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雇佣兵带不来荣耀

睿勤善威 收藏 0 52
导读: 非洲的56个国家中领土面积最大的是苏丹,这个国家的现代体育运动也开展较早,喀土穆州联赛是全非第一个正规足球联赛。可不知为什么,这个国家在大型运动会上的成绩始终乏善可陈:1960年就首次参加奥运会的他们,直到雅典奥运之前,最好名词不过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男子10000米跑穆萨.古达(Musa Gouda)的第10名。而自现任总统巴希尔1989年上台,成绩就再没更进一步。      苏丹方面对此颇为着急,很想在雅典奥运上有所突破,可是国内战乱不已,想培养出好的体育精英谈何容易,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美

非洲的56个国家中领土面积最大的是苏丹,这个国家的现代体育运动也开展较早,喀土穆州联赛是全非第一个正规足球联赛。可不知为什么,这个国家在大型运动会上的成绩始终乏善可陈:1960年就首次参加奥运会的他们,直到雅典奥运之前,最好名词不过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男子10000米跑穆萨.古达(Musa Gouda)的第10名。而自现任总统巴希尔1989年上台,成绩就再没更进一步。


苏丹方面对此颇为着急,很想在雅典奥运上有所突破,可是国内战乱不已,想培养出好的体育精英谈何容易,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美国:那里有很多好苗子因美国田径精英辈出、竞争激烈,而得不到在奥运表现的机会,如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害,也许会有人乐意当雇佣兵呢。






2003年夏,美国终于有人请缨了,而且这个人来头还不小。


这个人叫托德.马修斯-尤达(Todd Matthews-Jouda),男子110米栏选手,1979年6月20日出生,当年才24岁,正是当打之年,他曾获1998年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第6,还在2002年布达佩斯大奖赛上刨出13秒36的个人最好成绩,这在当时可谓一流高手水准了。


苏丹人喜出望外之余不免心存狐疑:这样一位高手,又何苦投苏丹这座小庙?


原来马修斯-尤达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劳伦斯镇,毕业于镇上的圣母高中,后进入以盛产跨栏高手著称的克莱姆森大学,在这所大学里,他的天分得到充分发挥,和同镇、同高中的前辈校友达德利.多利瓦尔、来自新泽西州立高中的德尔西镇人苏尔坦.图科尔,并称克莱姆森跨栏三杰。然而他们三人在高手如林的美国始终无法出人头地,1999年,老大哥多里瓦尔率先走出一步“偏棋”:他父母是海地移民,因此他设法取得海地国籍,并代表后者参加2000年奥运,获得第七名,次年又在埃德蒙顿世锦赛摘下一枚铜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小兄弟图科尔在多里瓦尔“跳槽”后一年就加入了西非小国利比里亚国籍,反正这个国家原本就由当年美国回非自由黑奴建立,身为美国黑人的图科尔攀个亲戚一点不难,只可惜他运气着实不佳,跳槽不久就受了伤,在埃德蒙顿世锦赛上只杀入第二轮,就以小组第五的成绩黯然出局,很快便淡出田坛。


有了两位兄弟的先例,马修斯-尤达自然对这一套驾轻就熟,他宣称“突然发现”自己的爷爷奶奶是苏丹人,就算不是,“反正咱们黑人的祖宗肯定来自非洲”,也不能算外人,加入苏丹籍,为苏丹比赛,那是名正言顺的。


当然,他这么急吼吼改换门庭也不光为了学朋友的样,那年1月,已听见自己有望入选美国奥运阵容的他兴奋过头,在特伦顿(Trenton)一带开着自己的雪佛兰横冲直撞,结果因为路面“黑冰”打滑酿成车祸,腹股沟受伤,并被踢出美国奥运阵容,不愿充当奥运看客的他便在两个好朋友的启示下,玩了这手“寻根”的把戏。


苏丹在体育上一穷二白,又急于出成绩,自然拉到篮子里就是菜,也顾不得计较什么伤病,当年9月,就同意授予马修斯-尤达苏丹国籍,并允许他以双重国籍人的身份,代表苏丹国家田径队参加国际比赛。


心无旁骛的马修斯-尤达留在美国专心养伤,并尝试恢复状态,2003年6月,伤愈复出的他在美国加州一次比赛中跑出13秒51,这让他觉得实力恢复了七、八成,可以试着去非洲抖抖威风了。


2004年7月15日,他首次以苏丹选手的身份出席正式国际大赛——布拉柴维尔第14届泛非田径锦标赛,虽然13秒70的成绩实在算不上出色,可素以力量、耐力性项目见长的非洲田径届原本就缺乏需要高技巧的110米栏好手,结果他轻松夺魁,第二名南非人伯恩斯比他慢了整整0.1秒。


廉价的胜利让苏丹奥委会和马修斯-尤达彼此都非常满意,大有伯乐遇上千里马之慨,后者随后在奥委会支持下频繁去欧洲参赛,为迫在眉睫的奥运热身,8月初,他在布达佩斯跑出13秒59,自信状态调整得差不多了。


半个月后,奥运比赛开始了,马修斯-尤达在小组赛中以13秒47名列第一,并打破全国记录,令苏丹人欣喜若狂;不料一个月内频繁参赛和小组赛的过早发挥,已耗尽了马修斯-尤达的潜力,结果在半决赛中他竟只跑出13秒77,在8名选手中垫底。


这年10月,在奥运会铩羽而归的马修斯-尤达参加了阿尔及尔田径大奖赛,预赛中他跑出13秒45,再度刷新自己保持的全国纪录,但在决赛中他旧伤复发退场,此后伤病缠身的他竞技状态一落千丈,直到2005年5月才在多哈大奖赛挽回一点面子,以13秒65获第二,可紧接着他再次受伤,当年8月,他最后一次代表苏丹,出现在赫尔辛基世锦赛赛场,结果15秒43的成绩让他连小组都未迈过,此后他黯然退役,并从苏丹消失。


苏丹人为提高奥运成绩对马修斯-尤达言听计从,百般迁就,结果只换来一枚成色一般的非洲金牌,和一个奥运小组第一的菲薄战绩,甚至还不如84年本土选手古达的那个第10。残酷的事实再次提醒一些体育弱国:雇佣兵带不来荣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