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枭雄记 第一章 第一节 飞机失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7/


公元2007年、夏天


今天对大多数人是平常的一天。但对陈峰来说真是太不幸了。因为他又一次的失业了。陈峰,今年24岁,毕业于北京某大学化工系,专业是精细化工,也修过制药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通过。之前,在一家日资化妆品公司作销售工作。日资公司的待遇比较好,又很注重培训。所以,尽管他以前言道日本必敬称为‘倭’,也不得不向生活低头。不过,在日资公司,华人很难做到高层,加之近来日本的挑衅,于是,就辞了职。


接下去几天,陈峰也不急着找工作。于是就出去买了张去中国西北的飞机票,准备出去好好放松下。第二天,刚到上午八点,陈峰便已经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侯机室等待了。“今天去的人还真是不少啊!”很少出去旅行的陈峰兴奋地边来回看着,边感慨着。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奔波在工作中的陈峰,对自己这次的旅行感到非常的兴奋。


“乘客们请注意,飞机将要起飞,请尽快登机。”广播员不断的回复着道。


而陈峰则由于昨天兴奋了一晚上。现在已经坐在那里睡着了。坐在旁边的慕容雨起身刚要走时,看到了边上的陈峰一副熟睡的样子。于是她就走了过去推了一下陈峰,以免他错过了登机时间。而正在睡的陈峰仅是抬起头看了小雨一眼,便又睡了下去,嘴里嘟哝着:“哇靠,今天发了,在梦中见到这么漂亮的美女!”


看到陈峰又睡了过去,无可奈何的小雨便拿出了自己未喝完的矿泉水,一把倒在了陈峰的脸上。陈峰一激灵的跳离了座位,便要脱口大骂时,却看见了一位美女站在自己旁边。


“难道我不是在做梦?”陈峰在心里想着。


“要不是我喊你,你就错过了上机时间了。”看到陈峰的脸由愤怒、奇怪转化为惊讶时,慕容雨随即解释道。


“哦,是吗?那太感谢了。”陈峰知道事情的经过后一脸感激的说道。


飞机在高空中平稳的飞行着。而陈峰则使尽浑身解数,把自己从朋友中学到的泡妞的经验都用在了小雨身上。但小雨却是一脸切奉的感觉,对陈峰则是不理不睬。


“难道我不够幽默,让人提不起兴趣?”陈峰心中奇怪的想道。


就在这时,飞机一阵晃动。陈峰对此却是毫不见怪。这种情况是很平常的,没什么大惊小怪。可是,不一会儿,飞机晃动不但不停止还越趋激烈起来。前面的机舱中,飞行员看见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片奇怪的云。等进入时却发现有大量的气流向自己席卷而来。


“嘟……”飞机的警报声响了起来。这使得本来就有点不安的人们更加的慌乱起来。


“飞机是不是要坠毁了?”陈峰满脸恐惧的向旁边也是脸色铁青的小雨问道。慕容雨虽然很希望这种情况是假的。但现实却终不可能存在如果。伴随着一阵撕裂声,飞机在空中炸毁了。


而陈峰只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公元1840年元月元日,马家堡,马卓群在大屋外焦急的等待着,在等待了一天一夜后房间内一点里面一点动静没有,只有接生婆来回的穿梭于房子内外,马卓群刚想进去,就被产婆挡在了门外,急的他直跺脚。他现在刚刚四十岁,这年头像他这个年纪,孩子早应该有一大把了,可是时运不济啊,之前他曾有过五个孩子,老大男娃,生产出来之后全堡大宴三天,但是孩子在出生一个月就夭折了,半年后老二出生,是一个女儿,可出生才七天也夭折了,一年之后马卓群又续两房,这次两个都怀上了,而且还都是男孩,这下可把马卓群乐坏了,在精心的陪护过渡过的危险的‘一个月’并且逐渐长大,半年后他续的王氏又怀上,不过六个月后流产了,之后王氏就一病不起这么去了,到现在他娶了八房了,才只有两个孩子。


去年时,他的结发的妻子事隔十年后又怀上,整个马家堡全盘进入战备时,从白氏的坐、卧、起、行、吃、喝、拉、撒等等都有专业负责,十数人照顾。为了他这个大老婆,马卓群特地从省城请了洋大夫坐镇马家堡,大夫认为马夫人高龄产子有很大的风险,然后将他的科学理论知识源源不断的输送给马卓群,造成他一时左右为难。


