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疯虎,史上最牛B的冲锋(4)

山鹰2007 收藏 3 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操,看老子不信治不了你!”霎那间滚倒进弹坑里的我瞬间拔出了手雷,凭着多年练就的盲打暗器的感觉和臂力,又把一束手雷砸到了近处的大石包上;“轰!”我们继续飞快跟四足动物似的手足并用向前爬,还好那些大着胆子冲出来的敌人正被邱平一个个狙杀,不然我们可死定了。又冲了不知多少米,前面敌人防御点的枪又响了起来,“轰!”这回是林瑞勇、徐渊伟的‘60火’发话了,敌人气焰又被压了下去。

这样不行,必须有人吸引住敌人正面火力。我瞬间作出了决定,对前面的何勇毅大声道:“小何,迂回!”

“明白!”何勇毅应了声,趁着机会绕到了前面敌人暗堡视线死角,顶着两侧敌人的射击,飞快前进。

我们继续趁着机会向前冲,似乎越来越接近飓风中心了;敌人疯狂的射击再不停息,呼啸的子弹气流就像刀子一样刮得我遍体生痛。“老廖,快啊!”林瑞勇焦急的大喊着。

王八羔子的,现在跟疯狗一个样,能快得了么?下定决心的我大喊了声,奋然而起,运足内劲顶着敌人两侧射击向着敌人石堡冲了过去——“神行!”

已经大量消耗了体力的我很快扛不住了,两只脚腿经就跟火烧了似的剧痛难当。这门功夫一天一般最多能用一次,而我强行用上了第二次;这可不是开玩笑,要是一有个闪失,下半生可就只能坐轮椅了。还好,瞬间奔出不到20米的我俩腿剧痛磕在了石头槛上,被摔了个狗啃泥,就在这时前面石包敌人的枪又响了!

“20米?”看我心念电闪,就在倒下敌人抢响的霎那,忍着两腿的剧痛拔出了手雷,一个侧滚平躺在地面窥准了烟幕中敌人的射击孔。射程内……一颗手雷便被我用‘没羽箭’手法给掷了进去;“轰!”这回手雷直接冲射击孔穿了进去,敌人一声惊呼,惨叫;起码没了一个人,机会!

“快!”我大吼了声,迅即用‘琢玉指’法(PS:玉臂匠金大坚创。主要方法是点、钻、捏、掐,既可医用,也可对战。)点住自己两腿上、下腿控经穴,环跳、臀窝、大骨、血海、分中、承筋、承山、沥泉穴刺激血气快速流通,再运气以拍震解穴法掌击两腿腿筋,在两腿微痛酥麻后,迅速将腿勉强恢复了状态。正此时,冲在前面的何勇毅已经飞快绕到了大石包暗堡墙根下,就在敌人射击前的瞬间,一发‘没良心弹’又透过射击孔!

我和张廉悌拖着罗裕祥躬着身子,埋头就向前飞快的冲。敌人在暗堡里实在受不了‘没良心弹’的糟蹋,在迅速确定了出口没人后,立马撤了出来,爬上了地面,把身子藏在大石包前,墙根下匍匐着的何勇毅即刻举枪就朝地第一个爬上地面的敌人射击。敌人一声尖叫,倒在地上,死翘翘了。但随之而来在暗堡出口的窝坑处两个敌人迅速火力冲大石包两侧火力开道,剩下的迅速爬上了地面,在侧后方另一个暗堡火力和顶峰石丘山缝里敌人火力的掩护下冲着我们疯狂射击着,两颗手雷被抛到了石包前,何勇毅藏身的唯一安全掩体后,危险!

就在手雷刚抛到了半空中,伴着一声清脆的枪响,带着子弹划破空气的刺耳尖鸣,“轰!”敌人的一颗手雷凌空爆炸了,随即是数个敌人惨叫了起来!斜对面小尖山又传来了老邓愤怒的叫声:“混蛋,那是老子的!”

随后是邱平委屈无辜的应声:“班长,我不是没打人么?”

