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十一章:冰儿回来了(三)冰儿像风一样离去 第十一章:冰儿回来了(三)冰儿像风一样离去

如水莲子 收藏 0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那天早上,泉到报社上班,他走进报社。一个人走到他面前,拿出一封信交给他,他接过信,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是稿子,于是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剪开信封,抽出信看着。一看着那封信,他惊呆了,看完信,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原来,那是一封揭露警备司令与日寇勾结的信。 他放下信,沉思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那天早上,泉到报社上班,他走进报社。一个人走到他面前,拿出一封信交给他,他接过信,也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是稿子,于是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剪开信封,抽出信看着。一看着那封信,他惊呆了,看完信,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原来,那是一封揭露警备司令与日寇勾结的信。



他放下信,沉思着。



回家时,泉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沉思着。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一些画面,他想起了许多事情,又想起他们逃难路上遇到的悲惨之事,想起北平街头看到的被日寇飞机炸死的平民,想起母亲和一船人被炸死的情景,湖水被鲜血染红,湖上没有被炸死的人挣扎着,惨叫着,沉入湖底。也想起了耿大伯的死。



一种激愤让他坐不住了,他很想再次回到报社,把那篇文章发了,可想到监狱生活他就有些害怕,那段时间他不知怎么熬过的,平心而论,他不再想进去受苦了,他又想到毅和小龙,更是为难,他很痛苦,不知应该怎么办。



泉回到家中,茶饭不思,坐在一边沉思。



毅回到家,看他那样,以为他又在想冰儿,便走过去问他,“想冰儿了?”



泉摇摇头。



“那是在想冰凝吗?”毅又问。



泉摇摇头,又郑重地问:“毅,你我是不是好兄弟。”



毅很奇怪,“你怎么又问起这个问题了。”



“如果我的行为连累了你,你会怪我吗?”



“你想做什么?”毅看见泉郑重的表情,有些疑虑,便问到。



泉掏出信给毅看。



毅看完信也很愤怒,“真无耻,其实,在你们还没有来上海之前,警备司令就派人去东京,与日本人有勾结,只是那时他是打着做生意的旗号。”



“你是怎么知道的。”



“警备司令找过我的舅舅。我在别的方面不佩服舅舅,但这一点我还是佩服他的,他拒绝了。你打算怎么办?是想发这篇文章?”



“是的。我不能让真相被埋没,不想让这汉奸逍遥法外。”



毅问他:“你想过后果吗?”



泉下了决心,“大不了再进去。”



毅告诉泉,“也许警备司令不让你进去,而是把你装进麻袋。过去有位记者在报上揭露他的走私军火,被他查出来了,他叫人把那记者装了麻袋。那时,他还不是警备司令。”



“那,你说怎么办。”



毅说:“发当然要发,可不能在你们的报纸上发,到别处发去。”



“别处,找谁?他们能发吗?文章上面又没有我的名字。”



“因为冰凝的事,他对你已经恨之入骨,见到这文章肯定对你不利的。还是找一家英美报纸去发文章吧,奇怪,作者对这些事怎么了解得如此清楚,而且,你们的报纸又不是大报,他为什么不找《申报》呢?”



“这是投稿者的自由,也许他觉得《申报》考虑得多吧。”泉也没有多想。



毅将文章寄给了一家英国报纸,很快那家报纸就把文章发出来了,引起了轰动,泉也转载了那篇文章,许多国内的报纸也纷纷转载了那篇文章,影响很大,街头苍尾,人们在争相传阅着报纸。那段时间,那份报纸空前好卖,其他报纸也纷纷转载文章。 一时间,关于警备司令投靠日本人的消息闹得人尽皆知,使得他焦头烂额,又要应付那些记者,又得让人追查文章,每天出门都有不少记者围着他抢新闻,他一概不回答。



警备司令让人追查写文章的人的线索,可那文章是登在一家英国报纸上的,作者又用的化名,根本无法查出,知道《上海大时报》也登了那文章,他有些怀疑是泉干的,他找到冰凝,发现冰凝也在看报,只好警告冰凝,让她的哥哥小心点,别趟这浑水,要不,脑袋掉了还不知怎么回事。



于是,他派人查封了几家没有什么后台的报纸,将登有那篇文章的报纸全部查封,还将《大上海时报》的社长和主编找去问话,那两人将责任推到泉身上,可泉也只是转载文章而已,碍着冰凝的面子,他也不好为难泉,还让社长不要因此开除泉,泉也保住了饭碗。警备司令找了几家大报,召开记者招待会,并让报社发表他的声明,总算把事情摆平。



冰儿也看到了那篇文章,发现是登在一家英国报纸上,便很生气,说“我看错了人,我以为他是一位勇士,结果是一名懦夫。”



老耿才知道冰儿把文章寄给了泉,还想试一试泉是不是懦夫,批评了她。“冰儿,你怎么能这样,上海文化界的白色恐怖很严重,泉子还不是我们的人,你只凭感情用事,很容易给我们的工作造成麻烦。”



