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四十二章、一战成名﹙2﹚

dontbb 收藏 3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独立团一战成名,此役全歼1300多日伪﹙含黃天宝的149名特务队。﹚其中击毙日军307名,俘虏日军143名,击毙和处决伪军、特务162人。俘虏伪军、特务725名﹙含反正的485名伪军﹚ 缴获战马41匹,长短枪千余支,轻机枪24挺,掷弹筒24门和二挺重机枪,山炮4门,其它军事物资无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独立团一战成名,此役全歼1300多日伪﹙含黃天宝的149名特务队。﹚其中击毙日军307名,俘虏日军143名,击毙和处决伪军、特务162人。俘虏伪军、特务725名﹙含反正的485名伪军﹚


缴获战马41匹,长短枪千余支,轻机枪24挺,掷弹筒24门和二挺重机枪,山炮4门,其它军事物资无数。


独立团自损;牺牲502人,轻伤123人,重伤48人。


战场上可真热闹。战利品堆的小山似的,大兵们还好点,尤其是四面八方闻讯赶来的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围着这些东西,叽叽喳喳的评论着,也听不清再说什么。


再热闹的处是;围观100多捆成棕子一样的日军俘虏。若不是陈代军带二营一部和回归军马上将小鬼子押解到杜家屯处理,日军俘虏会被成千上万愤怒的老百姓撕成碎片。


何本末守上尉今天心情不错,一下子有了100多日军俘虏任他选材,但結果令他很失望,他和手下办法想尽,最后才收降7人。


李矛处理俘虏很简单,铁杆汉奸全砍了,一般不愿意参加独立团的伪军士兵,只要发誓不做铁杆汉奸,日后尽量不为难所有抗日武装的,教育一番后统统放了。日军俘虏的待遇就不同了,先让何本末守上尉的回归军从中选材,其余的全交陈代军和他手下那群与小鬼子有深仇大恨的官兵任意处置。陈代军和他那群手下比何本末守上尉他们强多了,活活整死了121名小鬼子俘虏后,还替何本末守上尉留下了15名写下降书的回归军新兵。


郑大志引展览堂及手下携带13颗鬼子汉奸的首级投,乐坏了李矛,他正愁自己没有骑兵。马上封展览堂为骑兵连副连长,另调郑大志为骑兵连连长。下辖73骑,武器由郑大志和展览堂从这次缴获的武器中挑选。此役小鬼子曹长以上士官被打死了不少,加独立团原来缴获的日军指挥刀,骑兵连几乎人人都有一把日军指挥刀当马刀,让刚投军的展览堂及手下心里乐开了花。


独立团打了大胜仗,李矛便没有得意忘形,他在营级以上军官庆功会上发言道;“其实这次作战,我们侥幸的成分大些。”李矛一本正经的分析这才作战经过,“首先是赵局长妙计智取伪军,打破了敌人优势。但接下来的杜家屯之夜袭战,三营阻击战,充分暴露我军与日军的训练差距,以及包括我在内的各级指挥员与日军指挥员的差距。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长处,作战灵活,我们有成千上万百姓邦助,情报工作和保秘工作做得好。而鬼子由于的轻敌。我们从他们绝对没想到的地方下手,这才促成了我们攻击的突然性和隐蔽性。所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最后的偷袭更是画龙点睛。因此我建议:客队赵局长部每个战士奖励大洋5块,其余独立团战士每人奖大洋1块,有突出贡献的,再另外论功行赏!”


一番话说得大家频频点头,尤其最后一句更说到了各位带队长官的心里:重赏之下才必有勇夫呢。


赵志和上校通过电台向何峰汇报了独立团这次大捷的战况后,何峰马上对独立团发来嘉奖令,同时来电;升赵志和为少将、李矛上校,何本末守少校。其余将士让赵志和与李矛酌情嘉奖升迁。


按着何峰又发了一封急电;因日军对沦陷区发动大规模扫荡,抗联各部及其他抗日武装损失惨重,催促赵志和少将率何本末守少校的回归军马上返回后方,组织人力物力支持抗联及其他抗日武装。同时告诫李矛提高警惕,防止小鬼子报复。