老邓彻底无语,要是他知道以后那些拉牛屎的特等射手全把手榴弹当酒瓶打不知会有何感想,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了……

还有一个,这是我表现的机会!眼见着那颗手雷落了下来,我迅速提起内力使出了‘地虎功’(PS:这是‘矮脚虎’王英的看家本领),飞身向前一扑,向前一个地躺滚,提气一纵而起又是一个斜身侧手翻;就着离心力,将自己抛了出去,又是几个地胡旋,飞快近到了那手雷的落点,就在手雷即将着地的霎那,飞快就立住的我顺着地旋转的势头,斜身提腰撩腿运用柔力,一脚挂在飞落的手雷将它带了出去;“轰!”我顺势倒在了敌人,看了看乌龟一样紧紧蜷着身子好发无伤的何勇毅,勉强笑了笑,松了口气。

于是对面那混蛋一面飞快准确狙杀着敌人,一面吹着口哨,不断重复的欢叫着:“廖排长,帅呆了!廖排长,帅呆了……”就跟那恶心的拉拉队似的——王八羔子的,他以为这是参加运动会!?这是在玩儿命!连自己的命都玩儿上了这家伙还是那么不正经?我也无语了,不知道这家伙是心理素质太好还是天生脑子上缺根筋。不过有一点要强调,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所有继承了他荣誉的家伙都有这毛病,他那光荣的称号都快在军中成神经病的代名词了。雪狼的小崽子们,善意的提醒你们一句:珍惜生命,远离‘獠牙’。别以为有那称号的人会有多风光,有个不恰当的比喻,有那两字称号的家伙天生都是些滚刀肉,打着钢印的人肉炸药包;靠得近了,不论敌友都一律都会灰飞烟灭的。不同的是他们摧毁敌人的是肉体,而摧残你们的是精神。你们千万要牢记!

万幸,有了我和那混蛋的联手,何勇毅的命是保住了。但被手榴弹凌空爆炸击伤了仍在哀号,敌人就进制高点前的石包暗堡和藏兵洞依然在射击,战斗还没有结束。

冒着敌人炒豆似的密集抢响,顶着敌人飞蝗似的密集弹雨,我飞快一把把何勇毅拉了过来,冲张廉悌和何勇毅冷酷道:“补抢!”

瞬间我们三个人,三杆抢冒着敌人弹雨以石包为掩体对着艰难向着石丘下藏兵洞艰难爬去的几个点射把他们都结果了。其实这些都该让老邓或邱平来做,但自负的他们从不以猎杀伤兵为功,况且红1团从来外战没俘虏,但那时他们这么干了绝对会犯纪律的,而我们这么干却不会。这就是打犯纪的擦边球……

“轰!”为了保险,我又把一颗手雷投到了大石包后,敌人暗堡出入口的石坑里。果不出我所料,“啊……”敌人又是一声惨叫,看来最后一个重伤没了行动能力的敌人被我们结果了。但这时我们连最后的攻坚利器都用光了,一样用来攻击坚固堡垒工事的称手武器也没了,怎么办?难道就地隐蔽,就地在敌人防御阵地里固守待援?那无异于找死。

我指了指大石包,道:“里面找找!”

我们迅速爬到了石包出入口,张廉悌进了去,我们警戒在外面小心着敌人冲过来。但情况很不乐观,我们就只在里面寻到了一根‘60火’和一枚配用火箭弹。剩下倒是还有一门现在用不上的100mm炮和炮弹。怎么办?

看了看防御坚固的大石包和开在石丘缝儿里火力凶猛的藏兵洞,我一时也无法了。我脑筋飞快旋转着,一时也没得好主意。就在这时,一发火箭弹又迅速从小尖山斜飞了下来,准确狠砸在了我身旁不远的小石包旁,将躲在后面向小尖山上射击的敌人连人带石头一齐轰飞了。就在这时又一声清脆声响,还剩个苟延残喘负隅顽抗的敌人被邱平给爆了。又没捞着的老邓又是愤怒的骂咧着:“日……”我顿时来了主意。

“老林,大徐,大石包门全看你们的了!”我对对面大喊了声,寄希望于他们的火箭弹能够砸开敌人大石包暗堡出入口的铁门。他们距离那而将近有400多米,要在这样的距离上用火箭弹砸破一道不过一人多宽并且射击角度不佳的门,难度实在很大。幸亏那天有徐渊伟,林睿勇火箭筒技术也不赖,不然那天我们四个困守等待了。

“瞧好吧!”正忙着上火箭弹的徐渊伟冒着对面敌人的射击应了声,虽然有困难但对他这还不是不可完成的。

“分组!小罗,小何目标:侧对面大石包。廉悌,我们砸下藏兵洞!”我又简短命令道。

“明白!”