“耿大哥,我错了,我就是想试一试他是不是懦夫。”



“泉子不是懦夫,如果他是懦夫,也许就把文章交给主编甚至给新闻审查署了,更有可能为了自保,把文章毁了,可他没有那样做,现在文章见报,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老耿敬佩地说,他没想到泉还真不错,如果泉在《大上海时报》上发这篇文章,可能文章还没有见报就被查封了,泉自然吃官司,而一场血雨腥风也很快降临,这也是他们考虑过的,才让冰儿把文章寄到国外和香港。可谁知,冰儿把这文章当成试金石,来试验泉是不是勇士,差点坏了大事。



“可他们的报纸还发表了警备司令的声明呀。”冰儿说。



“不但他们报纸上发了,其他报纸也发了警备司令的声明,可那又有什么,欲盖弥张,现在更多的人都认清了警备司令的嘴脸,这更是对我们有利的呀。”



冰儿明白了,“耿大哥,你说得对,我以后做事要多动脑子,不能感情用事。”



老耿又问:“泉子后来找过你吗?”



“他再也没有找过我,我想,他对我失望了。”



“泉子是一个好青年,他和你也是很适合的。”



冰儿不好意思的打断了他的话,“说什么呀,耿大哥,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再说,怎么也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呀,不过她没有说出来。耿大哥又对冰儿暗示了爱情,冰儿犹豫了,面对两位兄长一般的男子,她不知如何选择,老耿知道她心中还有泉,便不再说什么,让冰儿去大上海歌舞厅要小心。



泉看到了他们报社为警备司令发的声明,很是生气,他拿出当天的报纸。走进报社办公室,社长正在办公。



“社长,这是怎么回事?”



社长没有回答他,反而批评他,“小伙子,你太幼稚了,连那样的文章都敢转发,他有证据吗?说警备司令与日本人有勾结,有证据吗?你呀,做事要考虑后果。你惹的麻烦主编已经扛了,你呢?有人打过招呼报社也就不再追究。好了,你下去吧,好好工作,我是很看好你的,你很有能力,就是有些幼稚。”



泉不再说什么,默默走出办公室。



回到家,吃饭时,他向毅说起这件事,并打算辞职。



“辞职,为什么呢?你在报社干得好好的,没有必要因为警备司令的帮忙就要辞职。”毅很不解地问到。



“我在报社连一篇揭露汉奸卖国贼的文章都不敢发,还要为汉奸登所谓的声明,为他说好话,简直让人受不了,这和给日本人演奏曲子又有什么两样呢?我宁可不当编辑,到中小学当教员都比这样好,至少可以不去发那些为汉奸歌功颂德的文章呀。还有,和成人打交道太累了,人际关系很复杂,和孩子们打交道要单纯多了。”



毅也只好支持他,因为他们是兄弟,“既然你一定要辞职做小学教员,我也支持你,不过,现在中小学都在放假呀,你也只有等到开学才能去应聘。”毅说。



“这道也是,那我就在报社干吧。”



“你既然在报社干得不开心,就不去了,呆在家,反正有我呀。”



“说什么呀,我怎么能吃朋友的闲饭呢?”



“我看你还是去乐团弹钢琴吧,毕竟教中小学,太屈才了,现在的你可不像当初刚来上海的你了。”



“也好,我明天去试试。”



那天晚上,冰儿走进大上海歌舞厅,找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下。侍者走过来问她要什么,冰儿说一杯咖啡。



侍者点头离去,一会儿,侍者过来告诉她:“妮娜小姐想见你。”



冰儿问:“妮娜是谁?”



侍者很奇怪地问:“小姐连大上海当红的歌星妮娜小姐都不认识么?”



“我为什么要认识这位当红歌星呢?”



侍者说:“妮娜小姐是警备司令的人,现在好多人都在巴结她,那些达官贵人一直想见她,可她就是不见。可是却想见冰儿小姐。 ”



“那我到想见见她了。”冰儿想了想,决定去见这位小姐,她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于是,跟着侍者走进一个包厢。



冰儿走进包厢,见冰凝坐在沙发上,她愣住了,没有想到冰凝在这里。很是吃惊地问:“是你?冰凝?”



“是我,没有想到吧,冰儿小姐。”冰凝笑了笑。



冰儿问:“你怎么在这里?”



