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截龙 第五章 群雄聚汇黄龙府 1、督府疑云

erxianjiangjun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size][/URL] 第五章 群龙聚汇黄龙府 再吟王安石宰相的《千秋岁引》一词,可揣度其内心的另一个世界: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一派秋声入寥廓。 东归燕从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3/



第五章 群龙聚汇黄龙府



再吟王安石宰相的《千秋岁引》一词,可揣度其内心的另一个世界: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一派秋声入寥廓。

东归燕从海上去,南来雁向沙头落。

楚台风,庾楼月,宛如昨。

无奈被些名利缚!

无奈被它情耽阁!

可惜风流总闲却!

当初谩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

梦阑时,酒醒后,思量著。


捣衣声声,画角呜呜,海燕东归,大雁南飞----常人道此,自为悲秋,但王安石故此处不过摘采旧言,熔于一炉,铸成一派秋声,以象其胸中帐茫。读者解时,正不必鼓瑟胶柱。楚王兰台之风,瘐亮南楼之月,皆秋景之朗快者,然作者对此,已无复昨日兴味矣。故词至下片,作者边呼"无奈",自责缚于名利,拘于世情,全误了风流自在光景、美人楼头之约。至篇未攀回酒醒、思量不已其追悔之情,如可盈掬


1、督府疑云


黄龙府内都督宅第。

吃过早饭,完彦娄室正在看牒报——金国高官的政治军事文件。他从牒报里意识到了西边元朝势力的扩张速度,已经对金国构成了威胁。因此,这些天来他对金国与元朝战事十分关注,他感觉到,金国的敌人不是南宋,而是西边的元国。这些元朝士兵全是铁骥,就连后勤保障也是骑兵运输,速度之快,超出金国的所有精锐部队。而皇上还没意识到这一点,还在征兵与南宋作战…… 娄室正在思索,手下送来一份伏龙坡的呈文。

呈文是那云子送来的,报告说:昨天夜间,又有一伙武术极高超的强人欲劫持钦犯,被我等全力抵抗,大部被歼杀,逃走了小部分强人。这次战斗中,二满负了重伤、那云子的大徒弟不幸战死;大满和那云子的女徒弟杜媚战功显赫,应予奖励云云。

完彦娄室一边派人带着慰劳品和黄金1百两去伏龙坡慰问,一面安排手下人做好接待宋朝使臣的准备。

昨天,皇上来旨,让他接待宋朝使臣面见佶、桓二个废帝。完彦娄室也明白,这个宋朝使臣是内奸秦桧,也是被他当初抓过的俘虏,只不过这小子比较奸猾,被金国释放了回去。这次,秦桧返回来还替金国扶植起来的伪政刘豫办事,想和赵佶、赵桓讨个玉玺。这个伪政权早就在宋朝起义军民的包围之中了,完彦娄室知道得很清楚,他也看不起这样的软骨头,他对金国立的这个伪政权更觉得是多此一举。可皇命难违,完彦娄室又是个忠臣,听说最近皇帝身边的人又嘟嘟自己的坏话了,八成皇帝对自己也起了疑心,完彦娄室因此格外谨慎,丝毫不敢留下“不遵皇命”的把柄。

完彦娄室处理完身边琐事,正准备去校场,忽闻外面传声复颂:“圣旨驾到!”

这几天几乎天天有千里驿马传来牒报和圣旨。看样子朝廷日子也是不好过。娄室暗暗为金国皇帝着急。他听说圣旨到,忙令手下大开中门,将传旨官迎进。手下人早摆好香案,恭请传旨官上立,完彦娄室跪拜接旨。

传旨官和娄室都是熟人,彼此也不必客气,当场宣读金太宗完彦晟的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当国事繁叠,倍念皇弟,社稷重任,非弟莫属,五国城愈,钦犯可居,速调兵马,南进征剿,朕候弟戍,功绩再贺。速速、朕盼。钦此。”

宣旨罢,娄室请传旨官落座,上茶。

这传旨官知道完彦娄室为人正直,无需多客套,把各部的军事函件一并拿出,这是各部衙门根据皇帝的旨意,详细列的一份军事计划。完彦娄室谢过,传旨官只管直问娄室:“王爷,何时起程?”

