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总参 第一部 抗战遗墨 第七章 抗战遗墨(二)

panmo2008 收藏 3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


第七章 抗战遗墨(二)

机关发动,一时间天塌地陷。

三百多个鬼子兵一时间鬼哭狼嚎,好在他们训练有素,逃得快的迅速集结起来,在小队长松本的带领下向孙德胜包抄过来。

飞天蜘蛛早有防备,带领首下几个抗联的战士迅速利用身侧的地形潜藏起来,朝鬼子小分队点射。

飞天蜘蛛弹无虚发,转瞬间已经有四个小鬼子毙命。鬼子小分队惊恐交加,迅速分散开来。隐藏在外围的鬼子听到枪响,也包抄过来。飞天蜘蛛带来的只有五六十个抗联战士,现在腹背受敌,又受到外围鬼子和警察的围攻,情况十分危急。

偏偏这时候又有一队关东军机枪营的鬼子兵赶来,重机枪开火,飞天蜘蛛和部下很快就被重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只能躲在城隍庙里藏身。

“飞哥,我们出去和他们拚了吧?!”抗联战士黄奎叫喊道。

“他们有重机关枪,我们一出去就成了筛子眼了。”飞天蜘蛛沉着道,“我们就在这里和他们对峙。”

“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坐以待毙吗?”抗联的一个书记官满面仓皇地说道。

飞天蜘蛛斜了他一眼,镇静的道:“我手上有他们的宝贝,量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它们现在咬不定我是否带有它们的宝贝,如果没有带我把宝贝藏起来了的话,一旦把我打死了,他们就追悔莫及了。所以我们不用急着出去,等他们来喊话谈判。”

黄奎是个急性子,现在寡不敌众,也不好多说什么。

倒是书记官有些害怕,本以为不会有危险,自告奋勇来的,现在被团团围困,急躁的道:“你不会死,那我们怎么办?”

“就你怕死,怕死你就不应该来,蹲地上撒泡尿滚出去吧,骡子!”

骡子在北方是骂人非常狠毒的一句话,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说对方懂得父母是马、驴之类的牲口,另一层含义是说对方徒有其表,没有丝毫用处。因为骡子是没有生育能力的。

书记官大怒,竟然举起手枪朝黄奎射来,黄奎身手敏捷,就地一滚,子弹擦着大腿射入地面,黄奎也勃然大怒,从腰间取出匕首插入书记官的胸口。书记官痛苦的挣扎了两下,倒在地上。胸口一股血箭喷射而出,黄奎搞得满脸都是血,一边痛骂着书记官软蛋窝里反,一边嘟囔着计划欠佳。

飞天蜘蛛眼见自己几乎身陷囹圄,手下又搞内讧,急怒交加,怒吼道:“你们真给抗联丢脸,老子让你们来,纯粹是上当了,铁头狐狸那个王八蛋,老子今天要能逃出去,一定把那家伙碎尸万段!”

“砰!怦怦!!!”一阵巨响,三枚手雷不知从哪里投掷进来。

黄奎距离门口近,首当其冲,被炸得只剩下一个胳膊耷拉着,脑袋也没有了。书记官更是不知去向。

飞天蜘蛛见此惨状,羞愤不已,对余下的三十多个抗联兄弟们说道:“大家都是跟我干的,我拖累大家了,还有一个逃跑的办法,就是我从书上学到的遁地术,但是我们人太多,一次只能走一个人,我在这里开一个地洞,你们一个一个走,千万不要挤。与其死在这里,倒不如把这个不传之秘用出来。”

说话间,他的脚下已经出现了一个井口大小的黑洞口,阴森可怖。一个胆大的战士首先走到跟前,看了一眼飞天蜘蛛道:“飞哥?”

飞天蜘蛛点了点头。

那名战士缩身潜入了地洞,临行前还跟飞天蜘蛛等地面上的人做了一个鬼脸,笑了笑。

就这样,飞天蜘蛛不断朝外面放冷枪,掩护手下撤退,逃离城隍庙,自己殿后,抗联战士全都安全撤离。

可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飞天蜘蛛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他们逃离的地洞出口,居然就在孙德胜率领的警察部队驻扎地。

孙德胜最后一个露头,就看到弟兄们正被警察们包围在一个圈子里,两杆汉阳造步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你就是盗墓的吧?还精神着呢!”孙德胜爽朗的笑道,然后恶狠狠的对手下说道,“皇军在圈子里面战斗,这些盗墓贼挖地洞打这儿出来,我们事先竟然一点不知道,让皇军知道你们这些饭桶这么窝囊,非枪毙你们不可!不如这样,我带上两个人找个僻静地方将他们就地处决,省得将来皇军知道了麻烦。”

飞天蜘蛛看着孙德胜冷笑不止,也不答话,黄奎等人更是怒目相视。

孙德胜微笑不语,不怒而威,引领了两个亲信,将飞天蜘蛛等人五花大绑,朝一个小山坳走去。

走着走着,飞天蜘蛛缓缓靠近黄奎,悄声低语道:“兄弟,我告诉你宝贝埋藏的位置,一会儿我制造机会让你逃出去。”

黄奎激动得热泪盈眶,哽咽道:“大哥,弟兄们没用,帮不了大哥了,索性就死在一块了,下辈子一起打天下吧。”

飞天蜘蛛见黄奎如此固执,无奈的叹息,不再多说。

“你们两个站在他们两侧,防止他们逃跑!”孙德胜命令另两个警察。

两个警察怪怪的站在了飞天蜘蛛队伍两翼。

孙德胜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瞄准飞天蜘蛛,扣动了扳机。

…………

“哈哈哈哈哈,”王晨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揶揄道:“接下来就是你父亲‘啪啪’两枪打死了手下两名警察,放了飞天蜘蛛,然后和飞天蜘蛛惺惺相惜,义结金兰了吧?会画画不?你怎么不去出版连环画啊,小孩子们喜欢看,奥,对了,现在孩子们不看连环画了,都看动画片了,那你去出动画片也成啊,就是有一点我不明白,飞天蜘蛛会驾土遁,土行孙啊,那他为啥不故伎重演,再使一回土遁跑了不久的了吗?干吗还要束手就擒,纯粹是为了情节发展需要,跟你父亲结拜的机会吗?”

王晨笑得合不拢嘴,乐不可支。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还身陷囹圄,被人掌控之中。

忽然,他的笑容凝滞在了脸上。

他看到孙空的脸颊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的斑点,接着又有了半透明状的云雾,如同电影中怪物喷吐出的云烟一样,孙空狠狠的伸出右手,居然插入身侧的木柱中,然后抽出。宛如将手伸进脸盆中洗了洗又抽出来擦干那样浑然天成。

“孩子,你太天真了。”孙空面无表情地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