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十一章:冰儿打碎泉心中的希望 第十一章:冰儿回来了(二)冰儿打碎了泉心中的希望

如水莲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从那以后,泉和冰儿多次在街头相遇,泉想打招呼,可又压抑住自己的激动的心情,转身离去。冰儿望着他的背影,想喊他,但又停止了。两人相见如同陌路。 可是,冰儿依然思念着泉,每天睡觉。她都会梦见泉,泉对她却很冷淡,把她当成攀附权贵的女人。冰儿想对他解释什么,可泉却不听她的,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从那以后,泉和冰儿多次在街头相遇,泉想打招呼,可又压抑住自己的激动的心情,转身离去。冰儿望着他的背影,想喊他,但又停止了。两人相见如同陌路。



可是,冰儿依然思念着泉,每天睡觉。她都会梦见泉,泉对她却很冷淡,把她当成攀附权贵的女人。冰儿想对他解释什么,可泉却不听她的,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转身离去。



一天,冰儿在睡梦中终于呼喊出来:“泉哥,你别这样,我爱你。”冰儿一下惊醒了。只见和她一起的男士站在她的床边。“耿大哥,你怎么没有睡?”冰儿问。



“我正准备睡觉,见你在梦中叫着,就过来看看。”



“我在梦中叫着。”冰儿想了想,却想不起什么。



“你在叫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他就是那个记者。”



“我。”冰儿说不出话来。



耿大哥问:“他是你过去的男朋友吗?”



“对不起,耿大哥,我这次回上海来,一见到他,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虽然那时,我只是和他拍电影,但我真的爱上了他,要不是爸爸出事了,我和他也许。我知道,他不是我们的人,我不能和他产生感情,可是,他误解了我,把我当成攀附权贵的女人了。”冰儿很痛苦地说。



“冰儿,你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吗?在广州起义的时候,有一对年轻的革命者,为了工作化妆成夫妻,他们深爱着对方,可为了革命工作,他们把这感情埋在心里,直到后来,他们被敌人逮捕,在刑场上就要就义的时候,他们才公开了这份爱情,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了自己的婚礼。他们的感情真是感天地,泣鬼神呀。一个革命者连生命都可以放弃,难道还怕放弃爱情么?”



“耿大哥,我知道。”



耿大哥继续说着:“你的泉哥,我们了解过,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也是有热血的青年,当初,他们一家人为了不给日本人弹琴陪唱,离开北平流落到上海,很有民族气节。后来和你们一同拍进步电影,也受到了反动派的迫害。他对你的误解恰恰说明了他的正义,他怕你像他的妹妹一样堕落。可他对我们的工作造成了一些麻烦。这也不怪他,因为他不了解我们。”



“那我们可不可以帮助他进步呢?”



“我不否认他会走上革命道路,可还要时机,现在还不行,况且他的妹妹和朋友都不利于我们和他接触。现在的斗争是很复杂的,稍不谨慎会给革命工作造成损失,也会伤害他呀。”



冰儿点点头。



“你一定要注意,不要感情用事。”耿大哥告诫冰儿。



冰儿点头说:“耿大哥,我记住了。”



原来,冰儿此次回上海是带着秘密任务回来的,她和姓耿的男子是假扮夫妻,是为了更好的掩护工作。她以为已经割断了与上海的所有联系,却没有想到遇到了泉。她其实是一直深深地爱着泉的,可是,她知道她的责任,她也知道,她和泉走的不是一条路,他们不可能成为夫妻。



冰凝又回到大上海歌舞厅唱歌了,不过,她现在唱歌是为了玩票,也就是唱着开心。她和许多有钱的太太一样,有排解不掉的寂寞,她又有些清高,不喜欢打麻将,因此,她又开始唱歌了,警备司令并不反对,许多时候还陪她去唱歌。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过去的冰凝,许多达官贵人都要给她捧场。她捧着鲜花,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俗气与富贵。



冰儿也穿梭于上海各大娱乐场所之间,尤其是各大歌舞厅,那里经常举行豪华的舞会。上海各界政要和军政官员都经常在那里出现,同时,也少不了日蒋汪三方面的官员,当然也少不了间谍和特务在里边。不过,到了那种场合都是参加舞会的宾客,个个衣冠楚楚地,有的在跳舞,有的坐在一边边喝酒,边谈论着什么。女宾们都穿得十分艳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冰儿也在其中,她也穿得花枝招展,化着浓妆,与一位男士谈着什么。此时,她的身份是某商界名流的太太。那男士有些喝多了,他把嘴凑到冰儿面前,冰儿避开他的嘴。但冰儿做得很巧妙,没有让那男士察觉。冰儿与男士跳着舞。男士对她说着什么,冰儿若有所思。那男士正是汪政府的重要官员。冰儿从他那里搞到了重要的情报。



冰儿的身份经常变化,夜晚是一位富家太太,白天一会儿是一位女学生,一会儿又成纺织女工,一会儿又成了卖花姑娘。自从泉没有找她后,她的工作顺利多了,她收集到大量情报。回到家,她又与老耿一同研究。