完彦娄室掐指算了算,说:“您回禀皇上,三日之后,钦犯押往五国城,娄室同时点铁甲军一万,南下听旨。”

传旨官乐了:“王爷,各部衙门也是这个意思,有您的话,我得立马禀报皇上去,他老人家最想您,我这就走。”

娄室一伸掌:“吃了便饭再走不迟。”

传旨官忙摇头:“王爷,小的可不敢,这好消息我立马得回去,让皇上高兴。”

传旨官说罢起身告辞,完彦娄室也不再客气,送走传旨官后,娄室坐在大堂细细看了看各部衙门的公牒,想了想,立即唤手下人,仔细安排了下一步工作,如此如此,手下人各自执行去了。


一晃,晌午了,娄室这才换来管家麻答:“上饭”。

娄室吃饭在专门的饭厅。也就是家常便饭。娄室匆匆吃完,又来到大堂,想再细细审阅一边各部衙门的计划,一落座,他却邹起了眉头,原来,案前的圣旨和公文被人动了。

娄室忙问手下几个伺候他的心腹,谁动案上的公文了,几个人皆摇头否认。

娄室觉得蹊跷,这还是督帅府从未发生过的呢!

完彦娄室默默把疑问藏在心中。


与此同时,伏龙坡的那云子也接到督府密令,这几天把三个侵犯送到五国城,先如此如此。

那云子当然高兴。他把大满、二满、巴拉园、杜媚和古龙宝一起唤到帐篷里,传达了王爷的指令,几个人自然高兴。特别是二满,差不点没命。

那天大满见弟弟倒下,啥心思也没有了了,就是急着抢救弟弟的伤口。

杜媚见师傅和师兄全受了伤,也没心思再打了,发出讯号让外围的牙科力围剿,自己忙和二师兄抢救师傅和大师兄。

那云子是无大碍,只是生闷气。杜媚忙着给师傅上药裹伤口。只是大师兄在二师兄的料理下,一直昏迷不醒,巴拉园只好禀报师傅。那云子和杜媚忙来到胡达的帐篷内,只见胡达脸色苍白,两眼紧闭,脖子上缠的绷带已被鲜血染红。那云子忙撩起大土地的手腕,一摸:脉动几乎全无。

那云子一惊:徒弟命休矣。

这时杜媚忽然见胡达睁开了眼,忙说:“师傅,我师兄醒了。”

只见胡达眨了眨眼皮,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师傅和杜媚,似乎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杜媚忙伏下身侧过耳朵,却半天没听见啥。她正纳闷,一扭头,胡达已经死了。原来他的血已流尽。

那云子只好把大徒弟暂时收殓,待有时间再厚葬。听说二满也受伤了,忙去探视。这兄弟俩也挺尴尬,没想到会遇到高手。好在那云子也受了伤,这叫惺惺惜惺惺,谁也不能笑话谁了,只有齐心合力守钦犯了。

这时古宝龙回到了伏龙坡,听说了昨天夜间的事,也忙来探望。众人对他也是爱搭不理。

原来,这那云子对守护伏龙坡有安排,为了防范强人劫杀钦犯,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夜间,白天让大家睡觉。可又怕白天有事,就专让古宝龙负责白天。因此,古宝龙一到天黑,就下坡。原来在黄龙府,他自己租住了个房子,把新婚不久的妻子也接了来。这事,大家都知道,也不说啥。可这回坡上出了事,死了人,大家自然对他就不满了。这古宝龙也有自知之明,声明不再回家了,日夜守候伏龙坡,大家也就不说啥了。

正巧,接到娄室王爷的指令,大家觉得有盼头了,忙认真的准备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