慢的事爱发个火。。。。。


经过几年的艰苦谈判,合资企业破土动工了。合资的条件非常优惠:总投资一亿一千万,总股份中中方占51%,菲利普方占49%。外方以设备,资金投入,并提供技术和管理。中方出资部分的70%由荷兰阿鹿银行提供二十年的无息贷款。中方出资部分的30%用土地做价。这就是说我们用一块建厂用的荒地换回了一个亚洲当时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技术最领先的高科技企业!


又是三年过去了,合资公司投产了,因为地方政府希望在企业中占更多的股份,中央部门让出了股份,老爸在企业投产的轰鸣声中结束了工作,搞政策研究去了。


1992年的夏天,老爸在全家的饭桌上说了一件事:“部长找我了,问我能不能回光纤公司当董事长。”

那家企业,投产已经三年了,不知怎么搞的,技术是最先进的,设备是第一流的,当年老爸花了那么大精力把她搞成交了出去,对她的赢利很有信心。结果,三年来却亏损累累,今年还没过半,已经亏了三千万,说是预计到年底要亏七千万,照这样亏下去,一亿多的投资都得亏光。外方很着急,中方省里的董事们也急了,只好找到北京,叫部里接手。

我们几兄弟各发高论,说了半天,总之,就老爸那脾气,干啥都得拔尖!不干是不干,一干就得干好。可老爸已是年近七十的人了,离休后当当顾问,写写科技政策研究文章,到处走走搞搞调研不是很好么?接这个活干吗?这可是个烂柿子,玩好玩不好都没啥好结果。


几天后,老爸向部党组表示:去!一定搞好!


这年仲夏的一天上午十点左右,我焦急的听着气象广播:武汉地区有大雾,航班已经停飞。。。。


今天老爸要到深圳来开当董事会,飞机是十点起飞,我拿起电话拨通了老爸的秘书,秘书告诉我:董事长没坐飞机,带着人开了一辆面包车奔深圳来了!


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那时又没手机,和老爸根本联络不上,一千多公里的路程,老爸已是年近七十的人了,怎么这么不要命!急得我像热锅上蚂蚁,四处乱转,等呀等呀,第二天的傍晚,老爸来电话了:“我到了。”


我急急忙忙赶到他住的招待所,进门就说:“老爷子!你是干吗呀?坐三十多个小时的汽车,你不要命了么?”

老爸没事人一样,慢悠悠的说:“怎么啦?我还没老吧?定下来的事就得按时办,没飞机还不干事了?”

“那,那也不必来了住这招待所呀?你们不是在希尔顿开会么?”

“外方的董事们明天才到,能省一点是一点。”

“切!你那企业资金上亿,缺这一点么?”

“胡说!家底大就可以乱花么?再说了,这公司已经亏了不少了,不节约一点还成?”

“好好好!我不和你争了,我请你吃饭。”


老爸叫上他的随员们一块到餐厅吃饭。点菜时办公室主任一再说不用我掏钱,主任点菜时只找家常菜点,我看得出来这又是跟了老爸的作风,我开玩笑的说:“老爷子,你想省也别叫同志们跟着吃素么。”

“你小子给我闭嘴!你跟着吃公款已是沾便宜了,还胡说什么?”老爸严肃的说。


说起来老爸也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单说国宴和外事活动的宴请他就不知吃了多少,但摆排场,讲豪华从来他都是反对的,就是到了90年代,他的好衣服也是就几件用出国发的服装费制办的衣服,只有外事活动和重要场合才穿。

92年,我弟弟说老爸年岁大了,鞋得穿软一点,给老爸买了一双波鞋,老爸穿在脚上很开心:“不错!很软和,很合脚,多少钱?”

弟弟死活不说:“一说价钱你肯定嫌贵,儿子孝敬你你就穿吧,还问啥?”

