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三卷 身不由己 十九、性感有时候被冷落

学林 收藏 1 5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size][/URL] 将近十一点钟,姚洁才回来。妈妈并没有问回来的这么晚,只问吃饭了没有,姚洁说吃了。妈妈说,要不我再给你下点面条,打两个鸡蛋。姚洁说不饿。 姚洁感到,妈妈说话很谨慎,好像不大敢跟她说话似的。现在看妈妈,姚洁多了一些胆气,不怎么害怕她了。如果现在对妈妈发脾气,就像由昆一样,估计妈妈就不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将近十一点钟,姚洁才回来。妈妈并没有问回来的这么晚,只问吃饭了没有,姚洁说吃了。妈妈说,要不我再给你下点面条,打两个鸡蛋。姚洁说不饿。

姚洁感到,妈妈说话很谨慎,好像不大敢跟她说话似的。现在看妈妈,姚洁多了一些胆气,不怎么害怕她了。如果现在对妈妈发脾气,就像由昆一样,估计妈妈就不敢对她怎么样。大不了跺脚走人,省长亲口说的,哪里都能安排,谁还在你一棵树上吊死。

想一想,醋从哪里酸的,酱从哪里咸的?还是妈妈先发现了自己,收留了自己,未来的发展,还都在期望之中,眼下还是要听妈妈的。省长也说,要听董事长的话,那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好干部,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像她这样的女人不多,我了解她,她是不会亏待你的。于是,姚洁就没有发火,不过,现在看妈妈,就没有那么神秘,那么高大了。

当晚,姚洁有点趾高气扬地睡了,挺甜蜜的,当然也是因为和省长在一起工作时间过久,过于劳累的缘故。


按照省长的安排,姚洁找副市长庞大海,给庞大海打电话,说最近防洪抗灾,太忙,稍等几天,态度不是那么友好。给省长打电话,说都安排好了,我再催催,再等等吧。省长不再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也不再提让她去桃园别墅住的事,也不谈给她安排工作的事,姚洁也不敢追问,心里突然凉了一截。

妈妈问过她联系的怎么样了,姚洁如实说了,妈妈只说抓紧抓紧,别的也不说什么,看得出,妈妈也很着急,却又没法着急。求人办事从来都不容易,就是求和自己关系很铁的人办事,还要看人家方便不方便呢。

庞大海终于打来电话,说一切都安排好了,要姚洁去小香港大酒店,找办事处的陈主任面谈,由他牵头协调。吃完喝完玩玩,你自管掏钱就是,别的你不用管。陈主任比较胖,都叫他陈大胖子。姚洁带着两个原装“肉体炸弹”,陶莉和刁娜,走上了杀敌的好战场。

临行,姚洁对陶莉和刁娜说,这笔业务很重要,无论是对单位还是对个人,都很重要。对各位领导的接待要主动热情,领导如果有什么特殊要求,不能拒绝,要有拼搏意识,要有献身精神。工作完成得好的话,会有很好的报酬,最高可奖励一万元。

陶莉艺术学院毕业,歌唱得好,本市人。刁娜学建筑的,农村来的。都是“应用型专业人才。”她两个都跟姚洁差不多年纪,看样子却是老江湖,说这个我们懂,业务我们很熟练,早就达到了专业水平,不用你交代。凭我们这样的条件,玩他们,没有任何问题,你放心。

当晚十一点多钟,姚洁回来了,妈妈正在家里等着她,姚洁向妈妈汇报了工作:

去了一个办事处的主任,姓陈,肥猪一样,都叫他陈大胖子,一个是万富民,一看就是个老杆子农民,还有一个姓耿的,说是万富民的把兄弟,另一个是跟着喝骗酒的,说是姓耿的小兄弟。姓耿的是什么厂长,他又说什么厂长,早下岗了。就他还像个人样。都很能吃,很能喝,就像八辈子没吃过嘛,没喝过酒似的。就是有一条,要补偿。那什么烂主任向着万富民,说搬出去可以,可是猪还没长成,一头猪损失一千,五十头猪呢?是吧,给点补偿是应该的吧?姓耿的说,俺大哥就指望养猪过日子,农民没有了土地,再不让养猪,吃什么?再说,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以后再也养不成了,损失大了。我说,那地不是村里的吗?姓耿的说,是啊,是我们村里的啊,不是你们的啊,与你们无关啊。我们不要你们的钱,你们也不要土地,好不好?就好像我们是孬种似的。国家三令五申,不难占用可耕地搞商业开发,我们都是优质良田,吨粮田。我们农民,没有了土地,又没有工作,喝北风?没别的办法,就只能收购废品捡破烂了。这个姓耿的给捣乱,比万富民精明很多,万富民就像傻瓜似的。如果没有别人瞎搅和的话,就万富民自己,其实很好办的。万富民和他哥哥万福林是死对头,说非要把他弄下台不可,让那个姓耿的干书记主任。姓耿的说,二哥,你再说我跟你急,我连酒都不喝,拔腚走人,传出去让我没法做人。不知道里边有多少矛盾。

妈妈说,矛盾肯定有,不然的话不会这么难办。咱管不了许多,也管不了,咱就要他的地,其他与咱无关。最后怎么说的?

姚洁说,我说回去后跟董事长如实汇报,还要经过董事会讨论研究,才能最后决定。

妈妈说,他们想要多少补偿,说了吗?

姚洁说,当时我倒长了个心眼,悄悄地问了姓耿的,他说,我是来喝骗酒的,当不了家。既然你问我,我就说个数,二十万,你考虑怎么样?我说我不当家。他说我就知道你不当家,我帮你问问,问个准数,你好回去向领导汇报。他问了以后说,就十万,一分也不能少。那些人都没主心骨,就他最奸最滑。

妈妈点了点头。

姚洁说,到最后,庞市长才去,陈胖子给他打了三次电话,说你好歹来一趟。庞市长说,我赶了三场了,实在不能喝了。姓耿的说,你不喝不行,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们农民,看不起我们下岗工人。庞市长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一连喝了三个,然后又讲了西部开发的重要意义,怎样拉动本市的经济增长,促进就业,增加农民收入,我们一定要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把经济建设搞上去等等。他喝多了,讲的都不爱听。最后对陈大胖子说,我把这项工作交代给你,就是直接落实到基层,你一定要全力配合省建筑公司把工作做细做好。

妈妈听了以后,好像又增加了心事,一脸的严肃凝重。她问,带去的两个小姐表现怎么样?

姚洁说,表现的还可以,就是那几个人好像没见过什么世面,都不热,弄的小姐也没情绪。庞市长来了以后,一看是市长,情绪来了,要跟市长喝酒,市长说,到了香港澳门知道自己钱少,到了深圳珠海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到了山东知道自己酒量小,到了北京知道自己官小。我今天实在是不行了,酒量不行了,身体也不行了,对不起了,改天吧。就散了。

妈妈说,知道了,天不早了,睡觉吧。

姚洁说,我不困。

又闲扯了一会儿才睡。

还有很多话姚洁没有说,一是没必要说,二是不好说,三是说不出口。她也变得越来越有心机了。她带去的肉体炸弹,包括她自己,还有服务员,都性感的要命。可是那些泥腿,包括陈大胖子,都有眼无珠,视而不见。性感受到了冷落,也怪可怜。


二十、性感是黑色幽默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