冰儿告诉老耿,“从种种迹象表明,警备司令在过去就与日本人勾结起来了,而现在,他变本加厉地加快了步伐,与日寇频繁接触。和汪精卫没有什么两样。”



老耿很生气地说:“这条毒蛇,他表面装着很进步,很抗日的样子,结果是这样。”



“我有一个想法,我想去大上海歌舞厅专门找到警备司令,与他接触,再去摸摸底。”冰儿说。



老耿不同意,“不行,那样太危险了,那里的环境很复杂。”



“反正泉哥已经知道我是冰儿,我想其他人也会很快知道的,现在我干脆露出我的真实身份,我就是大上海过去的大明星冰儿。”



“什么,你想用你的真实身份,那更不行,因为过去你和你的父亲林导演一同被捕了,敌人利用你放长线钓大鱼,虽然什么也没有钓到,但也不排除危险的。”



“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呀,要搞到重要的情报,我必须这样。再说,当时,我父亲保护了我。还有老王也掩护了我,敌人知道我与林导演没有联系。耿大哥,你放心吧。”



“还是请示上级吧,因为我们必须保护每一个同志。”



老耿来到李医生诊所,原来李医生是上海地下党的负责人,他见到老耿送来的情报很高兴,“你们的情报太重要了,我会及时送到新四军的,你们干得不错。”



“冰儿还想去大上海歌舞厅,接触警备司令。”



“不行,这太冒险了,不过,为了摸清警备司令的真面目,我们有必要接触警备司令,我们决定派另一位同志进去,冰儿,毕竟过去是电影明星,目标太大了。”



老耿说:“冰儿就是想利用电影明星的身份去接触警备司令。”



“如果冰儿不是林导演的女儿还好说,可是,她是林导演的女儿,虽然老林保护了她,也保护了泉子,可敌人会顺藤摸瓜的。”



“林导演当初保护了泉子,那泉子怎么会被抓呢?”



“泉子被抓与林导演的事是没有多大关系的,这是警备司令为了得到泉子的妹妹施的计。他的妹妹果然落入了虎口。”



“原来是这样。”自从泉跟踪冰儿后,老耿专门去了解泉子的情况,当然,李医生对泉的事情是很了解的,因为泉多次找他看过病,他也很喜欢这位青年。



“李医生,泉子认出冰儿,还跟踪了冰儿,我怕他会对我们的工作造成麻烦。”



“我也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他和冰儿曾经相爱过,这个情痴,什么傻事都会做出来,我要找机会和泉子谈谈,我给他治过病,他对我也很信任。只是我觉得冰儿现在在上海继续工作可能会有麻烦,我想让她离开上海。”李医生说。



“冰儿是不会同意的,再说,她很机智,能处理好这些的。李医生,你还是不要和泉子接触吧,因为泉子毕竟不是我们的人,我怕他出卖你。”



“我只是个医生,泉子能出卖我什么。不过,我也多次与泉子接触过,觉得他本质上是一个正直的有热血的青年,我也很喜欢他。”



老耿不再说什么,“那,李医生,你要小心一点。”



同时,他们也决定将警备司令与日本勾结的事,通过报社发出去,让更多的人认识这个汉奸的嘴脸。他们想了想,国内的报纸是不可能的,报社都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于是,他们决定让冰儿将文章寄到香港,英美国家的报纸对这些一定感兴趣。



经过李医生等上海地下党负责人的多次研究,他们同意了冰儿到大上海歌舞厅去接触警备司令,也只有她合适。



于是,冰儿又以昔日上海滩的大明星身份高调地在大上海亮相,她走到上海国际大饭店与一位香港来的电影公司老板江老板相见,原来,这位香港老板就是掩护过她的老王,老王和李医生过去都是中共特科的,三三年中共特科撤离上海后,李医生到了部队,并跟随中央红军长征,直到抗战前一年才又调到上海工作。



老王留在上海,负责上海地下工作,抗战后,中共在大上海建立秘密特工组织,他是这一组织的总负责人。同时他也负责与香港地下党组织联系,1939年的香港已经被日寇虎势耽耽,就像老虎嘴边的肉,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们一口吞下。冰儿与老王的联系是因为林导演,林导演也是地下共产党员,也在从事情报工作,不过,由于他在电影界的影响,因此,组织上要求他继续拍电影,守住电影这一阵地,而情报工作交给了冰儿,因此,冰儿的直接领导人是老王。林导演被捕后,特别牵挂冰儿,于是托人带信让话剧导演老王想办法让冰儿摆脱特务控制。老王得到信后,一边组织营救林导演的工作,另一边用计救出冰儿,林导演壮烈牺牲了。老王将冰儿送到新四军部队里,自己去了香港。



