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杰在军训的时候根当地的一个同学起了矛盾,华杰虽然以前也来过襄樊,但是,毕竟不是在襄樊生活,对襄樊的潜规则和做人方面都不太懂!所以刚来就根当地的一个同学给撞上去了。

华杰心眼值,看不惯那些不好的东西,但是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就算了,在军训的第三天,来了个转校生,流里流气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好东西,他经常不来军训,对华杰来说那就是一个没教养的人,有一次他让华杰站一边去,他来晚了,要站在华杰的位置上,但是华杰不肯,最后教官来了,教官罚了,他20个俯卧撑,让他一个人站了半个小时的军姿,当时我看到那个教官是个三级士官,不小,好像一个少尉跟他是我们这30几个教官的头。等休息的时候,那小子碰到华杰,告诉他,“你个老子等着!”华杰没理他。

华杰在这里并不是都交的是敌人,华杰虽然性格不太好,内向,但是不是那种不讲理,有什么让人讨厌的怪癖症。华杰与一个当地襄樊的男孩子玩的很好,那个男孩子对华杰很照顾,买什么东西都分华杰一份。他们两个总是在一起。

军训很快就结束,那小子找到,华杰让他出去,华杰懒得理他,径直走过去,那小子,拉住华杰就想动手,张雨农(这是他的名字)拉住那小子的手,“想干什么?想打架啊!”华杰,虽然是刚从乡下来,但是总是知道点的,华杰之所以这么敢这么做,其实自己后面还是有人的,华杰在来这个学校前,他的一个远亲哥哥就在这里,那个哥哥,也是个不学无数的人,整天就在学校里昏日子。但是对华杰很好,只要华杰不是惹到那个外面的地痞老大了,保护华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对付,那个小子还是没有问题的。张雨农告诉那小子:“我在这就不能动他。”那小子看了看张雨农,也撒手走了,华杰探头看了看外面,外面有两三个人站在走廊里。华杰知道,那是他找的人。

这个风波,算是华杰来的上的第一堂课,张雨农告诉华杰,在襄樊出事不要冲动,要学会忍耐,你不动,他也不敢动!华杰很受教。毕竟自己第一次接触这么直白的找茬,还是自己身上。华杰是个很沉默的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谁都没告诉。张雨农看华杰这种样子,自己感觉以后他肯定是受欺负的。所以张雨农,每天都拉着他去网吧,去人多的地方,华杰也就随他去了,华杰家没有电脑,华杰的父亲说华杰考上大学了就给华杰配电脑,所以华杰根本不知道,上网玩游戏是什么东西,华杰根本不知道,就是自己的QQ,也是他以前一起长大的一个妹妹给他申请的,自己从来都没有登过,华杰被张雨农带去上网,去酒吧,华杰刚开始的时候都累死了,军训玩后有三天的假期,张雨农就这么带着他,直到有一天,张雨农告诉华杰说有个女生找他,并且顺便向华杰问,她叫什么名字,是那所学校的,是不是他的同学或者妹妹.华杰也没多想,说她叫欧阳欣悦,16岁,三中的,是我的妹妹。。。华杰还没说完,张雨农就抛开了华杰,跑出去缠着欣悦了。

华杰也跟着走出了校门,欣悦看到华杰出来,忙跑出去,抱住华杰,“你这些天干什么啊?也没个消息,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肯定是你看上了另一个女孩了,时不时”说着就扭住了华杰的耳朵。华杰赶快解释“怎么可能啊!”张雨农看着这一幕,愣住了,嘴里默默的念着:“妹妹也可以这样吗?”马上想到了什么,赶快跑上去,拉开他们,笑呵呵的拦住华杰,告诉欣月说:“美女,我叫张雨农,华杰是我的哥们,我照着他的。”欣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低下头,向华杰的方向靠了靠。华杰走上前,拉住欣悦的手,说:“欣悦,他是我朋友,他是我在襄樊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一直都很照顾我,这几天也是因为他,才没有找你的。”欣悦不好意思的说:“你好,我是欧阳欣悦,谢谢你照顾华杰哥哥。”张雨农,这才安心。欣悦说着伸出手,张雨农赶快也伸出手,握住欣悦的手。也许是太激动了,握的有点紧,时间有点长,并且眼神也不对。欣悦赶快把手拉回来,华杰也好像看出点什么,赶快站在他们中间,对着张雨农说,小子,你别打欣悦的注意,她可是有喜欢的人的哦!张雨农,瞪了他一眼,说:“谁,我这么英俊潇洒,他能跟我比?”华杰越听越不爽,对张雨农来了个,打住的动作,然后说:“那个人你认识,也算和你玩的不错,虽然只是相识几天而已。”张雨农在不明白他就成傻子了,但是还是搞不清除:“你不是他哥哥吗?”“这个问题吗?因为,习惯,所以就这么叫了。呵呵….”然后华杰就把他们的事情基本上大致说了一遍。张雨农,这下晕倒了,原来他们都有一年了。看这小子文文静静的,竟然比自己还开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