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1)大屠杀

刘才友 收藏 7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一九四一年二月十五日,天刚蒙蒙亮,从各地抽调来的日军从四面八方向水圩发起了猛烈攻击。地上,火炮轰鸣;天上,敌机狂炸。如狼似虎的日军,在龟田“毁灭水圩,活捉叶挺”的口号刺激之下,发疯般地冲锋。四辆坦克二十辆装甲车不停地提供着火力支援。整个水圩,像是发生了十级大地震,在炮火中摇晃着。一些在地里耕作的老农,吓得趴在地上,一个劲儿发抖。许多日军士兵的耳朵都被震聋了。几乎所有的房子都给震散了架,倒在了地上。日军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谢家祠堂,作为临时的司令部。其实,此时的战斗已接近疯狂,有没有命令都一回事了。那些日军士兵见人就杀,离得近的就用刺刀挑,离得远的就用枪射击,一个上午,就烧光了村民的房屋,杀光了所有活着的生命。那些来不及或者不想撤离的村民,都被破膛开腹地躺在泥污里,四

四肢不全。包括怀里抱的婴儿,黄土温到脖子的老人。陈瑶湖的渔民因为用船运送新四军逃走,被残杀殆尽。湖东边区政府县委书记所带的一班干部及二中队全部战士,在未接近水圩的时候,就遭遇日军,全部阵亡。回根据地打游击的梦想宣告破灭。这一次扫荡,日本鬼子仅在水圩就屠杀了手无寸铁的群众七百多人,制造了湖东地区有史以来最血腥的事件。

一上午,日军就扫平了水圩,亲自到前线指挥的师团长龟田习太郎,犹不满意,反而大发脾气,把手下大佐中佐骂了个狗血喷头,特别是川端康复,险些被老龟田一刀劈了。因为这一次打得太顺利,新四军几乎一点抵抗也没有,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地。这很不正常,据可靠情报,水圩常年居住一个师,应该有较强的抵抗的。没有,这就不正常,说明新四军极早得到情报,全部安全地撤离了。

这一次扫荡组织特别严密,直到昨天命令才下发各战斗部队,共军的地下人员绝不可能提前窃取情报的。要是泄密,也只有湖东的日军调动时手脚不干净,让新四军觉察出某种不寻常,从而迅速撤离。如果新四军从别处搞到情报,是根本来不及撤的。

这一次大扫荡失败了,因为没有达到消灭新四军主力的目的。

老鬼子龟田想了又想,既然在湖东扑空了,不能就这样草草收兵,干脆来一次彻底地大扫荡,遂决定兵分两路,一路西进,一路北上,将整个皖江地区纳入扫荡的范围。他自己则据守水圩,等待撤退的新四军再次返回。依老鬼子判断,新七师绝不肯放弃水圩这个比较富裕地方的,迟早都要杀回来。最好要在水圩设立一个据点,长期守备。然而,此地与其它据点相隔太远,日军大部队一旦撤离,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等于送一块肉到新四军的嘴里,根本上守不住。让皇协军来守备,那更是不可能了。老鬼子龟田思虑不定,只好找川端康复来商议。

川端眼珠子转了许久,想出一条毒计来。他想以华制华,不如在水圩成立一个地方政府,就叫水圩县,任命本地人皇协军连长章来狗为县长,让他带兵长驻于此,这样就逼得章来狗死守水圩,不然,县长就干不成了。

龟田听了之后,连称吆西,就让支那人打支那人去吧。

章来狗闻听鬼子让他做水圩县县长,一方人王地主,暗自庆幸祖坟上冒了青烟,对日军中佐川端感激涕零,当即宣誓效忠,倒正儿八百地操办起就任大典来了。趁着龟田习太郎将军还在水圩的时候,他狗仗人势,大肆铺张,沐猴而冠。

营长汪天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以前这小子在自己下巴颌下拈饭吃,没少给他罪受,现在倒让他爬上去了,心里说,别急,小子,待老子慢慢磨你。