这回马卓群的大夫人白氏可不乐意了,她是报定了必死的决定也要生下来,她是十四岁跟着马卓群,到现在已经二十个年头了,期间怀过数次,每次都是六、七个月就胎死腹中,之后受到多方舆论压力,没有法子也就是同意马卓群纳妾续马家的香火,这次好容易让她撑称过危险期,你让她不生。


这个洋大夫也上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他招谁惹谁了,只不过摆事实讲道理嘛,可是这道好,临了还闹个“十级伤残”。话说这天夜晚,夜黑风高,屋外是伸手不见五指,屋内的灯芯轻轻的颤动,洋大夫吹灯上床刚准备上坑休息的时候,只听门是哐当一声,黑夜之中几个彪形大汉突然冲出房内,当时到底有几个我不知道,洋大夫也不堪回忆,反正这些人一进去二话不说那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第二天天亮,马卓群看到鼻青脸肿的洋大夫,心里真纳闷啊,正欲上前寻问,这位洋大夫迎上去再次用他的深层次的医疗科学理论知识证明高龄产妇是可以生产了,而且绝对没有危险性,如果有危险你可以拿我脑袋当凳子坐,当天中午,这个洋大午饭都没敢吃,骑着毛驴丢下医疗器械,连着大半年的诊金都没有拿,仓惶逃离马家堡。


二个月后到了生产期,马卓群心都勒到嗓子眼了,这两天都是彻夜难眠,完全处于禁欲状态,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怎么都硬不起来,唉,可惜当时没有伟哥或者肾宝,就算有半滴印度神油也可以纵横四方,不过我知道一些偏方,已经经过了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申核,包管百试百灵,再次强调本人并非江湖游医,而是祖传秘方,上治口腔溃疡、中治尿道疾病,下治鸡眼脚气。咳,咳,如有需要可以来电来函,再次声明本人并不以赢利为目的,只为一个崇高的理想——救死扶伤。


话说马卓群左等没有消息,右等也没有消息,本想硬闯结果被自己的两个弟弟拉了下来,他这个两个弟弟一个叫马卓青小他三岁、一个叫马卓常小五岁,两个都未娶小,两个平均子女为2.5个,比他还多0.5个,还有妻妾比例是8:1,马卓群在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却处于绝对劣势,这件事也经常被他两个弟弟拿到面前开涮。


心急如焚马卓群后来给马卓青、马卓常两人给拉到屋里去喝酒了,马卓群喝了大半天酒,马卓青、马卓常早已经是爬上桌上酣声如雷,马卓群打了饱咯,畅着皮袄,浑身酒气,摇摇晃晃的走出大门,一出门就是被一位大个拦腰抱住,扶到一边的石蹲上,看着夕阳西落,马卓群‘哇’的就哭了一起,紧握着大个的手不断的诉说着自己的过去,主要是说自己怎么怎么命苦啊,怎么怎么多少的不幸啊,最后说到了还不住的叹气。


大个看着曾经非凡的马卓群哭的像一个婆娘似的,急道:“老爷,大夫人好像已经生了,而且还是男娃。”


马卓群站了起来,马上从醉酒中恢复了过来,直向大屋走去。沿途的下人们都一一向马卓群道喜,而马卓群根本就不理,来到产房的房外,产婆想挡可怎么能挡的铁了心要硬窜的马卓群,马卓群一把把挡在门口的产婆撸到一边,冲了出来,看着躺在白氏身边的大胖小子,乐的嘴老大。


“一身的酒气,还不把老爷给请出去。”白氏一句话老妈子们就准备赶马卓群走。马卓群虎目一瞪,这些老妈子一下子全退到一边。


“你这身酒气,别熏到我娃了。”马卓群一听闻了一下自己,干笑着向后退,一个不小心一屁股坐到地上。


“夫人,您看,小少爷笑了,小少爷笑了。”


我心道:这个傻鸟是谁啊,还真有一点搞笑的天份。待一阵酒臭飘过来时,我眉头紧皱,努力的想挪出手堵住自己的鼻子。


“还不把老爷给抬出来。”这些屋外的几个大汉也冲了进来,把马卓群给抬了出去。至于房内的这些老妈子们又是一阵忙活。而马卓群出了屋子马上又再次恢复到醉酒状态,拉着几个护院在院子起跳起舞了,并且在院大喊着:“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他又不是第一次有儿子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其后三天,马卓群在马家堡和安西县城两地大排流水宴,豪请八方客,南来北往的商旅、周国几处的寨子的寨主、本族族长、长老以及亲朋好友均到此少不了痛饮几杯。


白氏到是对我不错,把我众人露个脸后,便匆忙把我带到回房内。而在这个世界我也得到了一个新的名字—马敬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