赵志和少将要走,让与他结下深厚战斗友谊的李矛依依不舍。赵志和少将也对这个打仗不拘一格的流氓混混式天才将领,打从心底喜欢。也对大哥何峰能;不见其人,而知其才,佩服得五体投地。


赵志和少将要走了,为了保密,送行的仅李矛、刘星和姜子牙带童贯春等侦察连十多个战士送行。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赵志和临走时从怀中掏出三木那张十萬大洋的欠条递給李矛道;“这张欠条来历刘星和姜子牙清楚,何副总司令命我留給李团长,望李团长真正用好它。”


“謝赵局长替独立团美言!謝謝何副总司令厚礼,李矛一定永不相负,唯有率部多杀鬼子相报!”李矛早从刘星和姜子牙知道军费的来历,正想找机会诈三木。没想到未曾谋面的何副总司令会送自己如此一份厚礼,此时仅用“感激”二字已无法来形容李矛的内心了。


“对!多杀鬼子。日后有什么需要?李团长尽可向我发报!能办的我一定办。”赵志和看出李矛的感激都发至内心,也很感动。


“真的吗?”李矛狡默地反问道。


“李团长,不相信兄弟!” 赵志和故作生气道:


赵志和见李矛欲言又止很尴尬,他知道李矛还有事要求他,笑道;“李团长,还有什么事要兄弟办吧!”


“这事可能赵局长不好做主!算了吧。” 李矛狡默地欲擒故纵。


“李团长,说说看!也许兄弟能做主!” 赵志和笑道。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问问赵局长能不能作主;让三、五个回归军給兄弟!”


赵志和没想到李矛会提出这么个难題,他深知回归军是面双刃剑,舞不好会伤己。


李矛见赵志和半天未说话,以为自己赵志和为难了,马上笑哈哈地道;“赵局长为难!就当兄弟没说。”


话讲到这份上,赵志和无奈地长叹一声,回头对何本末守少校和他的回归军道;“你们中谁愿留下!”


留在沦陷区,风险可想而知,人一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往往都比原来贪生怕死多了。李矛见回归军无人出列,很失望。就在此时山川少尉从队伍中走出来对赵志和道;“赵局长!我愿留下。不过李团长,我有一条件。”


“你说!”李矛好不容易等到一个自愿留下的。


“童贯春,童连长杜家屯之夜袭战救我一命,我想跟他。”


“当然可以,侦察连现在正缺一副连长,我任命你做侦察连中尉副连长吧!”


“是!謝李团长栽培。” 山川兴高采烈地跑向童贯春。


“山川君,等等我,我也愿留下。”又一名回归军出列用日语道。


“他叫什么?” 这下李矛心里更是乐开了花,笑着问山川中尉。


“报告李团长,他叫松下浩二,也是杜家屯之夜袭战被童连长救下的回归军,我的搭挡。”


“好!有机会你俩也給老子弄支回归军,我决不亏待你们。”


“是!謝李团长栽培。” 山川马上冲李矛行了个军礼,带松下浩二走到童贯春面前入列。


又等了一会,再无人自愿出列。


赵志和笑道;“李团长,怎么办?”


“謝赵局长成全,强扭的瓜不甜,有二个自愿的李矛就知足了!”




李矛率部再次占领县城,作为抗日英难独立团将士受到县城所有市民们夹道热列欢迎,可谓万人空巷。﹙因为现在没人愿意别人说自己是汉奸﹚各路抗日武装纷纷来投,报名参军的青壮年更是驿役不绝。不过李矛通过这次大战深知: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在提高了参军门坎后,独立团仍然扩大到2000多人。下轄三个步兵营,一个机炮营。一个侦察连,一个骑兵连。一个辎重连。


县城下雪了,雪越下越大,不一会儿,街头巷尾的地上就积了厚厚的雪,远看像一条白色的鸭绒地毯。用手接过小雪花,如烟一样轻,似雾一般柔,像人们常说的仙女一样来到人间。小孩子高兴地捧着雪花向天上撒去,雪花飘下来似只只蝴蝶翩翩起舞,如张张小手漫天挥动。一个淘气的小男孩用嘴巴去接,雪落到嘴里,似白糖,又不甜;似味精,又不鲜;像细盐,又不咸。千姿百态的雪花,有时像片片花瓣飘飘荡荡,有时像朵朵扬花前拥后挤。