“轰!”就在这时林睿勇一发火箭弹砸在了就近的大石包上,但由于射击角度不嘉,偏差有些大,砸在了大石包出入门旁;大石包震了震,敌人火力一松,依然岿然不动……

“冲!”不由我分说,大家冒着敌人横飞的子弹就向着大石包飞快爬去。接着复杂的地形,灵活机动着,并堤防着前面敌人两个据点的射击和两旁冲出工事的敌人反扑。

“砰!砰……”邱平手里的Dragnov清脆点击着,让老邓干瞪着眼傻瞄出不得手;敌人几乎被他一找准,就被邱平给结果了。

“哒哒哒哒……”我们一面向前猛冲一面向着意图向我们射击的敌人队射着,两人一组交替掩护着把敌人压制下来,并借着一路隆起的石包和凹陷的弹坑掩护,迅猛前进。但不过片刻挡在我们侧前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大石包又一次和着敌人藏兵洞口敌人的火力一齐射击开了!

“轰!”顶着敌人射击徐渊伟又一发火箭弹将大石包的火力震了下去。

“快啊!”趁着敌人一楞神,我们又快速冲进了10余米。就在敌人枪又将响了起来时,我飞奔中拔出了最后一束手雷隔着4、50米砸了过去。“轰!”敌人的火力又是一顿。就在这时,飞奔中觊觎着敌人藏兵洞的张廉悌跪起将找来的唯一一发‘60火’砸在了敌人藏兵洞口立起的留有射击孔的石墙上,顿时将拉起了防御壁的藏兵洞口炸得塌方了下来,一时敌人藏兵洞口的火力熄火了。

没有停息,张廉悌刚一把火箭弹砸过去,心急火燎的我一把拉上他紧跟着冲在前面的罗裕祥和何勇毅。但还没两秒钟,敌人大石包暗堡的火力又喷了出来!“轰!”这回是何勇毅,他也将最后的一束手雷砸了过去,虽然没直接砸在大石包上,近处升起的更浓的烟幕还是令敌人放了空抢。此时我们几乎弹尽了,除了百余发枪弹,张廉悌还有两可手雷,我和小何还剩一颗。情况万分危急!

我们冒险又往前冲着,突然又一发火箭弹从小尖山上打了来,“轰!”敌人大石包暗堡又是一震颤抖,猛然对面传来了林睿勇的大吼:“大徐,松了!”

“轰!”就在我们奔跑间又一发火箭弹迅即准确击中了大石包出入口的铁门。我明显听到了大石包里面敌人痛苦,惊怒的嗥叫声。瞬间对面徐渊伟传来了令我兴奋无比的大吼声:“老廖,成了!成了!快!”

就在这时,罗裕祥大叫一声:“老何!”,估摸着进入了火焰喷射器有射程的他低着身子,慢下步,持续向敌人石包暗堡喷射出火龙压制着射击孔后的敌人,何勇毅立即在旁最后一颗手雷砸到了敌人大石包出入口迟滞敌人爬上来向我们射击,并飞快起身向大石包冲去;

“轰!”敌人一声惊叫,但瞬即躲了过去的敌人叫嚣着爬了上来!

“打!”不用我说,我们三迅速抬枪就向斜侧冒头的敌人一个点射,将第一个从石坑里冒头的敌人压了回去。但石坑里的敌人瞬间向我们砸来了三颗手雷!

“砰!”又一声清脆枪响,一颗手雷刚一腾出石坑就被邱平打了个凌空爆炸;“轰”的一声,闪避不及的敌人瞬间被弹片击中,惨叫着倒在地上;另外两飞出来的被爆炸的气流震飞在一旁爆炸了。气得老邓直骂咧,没法;谁叫人家是半空中伸出的巴掌(高手)呢?撞上这样的兵,平素好勇斗狠的老邓只有柏油路上跑马车(没辙)了。

一瞬间,“杀!”罗裕祥怒吼一声猛冲到了大石包旁,冒着生命危险,勇悍的将喷口塞在了敌人射击孔上,又是向里面来了个灌喷!瞬间里面就变成了焚尸炉,熊熊的火苗从其它孔子燎得猎猎作响,滚滚的浓烟腾了出来,爆炸声,惨叫声汇成了一片;同时趁着机会,何勇毅扑腾到了石包后的石坑侧,不论死活就对着石坑里面的被炸伤的敌人就是一个近距离猛烈扫射,打得里面三个敌人血肉崩射了出来,染了他一声,惨叫呻吟了几声光荣的谒见胡志明去了。现在,我们的目标只剩下守在制高点通路侧的敌人藏兵洞……

(PS:明天就到‘疯狂的拳头’第二卷上半部分高潮,大家一齐‘顶’吧。哈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