日军二千名士兵在龟田地亲自督促下,一路杀向桐城潜山怀宁,一路杀向庐江无为,所到之处,尸横遍野,鬼哭狼嚎,也不知杀了多少中国人。


新七师四团去年底和今年春可遭了不少罪。在吴家峪战役中,阮小亮团受命阻击桂军一七六师三个团的进攻,伤亡很大,两个小时几乎损耗一半人员,有三个连都拚光了,只剩几人。因此,此役过后,别的团抓休整,阮小亮却忙着打战。四团活跃在潜桐怀边区,摧毁国民党的还乡团保安团,以及一些地主组织的护村队,发展了不少人。由于过快,人数虽然增加了,但是思想政治工作,军事训练跟不上去,部队有一种吃夹生饭的感觉,打架斗殴赌博等不良现象渐渐漫延开来,部队没有以前纯朴了。阮小亮与政委一商量,不能任其发展下去,就将部队带到山区,加强思想教育,狠抓训练。每天都是大事小情不断,按下一只葫芦起来一只瓢,当了七八个月兵的,就称为老兵,就提了干。因此班排干部自己思想和战斗作风都不很过硬,管起事来,兵痞习气严重。为了解决粮食问题,有一个排居然连土匪的行事方式都用上了。抓来地主老财,家里还不肯送粮的话,竟然将地主装进盛着沙子的麻袋,将船撑到江心,隔一段扔一个到江里,百姓称之为“下蒸笼”。阮小亮了解到这些问题过后,枪毙了几人,但部队情况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变。整天愁眉不展,很明显,他的团极其需要一大批经受过革命考验的老战士,以他们的行动来带动这些从旧军队被俘投降过来的满身匪气的人。有什么办法呢?部队战损过大,不得不收编这些人。收编过多过滥,战士素质迅速下降。他知道十九旅两个团主要是从皖南撤退过来的老战士,屡经大战,作风顽强,思想过硬,就很想找狗仔,让他派一些老战士来四团当班排长,只是没有机会。这一次,接到张家明师长电报,让他带所部与师部会合,挺进大别山。阮小亮就不明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皖江根据地,就恭手送给日本人了?日本鬼子来扫荡,我们新四军可不是吃素的,可以反扫荡,为什么要撤呢?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大别山去开辟根据地,不是更难吗?然而军令如山倒,他与政委一商量,还是到大别山去会师吧。

当四团结束整顿开出山区时,谁也没想到,竟遭遇一场空前惨烈的战斗。这次下乡清剿水圩的日军,在水圩屠杀七百多群众之后,师团长龟田少将犹不解恨,竟然将三千日伪军兵分三路,对整个皖江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授命扫荡桐怀潜边区的本田大佐,一来到此地,就寻找机会与桂军一七六师决战。那国民党安徽省主席李品仙早早将部队调到大别山沿线,一路阻击新四军去了。日军自然扑了个空,因而这几日天天下乡骚扰,乱抓乱杀老百姓。弄得山外天天不是狼哭鬼嚎,

就是浓烟滚滚。

这一日,本田大佐指挥一千多名日伪军来到山口,准备进山扫荡。一进山,与正要出山的新四军七师四周遭遇,两下打了起来。

阮小亮团长一听到枪响,就暗叫不好,因为四团的战斗力不强,可以说是一群乌合之众,很容易被打散的。于是一面命令政委负责组织部队撤退和转移,自己便带着警卫连冲到前面,准备阻击敌人一会儿,为安全撤退争取时间。哪知道,一路之上,但见败兵如山倒,那些刚被收编的战士,目无军纪,像受惊的马蜂般,四处溃逃,建制和单位全被子打破了,根本找不到班排长。阮小亮大怒,自从参加新四军以来,大小战斗不计其数,还没见过这种败象。他见大声吆喝向天鸣枪都起不了作用,只好把这幅烂摊子丢给政委,自己向前接敌。

日本鬼子在皖江转悠了十天,也没见过正规的中国军队,这次遇上了,犹如饿虎见了食物,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只一个冲锋,几通迫击炮,就将四团打前锋的一个连冲垮了。后面一个连队来不及展开队形,猝不及防地就被逃兵冲垮。虽有一些新四军老战士自找隐身地方,加以还击,可是面对鬼子海潮一般的攻击,过于零星和微弱了。

阮小亮团长带着警卫连就地埋伏,让过己方逃兵,向凶狠黄浪射击起来。小鬼子冲得正带劲,想直插后部,活捉新四军军官,猛然迎面撞上一阵弹雨,愣了一下,也就地卧到,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对射。

本田大佐赶到一线,他指挥鬼子炮兵,哪里枪响激烈,就打向哪里。不一会儿,警卫连的几挺机枪就飞上了天,机枪手全部牺牲。

阮小亮这边八十三人的连队,经过一轮炮击,所剩无几。

鬼子又成队成队的冲上来,太近了,双方展开了白刃战,最终被三个鬼子同时刺中,壮烈牺牲,年仅二十三岁。是此次反扫荡中新四军方面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军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