这次回上海,他专门要搞的情报与日军进攻香港的时间地点有关,当然,还得了解上海警备司令的动向。他正在考虑让谁担当此任务,冰儿主动请樱让他很高兴。在国际大饭店,他对冰儿交待了许多,包括高调出现在大上海后记者们会问她的问题,甚至包括她和泉的恋爱,她和林导演的关系,她如何应对,都做了指示。



果然,他们一下楼,一群记者包围了他们,对冰儿进行采访,自然问到她与泉的爱情故事,还有林导演,冰儿回答,她与沈泉先生过去只是拍电影,她现在已经结婚了,请尊重她的隐私,要是有人乱说一通,引起她家庭不和,那就在法庭上见。也有人问她是否重出江湖,她说她已经嫁人了,对拍电影不感兴趣,回上海只是想玩。又问到林导演,老王立刻反驳过去,说问话的人别有居心,谁都知道林导演是共产党,当初冰儿幼稚,想当明星才认了干爹,他们也很不容易才帮冰儿摆脱这些麻烦,现在再说这事,是不是想让冰儿惹麻烦。老王的话让记者不敢说什么,他是来自香港的大老板谁敢得罪呀。记者们问不出什么,只好离去,并在报上写了一篇文章《上海滩昔日名伶林冰儿小姐昨日回沪》,文中只写了冰儿在曙光影业公司倒闭后去香港嫁给一位姓耿的富商,做太太,现在回到上海,不过对于别人说的重出江湖,冰儿女士却没有打算。这也吊足了大家的胃口。



冰儿频繁出入于歌舞厅,夜总会与一群富家太太一起喝酒,跳舞。也与一些达官贵人跳舞,大家都以能和昔日上海名伶共舞而荣幸。当然也会问起她与沈泉的事,她依然说她与沈泉先生只是拍电影,根本没有什么,也不像过去报纸上所说的什么金童玉女的话。大家对她与泉没有成为夫妻很遗憾,她则说婚姻是要有缘分的,没有缘分谁也没有办法。



大家知道冰儿不想说过去的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把她过去和泉拍戏当成了一段绯闻。



报社也有人问过泉,泉更是大怒,他不许别人提过去的事,更不想提冰儿,他对冰儿早已经失望了,听到她的名字心中都很反感。大家见他的态度如此,也不好说什么。李浩然也问过他,泉当然不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反脸,他只是让李浩然不要提冰儿。李浩然提冰儿并不是想对泉的爱情猎奇,他非常敬重泉,在心中,冰儿和泉的爱情,无论是电影中的爱情还是生活中的爱情都是他对爱情的希望,而今,他才发觉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这对银幕上的痴情恋人,在银幕下却是如此陌生。他也相信泉爱着冰儿,是冰儿背叛泉,对不起泉的,冰儿不是银幕上出现的纯洁善良的好女子,她也是一个贪图富贵生活的女子,这让他心中对爱情的希望打碎了。泉想到李浩然心中的希望打碎了,能找他,可他心中的希望打碎了,又找谁?在他心中,冰儿还有他的妹妹冰凝都是多么美好的姑娘,可是她们却被大上海污染了。



因为两位当事人如此,记者们也不好用这事做文章。对于这位过去明星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不简单,更不敢得罪她了。



冰儿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与警备司令跳舞。警备司令说了一些客套话,说他能和过去的电影明星跳舞,简直是三生有幸呀。



冰儿听着应答着,也很客套。警备司令自然提到了冰儿当初红透半个上海的事,并提到了泉,还着重强调了他的夫人的兄长泉,他们当时是大上海的金童玉女。



冰儿才知道,原来冰凝嫁给了警备司令,她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当然也不可能向司令询问这些。对于司令提及的有关泉的事,淡淡地说:“那是媒体在说笑,我和沈先生只是拍电影,没有关系。”



“冰儿小姐回到上海怎么不去找他呢?”



“我已经结婚了,怎么还能去找他呢?我与他又没有关系。”



“对了,林风是你的父亲?”



冰儿早就知道,自然能够应对,“他是我的干爹,我当时初到上海,又没有名气,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不找点关系,怎么能站住脚,所以,就认了林风做干爹。”



“原来是这样。”警备司令似乎放心地说。



“司令,您又提起林风是怎么一回事呀,我那时年轻幼稚,只觉得他的电影很好看,我怎么知道他是。”冰儿话中有话,语气也有些生气。



警备司令见冰儿有些生气只好解释起来,“冰儿小姐别介意,其实那也怪不了小姐,大家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嘛,我也遗憾呀,那样有才华的导演怎么就是共产党呢?太不可思议了。共产党那些土包子能懂什么电影。”



冰儿接上话题,“所以呀,我知道他是共产党,我也害怕极了,也不相信呀。好啦,好啦,不谈他了,我也真倒霉,为了他还蹲了一夜拘留所。那滋味真恶心。”



警备司令关心地问:“那,那帮警察打你了吗?”



“那到没有,不过,如果他们敢打我,我爹也饶不了他们。”冰儿轻蔑地说。



警备司令也没有再问她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