雪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太阳出来了,房屋上的雪都在慢慢地融化。雪变成了水往下流淌着,于是在房檐下结了一根根冰柱,像房屋的“胡须”,一些淘气的孩子用砖头砸向冰柱,眼看房屋的 “胡须”一根根地往下落,渐渐地,房屋上的“胡须”越来越少……


这样的天气不少人都喝着小酒,坐在热炕上納福。特別是那些个大户人家的老爷们。


但这些天,城中那邦大户家的老爷们一个个寝食难安,前几天他们对皇军的友好态度和邦助,众人皆知。让他们做梦也未料到;装备精良的堂堂皇军竟然斗不过一个流氓混混的乌合之众。特别是县城已到处流传;“李矛是天上的天煞星下凡,专杀鬼子汉奸的。” 现在已全城戒严,那个杀人不眨眼混混团长会放过自己吗?


是祸躲不过,农历12月12日寒风剌骨。城中战战兢兢的乡绅们終于一个个全收到李团长请柬。想到黃世仁的下场。他们中有不少人连死的心都有,若不是怕连累家人。恐怕有半数人会选择体面地自杀了。因为混混团长派人送请柬时讲了,不赴宴者;全家以汉奸罪论处。汉奸罪那可是砍头的罪。


李矛为乡绅们在县城最好的酒楼准备了几桌酒席,这回酒席的花费可是李大团长从口袋里亲手掏出的金条支付的。


虽然酒楼老板满口左一个免费招待抗日英雄是应该的,右一个将军光临是小店荣幸,左右不肯收金条。


但架不住李大团长一句;“你当我是吃白食的土匪吗?” 酒楼老板只好乖乖收下,他心里想混混团长改性了吗?


宾主到齐。乡绅们战战兢兢地落座后,即无人敢动筷子,满屋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着李大团长训示。


“哈哈哈!乡亲们受苦了。”


见无一人敢接话。李矛轻轻咳嗽一声:“嗯!各位,是因为曾款待过小鬼子,怕我李矛怪罪吧,其实我也知道大家多半是被逼无奈。大家吃菜!嘿嘿!大家吃菜啊!”


乡绅们闻言脸色一下子变得好点了,看来李大团长还是通情达理的,一个穿着讲究的乡绅,看上去是饱读诗书一类的人物壮起胆子站了起来,缓慢而又不卑不亢地说道:“李团长,我们乡绅都是有家有口的,平时逃难也不如那些穷人方便。正如您所说款待日军,说些违心话多半是被逼无奈。有什么不妥?您就直说吧!甭绕来绕去的!省得大家都难受。”


“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啊?”


“不敢!不敢!鄙人张文宾,在县城和省城都有些生意,现在省城也被日本人占了,要维持本地生意,难勉要同日本人打交道,不知在李团长眼里算不算汉奸?”


李矛还没开口所有的乡绅全眼巴巴看着他,李矛笑咪咪地看着大家,态度很是和蔼。过了好一会,李矛才哈哈大笑起来:“各位。虽然鬼子迟早会被我们灭了,但目前鬼子势大,我李矛也不会傻乎乎去和日本人硬拼,所以不能百分之百做到保护大家,各位可以与小鬼子周旋,生意照做。适当地向独立团交点抗日费就行,不过丑话讲到前面,如果谁真正做汉奸,出卖独立团,老子可要将他满门抄斩,到时各位别怪李矛手黑。”


“好!,李团长是个爽快人。我没意见。” 张文宾一表态,其他人也纷纷表态。


“这是三根金条,算是鄙人交的税吧!” 张文宾从回袋中掏出三根金条放在李矛面前。其他乡绅也纷纷掏出早准备好的买命钱交税。李矛毫不客气地收下道;“这税李矛代表独立团收下了,独立团几千人,今后吃饭穿衣还要靠你们。”


此言一出所有的乡绅脸都白了,李矛见把乡绅们吓了一个半死,自己要的效果已达到,才又开口道;“各位不要惊慌,独立团不是残忍的小鬼子和伪军,是中华民国自己的正规军,国家会拨军费,除了应收的税。李矛不会多要大家一分银子,吃饭穿衣会按正常买卖付款。只要大家买卖公平,不坑李矛就可以了。”


众乡绅到了此时才长舒一口气,齐称;“不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