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人生 正文 五、新学年新气象

火火眼 收藏 6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size][/URL] 五、新学年新气象 我直升高中,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如果我都不能顺利的上高中,那只能说明我国的教育体制真的出现问题了,我可是应试教育的结晶呀。 初中的很多同学没能考回母校,我不是想他们,除了景兰,其他的同学我不愿意记住,从小学到初中除去师兄我没有朋友,也没人愿意和我交朋友,一个经常被人欺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0/


五、新学年新气象

我直升高中,这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如果我都不能顺利的上高中,那只能说明我国的教育体制真的出现问题了,我可是应试教育的结晶呀。

初中的很多同学没能考回母校,我不是想他们,除了景兰,其他的同学我不愿意记住,从小学到初中除去师兄我没有朋友,也没人愿意和我交朋友,一个经常被人欺负的人本身就不该有朋友。我想的是那些力邀过“街头高手”的家伙,结果他们也太不努力了,就算为了欺负我,也要考回来也好嘛,可惜,唉,算了,爷现在是真正的武林高手了,要有点大侠的风度,我不和他们计效了,当然心中难免有些微的遗憾。不过我很快就高兴起来了,景兰竟然又是我的同学,按老天对我的安排,估计还得是我同班,同桌机会不大了,我现在的身高,让以前许多见了俯视我的家伙,调整了看人的角度。

景兰也长高了不少,看到她出现时,我使劲咽了下口水,我的娘哦,她怎么一个假期不见,变得更漂亮了,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反正就是好看(各位,我还是个15岁的孩子呢,我那个时代用这些形容词如果让别人听到,直接就可以划到流氓队伍里了)。

“咕,咕”,什么声音?我扭回头,我马上发现我旁边有个178CM的帅哥,喉结上下蠕动着,我真想扑上去握着他的手说:“兄弟同道中人呀,不过这是上天指定给我的”。

他发现我在盯着他,脸一下红了(嗯,这孩子有救),主动对我伸出手:“我叫向军,本届新生,我要去报道,你呢?”。看来他不了解我的历史问题,嘿嘿,以前上学好像还没有人主动要和我握手呢,我有点感动了,感动的要骗他一下。

我故意盯着他不出声。他脸更红了,手脚一下也没有地方可放的样子。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那是一件夹克衫,雪白的,上面印着运动图案,看来今天才穿上。

“嗯”,我清了下嗓子,“这位同学,我是本校新来的实习老师,你是不是很渴呀?我听到你吞咽口水的声音?”也许这个假期太阳晒的及时,也许我故做严肃的声音吓到了他,也许是他本来做贼心虚,他的脸不红了,已经成黑色了。

嘿嘿,好玩呀,真是新生活的开始。

“老。。。。。。师,我。。。刚才。。。口是有点渴,不过现在好了”。他的表情非常紧张,当然了,这种事要被老师发现,还是新生,以后的日子一定很尴尬。

我走过去,伸出手说:“我叫古风,高一新生,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脸色一下变成绛紫色,我一下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还会传说中华山派岳不群的“紫霞神功”?有空得让他教我,这种变色的内功我舅一定不会,到时候我学好了,教他,一定要让纳粹体会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感觉。

他愣愣的看着我,脸色恢复正常(好功力呀),“你Y的找死,吓死我了”。

我在心里自责自己,干嘛不多玩会,再吓他一会,也给他提供更多的练功机会嘛。

“好了,兄弟,我错了,开个玩笑”,勇于承认错误是我在抗打训练中得到的剩余产物。

“刚才我听到你吞咽口水的声音了”向军说,我才发现这“紫霞神功”太好练了,我感觉自己脸皮后的肉都熟了,好在晒的黑,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去死吧,你小子,猪八戒倒打一耙”,我搂着向军的脖子一起去报道。

分完班,才知道我们竟然在同一个班,景兰当然也在,看来老天注定她是我的。向军和我同桌,他非常高兴,当然不是因为和我同桌,他是因为景兰和我们一个班,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在心中暗骂。

景兰自从那次纪律事件后,不再理我,虽然她也看到我经常鼻青脸肿,开始还被我狰狞的面目吓住,后来竟然连看也不看,我郁闷坏了,起码问下原因也好嘛,怎么讲你也是老天派给我的,这么不懂得关心人,以后看谁要你。不过我的担心好像有点多余,有她在的地方总有一群大献殷勤的坏小子,但她好像和谁都保持一样的距离,当然对我不一样,我们只有距离。

现在开学见了面也是我刚想对她说些什么时,她看了我一眼,低着头多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汗颜了一小下,然后一想:她一定怕我给她制订新政策,所以躲着我。她没必要紧张嘛,我现在已经身入高手行列,一般的敌人在我眼里就是纸老虎,她理我,我还得保护她,不理我,哼,如果她有事,打死了我也不管,这么一想我心里平衡了许多。

向军和我同桌的日子,实在是我的快乐。

很巧的是,向军和我住的地方并不远,每天我们都相约回家,他家里父母都是转业军人,好像还都是比较高级的那种,他在北京长大,随父母转业到了我们这个城市。他的姐姐也已经当兵走了,家庭条件相当不错,起码不像我在家里还和弟弟古雨住上下铺,他在家就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我去过一次决定再不去他家了,妈的,太伤自尊了。

他家里总有吃不完的零食,而且是变着花样的往学校拿,但经过我长期观察,这小子不是给我准备的,他现在和全班女生的关系铁的让人担心,他会不会上错厕所,他会不会变成女人。但他每天依旧和我进同一个厕所,有次我偷偷观察了他。。。好像没有要掉下来的样子,管他呢,只要每次有我一口就行了。

但时间没多久,我发现了问题,他每次都是故意在景兰座位附近开始发,每次把最好的那份给景兰,还是最多的,这叫什么哥们,不知道我这正长身体嘛,我很需要营养的,这些好吃的有很多我别说没吃过,连见都是第一次见,他竟然不把最好最多的给我,还要抢我的人,我得考虑下怎么让他明白我才是他最好的朋友。(不要怪古风,他本来就是孩子,在好吃和女孩之中选择,加上那个特定的时代,不选好吃的才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