冰凝抽着一枝香烟,吐了一个烟圈,“真奇怪,我是大上海歌舞厅的歌女,不在这儿又会在哪儿?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冰儿一下镇静了,说:“我约了一个朋友。”



“朋友,你不是已经结婚了么?还约朋友,不怕你的先生吃醋?”冰凝问。



“这有什么?他们男人都整天花天酒地,三妻四妾的,我们交几个朋友又怎么啦,不过,妮娜小姐想错了,我约的是一位太太,不是其他朋友。”说完,冰儿压低声音,拉着冰凝的手,“告诉我,你怎么当上歌女了,你哥知道吗?你为什么会跟警备司令在一起。当初我听他们说,还不相信,可没有想到你真的会这样。”



冰凝笑着说:“冰儿小姐离开上海太久了,对于好多发生的事情都很陌生吧,你问我这么多为什么?让我招架不住了。我到想问你,你为什么会嫁给一个富商。”



“我是生活所迫。”冰儿镇静地说。



“我也是生活所迫呀。不过,看来,冰儿小姐的婚姻并不幸福呀。”冰凝说着,眼睛看着冰儿,那眼光很高傲,也很尖锐。



“谁说的,我很幸福。”冰儿冷冷地说。



“不能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能幸福么?”冰凝直问到。



“心爱的男人,我丈夫就是我最心爱的男人呀。”冰儿说。



“可你知道,有一个人,他一直爱着你的,爱得那么深。而你也是非常爱他的。”冰凝说。



“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呢?”冰儿淡淡地说着。



“别装了,你不会忘记他的,你们两一同拍摄许多爱情电影,也产生了很深的感情,你在医院与他告别时,你给了他一个吻。你离开他后,他一直在等你,在梦中都喊着你的名字。”



冰凝有些激动,其实,她早就知道冰儿回来了,那天晚上冰儿在歌舞厅,泉来找她,冰凝都看到了,她不明白冰儿为什么不理泉,不知道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她也知道冰儿与警备司令跳舞的事,她更加痛苦,她不希望冰儿会变成这样,因此,她见冰儿来了,专门让侍者请冰儿进包厢,与冰儿谈谈。她已经失去了爱情,不愿意哥哥也失去自己的爱情。



“你说的就是你哥呀,我说你们兄妹是不是太笨了,那是拍电影呀,拍过了就算了,要是当真,那我的爱人不是数不清了?我算什么呀。”冰儿笑了笑。



“你说你和我哥只是拍戏?”冰凝问。



“这还有假,我从不会在拍戏中掺进自己的感情,那样好累,你哥怎么就不能洒脱呢?”冰儿冷冷地说。



“你在骗我,对不对,冰儿姐姐,你和我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对不对。”冰凝再也无法端起贵夫人的架子,她开始求冰儿。



“行了,你这个人怎么,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哥哥,他是自做多情。我为什么要爱他呢?”冰儿站起来,想走出去。



“你伤害他了。”冰凝痛苦地说。



“伤害他的是你,你做了歌女,又成了警备司令的妻子,你是他的亲妹妹呀,对不起,我还有事,我走了。”冰儿离开包厢。



冰儿并不知道,他们的联络员张松被捕后忍受不住酷刑,招供了,警备司令立刻派人来抓他们,老耿当时正在家里,听到街上警笛声,很快看见警车向他们家的方向开来,老耿立即烧掉文件,放上危险暗号,一盆红玫瑰花,然后下了楼,向房东交待,让房东告诉冰儿,他在张律师那里等她。可是,老耿打开门,却发现一把手枪对准了他,一群特务冲进来。房东吓得发抖。



特务将老耿押回房间,他们一边搜查一边审问老耿,并等待冰儿回来,老耿告诉他们,冰儿现在人野了,整天不回家,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他也难得管她。可是,特务却说出他们的真实身份,还把他们做暗号的花拿了下来,让手下带走,老耿知道出了叛徒,他并不害怕,只是担心冰儿会突然闯回来。



冰儿放弃了在歌舞厅,到另一个接头点,可是没有见到接头的人,她想一定出什么事了,想回家,却发现有人跟踪,冰儿立刻闪进一个小巷。冰儿敲开一扇门。一位妇女迎出来。冰儿走进去。一会儿,冰儿出门,她已经打扮成纺织厂的工人模样。



冰儿走到他们家里弄边,李大嫂拉住了她,李大嫂知道出事了,专门在这里等她,并将她带到李医生的私人诊所,两人警惕地望了望四周,轻轻敲门。李医生走出来,两人对了暗号,李医生让她进去,冰儿跟李医生进诊所。



“我见到了冰凝,她约我进了包厢,我根本不知道冰凝成了警备司令的夫人,后来,我到接头点去接头,来人没有出现,我却发现有人跟踪。”冰儿说。



“你们的联络员张松叛变了,老耿也被捕,组织上决定让你离开上海。”



“什么,耿大哥被捕了,我不走,我想留在上海营救耿大哥。”



“不行,你的处境很危险,因为警备司令怀疑稿子是你写的,你又和冰凝接触了,还有,你们的联络员张松的叛变,所以,你现在很危险。所以,你必须走。”



“好吧。”冰儿只好跟着李嫂再次离开上海。她跟着李嫂走进车站。望着上海市区的方向。默默地说:“泉哥,我走了,好好保重。”冰儿走向火车。



冰儿再次回头,望着大上海。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到大上海,再次与泉相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