“不行!你得说,不说我就不穿!”老爸绷起了脸。

无奈,弟弟说出了价钱,一听那价钱,老爸立刻把鞋脱了下来:“去!退了!还了得了!这么贵!这那是穿鞋,简直是浪费。“



面对一个亏损累累的企业,面对重组后人心浮动的职工队伍,老爸痛下狠手:

第一, 宣布凡是愿意留下的都可以留下,本届班子绝不对任何一方的员工有歧视。

第二, 派出精兵强将参加国际国内的招投标,并定下产,销,利润指标,完成者奖,完不成者罚。

第三, 建立公司党委,党员干部加强组织观念,充分发挥党住址的作用。


企业运转起来了,生产开足了,外出投标,应标的销售人员积极行动起来了。

到这一年的年底。一盘帐,不仅上半年的亏损赚回来了,还赢利了两千多万。

年底,公司开全体大会发奖金。从总经理到清洁工都拿到了红包。


那天开完发奖大会,老爸的司机塞给我妈两条好烟,妈妈直推辞说我们从没有收礼物的规矩,司机说了:“您不知道,全市都知道我们公司是合资企业,待遇高,可前几年不要说奖金,老这么亏,大家都觉得公司快不行了,老爷子回来主持公司这才半年,公司就活了,连我都拿了几千奖金。全公司就老爷子不拿奖金也没工资。就算我是个晚辈孝敬老头子的好么?


第二年,公司在册职工127人的企业赢利一亿三千万。而以后两年的已有定单可满足利润持续增长。

生产,销售这些企业是如何经营的我说不请,我知道一条,接受新观念走新思路很重要。别看老爸快七十了,他可是接受新事物快着哪。


一次, 他和我聊天。说到公司的事时气哼哼的说:“一百多人的企业就搞了14个女秘书,总经理到各部门经理人人一个,没事干整天的化妆,比时装,像什么样子!“

“那你打算咋办?“

“我全炒了她们。“

”别呀!老爷子,你想想,能进你这合资企业的那位不是地面上的头头脑脑的亲闺女,外甥女的,你炒了张小姐。明儿李局长找麻烦来了。你炒了孙秘书,后儿胡处长要罚款了。“

“叫你这么说还了得了?“

“我给你出一招吧。“

“说“

“她们不是爱打扮爱时装么,你出点费用叫她们组成专业时装表演队,舞蹈队到处去参加比赛呀啥的,一来可以发挥她们的专长,二来还给你的企业做了广告。“

老爸听了我的高招没说什么。

年底,老爸吃饭时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还不错,在省市的企业文化大比赛中拿了不少奖,搞得很出名!



前面说了,合资企业在老爸的领导下一年赚了一亿三,有了钱,经理们张罗着盖职工宿舍。方案报到老爸那老爸判了个不准,理由是规格太高。


“每个职工100多平米,部门经理140,总经理180?不行!总经理比市长住的都多了。企业才有利润就这么超前,这不行!“老爸在董事会上否定了这方案。

回到家,老爸还为这事生气:“我们有些同志一点艰苦奋斗过日子的观念都没有。有点钱就大手大脚。不像话!”

我看着老爸生气的样只想笑,不就盖点宿舍么?瞧他老人家的样好像是拆他的房似的。

“我说老爷子,你不是总结了:文革前听党的话的是好干部,文革时还工作的是干部,80年代能发奖金的是好干部。90年代哪?”我逗老爸。

“你说90年代该是啥?”

“我说呀,90年代是观念新的是好干部,您想呀!凭啥企业的员工就不能比政府官员住的好?企业赚了钱为啥就不能给职工谋福利。以前讲的是高积累低消费,现在呢?

还有,你那公司要是盖了高规格的宿舍不正说明党搞合资企业是正确的么?企业是职工的,有钱大家分享不正是共产党倡导的么?“

老爸当既笑骂道:“就你个猴三儿会说嘴!”

一年后,光纤公司的员工们高高兴兴的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住宅。


本文内容于 2008-1-10 11:38:51 被预备役海军上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